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访 >> 对话
中国近代城市史研究:中国百年近代史的缩影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李长莉
2017年02月27日 13: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清俐 字号

内容摘要:城市是社会发展的缩影,是时代巨变的窗口。

关键词:城市史;中国城市化;工业化;李长莉;城市化发展;研究成果;发展道路;中国社会科学网;城市生活史;热点

作者简介:

  城市是社会发展的缩影,是时代巨变的窗口。中国现代城市由19世纪中叶起步的近代城市发展而来,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中国近代城市史研究,考察中国百年近代史背景下的中国近代城市化轨迹,揭示中国社会的近代变迁。中国近代城市史的研究成果在探寻具有中国特色城市发展模式的今天,也成为不可或缺的思想资源。就当前中国近代城市史的研究热点和趋势,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李长莉接受了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的采访。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近代城市史是近代史研究的一个分支,也是认识中国从近代走向现代这一历史进程的一个缩影。请您谈一谈,中国近代城市史的研究价值体现在哪些方面?

  李长莉:近代城市化,是18世纪中叶发源于欧洲的近代工业化,要求生产、人力、资源、市场综合效益集约化而形成人类居住方式聚集化及规模化的现象,因此城市化被视为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志。城市化现象自欧洲发端并伴随资本主义工业化浪潮而扩及世界各地,又因各国各地实际情况的差异而有着各自不同的路径,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该国现代化进程。中国的近代城市化始于19世纪中叶鸦片战争开口通商以后,被西方列强强行纳入资本主义工业化-市场化世界殖民体系,成为西方工业化的原料供应地和商品销售市场,通商城市作为殖民性贸易的集结点和中转站率先兴起。直至清末的几十年间,腐败的清政府昧于外情,懵懂放任,使中国早期城市化一直处于殖民性、被动性状态。直至20世纪初清末新政及中华民国建立,才确立了发展近代工商业-即“工业化”的国策,随之城市化也才开始转向中国政府主导进行的轨道。但20世纪上半叶,内乱外患频仍,工业化、城市化步履艰难,发展畸形而缓慢。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后,工业化-城市化发展才走上了快车道。30多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举世瞩目,城市化也随之加速,至今城市化率已达到51%,标志着中国社会主体和基础实现了由农村向城市的根本性转折,也标志着中国社会迈上全面现代化发展的新阶段。然而,30年来中国城市化发展道路走得并不顺畅,不仅起步于历史积淀的低起点,而且前进过程中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伴随着一系列由历史和国情产生的矛盾,成为城市化发展的阻力与障碍。今天,国家又制定了向城市化升级版的“城市群”发展目标,也面临着新的探索、问题与挑战。这些都需要我们回望来路,清理一百多年来城市化进程的脉络和曲折,剖析历史遗留的问题与难点,诊断历史国情积淀的病灶与症结,以便在此基础上,运用当代知识与智慧,探索适合国情的舒解矛盾、治理病症、克服难点、稳步前行的途径与方法,使得中国城市化发展道路走得更顺畅、更长远、可持续。这就是研究中国近代城市史的价值和目的。

  中国社会科学网:学界对中国近代城市史的研究是从何时开始兴起?主要是从哪些方面,或是从哪些视角关注中国近代城市史?据您了解,近年来出现了哪些新的研究趋势、研究方法、研究视角?这些新方法、新视角为中国近代城市史研究增添了学术成果?

  李长莉:学界对中国近代城市史的研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兴起,起初是城市化起步较早的上海、天津、武汉、重庆等城市的综合性通史著作问世,专题研究也批量跟进。近十余年来伴随中国城市化改革加速,近代城市史论著数量也显著增多,专题研究论文每年平均发表约50篇,覆盖城市数量增多,新领域、新论题不断开拓,城市史已经成为中国近代史研究的一个热门领域。纵观近代城市史研究二十余年来总的发展趋势,研究领域从综合史向专题史、从政治史和经济史向生活史和市政史扩展;研究对象从沿海通商城市向内地城市、从大城市向中小城市(镇)扩展;研究视角从偏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分领域综合史视角,向城市空间、民众社会、结构关系、社会问题、微观剖析等深层扩展。城市史研究的发展还有一个突出特点,即研究重心追随着中国城市化改革的现实需求而转移,关注重心从早期的城市现代化宏观研究,转向城市治理的具体研究。

  中国近代城市史研究近年来出现了几个比较突出的热点:一是城市生活史,包括市民物质生活、社会生活、文化生活诸方面,这是反映城市化状况和效果,评估其程度和水平的主要依据。如上海是中国城市化的典型,吸引了众多研究者集中关注,已经出版了几十部著作,仅一套“上海城市生活史丛书”即有二十多部,涉及的专题丰富多样,有都市生活、饭店与菜场、房荒、舞厅、照相、公共生活空间等物质生活史,还有关于文人、学生、报人、律师、工人、职员、闸北居民、女性以及日侨、犹太人、俄侨等社会群体生活史。上海城市生活史甚至成为海外中国学的一个热点,美国、欧洲、日本学者都有颇具分量的研究论著。其他如天津、北京、武汉、重庆等城市生活史也出现了重头研究著作。第二个热点是城市治理,涉及市政史、城市管理、社会问题等领域,这是由当今城市管理改革现实问题激发的研究热点。第三个是最近出现的新现象,即伴随近年国家开展京津冀一体化的城市群发展战略,有关京津冀城市群发展史的研究成果也已经跟进出现,相信随着“城市群”战略的进展,“城市群史”也会是一个新学术增长点。

  研究理论方法也出现一些新探索,如运用“公共领域”理论、国家与社会理论、文化建构理论、权力理论等进行城市史研究,这种借鉴社会科学理论方法的研究,有利于克服实证性单一史学方法的偏失,能够更加深入地分析城市化变革的内在肌理及不同层面的结构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您看来,目前的中国近代城市史的研究局面中,存在哪些不足或者瓶颈?关于这一研究领域,您目前正在关注哪些问题,是否有相关的研究计划?

  李长莉:近代城市史研究还存在一些缺陷与不足。第一,研究集中在上海、天津、武汉、北京、南京、重庆等全国性中心城市,对于其他省区城市及中小城市(镇)史研究还较薄弱。以城市化的高点来选点,易使我们忽略中国城市化发展极度不平衡的实际状况,对于中国城市化的观察易流于片面,只看到突出的高点,而忽略普遍的低面,只强调城市近代化从点上达到了怎样的高度,而忽略了在面上的总体低度,对这种“高点低面”极度不平衡的结构性缺陷重视不够,会影响我们对中国城市化的总体判断、对不平衡状况及难度的估量。

  第二,偏于城市个案研究,而缺乏对于全国城市化分类型、分层次研究,缺乏对不同类型城市化相互比较和结构关系的研究。

  第三,偏于对城市化某一因素的单向度专题研究,而对新旧中外、政经社文诸种因素的交互作用和综合关系研究不够,使得城市化面貌呈现片面化。

  第四,运用一些源自西方社会理论进行中国城市化研究,虽然起到了一定的克服“碎片化”、表面化的深化作用,但对于这些理论的运用大多还比较肤浅、隔膜、生硬,与中国城市化实际状况的契合度不高。因此,在以后的研究中,还需基于中国城市化历史和实践本身,探索中国城市化发展道路的内在机制与特色,以求建立中国本土城市化理论,这是当今我们业内学人应当努力的一个方向。

  记者 张清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