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现代汉语
作为语法分析起点之一的数量性限制
2015年02月28日 20:39 来源:《汉语学习》(延吉)2012年2期 作者:陆丙甫 字号

内容摘要:关键词:初始起点/解码/数量限制/轨层结构。

关键词:语言;语法;限制;语义;陆丙甫;共性;轨层;语序;句法;动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陆丙甫,南昌大学语言类型学研究所(江西 南昌 330000),上海高校比较语言学E-研究所(上海 200000)。

  内容提要:句法分析的初始起点应该是最简单和最普遍的句法现象。解码(听话和阅读)时的“同步组块”因短时记忆限制所表现出的数量限制符合这一条件,可以作为句法分析的初始出发点。这一数量限制已经语法化为人类语法机制的一部分。由这一数量限制可推导出“核心”这一现代语言学最重要的基本概念。反映这种限制的轨层结构反映了语义关系的空间认知,其中没有表层结构必有的时间先后因素,也是最简单的结构形式。根据解码过程的数量限制,可以推导出许多句法的基本规则。文章也谈及了语言结构的其他一些数量上的限制。

  关 键 词:初始起点/解码/数量限制/轨层结构

 

  一、理论推导体系中大前提的最简性和普遍性

  科学理论最基本的特征是建立在演绎法基础上的推导性。(冯胜利2003,金立鑫2007,朱晓农2008)演绎是科学体系的内洽性所必须的。演绎推理的基础其实就是“凡人都要死,苏格拉底是人,所以苏格拉底要死”这样的简单推理。此外,演绎需要大前提。大前提包括“公理”(基本事实)和“公设”(基本假设)。大前提也就是“初始起点”(陆丙甫、曹德和2005),应该具有“最简性”,因为科学体系是个从简单到复杂的推理系统。本文主要讨论公理问题,公设问题将另文讨论。

  我们以欧几里德几何学第一条公理为例,其表述是“由任意一点到任意一点可作直线”。这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现象,平凡得形同废话。构成这条公理命题的概念“点”和“直线”也都是最简单的概念。“点”是没有面积和体积的,当然是最简单的空间概念。“直线”就是方向保持不变的线条,比起不断改变方向的曲线当然是更简单的。欧几里德几何学其余几条公理也都平凡、简单得形同废话,然而整个欧氏几何学的宏伟理论大厦就是以这些简单公理为起点,加上演绎逻辑的推理而构成的。

  美国诗人米雷(E. S. V. Millay 1892-1950)用诗的语言赞叹说,“只有欧氏见过赤裸之美”。我们换个角度说,只有欧氏看到了“赤裸裸的最简单的事实的伟大力量”。

  “数学是科学的科学”,数学的理论架构是所有科学的基础和模式。数学公理的特征也是其他科学中公理的应有特征。

  语言学也不例外,如石定栩(2011)这样强调:“现代语言学的基本手段之一是建立初始概念。”“初始概念是往往不加论证而直接认定有效的、公理性的东西”。

  “不加论证而直接认定”的东西,往往也是最简单的。“简单性”又蕴含着“普遍性”,最简单的也就是最普遍的,因为任何复杂事物、现象都由简单事物、现象构成,或者说任何复杂事物都可以分化、还原为简单的构成单位。

  总之,“越简单的,就越普遍”。而普遍性越大,意味着能概括、解释的现象的范围越大,由此建立起来的理论就越强有力。此外,最简起点的确定,是避免各种形式的循环论证的有效保证。因此,选择最简起点,是构建理论体系的关键第一步。下面讨论一些我国语言学界追求最简起点的情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