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福柯哲学三讲”系列讲座顺利举行
2021年05月10日 16: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广辉 字号
2021年05月10日 16: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广辉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21年4月23-24日,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哲学系主办的“福柯哲学三讲”系列讲座顺利举行。讲座邀请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张旭教授主讲,三次讲演的主题是:“什么是福柯哲学?”、“福柯哲学在中国”和“福柯的艺术批评:论委拉斯开兹与马奈”。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哲学系郭世平老师、李红霞老师和陈广辉老师分别主持讲座。讲座以线下方式进行,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和文学院多位师生参与三讲系列讲座。

  第一讲:什么是福柯哲学?

  4月23日上午9点半,第一讲开讲。张旭教授首先逐一分析了福柯六本“离经叛道、惊世骇俗”的著作。第一本著作是《疯癫与文明》,主要研究1640-1789年古典时期的疯癫史。张旭指出,福柯写这本书的意图在于探索西方理性启蒙时代对待非理性(疯癫)的态度。张旭列举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的观点(即西方哲学的实质是各种理性化的过程,并且是西方发展出来一套理性化的体系),表明福柯的《疯癫与文明》恰恰要说明西方人自认为自己是理性的并把其他世界看作非理性的、野蛮的。第二本著作是《临床医学的诞生》,研究现代医学的诞生史。张旭指出,当今流行病的调查、公共卫生政策和城市治安等研究,都受到福柯或多或少的启发。第三本著作是《词与物:一种人文科学的考古学》,研究语词、认知结构的考古学,福柯表明我们当前的知识框架和话语体系并不是古往今来唯一的一套体系。第四本著作是《知识考古学》,研究人类知识的历史。第五本著作是《规训与惩罚》,研究法律史,尤其是刑法史。第六本著作是《性史》,研究性观念史。张旭梳理了从古代血缘、家庭伦理模式到现代性观念的转换,指出性在古代从属于更大的社会伦理生活并且没有被附加太多哲学层面的东西,性只有到了弗洛伊德那里才和人的心理活动、个性解放关联起来。张旭一针见血地指出,福柯这六本书研究的都不是传统哲学所研究的范畴,福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哲学家。

  接着,张旭通过分析福柯两篇文章《什么是启蒙?》和《什么是批判?》,重点对比福柯和康德哲学,论述了什么是福柯哲学。张旭指出,虽然福柯的两篇文章冠以康德式的标题,但福柯实际是藉着康德批判启蒙,而且是尼采意义上的而非康德意义上的批判。福柯认为康德的问题在于没有区分开启蒙和批判,没有看到启蒙的异化问题及其对整个现代性历史进程带来的灾难性后果。福柯主张抛弃启蒙(理性)的东西,保留康德哲学中的批判精神。

  张旭继续阐明,启蒙运动是西方现代性的分野,但是批判精神不是,自苏格拉底开始,西方就有批判精神。历史上有种种批判:对上帝、人和自然的批判。比如斯宾诺莎的圣经批判;霍布斯的自然法和自然权利学说对自然法、自然正当的批判;实验科学对亚里士多德经验科学的批判。福柯认为自己的哲学是对各种微观社会现象进行批判。

  福柯认为,康德的批判是认识论批判,对人的心灵能力做研究,这种研究和科学研究是融合在一起的,即研究知识的可能性条件。在福柯看来,康德没有关注到人的社会实践、权力斗争和历史维度,所以康德的实践理性最后会变成一种认识能力而非实践能力。在张旭看来,福柯沿着康德的批判道路继续走下去,对各种知识进行批判,比如对医学、性观念、刑法知识进行批判研究。

  最后,张旭总结道,康德进行的认识论批判被福柯扩展成福柯自己的三大批判:知识考古批判(研究知识的历史性构成,不限于自然科学知识),权力批判(微观的社会权力批判),主体性批判(研究主体的构成和变迁)。进而,福柯从康德的先验批判转向历史性的先验批判,表明先验结构是在历史中构建出来的,因此,福柯将自己的哲学定义为:关于我们自身的历史的批判本体论。

  第二讲:福柯哲学在中国

  4月23日下午1点半,第二讲开讲。首先,张旭介绍上世纪80年代初的几股思想热潮,如康德、尼采、萨特、弗洛伊德等人的思想及其影响,接着,他介绍了过去四十年当代中国思想史深受到几位二十世纪西方思想巨人的影响,包括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 Weber)以及德裔美国政治哲学家列奥·施特劳斯(Leo Strauss)。

  接着来,张旭对福柯进行了详细阐明。福柯哲学在90年代初是作为后现代主义的理论明星被引入中国的,在90年代对中国学界影响很大,几乎所有的文本和事件都可以使用福柯的话语分析法和新权力分析法去解释。张旭认为,福柯的权力分析表明社会处处充满权力关系,如医生和病人的权力关系、法律中的权力关系,这些可以看出福柯对于微观权力关系的分析的有效性。

  最后,张旭总结,无论是作为后现代主义的时髦新知,还是作为激进左派的批判理论,无论是作为专业化时代的经典社会理论,还是作为后人类时代的生命政治新说,福柯哲学的多面相在当代中国建构自身学术思想传统的不同时期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思想效应。

  第三讲:福柯的艺术批评

  4月24日下午1点半,第三讲开讲,讲座主题是“福柯的艺术批评:论委拉斯开兹与马奈”。

  本次讲座,张旭主要介绍了福柯在《词与物》中对委拉斯凯兹的研究和在《马奈的绘画》中对马奈的研究,其研究在当代艺术史领域中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福柯将文艺复兴以后的透视法的发明视为西方绘画史的最大革命,即在二维平面中展现出三维立体空间(类似于摄像机原理,小孔成像)。通过详细介绍《宫娥》的三维立体构图,张旭指出,福柯在《词与物》中富有新意地从西方现代绘画认知结构的视角分析了《宫娥》画中人物交错的目光、来自画外的外光、观察者的凝视与视角位置、绘画的物质性与平面空间性等要素建构起来的超出绘画“边框”之外的视觉配置,开启了后来者去分析观察者主体、视觉的认知空间与社会空间、可见性与不可见性、拟像性本身以及“权力的眼睛”所构成的现代视觉体制。

  张旭指出,福柯发现,和委拉斯开兹不同,马奈颠覆透视法,试图消解掉透视法中的三维空间,即马奈故意在绘画时不遵循透视法原则张旭通过分析多幅马奈的画,指出了马奈如何从构图原则上打破以往的笛卡尔主义认知,如何打破以往绘画中的透视法原则。

  最后,张旭总结道,在分析委拉斯开兹与马奈这两位艺术史上的伟大的画家时,福柯将前者视为表象性绘画的顶峰,将后者视为表象性绘画的终结者。而福柯伟大之处在于,福柯将艺术风格转变的背后原理讲了出来,用哲学的手法展现了西方绘画风格转变背后的认知结构转变。

  在互动阶段,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师生和文学院师生都踊跃提问,张旭给予了富有启发的回答。“福柯哲学三讲”系列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作者单位: 苏州大学哲学系)

作者简介

姓名:陈广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