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史料
乾隆实录卷之一千一百六十四
2013年04月24日 14:26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监修总裁官经筵讲官太子太傅文渊阁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领侍卫内大臣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管理吏部理藩院事务正黄旗满洲都统世袭骑都尉军功加七级随带加一级寻常加二级军功纪录一次臣庆桂总裁官经筵讲官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管理刑部户部三库事务世袭骑都尉军功加十九级随带加二级又加二级臣董诰内大臣户部尚书镶蓝旗满洲都统军功纪录五次寻常纪录十四次臣德瑛经筵讲官太子少保工部尚书纪录六次臣曹振镛等奉敕修

  乾隆四十七年。壬寅。九月。乙未朔。上行围。

  ○户部议覆、陕甘总督李侍尧疏称、陕甘署事武职员弁。照文职支食养廉例。分晰酌定事宜。一、额支养廉。不扣除小建。遇闰月不增。以每年原额数目。按三百九十日。均匀摊支。一、现任人员。递行委署升迁事故员缺。全支署任养廉。一、保题引见人员。尚未升调有缺。与升调人员不同。且眷属尚在本营。请支一半养廉。俱应如所题。一、养廉请于季首关支。查文职向系季底支领。应画一办理。从之。

  ○是日、驻跸安巴究和罗昂阿大营。

  ○丙申。上行围。

  ○谕军机大臣等、内阁将本年云贵川广福建等省、秋审情实各犯。比较上年秋审开单具奏。核其案犯人数。虽较上届减少。但四十五年、系停勾之年。是单内所开上届各该省情实人犯。系合两年总数。而以本年较之。仅减十余名、至五十余名不等。是名为减少其实比旧增多。此等案件在承办之各督抚。自俱按律问拟。未必有意从严。但以情实重犯遽增如许之多。其故甚不可解。是否因生齿日繁。良莠杂出以致作奸犯科者。比旧增加抑系刑部及九卿改驳者多耶。著传谕刑部堂官。将此次情实各犯。因何较上两年、人数增多之故。详晰据实覆奏。寻奏、生齿日繁案件亦逐年增益。此次秋审各犯。该督抚原拟情实者。核之上两年。本多三百余起。而情重伤重之犯。刑部及九卿、由缓决改入情实者。又一百六十七起。是以数较多于往年。报闻。

  ○又谕、据陈辉祖奏、改建文澜阁。安设四库全书一摺。内称勘得玉兰堂、逼近山根。地势潮湿。难以藏书。拟于玉兰堂之东迤下藏书堂后改建。并称、据商总等呈请改建等项。乃雇觅书手缮写之费。情愿按数呈缴等语。玉兰堂、既据陈辉祖奏称、地势潮湿。难以藏书现在盛住奏请陛见。且俟伊到京后、询明该处情形。将文渊阁式样带去。再行办理。商总等呈请捐项自办。该处改建文澜阁。出自伊等情殷桑梓。踊跃输忱。尚可准行。至雇觅书手缮写。现已饬动官帑办理前据伊龄阿奏、扬州商人。请捐办大观堂。金山寺、二分缮书费用。已于摺内批示不必。令仍动用官项。所有浙商呈请公捐之处。亦可不必。将此传谕陈辉祖、并盛住知之。

  ○又谕、据陈辉祖奏、续估海塘鱼鳞石工一摺。内称前经题拨恩赏、并赔缴查抄各项。遵旨留为塘工应用。共银一百四十二万一千八百六十二两零。除拨给原估续估工料银两外。尚多余银三十九万九千二十五两零等语。此项多余银两毋庸解京。即著赏给该省为四十九年南巡黏修行宫等项应用。上次庚子南巡。一入浙江首站。屋宇倍增。并多点缀。比至杭州。则添设座落更多。繁费无益。非朕省方问俗之意。屡经降旨训饬。将来行宫座落。止须将上届旧有屋宇。略加黏补。此项银两。尽足敷用。不必再动别项。其行宫座落。断不得踵事增华。更滋繁饰。该督务须仰体朕意。妥协经理。将此谕令知之。

  ○是日、驻跸乌兰哈达南大营。

  ○丁酉。上行围。

  ○谕军机大臣等、据明兴覆奏、东省承挑引河土方一摺。内称坐落东省河尾工程一段、土方二十余万。堤工估土五万余方。并非东省推诿。其初实未接准豫省移咨派办。即经豫省委员自行办理后。始准知照等语。前因东省应还土方。恐承办之员、不免意存推诿。是以降旨询问。今据明兴奏、此段工程。其初并未接准豫省移咨。是东省未将代挑土方归还。尚非有心推诿。明兴初任巡抚。所奏情节。自不应虚饰。或豫省筹办时。本未知照该处。亦属。情事所有。现在豫东两省派定各工。均已趱紧兴挑。其曾否知照一节。亦无关紧要。朕不过欲明白此事。著传谕阿桂、富勒浑、将从前指定工段。及有无咨移豫省之处。据实覆奏。明兴摺、并著钞寄阿桂等阅看。

  ○是日。驻跸伊逊河东大营。

  ○戊戌。上行围。

  ○谕、刑部进呈云南省招册内。有该抚原拟情实者。郑起、黄禹鼎、二案。有由九卿改入。情实者。三保、罗士朝、二案。核其情节。俱有可原。如回民郑起、与民人管宏亮。合夥开<石曹>。彼此争论。管宏亮、因郑起系属回民。忌讳猪油。抱住郑起。将猪油抹口。该犯正持刀切物。一时不能挣脱。用刀吓戮。致中管宏亮右腿一伤。越日殒命。黄禹鼎、因沈姓酒醉查询。沈姓即行詈骂。并揪扭推跌殴打。该犯挣扎不脱。顺拔身佩小刀。戳伤其臂膊肩甲二处殒命。此二人者伤由图脱。杀本无心。与逞凶叠戳者有间。乃该抚定拟情实。刑部亦照拟核覆。皆因曾降谕旨、有金刃伤人、应入情实一条、遂尔不权轻重。及伤痕多寡。未免过于拘泥。至九卿所改情实二起。如三保、向孙皮匠索欠被殴。该犯回殴致毙。事本理直。死出无心。罗士朝、因被黄春元父子二人抱住、叠加殴踢。该犯一时情急用刀吓划。致伤黄春元身死。与持刃逞凶者不同。九卿改入情实。亦未免过当。夫金刃杀人。所以令入情实者。原以此等人犯。彼此逞忿。辄用金刃杀人。不可不严行惩儆。至其中情罪稍有可原者。勾到时原可不至予勾。此等人犯。经十次秋审。便可入于缓决。各该犯久坐囹圄。既可抑其强悍之气。使众人亦知所儆惕。此朕辟以止辟。刑期无刑。原非有意从严也。且即以金刃伤而论。亦当核其情事之曲直。伤痕之多寡。今不详细确核。一概入于情实。又岂朕矜慎庶狱之意乎。秋谳大典。入命攸关。理宜悉心推究。以期无枉无纵。苏轼所谓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朕尝著论辟之。盖谳狱之道。必须准酌情理。其情真罪当。与夫一线可原者。应宥应杀。俱有一定权衡。不得存畸重畸轻之见。若罪应杀者。即尧亦应曰杀之三。罪应宥者。即皋陶亦应曰宥之三。设如所云。则是君臣相率为伪以取名。岂可以为法乎。总之凶暴之徒。不可不严加整治。若意存姑息。欲积阴功。则每年秋审。竟可不办。令死者含冤地下有是理乎。然欲避宽纵之名。而故为刻深周内。则失入之咎。比失出为尤重。凡内外问刑各官。皆不可不深体此意也。除已进各册朕逐一亲加详核。所有未进各省招册。著刑部堂官、再行覆核。如有似此等案情者。俱著于黄册内本案条、。黏签声明。候朕亲定。并将此通谕中外知之。

  ○又谕、内阁将四川省秋审本进呈。内经九卿从缓决改入情实者十四起。各省秋谳重典。乃臬司专责。必须准酌案情。按律定拟。川省臬司孙嘉乐、前据福康安面奏、办事平常。是以降旨令其来京。交部带领引见。今观其承审案件。经改驳至十四起之多。是其办理草率。实有应得之咎。孙嘉乐、著交部严加议处。至该督福康安、于覆谳时。未能悉心推勘。即照原拟定案。亦属不合并著交部议处。

  ○又谕曰、贝勒永福、向来行走。甚属奋勉。今扈从围场忽闻溘逝。朕心深为轸念。著赏银一千两。办理丧事。其贝勒。例应降等承袭但念永福平日奋勉。且在外病殁永福之子。著加恩仍袭封贝勒。

  ○谕军机大臣等、工部奏、节慎库收发钱粮摺内。有更换昭陵隆恩殿铺地龙毯。及昭西陵隆恩殿宝座坐褥、二项该部俱准核销。朕于乾隆四十三年。恭谒昭陵。见殿内铺地龙毯。尚属完整。今为时无几。何以即请更换。至昭西陵殿内宝座。上有宝龛。内悬帷幙。坐褥安设幕中。层层遮护。即供案前宝座。平日有袱遮盖。殿门又常关闭。不应遽至曹□少旧。该部并未酌核年月久暂议驳。即照所请题销。亦属非是。著传谕庆桂、即恭查昭陵殿内龙毯。是否完整。因何时日未久。遽请更换并著传谕刚塔、将昭西陵殿内宝座坐褥。何以龛幔层遮。即至曹□少旧应行更换之故。查明据实覆奏。嗣后工部遇有此等咨请更换事件。务须详慎查核。方准照办。不得仍前照咨办给。即更换之后。旧物应如何办理。亦未议及。甚属疎忽。并将此传谕工部堂官知之。

  ○礼部遵旨议奏、本年孟冬时享。皇上阅视列圣宝册仪注先期、工部设黄案于中和殿。届时臣部堂官恭设宝册于黄案上。銮仪卫官、恭设彩亭于太和殿丹陛上。皇上御龙褂诣。宝册案前阅视。派出之宗室亲王等。捧宝册出太和殿中门。安设彩亭内。校尉舁亭。御仗黄盖提炉前导。王公以下。俱补服。齐集于太庙街门外跪迎。太常寺官、豫设宝册黄案于太庙前殿。彩亭至时。亲王等捧出宝册。暂安于黄案上。次日。皇上行礼以前。恭捧至中殿金匮内尊藏。将旧藏宝册请出。于洁室内安奉。俟明岁候旨遵行。谕军机大臣等。据德保等奏、本年孟冬时享。阅视宝册仪注。并绘图呈览等因一摺细阅图内。恭设宝册箱匣黄案处所。向系豹尾枪右边排立之地。兹既将箱匣黄案陈设该处。则豹尾枪无处排立。此处地面宽应将宝册箱匣黄案。稍移向前。其后留豹尾枪排立之地。于体制观瞻均为整肃。德保等何不晓事若此。著将此传谕知之。余俱著照所议行。

  ○刑部议覆、伊犁将军伊勒图奏称。发遣新疆年满官犯要俊卿、现遵旨发交应配地方安插遇赦再令回籍。查官犯由军流改发新疆。向俱未定配所。十年期满。请咨部配定地方至旗员原拟军流改发者。年满作何办理。请饬部定议等语。臣等酌议。嗣后此等发遣年满之员。除本犯不至军流者。仍照旧例办理外。其本犯军流、因情节较重、从重改发新疆者。十年期满。该将军遵例奏闻。将该犯解交陕甘总督、查明该犯原籍。按五军三流道里指定应配地方。即转解该省。交该督抚酌量安插遇有恩赦。再奏请释回至旗人犯该军流从重改发新疆之员。十年期满。仍遵例奏闻。将该犯解交刑部。按照该犯应得军流罪名分别折枷。满日鞭责释放。从之。

  ○是日、驻跸六道河大营。

  ○巳亥。赐蒙古王公贝勒额驸台吉等食。

  ○以镶黄旗护军统领景熠、为右翼前锋统领。调正红旗护军统领永信、为镶黄旗护军统领。调镶白旗护军统领额森特为正红旗护军统领。以一等塔布囊丹巴多尔济、为镶白旗护军统领。

  ○以科尔沁郡王鄂勒哲特穆尔额尔克巴拜、为镶黄旗蒙古都统。以正黄旗蒙古副都统成策。镶黄旗蒙古副都统台蒙阿、对调。

  ○是日。驻跸张三营行宫。

  ○庚子。谕、据何裕城奏、八月上旬。连遇暴风。江西赣州等卫帮船。行至新挑河一带。被风掣断锚缆。刮折大桅。以致人力难施将船打至南阳湖心。被浪撞碎。共计沉溺漕船一十六只。漕米俱行漂没等语。内河失风沉溺漕船。漂失米石。照例应著落通帮旗丁、分摊赔补。但济宁以南。为黄水下游。今岁河湖水势甚大。非往年可比。且叠遇暴风激撞。人力难施。尚非该旗丁等疎失所致。所有各船漂没米石。俱著加恩豁免一半。明岁该省系蠲免漕粮停运之年。其应赔一半米石。俟开运后、著分年带还。以纾丁力。该部即遵谕行。

  ○又谕、据朱椿参奏、部选广西南宁府同知程德炯、于上年十二月内。在安徽本籍。呈报患病调理。迄今九月有余。未据、咨报病痊赴任。明系规避远缺。藉病迁延。请旨革职等语。程德炯、系部选人员。理合依限赴任。乃托词患病。至九月有余。显系有心规避。程德炯、著革职。发往军台效力赎罪。以示惩儆。至朱椿、前于回民海富润一案。办理错谬。因降旨交部察议。经部议以降二级调用。不准抵销。实所应得。已将此本折留。本拟降旨依部议行。今于程德炯规避远缺之处。即能据实参奏。尚属留心。所有部议朱椿降调一本。著加恩改为革职留任。该部知道。其朱椿奏到原摺并发。各省督抚、遇有似此规避劣员、俱著留心查察据实具奏。毋得稍为徇隐。

  ○谕军机大臣等、本日据雅德奏、福建泉州府属南安县童生尤黄云、与该府礼房书办蔡进。争论卷单钱文。将蔡进殴打。蔡进避入科房。尤黄云纠聚多人赶至。掷石击鼓。该府出堂。饬传蔡进质究。该犯等又拾石掷打。陆续拏获首从各犯。严审究拟。将首先哄闹之尤黄云。照光棍例。问拟斩决。随同之尤瑞熙等。分别绞候杖流一摺。又据萨载奏、阜阳县贼匪张朴、行窃被获。嘱其毋舅周锡凡、纠约多人。各持器械殴差抢犯。将捕役李坤、张魁、捉至河湾。痛殴几毙。又带领张万、周洪超、将张魁、李坤、叠殴骨折致毙。复将将李坤两眼挖出身死。拏获各犯严审。将张朴、周锡凡、张万、周洪超、问拟斩绞立决。李添福、周梅等、分别拟以绞候发遣一摺。俱批交三法司核拟速奏矣。府书蔡进、办考散单。索增钱文。虽有不合。尤黄云并不据实控究。辄敢挺身出头殴打。复与尤瑞熙等、直进知府衙门哄闹。迨该府出堂、尚无忌惮。仍敢嚷骂掷石。凶横已极。此而不严加惩儆。其何以肃士风而整法纪。除首先哄闹之尤黄云、应照拟斩决外。外原拟绞候之尤瑞熙、苏克俊、曾化雨、戴云腾、四犯。俱属法无可贷。即归入秋审情实。亦应予勾。现在已届勾到之期。刑部毋庸更缮黄册。著即将该四犯、于摺内声明。定拟绞决。其随同附和、原拟杖流杖徒各犯。亦应加重问拟。发遣新疆。府书蔡进、歛钱召衅。自应照拟发遣。至江苏省之张朴、周锡凡等各犯。系行窃积匪。胆敢纠众持械。殴差夺犯。将捕后张魁、李坤、叠殴骨折。复将李坤两眼挖出。先后致毙。凶恶已极。除问拟斩绞立决各犯、俱应各照原拟外。其原拟绞候之李添幅、周梅、二犯。刑部亦毋庸缮册。即随摺以绞决定拟。其余应行发遣者。亦应照拟发遣新疆。以警凶顽。所有此二案余犯。著各按情节。分别定拟、速行具奏、将此谕令刑部堂官知之。

  ○予浙江定海镇标左营巡洋遭风淹毙把总董秉孝赏恤如例。

  ○旌表守正被戕湖北钟祥县民田漋妻王氏。

  ○是日、驻跸波罗河屯行宫。

  ○辛丑。谕曰、福长安。喀宁阿、著驰驿前往河南。会同阿桂查看河工事件。

  ○谕军机大臣等、前据内阁将四川省秋审各案进呈。经九卿从缓决改入情实者。至十四起之多。是川省秋审案件臬司办理草率。该督亦未能悉心推勘。因降旨将孙嘉乐、交部严加议处。并将福康安、一并交部议处矣。本日阅刑部进呈四川人犯招册。九卿所改十四起内。惟宋模一起。因李年位代王辅臣割豆。王辅臣之父王自伟索分。李年位不依争闹。宋模向劝被踢。因用刀□□互月格。致伤王自伟左腿殒命。该犯因被踢□□互格。杀出无心。九卿议以刃毙徒手、意袒内亲而杀其父。未免深文。又赵子闻一起。因唐二娃借钱不允。唐二娃扑拢向殴。该犯正磨剃头刀。随手搪□□互。致划伤唐二娃喉嗓殒命。是该犯适在磨刀。随手划伤。亦非有心致死。九卿议以情近故杀。均未免过当。除此二案外。其余十二起。刑部改入情实者。均属情真罪当。是福康安于覆谳时。不能细心推求。自难辞咎。著传谕福康安、嗣后办理一切案件务须详慎核实。以副朕教育委任之至意。

  ○又谕、据何裕城奏、八月上旬。屡有暴风。江西赣州等卫帮船。行至新挑河一带。被风沉溺漕船。共计一十六只等语。已明降恩旨、将应赔漕米。豁免一半。以纾丁力矣。赣州等帮漕船。或打至南阳湖心。被浪撞碎。或在枣林被风碰沈。俱在东省境内。明兴自己接该地方官禀报。且毓奇率同沈启震。在彼照料查催。见闻较早。何以明兴、毓奇、尚未奏及。殊不可解。著据实覆奏。至此项沉溺米石。著传谕明兴。多雇人夫尽数打捞。虽捞起米石、业已浸湿。不堪续运现在正届加赈之时。尚可搭配放给。并著该抚将捞起若干之处。及如何办理缘由。即行具奏。

  ○又谕、昨据何裕城奏、江西赣州等卫帮船。行至新挑河一带。被风沉溺一摺。内称、八月初四、初六。十一等日。风狂雨大。波浪汹涌。船只被风掣断锚缆。或刮折大桅。打至湖心撞碎漂没等语。此数日内。风暴异常。船只多被击碎。想运丁水手人等。落水淹毙。自所不免。著再传谕明兴等、即将各帮船只、被风漂没时。有无伤损人口。又现在湖河界连。水势深大。恐沈湿米石。难施人力。是否尚可打捞之处。一并查明具奏。

  ○又谕曰鄂宝、身任漕运总督、粮艘北上、沿途照料查催是其专责。赣州等卫帮船。遭风沉溺。至一十六只之多。何裕城在豫省工次。业经据、禀转奏。鄂宝、亲自督运在途。何以并不具奏。岂自睹漕船叠遭漂溺。竟漠不关心耶。近日挽运诸事。皆系毓奇经理。鄂宝于本任要务乃竟玩延若此。试问伊平日所司何事。著驰谕五百里传旨严行申饬。并著明白回奏、

  ○又谕、据伊勒图奏、金川溃兵案内改发伊犁遣犯宗守孝一名。于本年七月初四日在配脱逃等语。宗守孝。系金川木果木溃兵。即应正法之犯。加恩改发伊犁。给厄鲁特为奴。已邀法外之仁。乃该犯并不在配安分。辄敢乘间脱逃。甚属可恶。该犯系甘肃河州人。计其逃逸后。必仍窜回原籍。著传谕伊勒图、即速行文新疆各处沿途截拏。并著传谕李侍尧、督饬员弁。于甘省及新疆一带、将该犯严行访缉。均著不论。何处弋获。即于该处正法。俾溃兵改发新疆者。知所儆畏。

  ○又谕、前陈辉祖查抄王亶望物件一案。疑有抽换抵兑之事。传谕盛住、令其留心察访。据盛住奏、查出升任粮道王站柱、首先随同抄籍。有将金易银那掩情弊。此事既经查明原册不符。确有案据。自不便置诸不办。现在派侍郎福长安。喀宁阿、取道河南。将王站柱解任、押带赴浙质审外。所有随同办理此事之委员吏役。俱现在浙省。著传谕陈辉祖、即同盛往、先行提集在事人证、悉心查办。将原册因何不符、及如何抽抵之处、逐一根究。务令水落石出。其应行解任革职听审者。亦即一面奏闻。一面办理。毋庸俟钦差到浙。致滋耽搁。至陈辉祖上年办理塘工颇为出力。又系兼管抚篆。事务繁多。或一时查察不到。尚属情理所有。朕于此事开诚布公。因陈辉祖受朕深恩。必不肯扶同徇隐。是以令其会同办理。陈辉祖果能一秉天良。尽心查办。将来不过有失察处分朕必加恩宽宥。倘不肯实力办理。或意存回护。若经钦差等查出。则是自取重戾。朕不能复为曲贷也。

  ○又谕、据尚安奏、接暹罗国郑华禀称、因伊父郑昭病故。临终嘱其尊奉天朝。永求福庇。兹特赍文禀报。俟至贡期。当遵例虔备方物朝贡等语。郑昭于上年输忱献纳。极为恭顺。是以准其朝贡。并加恩赏赉筵宴。以示怀柔。今郑华遵父遗言。效忠输忱。理应专遣使臣、具表恳请。乃仅遣夷目、赍文禀报。自不便遽准所请。现已令军机大臣拟写檄稿。谕以接阅来禀。据称尔父郑昭、业已病故。临终之际。谆谆嘱汝以尊奉天朝。永求福庇为念。理合禀报。俟至贡期。当遵例虔备方物朝贡等因。上年尔父献表输忱。备物进贡小心恭顺。经本部堂据情代奏、仰蒙圣恩。俯准入贡。并令贡使附于班联之末。一体入宴。瞻仰天颜特加赏赉。此皆大皇帝俯鉴尔父悃忱加恩格外。至为优厚。今尔父病故。尔继嗣为长。谨遵汝父遗命。急欲效忠天朝。具见恭顺悃忱。但汝理应具表叩谢天恩。并将尔父身故、及尔继嗣各情节。详晰声叙。本部堂方可据情转奏、今尔仅遣使禀报。并称俟至贡期、当遵例虔备方物朝贡等语。在尔国僻处遐荒。未谙体制。但本部堂等、职司守土。似此情节不敢冒昧代为具奏、现在尔国贡使候有北风。即可挂帆归国。俟彼到后。传宣入宴蒙赏、屡受大皇帝格外鸿慈。尔当益加感激。如果欲效忠输悃。承受天朝封号。必须具表自行恳求。本部堂方可代为转奏。用是剀切晓谕。尔其知悉。此檄。该督等即可遵照办理发往。至该国贡船入境。所有压舱货物自当照例免其纳税。并委妥员防护伴送。以示体恤。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

  ○户部议准、闽浙总督署浙江巡抚兼管盐政陈辉祖疏称、仁和场新涨影沙荡二千九百十亩有奇请照备荒荡起科。自乾隆四十七年为始从之。

  ○是日、驻跸中关行宫。

  ○壬寅。谕军机大臣曰、陈辉祖查抄王亶望赀财一案。据盛住奏、查出王站柱底册不符。抽换显然。因钦差侍郎福长安、喀宁阿、前往河南工次。以查工为名。就近讯问王站柱、即解任押带赴浙质审。但福长安等、办理此等事件。究不能如阿桂之历练。前曾降旨令阿桂前往山东。查看河湖水势情形。此时如尚未起程。即于工次等候。如已起程。行走谅亦不远。可速回河南工次。祇作为因钦差来工。阿桂等同是督办之人。亦不致令人疑惧也。一面札谕王站柱、以闻有钦差来豫。令其前赴工所。随请圣安。不可稍露端倪。俟王站柱到工。阿桂即可先将此旨传谕、令其将如何抽换缘由。逐一供吐。倘稍有端倪。即可传旨将伊解任。俟福长安、喀宁阿、到工。即交伊等带赴浙省、归案办理后。阿桂再往山东一带。查看河湖情形、来京覆奏、亦不为迟也。

  ○吏部议覆、陕甘总督李侍尧奏称、陕省兴安州、形势险要。户口较前增至数十倍。请改为兴安府。兼设抚民通判。并于县属分设佐杂等员。应如所请。从之。

  ○是日、驻跸避暑山庄。至己酉皆如之。

  ○御制避暑山庄后序曰、我皇祖于辛卯年、成此避暑山庄。三十六景。缋图赋什。为序以行之。而予适生于是年。此中因缘。不可思议。即位后。于辛酉年、始为巡狩之举。至山庄徘徊思慕。因敬依元韵以志景仰。甲戌年、又增赋三十六景。盖以皇祖昔曾题额。而未经入图。及余游览所至。随时题额补定者。总弗出皇祖旧定之范围。故永恬居之诗曰。已是洞天传玉简。得教福地续琅书。永恬居、即皇祖御书也。御序至矣尽矣。兹后序何为而作。盖予之生年。既同山庄。而予之侍皇祖。适以壬寅。而今岁又恰当壬寅。六十余年蕴于深衷者。不可以不明白宣示。以自戒已者戒我后人耳。夫居此山庄。日凛敬天法祖勤政惠民。柔远宁迩。诸大端见之诗文者。不知凡几。何尚有未宣之深衷乎。无而谓有。是欺已有而弗宣。是欺人。我皇祖建此山庄。所以诘戎绥遐、崇朴爱物之义。见于御制序中。意深远也。是以皇考十三年之间。虽未举行此典。常面谕曰、予之不往避暑山庄、及木兰行围者。盖因日不暇给。而性好逸恶杀生。是予之过。后世子孙。当遵皇考所行习武木兰。毋忘家法。煌煌圣训。予与和亲王、及尔时军机大臣。实共闻之。而今皆无其人矣。予如不言。后更无知皇考圣意者。又数年来。日涉成趣。于向所定景外。不无建置。如创得斋戒得堂之类。不下二十处。既见之昨岁知过之论矣。而予之意。犹有未尽者。亦不可不宣示后人也。盖汉唐以来离宫别苑。何代无之。然不过费人财。逞已欲。其甚者乃至破国亡家。是可戒。无足法也。若今之山庄。乃在关塞之外。义重习武。不重崇文。而今则升府立学。骎骎乎崇文矣。然杜甫所云将军不好武。稚子总能文之句。余常驳之。以为各有其地其职也。设众人遂以此为美亦美中之不足矣。又扈跸之众。历数月于役采薇出车。古人所以恤下。此亦不可不念。俾人知其所系者大。且时加惠赐焉。则劳而不怨。若图已乐而忘人苦。亦非仁人之所为也若夫崇山峻岭。水态林姿。鹤鹿之游。鸢鱼之乐加之岩斋溪阁。芳草古木。物有天然之趣人忘尘世之怀。较之汉唐离宫别苑。有过之无不及也。若耽此而忘一切。则予之所为膻芗山庄者是陷阱。而予为得罪祖宗之人矣。此意蓄之久而不忍言。今老矣。终不可不言。故书之既以自戒。仍敬告我后人。若后人而忘予此言。则与国休戚相关之大臣。以及骨鲠忠直之言官。执予此言以谏之可也。设谏而不从。或且罪之者。则是天不佑我国家。朕亦无如之何也巳矣。

  ○癸卯。谕刑部尚书德福、老成历练。宣力有年。兹闻患病溘逝。深为轸惜。所有应得恤典。著该部察例具奏。

  ○又谕、刑部尚书德福病故。所遗员缺。著喀宁阿补授。喀宁阿现在出差。所有刑部印钥。著英廉带管。其德福所署兵部尚书事务。著德保暂署。至兵部满堂官。京中现在乏人。著玛兴阿即回京办理部务。

  ○谕军机大臣等。据户部议驳淮关监督全德、所收淮宿海、三关税银。自乾隆四十三年以来。递年短绌。未便仅按上三届比较。仍应比较四十二年。少收银一十九万八千八百余两。著令该监督等。照数赔补等语。淮关税银短少。该部指驳情节。甚属近理。但近年黄河因漫口。每有断流之事。何以该关本年短少。过于往年至十九万余两之多。推原其故。或因向年漫口堵筑后。尚有数月船只通行。即可抽收税银。至本年、自上年至今。漫口久未堵筑。以致商贩不通。船税短少。亦未可定。著传谕萨载、即将该关递年短缺、及堵筑月分、详悉确查。若如户部所奏、则该监督等、自难辞咎。其有无藉端侵蚀情弊。该督即应切实严查办理。若果因黄河断流、船只不通之故。亦即将比较各上届情形、详晰查明据实具奏。候朕再降谕旨。户部摺、著钞寄阅看。

  ○户部等部议覆、御史郑澂条奏各事宜。一、仓库、督抚例于年底盘查题报。比自王亶望、国泰、破案。甘肃山东之亏空几遍通省。是题报仅属虚文请乘此清查二省之际。令各省彻底清查等语。应如所奏。清查后。倘再有亏缺。除本员照例治罪赔补外。将盘查出结之督抚等。从重议处。并按数加倍分赔。仍令各州县。将仓库实贮数目。每三月汇报一次。申送该管道府。加结汇送藩司。转申督抚。督抚随时抽查。一、初任官员。例应领凭赴任。到任缴凭。比来每有在省缴凭。虚报到任。又或甫经到任。另委人署。檄调办案。久稽省城者。请严定处分等语。应如所奏。嗣后新选人员。必亲身到任后、缴销文凭。由该管各上司。出具实无在省逗留印结。申送藩司。加结详送督抚。报明吏部。俟送户部交代册结到日移查。如有捏报。将出结各上司。照徇情给结例、降二级调用。该督抚有勒令虚报到任情事。照借端勒掯留难例、降二级调用。或再有勒索。革职治罪。一。乡会试头场论内。易藏关节。应请删除。查头场性理论。现经副都御史巴彦学奏准、移置二场。毋庸再议。一、考试试差。明分去取。易启士子钻营之弊。请照戊戌科以前。不发考单。似更周密。应如所奏。嗣后考差。照衙门次序概行带领引见。其录取名单。毋庸发出。从之。

  ○以正黄旗汉军副都统阿克栋阿、为正蓝旗汉军都统。

  ○甲辰。谕军机大臣等、据阿桂奏、令何裕城先往东省、查看运河各工。阿桂俟十丈子沟全完、掣放水平既准、挑工完竣。再行起程。所办甚好。此时正有另行交办之事。即当详办。其东省河湖事务。有何裕城先往。尽足料理。将此传谕知之。

  ○又谕、前因陈辉祖查抄王亶望、赀财一案。疑有抽换情弊。彼时适值陈淮来京陛见。当即面询。据称查抄王亶望时。伊已来京引见、不能知悉。然观其词色。甚属闪烁。是以传谕盛住、留心察访。今据盛住奏、查出王站柱底册。有将金易银。抽换那掩情事。陈淮前任浙江盐道。与王站柱同为道员。且俱驻劄省城。断不至毫无闻见。著传谕陈淮、将如何隐匿抽抵。及何人换去金两。并此外或有别项情弊。逐一据实具奏。其从前在朕前欺饰之罪。尚可加恩宽宥。倘始终徇隐。不肯直陈。将来查出有与陈淮干涉知情之处。则是陈淮昧良欺罔。其罪即与于易简无异。试问陈淮。能当此重戾乎。

  ○署河东河道总督何裕城奏、豫省黄河北岸。铜瓦厢埽工。在兰阳新开引河之上游。河形兜湾迎溜。素称险要。查该工大堤后。旧有越堤。相距较远。今拟自西撑堤向东。直筑格堤一道。长二百四十余丈。以护大堤后路。其临河埽工迎溜处。添筑挑水坝三段。挑逼溜势南趋。庶各埽不致受险。得旨嘉奖。

  ○调正蓝旗汉军副都统阿肃。为镶蓝旗满洲副都统。正蓝旗蒙古副都统玛兴阿。为正蓝旗汉军副都统。以御前侍卫巴忠。为正蓝旗蒙古副都统。伊犁领队大臣德成额。为正黄旗汉军副都统。

  ○乙巳。谕刑部进呈本年湖北省。秋审黄册。该抚原拟缓决、九卿改入情实者、十九起。湖南省改拟八起。均在五案以上。著将各该抚、并按察使。交部照例分别议处。

  ○谕军机大臣等。陈辉祖查抄王亶望赀财一案。据盛住奏查出王站柱底册。有将金易银、抽换那掩情事。此事于李封、王杲。前来热河陛见时。皆经面询。伊二人皆以未经承办、不能知悉为词。因其时尚无确实凭据。是以姑勿深究。今既经盛住查出端绪。并有底册可据。其为情弊已属显然。李封、王杲。同系浙省司道。岂竟毫无闻见。著传谕李封、王杲、将如何隐匿抽抵。及何人换去金两。并此外或有别项情弊。逐一据实具奏。无论其从前欺饰之罪。朕可加恩宽宥。即使伊二人曾在事中。亦可因其现已据实陈出、格外矜全。若经此番询问。仍敢始终欺罔。将来查出伊二人、稍有干涉知情之处。则是李封。王杲。昧良负恩。其罪即与于易简无异。伊二人扪心自问。其能当此重戾乎。

  ○以吉林将军宗室永玮、盛京将军庆桂对调。

  ○以故四川松茂道属牟托司土巡检温廷瑞子怀忠袭职。

  ○丙午。上御依清旷。勾到秋审官犯。服制、及云南、贵州、情实罪犯。停决官犯斩犯六人。绞犯四人。服制斩犯四十二人。云南绞犯七人。贵州斩犯一人。绞犯八人。余六十一人。予勾。

  ○遣官祭历代帝王庙。

  ○遣官祭都城隍之神。

  ○谕、明岁朕前往盛京。恭谒祖陵。一切桥道备办各事宜。皆系地方官经理。全魁、人本拘缓。恐料理未能周到。不必兼管奉天府事务。所有奉天府尹事务。著伯兴兼管。

  ○又谕、据大理寺少卿刘天成条奏三款。一奏称督抚两司、以及道府公出。请限定人役名数。督抚、限以三十二人。两司、二十二人。道府、十六人等语。督抚司道等、因公出巡。所带仆从人役。全在本官严行管束。时刻留心稽查。一切供应。照例发价。自不致骚扰滋弊。设若刘天成所奏、限以人役名数。如果本官不能钤束。即一二人亦能作弊。况此数十人中。岂能保其不滋弊乎。一奏称请令游惰全归职业。并请饬内外文武衙门、查无职业之人。送官根究。容隐发觉。一并治罪等语。国家太平日久。生齿日繁。游手闲民。自所不免。果有犯法自当按律严惩。若如刘天成所奏、令内外文武衙门盘查查究。无论内外各官。于本分应办事件。尚恐不能尽职。若复令沿街逐户。一概盘查。纷纷滋扰。成何政体。且刘天成曾任巡城御史。伊于本城居住游民。能一一查察驱逐乎。驱逐之、又将使往何处乎。是断不能行之事。空言无补。徒滋烦渎而已。一奏顺天乡会试。房官。收掌、宜调取近省人员、以防关节。并请外省各添主考一员。搜罗遗卷等语。从前雍正年间。各省调取邻省举人入帘。不过偶一举行。旋即停止。可见当时事势。即有难行之处。今刘天成、乃请将直隶山东山西进士出身人员内、请旨点派。无论州县官、日事簿书钱谷。文义荒疎。即该督抚亦岂能尽知属员学问底里。若以浅陋之人充数。更为无益。且州县遗缺。又须委署交代。徒滋烦扰。况一法立则一弊生。侥幸之徒。又安保其不向近省进士出身州县、钻营谋干乎。至正副主考两员。行之已久。场中阅卷从容。从未闻以文卷浩繁、致有不能搜查遗卷之弊。至所云每省添副考官一员。翰林等虽不获邀分房之选。仍得与典试之荣。更见意存周旋瞻顾。尤为可鄙。总之有治人。无治法。内外文武大小官员。果能洁已奉公。人思自爱。自然诸弊肃清。朕尝以为去弊如扫尘。岂有一经除净。而终年遂可不扫乎。若如刘天成所奏。徒事纷更。而揆之事理。实有难行之处。刘天成摺。著掷还。并将此通谕中外知之。

  ○又谕、前据何裕成奏、八月上旬。屡有暴风。江西赣州等卫帮船。行至新挑河一带。被风沉溺漕船十余只。业经降旨将应赔漕米、豁免一半。并传谕明兴等、将有无淹毙人口之处。详查具奏。本日据鄂宝等奏到该帮船只。停泊独山湖地方。黑夜陡值狂风大雨。波浪汹涌。各船锚缆。均被掣断。四散冲淌。人力难施。漂没旗丁谢徐一等漕船十二只。片板全无。共漂失米一万三千三百三十余石。淹毙舵水人等男妇大小二十三名口。请将漂失米石。分作八年赔补等语。所奏已迟。已于摺内批示。赣州等帮船十二只。黑夜停泊。猝值暴风。人力难施。以致漂没。片板粒米。冲淌全无。所有淹毙人口。著该抚即行照例赏恤。至各船漂失米石。前于何裕城奏到时。已降旨豁免一半。并令分年带还。但念该旗丁等、猝遭风暴。生计荡然。人口并遭淹毙。情殊可悯。著加恩全行豁免。以示体恤。该部即遵谕行。

  ○又谕。原任大学士于敏中之孙于德裕、著承袭一等轻车都尉。仍加恩以主事用。

  ○谕军机大臣等。昨已降旨令庆桂与永玮对调。庆桂俟永玮到日。将事件交代毕。即赴吉林新任。昨永玮自热河起程。想尚未到。永玮于途次接奉此旨。即速赴盛京将军之任。一切应办事件。务悉心妥办。将此各谕令知之。

  ○又谕、昨永玮来热河陛见。朕面谕以吉林人性褊浅。当妥为抚绥。严禁跟随。不得滋扰。今将伊调补盛京将军。盛京官员习气。亦与吉林相等。永玮当恪遵训谕。悉心办理。至明岁朕往盛京。所有应办事宜。务详细筹定。将此传谕永玮、并谕庆桂知之。

  ○丁未。谕、前因工部奏销摺内、有更换昭陵隆恩殿龙毯。及昭西陵隆恩殿宝座坐褥、二项。谕令庆桂、刚塔、查明将更换缘由据实覆奏。兹据刚塔奏称、此项坐褥间有破损。经贝子允祁奏明、照例咨行工部成做等语。盛京陵寝。及东陵。西陵。供奉陈设各件。有应更换者。由承办事务衙门、咨行工部成做。其应用物件。工部又转向内务府咨取。辗转咨行。办理未免多费周折。且题销时转难查核。嗣后盛京陵寝。及东陵。西陵事件。除应行咨请工部办理者。仍照例咨请外。其更换陈设。如龙毯坐褥等项、由工部转行内务府者。各该总管、径咨内务府办给、确核题销。不必更咨工部转行。

  ○又谕曰、喀宁阿、已补授刑部尚书。现在出差。刑部满侍郎乏人。所有喀宁阿原署刑部侍郎阿扬阿之缺。著塔琦来京署理。

  ○谕军机大臣等、本日郑大进奏到各属粮价单内。所开价值。增多减少。今岁直隶秋收分数。前据该督奏报、通省统计八分有余。何至近时粮价、较前月递增。是否因入秋以后。七八月间雨泽稍觉稀少。直隶各属。不无缺雨之处。以致米价昂贵。或系奸商因新谷将次登场。故昂其值。豫为少减价之地。亦未可定。著传谕郑大进。即行查明据实具奏。寻奏。收获甫竣。新谷尚未集市。是以粮价较七月稍增。至大名、广平、等府曾于九月初。得雨数寸。惟保定、河间、等府。现在望雨。报闻。

  ○又谕、据富纲奏、安南国呈送咨文一件。内称有内地游民。混越占认界址。改名内隶。申请分画等语。现在酌拟照会文稿。并饬沿边镇将官员、留心查察等因一摺。祇可如此办理。安南国臣事本朝。素称恭顺。今乃因该国土民、藉词欠税。遂谓内地游民侵占土地。改名内隶。自应饬驳。惟所拟照会该国文稿内、尚有未协之处。现已令军机大臣、将照文拟改。谕以据该国王咨呈、内开安西十州。道里窎远。因兵燹之余。内地游民。乘此混越。占认广陵莱州界址。改名猛辣、猛赖。内隶。容俟秋凉。委员进抵十州。究出人犯解送。查出其处界址未清。须当申画等因。殊属不知事体。安南与临安边境接壤。中外界址。本自井然。并无淆混。至沿边六猛地方。自隶入版籍以来。迄今百数十载。历年久远。所辖寨名粮额。均有册籍可稽。无从混入尔国所管夷地。且尔国所属之界址。如果未清。必系尔国之土民。藉端影射。希图漏尔国租税。祇应自行察核。不应向内地呈请申画也。况天朝抚绥万国。似此边界毗连处所甚多。从未有因地界不清。率请申画者。今尔国如此渎请。皆缘僻处遐荒、不谙礼法所致。本部堂若据情代奏。设交部议。转滋尔越分妄干之咎。念尔国臣事天朝。素称恭顺。是以不即具奏。今将边境版籍所载、六猛管辖各寨落、开单明白宣示。即知云南省之沿边疆界。天然判分。本无未清。而该国所请申画之为冒昧也。设有不在版籍所载。而冒名影射者。则是尔土民指称内附。串通内地奸民。在彼冒混滋事。该国王即行按名擒拏。分别解送。以凭本部堂据咨达部。按律惩究。该国王此后务宜益励敬恭。恪守藩服。毋得据镇目一面之词。轻率咨呈。有违天朝德意。大皇帝抚驭外藩。德威交著。该国王久为藩服。与内地一视同仁。该国王应三思、以期永受国恩。为此照会该国王、即便查照办理。该督即可遵照缮写发往。仍须严饬沿边镇将官员、严密查察。妥为经理。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

  ○调广东按察使景禄。为湖南按察使。以广东肇罗道李天培、为广东按察使。

  ○戊申。上御依清旷。勾到四川情实罪犯。犯停决斩犯十七人。绞犯十五人。余一百六十四人、予勾。

  ○谕军机大臣等、前刑部进呈四川省秋审人犯招册。九卿从缓决改入情实者、十四起。朕详加阅看。内惟宋模、赵子闻、二起。情稍可原。余十二起。俱属情真罪当。该督原拟缓决。自难辞失出之咎。已降旨谕知矣。本日勾到四川省人犯内、将宋模一起。又复细核案情。该犯因袒护内姻王辅臣、而用刀戳毙王辅臣之父王自伟。是宋模先自不顾伦理。逞忿行凶。法难宽贷。亦经予勾。其可原者。惟赵子闻一起。是刑部所改十三起。均属允当。福康安于覆谳时。不能细心推求。自有不合。福康安前任滇督。整饬铜盐诸务。经理妥协。及调任四川。查办啯匪。亦属认真。今审办秋审。援拟失当。皆因该督于刑名事件。素未谙习。且无熟练能事之臬司佽助所致。著传谕福康安、此后遇一切案件。务宜悉心推鞫。详慎定拟。以副朕谆切训勉之至意。

  ○巳酉。谕、前因江南淮徐二府属。经豫省漫水下注。降旨将被淹最重之沛县、丰县、铜山、邳州、四处。加恩常予赈恤。不论月分。俟水涸补种时。再行停止。今思山东兖曹二府、及济宁州、各属州县卫。俱当豫省下游。虽节经降旨令该抚详晰查明、分别抚绥。但豫省挑挖引河。须俟明春桃泛、始行开放。为期尚久。恐一时未能全行涸出。灾民仍未免拮据。所有山东被水最重之各州县卫。著该抚明兴、速行据实查明。即照江南丰沛等州县之例。不必论月。常予赈恤。统俟漫水消退。再行停止。该抚务实力查明。一面奏闻。一面妥办。以副朕轸念灾黎、有加无已之至意。该部遵谕速行。

  ○定宗室品级。谕、近观蒙古世袭家谱。知各蒙古王公子嗣、及闲散台吉、塔布囊、年已及岁者。俱各按定例、给以应得品级顶带。而宗室中除承袭封爵、及现有官职外。其闲散宗室。向无按品给顶之例。现在宗支繁衍。瓜瓞绵延。皆我祖宗派系流传。谱列银潢。名登玉牒。乃以身无职级。竟至与齐民无别。殊不足以示亲亲而崇体制。嗣后著将王贝勒贝子公子嗣、及闲散宗室。年已及岁者。俱照蒙古王公台吉塔布囊之例。分别给予品级官顶。其宗室现在当差、职分较小者。准其与闲散宗室、一体照例换给官顶。在宗室等身有品级。自必各知自爱。不至荡检踰闲。其中或有不肖犯法之人。亦照蒙古台吉塔布囊之例。即行革去官顶。如此则于褒荣之中。仍寓劝惩之意。藉此可以教育成全。而天家子姓。俱得邀章服之荣。益足昭国家睦族展亲之谊。甚盛典也。所有如何分别嫡庶等第、酌给官顶之处。著大学士、军机大臣、会同宗人府、详悉妥议具奏。至圣祖世宗之孙。及现在皇子、皇孙、皇曾孙、皇元孙辈、俱可戴红绒结顶。其如何分别支派远近、准其戴用之处。亦著一并妥议具奏。再觉罗虽亦系宗亲。但派系稍远。向原准其同旗人应试出仕。且有任各省州县者。若一体另给官顶。于现行统属仪制。转多未协。毋庸另行议及。将此通谕知之。寻会议、分别宗室顶戴事宜。一、圣祖仁皇帝世宗宪皇帝之孙。未授官爵以前。俱戴红绒结顶。至十八岁时。视其父之职分。遵新例、按品换给顶戴补服。一、皇孙皇曾孙。皇元孙辈、俱戴红绒结顶。服花褂俟封有爵秩。再照所封、换给顶戴补服。一、闲散宗室。均赐给四品顶戴、四品武职补服。一、王贝勒贝子入八分公之子。应封者。亲王之子给一品顶戴。郡王贝勒之子、给二品顶戴。贝子入八分公之子、给三品顶戴。至考试时。仍照例分别嫡庶、并考试等第办理。一、王贝勒贝子入八分公之承继子、虽例不应封。究与闲散宗室不同。均请给以三品顶戴。一、闲散宗室。犯笞杖等私罪。仍照旧例罚养赡银。如犯徒流等罪、例折圈禁空室、期满释放者。三年无过。该族长保送宗人府、准其开复。顶戴。如再犯法、及应永远圈禁、在家圈禁、并发遣盛京者。不论支派远近。均革去顶戴。一、王贝勒贝子公、及现任职官、革职无余罪者。仍准照闲散宗室、用四品顶戴。若革职尚有余罪者。均照闲散宗室例、分别轻重办理。一、宗室年至十八岁时。由宗人府查明汇题。令其戴用顶戴。一、盛京居住之宗室。请与在京宗室。一体给与顶戴。从之。

责任编辑:晓雅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