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中国现代史
顾颉刚的一首白话诗和新文化运动
2017年11月13日 14:52 来源:文汇报 作者:朱洪涛 字号

内容摘要:顾颉刚诗中所悼亡妻是1918年 8月去世的吴徵兰,该诗后收入2011年中华书局出版的《顾颉刚全集》。顾颉刚寻出旧家庭压抑个性的三大主义:一是名分主义,二是习俗主义,三是运命主义(运命主义因为顾颉刚文章没有写完所以没有谈到——笔者注)。顾颉刚早年娶妻吴徵兰,吴不幸染病早逝,三代单传的顾家希望顾颉刚再娶,生一男孩。顾颉刚解释这种情况的出现既是长辈的督促,又受媒人的逼迫,尤其是媒人,顾颉刚将其比作“掮客”,只为钱财,一张利口颠倒是非,淆乱乾坤,“来的媒人,真像货物的掮客:辞了他一家,他便再说出一家。由此前后语境的关联与分析,顾颉刚的这首白话诗实在有太深的实感与体悟,将自己的亲历实感写入诗文,为新思潮的催动与潜移默化进献了一份鲜活材料。

关键词:颉刚;全集;媒人;东家;爹爹;主义;妈妈;名分;想来;底本

作者简介:

  1919年2月,顾颉刚在《新潮》第一卷第二号发表白话诗《悼亡妻》(发表时署名“顾诚吾”,主要怕家人发觉,引起纠纷):

  

  自你殁后,伊郁凄凉,填胸满意!

  不解我处顺境的时候,为什么爱听哀情的戏?

  那《十万金》中,翠莲自缢未殊,对着两儿,千回百转,不忍舍弃;

  说道:“我死之后,一个在前厅叫着爹爹,爹爹有事不能顾及;一个在后园哭着妈妈,可痛你妈妈早已死去。”

  我听了这一句,屡屡下泪。

  可怪这些话头,如今竟作成谶语,我真到了这般境地!

  我看着两儿依恋我的态度,实教我无心作诗。

  长女初在识字,识到“父”“母”,知道他“母”寄顿殡房里。

  次女方才学话,会说得那“爹爹”“妈妈”,顾盼自喜。

  我对他说:“你叫妈妈已迟,可怜你的妈妈,已无从叫起。”

  他瞪目不懂,犹是叫声不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