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从普遍史、世界史到全球史
2014年12月31日 10:37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腊碧士 李雪涛 字号

内容摘要:全球史和普遍史、世界史相比,其原则性的区别在于,全球史并不是世界的整体历史。经常被人抱怨的欧洲中心主义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欧洲以外的过去都被置于同等的地位,全球的历史都交织在了一起。

关键词:欧洲;文化;全球史研究院;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化;著作;文明;建立;现代化;地球

作者简介:

李雪涛教授与腊碧士教授作主旨演讲

 

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史研究院揭牌仪式

  

  腊碧士(AlfonsLabisch):德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原杜塞尔多夫大学校长

  李雪涛: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史研究院院长

  任何人都会活出自己的历史,并成为自己的历史学家。当我们出于某种原因被迫出逃时,我们会带上什么东西?首先肯定是生存必需品:食物、饮料、被子。但每个人都会带上自己的证件、证书和一些全家福照片之类的东西,这些无疑是凝结的历史。当我们申请一份工作、一个职位时,我们会写些什么?可能会杜撰一些适合这份申请的历史。总之,我们承载着自己的家庭、童年、青年——乃至我们整个生命的历史,就像蜗牛背着它的住所一般。

  实际上,对于更大、更为密集的人类群体来讲也没有什么两样:家庭、团体、城市、省份和国家都有自己的历史。历史神话在各类群体的自我发现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当一个团体或社会变得日益密集、庞大时,首先是歌者/说书者(在欧洲是荷马,在中国是《诗经》和《春秋》),接着是历史学家,他们承担了讲述这个群体历史的任务。当一个社会不断向内外扩展,当文字变成了交流的途径,就会产生一个所有人都可以分享的历史。换言之,世界历史在各自的文化背景下发展成今天的全球史。一个致力于未来工作的科学计划,应当对勾画其基本特征的“全球史的历史”进行理论和纲领上的论证,对其主题范围加以限定,并在方法论上使其变得更为敏锐。但这一切不可能在一篇文章里详细论述,那将是一部“巨著”才能承担的任务。我们只能就这些论题提供一些设想,以明确未来全球史研究的工作规划,指出今后项目实施的方向。总之,我们要阐述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史研究院”今后工作的整体构想。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一部“巨著”真的会产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