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语言学术动态
汉语量词产生及其功能演变过程的句法分析
2017年07月13日 08:50 来源:《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 作者:安丰存 吴宇偲 程工 字号

内容摘要:本文以名词短语句法构造为基础,从句法的角度,对量词的产生以及量词功能多样性进行动态句法分析,从语言结构自身来分析量词产生的原因,并对其功能多样性进行句法阐释,从而将量词功能的语法化与句法分析结合起来。2009)从生成语法的角度,根据量词的发展过程以及其所具有的功能语类特征,提出了轻名词(light noun)这一功能范畴,以确定量词的形态句法属性,并在DP内部增设nP层级,确定了量词在名词短语结构中的层级位置,从而进一步分析了汉语数量结构的句法构造。通过DP(nP)结构对汉语量词以及量词产生的过程进行形式化分析,这在生成语法理论框架中是一个全新的尝试,使得量词的语法化研究和句法结构研究实现了统一。

关键词:名词;句法;语言;语法;移位;汉语量词;安丰存;分析;指称意义;短语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汉语量词系统的发展过程有清晰的文献依据。一般来讲量词是由名词经过语法化过程后,而成为汉语数量结构中的一个固定成分,如“一本书”。同时,根据句法分布,除“量化”功能外,量词还具有指代、指称等功能。本文以名词短语句法构造为基础,从句法的角度,对量词的产生以及量词功能多样性进行动态句法分析,从语言结构自身来分析量词产生的原因,并对其功能多样性进行句法阐释,从而将量词功能的语法化与句法分析结合起来。

  关 键 词:量词/功能演变/句法分析

  基金项目: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资助(2015M580507)。

  作者简介:安丰存(1976-),男,吉林安图人,延边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为句法学和语言比较;吴宇偲(1990-),女,吉林蛟河人,延边大学外国语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句法学;程工(1963-),男,安徽六安人,浙江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语言学理论和语言结构。

 

  量词一直是汉语学界关注的对象。量词的语法化研究帮助我们认清了量词演变过程,如李讷和石毓智(1998)、张谊生(2003)、蒋颖(2005)等。从认知角度对量词系统在汉语中的产生与发展进行解释具有一定意义,但是语言结构的变化或是新增成分的出现,不能简单地归结为由认知等外在因素决定的,而必须从语言结构自身寻找结构变化或者新增成分出现的基础。认知方面的原因只是触发量词产生的外在动因,而语言内部结构的构造特点才是量词产生的根本原因。

  本文认为,量词的产生以及句法功能的变化等一系列过程均以名词短语内在结构为依托,通过内部句法操作实现了某一句法功能,并在特定位置上固化而成为功能性成分。本文将从句法分析的角度对量词的产生以及功能演变进行论述。

  1.汉语数量结构变化及量词的发展

  数量结构①是量词主要的句法分布环境。从汉语数量结构的演变来看,汉语中量词的产生要晚于单位词的使用。汉语量词是伴随可数名词数量结构的变化而出现的新的词类范畴。古汉语不同时期的文献印证了汉语量词发展的轨迹。

  安丰存(2007)、安丰存和程工(2015)对汉语可数名词(countable noun,CN)与不可数名词(uncountable noun,UCN)的数量意义表达方式进行了历时考察,发现汉语数量结构和表量结构的变化整体上呈现出以下趋势②:

  CN:数-名 名-数 名-数-名 名-数-量 数-量-名

  UCN:名-数-单位 名-数-单位 名-数-单位 数-单位-名 数-单位-名

  汉语可数名词数量结构经历了“数-名”结构到“数-量-名”结构的变化过程。这一过程不是语言突变的结果,而是夹杂了不同的演化过程。其中经历了“名-数”结构、“名-数-名”结构、“名-数-量”结构,最后,可数名词数量结构确定为“数-量-名”结构。其中“名-数-名”结构被称为反响型量词结构(echo classifier structure),一般认为是量词的发展雏形。目前量词语法化以及语言类型学视角下对汉藏语系语言量词现象的研究认为,反响型量词结构是量词形成的原始结构(戴庆厦、蒋颖2005)。不可数名词单位词表量结构则相对稳定。不可数名词的数量意义表达方法在世界各语言中无一例外地使用单位词。但是可数名词的数量意义表达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使用量词的语言,名词一般没有单、复数的形态变化;另一种是不使用量词的语言,名词一般有单、复数的形态变化(Greenberg 1972)。

  黄载君(1964)很早就对名词数量结构的演化进行过归纳。他以“马”的数量意义表达为例,认为数量意义表达结构经历了如下的发展阶段:

  发展阶段 Ⅰ Ⅱ Ⅲ Ⅳ Ⅴ

  词类组合 名-数 数-名 名-数-名 名-数-量 数-量-名

  用例 马五 五马 马五马 马五匹 五匹马

  但是本文认为,汉语数量意义的第一个阶段是“数-名”结构,“名-数”结构要晚于“数名”结构,否则,“名-数-单位”序列结构中,“数-单位”部分就会失去句法结构的依存。而且,也不符合下一个阶段“名-数-名”结构出现的语言结构逻辑基础。

  汉语数量结构整个演变过程最为突出的特点就是新增成分量词的出现。我们认为,语言的新增成分必须出现在某一固定的结构格式中,这样才可获得系统性发展。新增成分的出现有其认知方面的动因,但语言的自身结构必须为新增成分提供结构基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