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应用语言学
深化二语习得研究 助力对外汉语教学
2018年12月04日 10: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贤卓 范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二语习得与二语教学研究如何“教”不同,它的研究视角是“学”。二语习得是一门相对年轻的学科,始于20世纪60年代。科德1967年的《学习者偏误的重要性》以及塞林克1972年的《中介语》这两篇文章明确了该学科的研究对象,建立了相应的理论体系,是这门学科的“开山之作”。

  20世纪70年代,先后出现了习得顺序理论、迁移理论,关注学习者第一语言对第二语言的影响。偏误分析和中介语理论认为,学习者学习第二语言过程中使用的第二语言是一套独立的语言系统,其中的错误是有规律的,反映了其学习过程的心理机制,应加以研究。还有基于社会语言学视角的“文化适应模式”。80年代,克拉申的“监控模式”体系日益完善,占据主流地位,一些基于普遍语法和认知科学的假说也开始萌芽。90年代以降,习得理论空前繁荣,开始出现三大阵营——基于语言学的习得理论、基于认知心理的习得理论、基于社会文化理论的阵营。语言学阵营认为语言具有特殊性,这种特殊性使得第二语言学习与其他技能的学习有很大不同,是基于普遍语法的参数设置。心理学阵营认为第二语言学习和人类其他的行为学习一样,遵循一般规律,语言学习并没有特殊性。社会文化阵营则更强调社会文化和交际的作用。

  二语习得理论是学科立足的基础,也是具体教学工作的指南。语法在二语教学中占据最为重要的位置,制定语法教学大纲时,合理地吸取二语习得理论的最新成果,可以使语法教学更加符合学习规律,从而使教学更加高效。二语习得理论对语法大纲的指导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项目内容的选择。哪些内容应该进入语法大纲,哪些内容应该剔除,标准是什么,这是大纲制定者需要考虑的核心问题,二语习得理论从不同侧面给出了答案。

  普遍语法理论认为,人类的语言是由抽象、复杂的普遍语法规则组成的。这些语言规则制约了句法规则的形式和特征。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同的参数,各种语言之间核心部分的变化就体现在参数值的变化上。因此,学习第二语言如同学习母语一样,关注的是参数值的重新设定。依据这个逻辑,汉语语法大纲应该关注汉语特有结构,因为学习者在参数重设时可能出现困难。输入加工理论关注二语学习者理解语言时建立形式—语义联系的过程。基于三大假设:何种条件下学习者建立最初的形义联系;学习者特定时刻为何建立某种形义联系而非其他;学习者理解句子时使用何种心理语言学策略及其对习得的影响。基于这些假设,提出了一系列学习者理解句子的原则,如二语者理解句子时先加工意义,再加工句法形式;先加工词汇项目,后加工语法项目等。这就提醒我们在选择语法项目时,需要关注句式结构,关注学习者容易忽略的意义空灵的语法成分,尤其是虚词和形式意义不匹配的语法项目等。技能习得理论发现,学习二语知识的过程分三步:首先通过观察分析,获得一些可供记忆的规则,称为陈述性知识;然后将自己的行为与陈述性知识联系起来,由“知道是什么”转变为“知道怎么做”,陈述性知识转变成程序性知识;最后通过大量练习,将程序性知识进一步内化,达到可以自由加工的自动化阶段。但并非所有的语法知识都能达到自动化。这就告诉我们,选择的语法项目需要进一步分类,对那些本族人高频常用的,需要让学习者熟练产出,本族人使用频率不高的只需再认即可,低频罕用的可以不选。

  第二,项目内容的排序。即在同一等级内部,哪些语法项目应该先教,哪些后教;对于一个复杂的语法项目,如何拆分、划分小类等。

  普遍语法理论提出,遵循普遍语法规则的核心语法标记性弱,容易习得,而那些与普遍语法规则不一致的外围语法标记性强,难习得。因此,制定大纲时,可以考虑将无标记、弱标记的语法点排在前,将有标记、强标记的语法点排在后。涌现论和基于使用的理论是一种基于心理学的研究视角,认为二语习得是一种内隐统计学习的过程,语言项目的频率、出现时间和上下文对习得至关重要。频率越高、越是最近刚出现过、上下文关系越密切的语言项目,越容易被习得。语言表征的基本单位是构式;二语习得是基于范例的学习,范例能够帮助学习者发现规律,抽象出构式。所以,在制定大纲排序时,本族人使用频率高的语法项目或小类的前置先学,同时设置语法项目聚合,将相关的语法项构成网络,帮助学习者形成系统,大纲还应给出每个语法项出现的典型语境。输入加工理论提出,二语者句法分析能力遵循第一名词原则,即倾向于把句子的第一个名词或代词作为主语或施事。但对汉语而言,句首名词也有可能是非施事成分,这对学习者就造成了理解困难。在编制大纲时,诸如受事主语句等主谓宾顺序与施事谓词受事顺序不一致的句式,应该安排在典型句式之后出现。

  第三,项目内容的等级划分。即哪个语法项目归入什么阶段;语法项目是否应该像词汇那样,按照常用程度制定要求,比如细分为“理解性语法”和“产出性语法”等。

  依据普遍语法理论,常用度高的核心语法宜归入初级、常用度低的归入中级,而常用度高的外围语法宜归入中级、常用度低的归入高级或视情况舍弃。依据输入加工理论,在句式选择时,那些符合二语者句子理解原则的句式按照难度依次归入初、中级,不符合加工原则的宜归入中、高级。可加工性理论认为学习者在二语发展的任何阶段都只能理解、产出当前阶段大脑可以加工的语言形式。加工过程具有层次性,随着学习者二语水平的发展,可以加工的内容遵循从无程序—范畴程序—名词性短语程序—动词性短语程序—句子程序—从句程序的过程。所以,制定大纲前,应进行大量实证研究,确定学习者在相应阶段可以加工相应的语言项目。依据技能习得理论,对学习者无法达到自动化的语法项目,若汉语常用,则可视情况分解为小类分别归入不同等级,如“把”字句;若汉语中并不常用,则可放在高级,如重动句。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对外汉语教学语法大纲研制和教学参考语法书系(多卷本) ”(17ZDA307)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国际文化教育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贤卓 范伟 工作单位:南京师范大学国际文化教育学院

课题: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对外汉语教学语法大纲研制和教学参考语法书系(多卷本) ”(17ZDA307)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