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动态
错位与偏差:中国博物馆的另一面
2022年05月15日 20: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钟义见 字号
2022年05月15日 20: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钟义见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钟义见)在5·18国际博物馆日到来之际,吉林大学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开启“释放博物馆的力量”系列学术讲座,探讨大学博物馆如何接轨中国博物馆运营体系,展望博物馆未来,助力释放中国博物馆力量。2022年4月27日,伪满皇宫博物院院长、研究馆员王志强于线上做了“错位与偏差:中国博物馆的另一面”主题讲座。讲座由吉林大学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副馆长唐淼副教授主持,线上听众近3万人。

  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首批5A级景区,国家一级博物馆的伪满皇宫博物院,建院已有60的历史。王志强作为伪满皇宫博物院的带头人,一直致力于中国博物馆创新运营的领跑者,带领博物院先后获得“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奖,创办了国内第一家“智慧博物馆联合实验室”,获全国最具创新力博物馆,并主持承担了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王志强院长作为身在一线的博物馆馆长,结合多年的工作实践和思考,以独特的视角向公众展示了博物馆的另一面。

  国外博物馆理论与中国博物馆实践

  王志强认为,从博物馆定义角度来看,我国《博物馆条例》中对“博物馆”的定义整体上是对国际博物馆协会定义的借鉴。从中可以窥见,中国仍然没有自己的博物馆理论,尚未形成博物馆理论的“中国特色”,中国博物馆一直在引进理论,并试图消化吸收。但是,在引进国外博物馆理论来指导我们博物馆实践的过程中,出现了从制度到实务的偏差,具体表现在博物馆准入制度偏差、博物馆理事会制度错位、博物馆的公共性与博物馆内循环现象三个维度。

  一是博物馆准入制度偏差。博物馆注册设立与登记备案方面,国际与国内均由博物馆协会对博物馆业务的基本要求进行评估,但评估的作用与效果两者存在明显差异。国际上,各国博物馆协会不仅制定博物馆的准入评估标准,指导博物馆的专业发展,而且对博物馆财政拨款、捐赠制度、税收制度等也具有一定话语权。国内的博物馆协会的职能范围则明显较小,多作为博物馆评级的评估机构出现。

  二是博物馆理事会制度偏差。理事会制度与馆长负责制来源于大英博物馆,建立在“一臂之距”原则以及分权制度、信托制度的基础上,是现代博物馆制度样板。在这种制度之下,政府不直接管辖博物馆,而是通过理事会对博物馆进行管理;理事会负责博物馆馆长的任命,筹集资金,博物馆决策等。博物馆的馆长一旦任命,其权力很大,负责博物馆各项事务。

  三是博物馆的公共性与博物馆内循环现象。首先需要明确博物馆的公共属性,即是谁的博物馆?图书馆、档案馆的开放度要远高于博物馆,博物馆虽有开放空间,但从核心上看,博物馆文物是不开放的。博物馆的文物管理制度往往将观众与文物之间拉开距离,甚至将文物“束之高阁”。博物馆资料往往仅限于馆内研究人员或合作机构获取,研究成果也多归于博物馆所属,而社会公众很少能够近距离对这些资料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和欣赏。博物馆在作为公共机构层面上,还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

  有战略的文化政策与缺少战略的博物馆

  王志强指出,2014年开始,国家开始重视文化自信的重要作用,从国家的“十二五”规划到“十四五”规划的演变进程中,对文物保护工作给予高度重视。在九部委《关于推进博物馆改革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到2035年形成中国特色博物馆制度等总体目标。但是,在有战略的文化政策之下是缺少战略规划的博物馆,在顶层设计与基层使命之间存在巨大偏差,具体表现为高层热、中层温、下层冷,中下层的温冷状态造成了事业单位博物馆缺动力、少规划的现象,存在只做博物馆立项规划,不做战略规划的怪像。

  王志强还结合伪满皇宫博物院自身实际,带领博物馆专业团队制定伪满皇宫博物院2016——2020年发展战略规划,从愿景、使命、价值观、量化指标、策略组合、案例等层面描摹出伪满皇宫博物院五年事业发展“蓝图”,在该战略规划的指引下,伪满皇宫博物院取得一系列殊荣,于2017年晋升为国家一级博物馆,在2020年荣获“全国最具创新力博物馆” 称号。同时展览《正义审判——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审判战犯纪实展》荣获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推介优胜奖;《殿上——同德殿修缮纪实展》荣获吉林省博物馆陈列展览精品项目评选精品奖;《溥仪的雅趣》与《影藏百年——末代皇帝民国京津旧影》荣获吉林省博物馆陈列展览精品项目评选优胜奖。在伪满皇宫博物院旧址建筑修缮的过程中,独创文物建筑保护修缮“6R工作法”,2018年,伪满皇宫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获得“全国优秀遗址保护项目”奖,为我国近现代文物建筑保护修缮事业的发展树立了全新样板,是吉林省首次获得该奖项,具有里程碑意义。

  博物馆需求与博物馆专业供给

  王志强表示,数量供给不足,需求与供给对位不清是博物馆教育与博物馆运营间的主要偏差。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博物馆数量从2012年的3069个增加到2019年5132个,博物馆从业人员由2012年71748人增加到2019年的107993人,博物馆数量增幅为67%,而从业人员增幅为51%,从业人员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博物馆的发展需求。这一现状需要结合未来博物馆发展趋势来分析。

  2022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为博物馆的力量,包含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力量、数字化与可及性创新的力量、通过教育进行社区建设的力量。从博物馆整体发展趋势,能看出强调未来博物馆社会责任的倾向,但目前国内博物馆在社会责任领域的研究尚少。

  王志强认为,技术对博物馆业态产生的影响同样不容小觑。《“十四五”文物保护与科技创新规划》提出智慧博物馆建设的构想与策略,这是顺应未来博物馆发展趋势的应时之举。博物馆学专业供给中,大学博物馆专业需增加探讨中国特色博物馆理论、解读国家文化政策、研习新技术与艺术修养等科目,坚持复合型与专家型人才并重,让文物活起来,在重视价值阐释和传播时代,博物馆急需的是文博通才。中国博物馆的另一面,是需要理论创新、制度创新、有战略规划以及着眼未来人才培养,也是迎合当下博物馆发展趋势,释放博物馆的力量所需要看到的一面。未来博物馆充分释放博物馆的力量、发挥博物馆的效能,需要博物馆界以及国家和社会的通力合作。

作者简介

姓名:钟义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