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海德格尔的形而上学及其特定政治时刻
2020年01月29日 08:27 来源:《现代哲学》 作者:王福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Metaphysics of Heidegger and His Particular Political Moment:An Investigation into Freedom

  作者简介:王福生,内蒙古赤峰人,哲学博士,吉林大学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暨哲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春 130012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第20192期

  内容提要:海德格尔对自由的理解是和他对存在论问题的独特理解密切相关的,也是从中得到其解释原则的。因为在他看来,道德、伦理以及政治生活中的自由问题虽然重要,但还不够源始,而只有对自由之本质有了更为源始的理解,才能对现实社会生活中的自由问题有更为透彻的把握。这种更为源始的理解即在于,自由并不是人的属性,相反人却是自由的所有物,因而自由作为超越着的世界筹划乃是此在之深渊,是存在之既澄明又遮蔽的敞开。正是出于这种最高的两义性,描画了诗意的栖居作为其形而上学最终指向的海德格尔却在现实中陷入了其特定的政治时刻。海德格尔同政治权威达成的妥协基于他自己学说的最深刻的缺陷之中。

   关键词:存在/此在/自由/决心/政治时刻

  标题注释:教育部基地重大项目“当代哲学发展趋向与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哲学自觉”(17JJD720003)。

  海德格尔作为二十世纪(即使不是整个西方传统)的伟大哲学家之一,可以说是世所公认,其思想和著作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着并将继续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但那桩以“海德格尔事件”闻名的政治丑闻也确定无疑地影响着人们对海德格尔及其著作的接受,这些问题先是由法里亚斯、德里达、奥特等相关著作的发表,最近又因海德格尔“黑色笔记本”的出版问世而引起热烈的讨论与争执。我们无力也无意介入与此相关的所有问题,而只是想以海德格尔哲学中的自由问题为核心做些相关考察。海德格尔对自由问题的直接讨论不多,1936年对谢林《自由论文》的诠释已经是比较系统的了,但像他对其他哲学家的诠释一样,对谢林自由思想的诠释是和他对存在论问题的独特理解密切相关的,也是从中得到其解释原则的。因此,从海德格尔对存在论问题的长期探索中比单纯从其谢林诠释中理解其自由思想更为重要和基本。更为重要的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展示出海德格尔对自由问题的“无法理解”和“无力把握”①及其特定的政治时刻与其关于存在论问题的形上思考密不可分:“他同政治权威达成妥协正是基于他自己学说的……最深刻的缺陷之中。”②

  一、此在、存在与自由 

  雅斯贝尔斯和理查德·沃林之所以说海德格尔对自由问题“无法理解”和“无力把握”,实际上是着眼于人的自由,着眼于人在道德、伦理以及政治生活中的个人自由选择。这是有一定道理的,特别是考虑到海德格尔的政治时刻,那就更是如此了。但同样有道理的是,道德、伦理以及政治生活中的自由问题虽然重要,但还不够源始;只有对自由之本质有了更为源始的理解,我们才能对现实社会生活中的自由问题有更为透彻的把握。而这,可能正是海德格尔理解自由问题的思路。存在,或存在与人之本质关联,是海德格尔终生用力之处,他所理解的自由植根于他的这种存在之思。

  《存在与时间》以重提存在问题为己任,其基本思路是从此在——唯一能够进行这种提问的某类特殊存在者——的生存论分析入手,展露一种解释一般存在意义的视野,在这一视野中,时间与存在之本质关联得以显现。本书给人印象最为突出的部分是对此在的生存论分析,而需要说明的是,它不是人类学或人道主义的,恰恰相反,现代主体性形而上学正是其论争对象。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之后的康德研究、与卡西尔的达沃斯论辩等等无不说明了这一点。海德格尔认为,“康德的著作引发了西方形而上学的最后一次转向”,在这次转向中,康德努力在主体性中,而且唯有从这个主体性而来为形而上学重新奠基;但与此同时,康德却没有深究主体之有限性的存在论后果,从而并没有真正实现这一任务,而《存在与时间》正是接着康德的思路往下做的,它因揭示出“唯从人能够进入其中的那个此之在而来,历史性的人才得以临近于存在之真理”而完成了这一任务,但这已经是属于“对形而上学的克服”了,因为在其中,“一切人类学和作为主体的人的主体性都被遗弃了”。③

  此在的在世结构,即“在世界之中存在”构成了《存在与时间》中此在的生存论分析的核心所在。就此在与世界、此在与他人关系而言,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这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作为现成存在者的主体与客体、主体与主体之间的关系,而是一个没有预设任何存在者现成存在的完完全全的相互构成关系。就此在与其自身的关系而言,本质上就是此在本身与它的“此”之间的关系:此在“这个存在者在它最本己的存在中秉有解除封闭状态的性质。‘此’这个词意指着这种本质性的展开状态。通过这一展开状态,这种存在者(此在)就会同世界的在此一道,为它自己而在‘此’。”④也就是说,此在以是它的“此”的方式存在,“此”本身就是澄明,唯在这一澄明之中,现成的东西在光亮中通达、在晦暗中掩蔽,一句话,此在携带着它的“此”而存在。此在去是它的“此”的两种同等源始的组建方式是“现身”和“领会”。因为此在既然是敞开和掩蔽了什么的存在者,那么此在就总是会发现自己处在某种现身情态之中,而且总是以某种非反思、非认识的方式对自身的这种现身情态有所领会。这就引出了海德格尔对“怕”作为现身情态,领会、解释和人的其他各种语言活动的现象学描述。而正是在这种描述中,海德格尔给出了此在日常在世的非本真状态的细致规定,如“闲言”、“好奇”、“两可”等等。对于这种此在之沉沦,海德格尔强调:“非本真或不是本真绝不意味着‘真正不是’,仿佛此在随着这种存在样式就根本失落了它的存在似的。非本真状态殊不是指不再在世之类。它倒恰恰构成一种别具一格的在世,这种在世的存在完全被‘世界’以及在常人中的他人共同此在所攫获。”⑤既然非本真状态指的并非是不再在世,而是正好相反,指的是此在的最切近的存在方式,那么从非本真的生存状态转向本真的生存状态就只能靠着此在在世的构成方式的调整来获致;而这种调整,按照海德格尔的说法也就是“把此在作为整体置入先有之中”,进而揭示出“这一存在者的能整体存在”⑥。

  “把此在整体置入先有之中”说的是把此在从任何现成存在者的包围中解放出来而使其自构成本性得以完全彰显,这使得此在不会被“常人”所左右,能够在“畏”、“向死存在”、“良知”和“决心”等存在方式中最终赢获自己的本真存在。死亡是此在不得不承担下来的存在可能性,是此在本身向来最可畏者。随着死亡,此在本身将陷入完完全全的存在不可能性。但死亡乃是“悬临”⑦,而且随着死亡“悬临”自身之际,此在与其他此在、与世界的一切关联都被解除了,此在之最本己的能在就被充分地指引出来了。这种被指引出来的此在之最本己的能在在世界中的体现就是所谓“良知”现象。良知乃是呼唤,而“良知的呼唤具有把此在向其最本己的能自身存在召唤的性质,而这种能自身存在的方式就是召唤此在趋往最本己的罪责存在”。⑧这种存在论意义上的有罪责存在是一切道德善恶(自由选择)之所以可能的根据,但又比它们更本源。按此分析,良知的呼唤作为一种话语方式,与常人之间的“闲言”不同,虽然不传达任何具体信息,但它并不“模棱两可”,而是清楚明白、有着明确指向的,即指向自己的最本己存在。而这种最本己的存在之所以是“罪责存在”乃是因为“首先,它参与了自身的构成,对自己的实际处境负有责任;其次,它并不完全局限于任何实际处境,而是从根底处悬欠着、有待进一步构成。”⑨而且,良知的呼唤作为此在向此在自身的呼唤,甚至不需要借助物理声音的存在而常是无言和静默的,但这并不引起“好奇”而只是需要倾听、领会和实行。“与良知的呼唤相应的是一种可能的听。对召唤的领会展露其自身为愿有良知。而在愿有良知这一现象中就有我们所寻找的那种生存上的选择活动——对选择一种自身存在的选择。我们按照其生存论结构把这一选择活动称为决心。”⑩但需注意的是,决心这一本真自身存在并非从世界的隐退或撤离,并非把自身隔绝在一个漂浮无据的“我”中;而是恰恰相反,决心之为本真的展开状态乃是本真的在世,亦即解放自己、自由地面对世界,并让与其一道存在的他人也在他们自己的最本己能在中存在,即本真的共处。也就是说,此在的本真存在也是一种“为它自己而在‘此’”,只不过此种境遇下的“此”已然不再是常人中的“两可状态”,而是被断然朝向其自身的决心打开为“处境”了。正是通过对“处境”的分析,海德格尔抵达了“理解存在的视域”的边缘,并由此展开了他那著名的“时间性”分析,此不赘述。

  就自由问题而言,关键是决心作为“对选择一种自身存在的选择”而存在,因为这意味着决心的选择活动并非一个主体面对诸多可能性的选择,而是比这更为源始的选择自身存在,也就是说,只有在决心这一“选择”、这一“缄默的、准备畏的、向着最本己的罪责存在的自由筹划”(11)之后,传统所理解的主体以及主体性的意志自由才能出现。按照后来(1938年)《世界图象的时代》中的解释,现代的主体自由作为新的自由,开始于人的解放,在这种解放中,人摆脱了基督教的启示真理和教会学说的束缚,而成为以自己为准绳的立法者,成为自由的人;而笛卡尔以“我思故我在”的命题为这种“作为自身确定的自我规定的自由”奠定了形而上学基础。但是,思维作为表象是与被表象者的表象关系,而这种表象行为并非是最源始和最本源的,它总是以在场者之无蔽即敞开状态为前提的,因而它所确证的主体自由也并非是最源始和最本源的,而是派生于此在决心以某种方式存在的自由筹划。更为重要的是,不同于朝向自身最本己存在之决心的“为……而自行解蔽”,表象作为“对……的把捉和掌握”,是一种计算,是“挺进着、控制着的对象化”,并在其后的突飞猛进之中,“在以技术方式组织起来的人的全球化帝国主义中”,达到了它的登峰造极的地步,“人由此降落到被组织的千篇一律状态的层面上,并在那里设立自身……现代的主体性之自由完全消融于与主体性相应的客体性之中了。”(12)也就是说,作为向自己解放自身的主体性自由最终在其后继发展中走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人被困于现代及其自由的本质的命运之中而无力挣脱或中断之。实际上,这也正是《存在与时间》竭力反对现代主体性形而上学的原因所在。就此而言,虽然海德格尔在进行此在的生存论分析之际确实大量使用了诸如“自我”、“我”以及“我性”等传统哲学术语,但“此在”因其纯粹的构成性也确实并不直接就是传统哲学所讲的作为“主体”的人;而且,此在的生存论分析大概会同样适用于中古和现代,但在中古时期,“主体”却并不曾像现代这样局限于人;因此,理查德·沃林所指认的“《存在与时间》的逻辑总是在赞成和反对哲学主观主义的遗产之间摇摆不定”(13)就显得不确切了,倒是本节开始时所引用的海德格尔关于《存在与时间》已经超越人类学和人道主义的自我声明更为可信一些。

  《存在与时间》以及其中的决心作为“自由筹划”的“困难”是在别处。前面讲过,良知呼唤作为通向本真决心的途径和前提,是超越道德善恶的自由选择的,但它是否同时超越了真假呢?或者说,决心究竟如何保障自己趋向本真存在而不是非本真存在呢,如果非本真存在的状态与本真存在的状态之间的坚硬区分如《存在与时间》中所显示的那样不可逾越?实际上,正是这一情况“使得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时而讲缘在的真态使它的不真态可能,人从根本上就在真理之中;时而又讲缘在的不真态一点也不比缘真态更少本源性,后者只是前者的变式”。(14)当然,海德格尔对此也有其解释和说明,那就是其关于决心不确定性的分析,但这一分析与其视为对这一困境的解决,还不如说是这一困境的又一例证:“但此在下决心之际是向什么方向作决定?此在应为何作决定,只有决定本身能提供回答。人们要是以为决心现象只不过是把提交出来的、推荐出来的可能性取来抓住,那可就完完全全误解了决心现象。决定恰恰才是对当下实际的可能性的有所展开的筹划与确定。此在的一切实际被抛的能在都具有不确定的性质,而这种不确定性必然属于决心。决心只有作为决定才吃得准它自己。但决心的这种不确定性,这种生存上的每次只有在决定中才得到确定的不确定性,却正具有其生存论上的确定性。”(15)在这里,为了强调决心趋向的能在的纯粹构成性,海德格尔将决心的自由筹划与现代性主体的自由选择明确区分开来,这无疑是合理的;但说“只有决定本身”才构成或提供了“为何作决定”的回答,实际上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说这真的够得上一种“回答”的话,因为这样的一种“不确定性”究竟如何与陷入沉沦中的常人们的“两可”及其相伴随的“无决心”相区别呢?

  解决之道在于困难所在之处,因而在于《存在与时间》中非本真状态与本真状态的坚硬区分的破除,在于重新理解真理,这在后来也即从1930年的《论真理的本质》开始得到实现。其基本思路如下:从流俗之真理概念的“符合”的内在可能性开始,追溯到陈述之“正确性”的内在可能性,进而追溯到作为其“根据”的“让存在”(16)之自由,而这个绽出的自由的本质开端就在作为遮蔽与迷误的真理之中。也就是说,流俗的真理作为陈述与事情的符合一致,只有当存在者在一个敞开领域中作为所是和如何是的存在者向表象性陈述呈现自身,以至于后者服从于指令而如其所是地言说存在者之际,才是可能的,而存在者在一个自行开放的敞开领域作为如其所是的存在者而自行开放出来就是自由,从而“真理的本质乃是自由”(17)。

  海德格尔明确指出,要真正明了此一论断,需要破除诸多先入之见,其中“最为顽冥不化”的一个就是“自由是人的一个特性”。(18)在海德格尔眼中,自由既不是出现在选择中的“或偏向于此、或偏向于彼”的主观任意,也不是对行为的可为和不可为的不加约束,还不是对任何必需之物和必然之物的准备,“先于这一切(‘消极的’和‘积极的’自由),自由乃是参与到存在者本身的解蔽过程中去。被解蔽状态本身被保存于绽出的参与之中,由于这种参与,敞开域的敞开状态,即这个‘此’,才是其所是。在此之在中,人才具有他由之得以绽出地生存的本质根据。”(19)也就是说,不是人作为主体占有自由因而自由成了人的思想或意志的某种属性,而是反过来,自由占有人,因为自由乃是参与到敞开域及其敞开状态中去,而这也就意味着“让存在”。正是在这种参与和让存在中,历史性的人的绽出的生存、对存在者以及存在者整体的原初解蔽以及两者之间的关联才被允诺、才被端呈出来:“是自由,即绽出的、解蔽着的此之在占有人,如此源始地占有着人,以至于唯有自由才允诺给人类那种与作为存在者的存在者整体的关联,而这种关联才首先创建并标志着一切历史。”(20)在别的地方,海德格尔也曾求助于谢林和尼采的权威来表达同样的意思。在《谢林论人类自由之本质》中,海德格尔曾以赞同的口吻谈到谢林《自由论文》的核心要点是在于“自由并非人的属性,而是人是自由的所有物”,“自由是有容括和贯通作用的本质,人反过来置于这一本质,人才会成为人。”(21)而在1930年代,海德格尔还曾借助于尼采的思想构想过一种所谓“更高的自由”。(22)

  一旦自由作为真理之本质并非人的属性这一点得以明了,那么作为真理之非本质的遮蔽与迷误也就并非是来源于人的纯然无能和疏忽,而是和存在的敞开及其敞开状态本质地联系在一起了。就遮蔽而言,“让存在总是在个别行为中让存在者存在,对存在者有所动作,并因之解蔽着存在者;正是因为这样,让存在才遮蔽着存在者整体。让存在自身本也是一种遮蔽。在此之在的绽出的自由中,发生着对存在者整体的遮蔽,存在着遮蔽状态。”(23)不仅是遮蔽,而且还有对遮蔽的遮蔽:“这一对于遮蔽的姿态却同时自行遮蔽,因为它一任神秘之被遗忘状态占了上风,并且消隐于这种遗忘状态中了。”(24)这就是所谓“存在的遗忘”的漫长历史,其中尤以技术统治的现代图象的时代最为突出,所以海德格尔后期很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就是对这一遗忘史的考察以及对于技术作为座架的批判,其中无不隐含着对存在、真理与自由、遮蔽与解蔽之本质联系的说明和分析。比如,“自由掌管着被澄明者亦即被解蔽者意义上的开放领域。解蔽(即真理)之发生就是这样一回事情,即:自由与这种发生处于最切近和紧密的亲缘关系中。一切解蔽都归于一种庇护和遮蔽。……自由乃是澄明之际遮蔽起来的东西,在这种东西的澄明中才有那种面纱的飘动,此面纱掩蔽着一切真理的本质现身之物,并且让面纱作为掩蔽着的面纱而显现出来。自由乃是那种一向给一种解蔽指点其道路的命运之领域”;“解蔽之命运总是贯通并支配着人类。但是命运决不是一种强制的厄运。因为,人恰恰是就他归属于命运领域从而成为一个倾听者而又不是一个奴隶而言,才成为自由的。”(25)就迷误而言,“对被遮蔽的存在者整体的遮蔽支配着当下存在者的解蔽过程,此种解蔽过程作为遮蔽之遗忘状态而成为迷误。”(26)由此来看,迷误同样归于敞开域及其敞开状态,只不过是作为本质性真理的对立面而敞开自身罢了,所以迷误并非错误,而是错误的敞开之所和根据所在。解蔽之命运因为必然伴随遮蔽,所以解蔽总有陷入迷误之危险,但“使人迷失道路的迷误同时也一道提供出一种可能性,这是一种人能够从绽出之生存中获得的可能性,那就是:人通过经验迷误本身,并且在此之在的神秘那里不出差错,人就可能不让自己误入迷途”(27)。这也就是海德格尔后来总是引用荷尔德林:“但哪里有危险,哪里也有救”所要说明的意思,也是强调即使是技术作为一种解蔽方式现在以座架的方式宰制了存在和人类,但其本质“在一最高意义上是两义的”(28)的根据所在。

  就海德格尔而言,人不误入迷途而迷失道路的自由存在方式乃是“诗意的栖居”,因为“自由”一词意味着防止损害和危险,即保护,而“真正的保护是某种积极的事情,它发生在我们事先保留某物的本质的时候,在我们特别地把某物隐回到它的本质之中的时候,按字面来讲,就是在我们使某物自由的时候。栖居,即带来和平,意味着:始终处于自由之中,这种自由把一切保护在其本质之中”。(29)人作为终有一死者活在大地之上,而这同时也就意味着活在天空之下,两者一道意指着人在神面前的持留,于是,天、地、神、人“四方”源始地归属于一体,但这不是松散的组合,而是“出于统一的四重整体的纯一性而共属一体。四方中的每一方都以它自己的方式映射着其余三方的现身本质。同时,每一方又都以它自己的本质映射自身,进入它在四方的纯一性之内的本己之中。……映射在照亮四方中的每一方之际,居有它们本己的现身本质,而使之进入纯一的相互转让之中。以这种居有着-照亮着的方式映射之际,四方中的每一方都与其它各方相互游戏。这种居有着的映射把四方中的每一方都开放入它的本己之中,但又把这些自由的东西维系为它们的本质性的相互并存的纯一性。……天、地、神、人之纯一性的居有着的映射游戏,我们称为世界”。(30)可以看到,早期的“在世界之中存在”变成了现在的“在四重整体中存在”,一如现代形而上学中的“理性的生物”变成了现在的“终有一死者”,这里显示了海德格尔前后期思想的区别与联系,此不赘述。重要的是其不变的方面,那就是对自由的问题、亦即意义的问题,亦即筹划领域的问题,亦即敞开状态的问题,亦即存在之真理的问题,亦即诗意的栖居的问题的持续追问。在这里,自由在诗意的栖居的意义上得到最终的刻画,即把一切都保护在其本质之中,即“拯救大地、接受天空、期待诸神、伴送终有一死者”。(31)按照海德格尔的理解,诗、思以及筑造都归属于栖居:筑造建立位置,位置为四重整体设置一个场所从而允纳和安置、聚集和保藏着四重整体,比如一座桥;诗作为一种有所带来和有所带出的解蔽,把真理带入美的光辉之中,比如《如当节日的时候……》;思与诗乃是近邻关系,同样归属于栖居,比如对技术的追问等等。

作者简介

姓名:王福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