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来稿首发
崔唯航:40年中国哲学研究的反思和前瞻
2018年07月12日 21: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崔唯航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首先感谢这次会议的主办方,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也给我创造了一个发言的机会。今年,对我们哲学社会科学来讲是一个学术大年,从3月份以后一直到现在,学术活动非常集中,我们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学术大年的理论氛围。同样,我们今天召开的是一个大会。这里所说的大,当然不是指规模大,而是指我们会议的气魄大,讨论的问题大,无论是新时代、新思想还是新征程,都是比较大的研究课题。第二,这次会议囊括了哲学领域各个二级学科的学者。中国哲学界的惯例历来是以二级学科为界,各自召开各自的会议,像今天这样横跨各二级学科,不同方向的专家一起讨论问题非常少见。基于这两点,我觉得今天是一个非常大的会。

  一、思想中的时代

  在这此大会上,我报的发言题目是“40年中国哲学研究的回顾和反思”,当然还有一定程度上的前瞻。虽然回顾的是40年,但我想把这个时间再往前推一下,从1978年再倒推40年。

  我最近看了一些贺麟先生的书,觉得非常有感触,今天特意带了一本他的《五十年来的中国哲学》,我看的这本是商务印书馆2002年的版本,也是非常著名的一本书。我想在此借用一下这本书,因为这本书开篇第1章第1页第1段有两句话我读完以后很受触动。这篇文章是贺麟先生在1945年写的,他的文章是回顾近50年的中国哲学,他首先谈的是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他讲道:“我们处在一个崭新的过渡时代,社会、政治、文化、思想、信仰均起了空前的变化,其剧变的程度使许多激烈趋新的人,转瞬便变成了迂腐守旧的人;使许多今日之我,不断与昨日之我作战的人,但犹嫌赶不上时代的潮流。”这一段表述了时代剧变的程度。就是说,很多今天之我不断与昨天之我不断作战的时候,还赶不上时代的潮流,可以看出时代的变化。

  他谈到对中国哲学界的描述,我觉得也很有启示意义,他谈到:“近五十年来,中国哲学界即使没有别的可以说的。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称道,那就是人人都表现出了一种非常热烈的求知欲,这种求知欲就是哲学所要求的‘爱智之忱’。所以说,我们打开了文化的大门,让西洋的文化思想从各个方面汹涌而来,对于我们自己旧的文化,即使不从根本加以怀疑和破坏的话,至少也得用新方法、新观点去加以批评的反省和解释。因而,有无限丰富的宝藏等待我们去挖掘。”

  这两段话今天读还是有很多的体会。可以说,我们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经历的历程和贺麟先生1945年回顾中国哲学所面临的时代、面临的问题、和哲学的发展情况,有很多方面可以互通。

  所以,这也引起我很多思考,四十年来很重要的经历,不仅是哲学,在整个哲学社会科学都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可以称为又一轮“西学东鉴”,即面临西方思想文化的冲击。1978年以后,感受相当强烈,我们各个学科都无一例外地面对西学的冲击,即使研究中国的学术也要面对西学的方法和理念。回顾40年中国哲学的发展,我们不能回避这样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的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的哲学研究走了一条什么样的道路?这条道路中哪些地方值得我们思考?我个人觉得很深刻的就是刚才张老师引用的冯友兰先生在美国的那句话:“中国哲学一定会大放异彩”。

作者简介

姓名:崔唯航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职务:副所长 职称: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