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语言·文化·生活
从“运甓”到“搬砖”看古今语词的文化内涵
2020年09月22日 10: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徐华 字号
2020年09月22日 10: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徐华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搬砖”,是最近几年才兴起的网络用语,或者表示“去做事了”,或者表示做实验、写代码、处理文件等枯燥重复而又报酬低微的事情。大家就这样辗转相袭使用了,却也有了一些约定俗成,能被听者所理解的意思。至于这一词语的来源,尚无详细考证。

  有趣的是,同样表达“搬砖”这个语义,在文言中其实早有其词。《晋书》卷六六《陶侃传》中记载:“侃在州无事,辄朝运百甓于斋外,暮运于斋内。人问其故,答曰:‘吾方致力中原,过尔优逸,恐不堪事。’其励志勤力,皆此类也。”陶侃作为两晋之际的一代名将,出身低微寒门,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终于建功立业,所谓“以偏旅,独当大寇,无征不克”,保证了东晋王朝动荡时局中荆湘乃至西部的稳定。但他的功绩也被权臣王敦所猜忌,频遭免官、贬谪,一度被贬为“广州刺史”。就是在广州刺史任上,他闲暇无事,早晨运百块砖于斋外,晚上再将百块砖搬运回斋内。别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我正致力于恢复中原,这种过于优逸的生活,如果沉溺其中,恐怕机会来了,也无法担当恢复中原的大任了。”由“陶侃运甓”这一典故,而形成了“运甓”一词的广泛引用,关键在于其中丰富的精神内涵,归纳而言,一是“习勤”,二是“惜时”,三是“有志”。由此,“运甓”就成为一个约定俗成、流传广泛的新词。

  那么什么是“甓”呢?据《说文解字》:“甓,瓴甓也”。《尔雅·释宫》:“瓴甋谓之甓”。《考工记》“匠人疏”曰:“令甓,则今之砖也。”《玉篇》《龙龛手鉴》皆作“甓,砖也”。可以肯定,甓,是砖瓦一类的制品。明清以来一些流传于世的运甓图,将所运之“甓”理解成了“瓮”“甕”,也就是浇水灌园的罐子,主人公作抱瓮之状,显然是误解了典故的本义。

  唐代元稹《纪怀赠李六户曹崔二十功曹五十韵》中有:“运甓调辛苦,闻鸡屡寝兴。闲随人兀兀,梦听鼓鼟鼟。”白居易《渭村退居寄礼部崔侍郎翰林钱舍人诗一百韵》:“眼为看书损,肱因运甓伤。病骸浑似木,老鬓欲成霜。”宋刘攽《冬至偶作》:“闲过著慵思运甓,老来多忘却抄书。”明吴俨《用守溪韵送俭弟》:“下帷董子宁思佚,运甓陶公不爱闲。自恨青春皆浪过,于今为尔惜红颜。”这些诗句或者表达对自己的激励,或者表达对他人的激励:不论是青春,还是暮年,都要抓紧时间,在具体事上磨炼意志,提升自己。

  明代贝琼则撰有《运甓斋记》一文,对陶侃运甓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他说:“呜呼!晋自渡江而南,上下俱偷弃中原而不恤,侃独有志于此,固非一时坐谈老庄者所及也。及都督荆湘等州,检摄军府众事,未尝少闲。又尝语人曰:大禹圣人,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岂可逸游荒醉,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其聪敏恭勤,于此见之,非特运甓一事而已。……予故反复论之,其行事虽有未至,而所言则可为万世法。何者?人情好逸而恶劳,天下之事,恒成于勤而败于逸。运甓之喻,岂不善耶。”该文较为深入地挖掘了“有志”“惜时”“习勤”这些精神的内涵信息。

  清代乾隆帝也在自己的诗文中多次引用“运甓”一典。如其《昼漏》一诗中说:“昼漏丁东朝复暮,驹过隙里百年度。陶公运甓惜分阴,心乎爱矣增予慕。”表达了自己仰慕陶公,学习陶公的爱惜寸阴,不虚度时光。同时,乾隆皇帝也将“运甓”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中,专设有“运甓”习劳一门。在他《题养正图》六十首中的第四十一首就是《运甓习劳》,诗曰:“朝暮运百甓,习劳历厥躬。亹不遑暇逸,讵学清谈崇。昭烈叹髀肉,有志后先同。”诗中谈到了习劳运甓的意义在于让自己没有时间闲暇安逸,避免空谈议论,以实现自己的志向和梦想。

  有人将“运甓”画成了供人观赏的图画。如明董其昌有《观运甓图有感》:“壁纪沧洲胜,图开白社清。俱为丰岁宝,讵有惜阴情。运甓神谁写,先鞭意不轻。赌棋真贱戏,抱瓮岂嘉名。谈麈嗤王谢,纡筹似孔明。直令披画者,忼慨请长缨。”诗中谈到了自己观运甓图的感受。“运甓神谁写,先鞭意不轻。”与其他画比起来,运甓图最让人感受到一种沉甸甸的历史责任。“直令披画者,忼慨请长缨”,能让观画的人热血沸腾、慷慨请缨。明代济南刘士骥也有《题陶士行运甓图歌》,曰:“男儿堕地须有为,肯把居诸轻一掷。九鼎安危系此身,聊从闲暇习苦辛。往来浑似汉阴叟,人非运甓甓运人。”其同样通过观看运甓图来思考自己的人生。

  陶侃运甓,作为历史故事题材,也进入了戏剧创作。明末毛晋编辑的《六十种曲》中收录了明吾邱瑞所创作的《运甓记》,专门以戏剧这一喜闻乐见的形式传播陶侃的生平事迹。

  后世的人们以各种方式纪念陶公的“搬砖”。在广州有“运甓斋”,供人凭吊。明张诩作《运甓斋》诗发掘其中的意蕴,说:“朝运一百甓,暮运一百甓。所运不在甓,思以强吾力。所强不在力,思以扶中国。”可谓充满了冲天的豪情壮志。也有很多文人直接用“运甓”为自己的书斋或书稿命名,如明李昌祺有《运甓漫稿》,明陶士偰有《运甓轩文集》,清陈励有《运甓斋文稿》之类。也有化用到对联之中,悬挂于斋室,如“习勤朝运甓 省过夜焚香”。

  从“搬砖”上溯到“运甓”,我们可以看到,词语的字面意思几乎是一致的,都是指“搬砖”,都带有一些“重复”“枯燥劳动”的意思。

  虽然很难明确二者之间是否具有语词的亲缘关系,但通过比较和追溯,我们可以发现,这一对同义词语的产生,文言词语从生成到传播,更具有可追溯性,也更富于深厚的文化内涵和精神力量。而现代网络语词的发生则更具有偶然性,以表意交际为第一位,文化的内涵则趋于浅表和窄化。

  美国语言学教授萨丕尔曾说,“语言的背后是有东西的。而且语言不能离开文化而存在。所谓文化就是社会遗传下来的习惯和信仰的总和”。罗常培先生在其《语言与文化》一书中也提出,“从许多语言的习用词或俚语里,我们往往可以窥探造词的心理过程和那个民族的文化程度”,“从语词的词源和变迁看过去文化的遗迹”。汉语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语言,每一个汉语语词相当于浩瀚的语言之海中的一粒沙,但从中正可以折射出历史与文化的变迁。今词同样是后人的古词,今词的创造正是后人观察当代文化程度和文化遗迹的语言现象,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

  (作者单位:华侨大学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徐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