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客观实在之辨 ——当代哲学语境下对唯物主义的诠释与辩护
2019年07月12日 10:33 来源:《求是学刊》 作者:徐陶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Argument about Objective Reality: The Interpretation and Defense of Materialism in the Context of Contemporary Philosophy

 

  作者简介:徐陶,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哲学系副教授。长沙 410083

  原发信息:《求是学刊》第20185期

  内容提要:“客观实在”是唯物论的核心范畴,但是始终受到贝克莱式的唯心主义者的反驳与挑战。由于语言学转向、现象学悬搁、后现代主义、非实在论等思潮的影响,唯物主义在国内外哲学研究中的范式地位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这迫使当代唯物主义者重新审视我们关于“客观实在”的理解,根据当下的知识语境对唯物主义进行发展创新并作出有力的辩护。通过对三个维度即实践论(基础存在论)、方法论唯物主义(唯物主义一元论)、设定本体论(认识论和本体论的统一)的阐释,可以构建一个彻底唯物主义的解释框架,这不仅可以汲取现代西方哲学诸流派的合理之处,也可以彰显唯物主义在当代哲学语境中的合法性与正当性。

  关键词:本体论/客观实在/贝克莱/唯物主义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20世纪中国传统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哲学、西方哲学关系研究”(13&ZD056)。

 

  “客观实在”是哲学本体论中的一个核心范畴,可在当代哲学语境中却是一个极富争议的话题,争论的焦点是处于人类视角中的认知者能否有意义地谈论“客观实在”,以及认知者在何种意义上能够谈论“客观实在”。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将直接涉及唯物主义哲学范式的合法性。本文将通过论证来说明,我们的确能够有意义地谈论“客观实在”,但是这种谈论必须是有所限定的。

  一、重提贝克莱之问

  唯物主义对于“客观实在”的标准定义为:“客观实在”是物质的唯一特性,指独立于人的意识之外、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并能为人的感觉所感知的客观存在,即物质世界。什么是物质呢?物质是标志着“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种“客观实在”不依赖于我们的感觉而存在,但可以为我们的感觉所反映和认识。从这个貌似的循环定义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命题:“客观实在”是独立于人的意识,但是可以被人的意识所反映和认识的物质实体。

  唯心主义者正是对这个命题进行质疑,认为“客观实在”或者物质不能独立于人的意识。对“客观实在”进行质疑的最具代表性的哲学家是贝克莱。我们首先来看看贝克莱的一段论证:

  我写字用的这张桌子所以存在,只是因为我看见它,摸着它……要说有不可思想的事物,离开知觉而外,绝对存在着,那似乎是完全不可理解的。所谓它们的存在(esse)就是被感知(percepi),因而它们离开能感知它们的心灵或能思想的东西,便不能有任何存在。①

  贝克莱的论证过程是:我们所感知到的只是观念,不是事物本身,观念是不能离开感知而独立存在的。事物本身或者物质实体的概念是可以取消的。贝克莱还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思想实验:假设有一个智能生物,没有外界的帮助(没有外部世界),也产生了类似的一系列观念,那么这个智能生物是否也有理由相信外部事物是存在的,或者相信他的观念是由外部事物所引起的?答案是“是的”。通过这个思想实验,贝克莱用反证法来证明我们即使有关于事物的观念,也不能根据这些观念来推导出外部事物的存在。

  贝克莱还提出了一种独特的形而上学分层理论,他认为实在的东西有两种:一种是精神或者心灵,它们是能动的、不可分的实体,它们能进行感知;一种是观念,它们是不活动的、依赖心灵或者精神的东西,它们的存在只能是被感知。在贝克莱的形而上学理论中,“存在就是被感知”是可以和“观念就是被感知”互换的,因为在贝克莱那里,“事物就是观念”。

  贝克莱取消了一切的客观事物,而把事物替换为观念,因此来自客观事物的所有证据,全部被他消解了。贝克莱认为,观念是实在的,心灵或者精神也是实在的。贝克莱所说的“实在”并不是指物质实体,而是指“最一般意义上的存在”。观念被感知时,它才进入存在,这里的存在应该是表示“现实存在”的意思,即具体的事物得以显现。

  洛克的经验主义和温和实在论设定了“客观实在”是观念产生的外部原因,但是经验主义的分析都是从观念开始的,那么实在世界就变为纯粹的理论假设。这种二元论的破绽被贝克莱牢牢抓住,既然分析从观念开始,那么何必再额外设定“客观实在”的概念?根本原因在于,贝克莱认为经验主义的从事物到观念的映射转化是不可能的,作为“客观实在”的外在事物怎么能在进入心灵后摇身一变成为一种精神性的观念呢?贝克莱认为,要进入心灵世界的东西,必须首先具有观念性(能被心灵所接纳),心灵世界会拒绝异质的物质实体的进入。由此,贝克莱建立了观念方面的客观唯心主义(观念本身是“客观实在”)和整体意义上的主观唯心主义(只有作为观念的事物被主体感知,才使现实世界得以存在;并且只有心灵或精神才是实体,即最基本的存在)。

  由于近代经验主义并不能很好地解释观念如何反映外在的“客观实在”,来建立观念与实在的必然联系,由此为唯心主义埋下伏笔。不过,借助于脑科学和认知科学,却可以很好地对主体与客体的认知关系进行解释:最低等的生命体同外界环境的相互作用是最基本的能量交换,甚至还没有感知。从这样的相互作用中,逐渐演化出生物的感官及其感知。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感官变得越来越敏锐,某些动物还进化出发达的大脑,能够处理感觉器官所获得的感觉材料。具有高等智能的人的大脑,对初级感觉材料进行处理,又逐层输送到更高的层级或大脑区域,而且这些层级或大脑区域还以复杂的形式联结和贯通,最终形成了我们意识层面和语义层面的知识。因此,经验主义的客观事物到观念的神秘映射,可以在当代认知科学语境下得到系统阐述。

  这是否已经彻底驳倒了贝克莱对于“客观实在”的否定?为了论证的方便,本文将独立于人的意识或者认知而存在的世界称为“客观实在”,而将不能独立于人的意识的世界称为“属人实在”。在当代语境下,可以设想出对贝克莱立场的一系列新的反驳以及可能回应。

  第一,进化论告诉我们,在人类出现之前就有实在世界,而在人类消亡之后,世界还继续存在,这证明了“客观实在”的合法性。贝克莱式可能的回应:“人没有出现之前的实在世界”和“人消亡之后的实在世界”是不是人们根据当下的经验材料建构起来的,是不是人们根据当下的考古发现和资料收集、根据年代测定等科学方法建构起来的?既然它们是被我们的认知所建构的,那么它们不能脱离于人的认知而存在。承认有一个没有人类存在于其中的世界,仅仅意味着我们在人类视角中构建了那样一个世界。

  第二,当我们在谈论属人实在时,是不是已经预设了“客观实在”?因为属人实在只有相对于“客观实在”而言才有意义,因此属人实在的背后还是预设了一个脱离于人的纯粹客观的实在世界。可能的回应:属人实在是一种内部划界,而非外部划界。我们是站在“属人实在”世界内部,给自身划定了一个界限,而界限之外的“客观实在”,我们不予谈论。

  第三,属人实在和“客观实在”之间的区分就是科学发现中的已知世界和未知世界的区分,科学的发展不断地揭示出实在世界的新的维度和领域,这些未知领域证明了“客观实在”的合法性。可能的回应:严格来说,科学中的已知世界和未知世界都是属人实在,科学中未知的世界表示的是:我们是在不断地开拓我们的属人实在之疆域。

  第四,如果我们的认识不是反映“客观实在”,而是我们的主观建构,那么这些知识为什么能生效,知识的效用性就证明了它与“客观实在”的联系。可能的回应:科学知识的效用性并不能说明它与“客观实在”的必然联系,因为人类所谈论的效用性也是在人类视角之中谈论的,这在逻辑上是自洽的。

  第五,正如科学告诉我们的那样,知识是智能生物同物质性的客观事物之间相互作用,通过物质大脑的认知能力所获得的产物,因此不仅事物是“客观实在”,连人的意识和观念都是“客观实在”,因此“客观实在”的概念是正当的。可能的回应:我们所谈论的“客观实在”,总是要指示某些具体的事物,而不是抽象地谈论空洞意义上的“客观实在”。但是我们所谈论的各种具体事物,都是人的认知建构的产物,在无意识的或者无认知能力的动物那里,是不存在各种“事物”的概念的。离开了人的认知建构,也无所谓各种事物概念,因此没有独立于人的意识的客观事物之观念。

  从第五个辩驳可以看到,在现代语境下,贝克莱的立场可以从“事物的存在就是被感知”的主观唯心主义,而转化为“任何作为存在表现形式的事物之观念都是人的认知建构的产物,因此无独立于人的意识的事物观念”的建构主义。唯物主义可以进一步发问:即使你辩护了“没有独立于人的意识的事物观念”,但是也没有辩护“没有独立于人的意识的事物本身”,即“客观实在”。从这里引发出一个贝克莱主义的当代版本:独立于人的认知的“客观实在”本身是可能的吗?

作者简介

姓名:徐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