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书林清话
《语言发展论纲:一个后相互作用论视野》
2017年10月18日 10: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作者:邵俊宗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简介】

    “大小多少”参见(晋)王弼《老子道德经》,中华书局1985年注本,第39页。李耳原文仍待考证。现有简本、帛本、注本、校点本等可以相互印证。李耳言简意赅,寓繁于简,逻辑畅达,措辞明快,陈说朴实。各版本原文大同小异,足以反映李耳的思想成果。其“大小多少”之论旨在突出发展中的相互作用。在知识学意义上,道可名于大,可名于小,说明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因应场合而简繁有别。既有注释似乎多偏重于经验实体这一面,难免有忽视“神器”或心智这一根本关注之嫌。这一知识来源及其使用的多样化发展方案问题是两千多年来东西方不约而同地关于知识学关键问题的概括性表述。柏拉图给出了一个刺激之“少”的问题,奥威尔则给出了一个所知之少的问题。李耳则阐释了大小多少的多重知识学两相性关系。问题虽经长期的一再阐释,却只是到了当代认知科学才全面展示出启发意义。自冯特于1879年在莱比锡创建实验室起,我们便开始了一种科学的自我反思历程。乔姆斯基的内在论和皮亚杰的认知表征论则把认知科学的注意力全面引导到儿童之小和少的对象上。经过一个多世纪的研究,认知科学的各个分支话题均给出了相互作用论启示。具体到语言发展方面,Gleason由标准认知理论给出了系统的表述,Elman等则采用连接主义网络系统验证了以小成就大的多重相互作用观。通过行为主义、内在论和相互作用论的理论三重奏,认知科学完美上演了历代思想家谱就的知识学乐章。东西方古典哲学同时预示的一个知识学新纪元的序幕也随之徐徐开启。纵观这一成就,经过历代思想家和近几代认知科学家的不懈努力,尤其是苏格拉底等的自我牺牲,我们作为人类认知的学生,终于激动且感激地迎来了一个理论转折。以小成就大而颠覆单纯以大为体的理论认识,以少成就多而颠覆单纯以多为体的理论认识,这就是以自然而然智能(后文简称“自然智能”)为基础的认知功能观给出的答案。“大小多少”是一个心智问题,因为心智的构造具有带方向性的功能层级。“大小多少”是一个认知问题,因为认知功能关联场合的因素或者世界各类关系。“大小多少”是一个原则问题,因为原则的适用因时因地而制宜。归根结底,“大小多少”就是自然智能以发展为途径成就天下诸般神器(或人才类型)及其社会和文化功能价值地位的基本表现。我们不禁为之感叹:“大小多少”展示的场合因素的功能价值再分布就是文明进程的第一个真正闪耀着思想光芒的里程碑!人类之所以是宇宙万物之灵长,因为我们终于能够允许场合因素的真理性功能价值再分布自动取得对于我们之既有观念的胜利!语言发展对于语言的表征和使用,则是以儿童语言之小成就成人语言之大,以儿童词语之少成就成人经验社会条件下可生成词语之多。通过认知科学反思,我们在认识中达成场合因素的功能价值再分布。故此,语言以及语言认知功能拓展对于世界中各类因素的价值分布方式完美展现了“大小多少”的反思奇迹。“大小多少”的多重功能价值再分布意味着,认知科学家的现实态度就是以认知发展规律或者认知功能拓展规律作为分析工具,理解现实中的形实渊源,分析各个个体认知和群体认知之痒、之痛、之所能及所不能、之所易及所难、之根底及渊源。此即个体和群体尊重,或者说对于寻常现实的欣赏、珍惜、辨析和需求满足。认知科学研究显然需要伴随欣赏、珍惜和维护此种瑰丽多样的个体和群体文明景观能力的发展而成年。然而,在后相互作用论时期的认识推进,非有序的全域参照或跨域参照,局域解释水平便无以“玄”,无以“深”,无以“广”,故而也似乎无以“专”。换言之,在后相互作用论时期面向认识推进不是守成找定义,而是开拓。选题不是少了,而是多了,近乎无穷多,并且有了有序致玄、致深、致广的认识推进依据。故此,认知科学的灯塔性的关键研究(而非所有的研究)必须在解释参照上集既有认识之大成,此即以大成就小或者以全域知识参照达成局域可取的解释,旨在避免把同一个认知功能当作不同的认知过程来理解。认知理论尚对象功能参数之简,而非实践原则理论系统之简;尚个体实践应用之简,而非专家理论视野和交互分析系统之简。基于此种认知方法论,一切“规矩”首先是让认知功能的拓展左右逢源。这就是李耳透彻阐释的“大道泛兮,其可左右”的无割大制观。故此,一个功能性体系便是语言和认知发展的左右逢源的“脚手架”,非主体认知的最简发展方案不可为之。有助于透彻揭示此种“规矩”的研究需要满足两种对象渊源:其一是渐次解析出(parse out)认知功能的玄核蕴藏的可能性,该内核就是文明进化的无尽且不失根本的主体智能资源,而在实践面上则意味着需要考虑天然而丰富的原则储备;其二是辨认认知系统对于外探型视知觉提示特征的解读方式,该特征就是认知系统与外界的最前沿交互点,而在实践面上要考虑启动原则的整个认知自主体,因而是我们认定场合性质的一个关键解读项。其应用若非关于认知的集既有认识之大成的最繁分析方案似难为之。相对于一位认知科学家,人,每一位正常或者异常的个体,乃至动物,均有其自然智能自主体独到之“德”,从主观方便的角度看均可为宇宙万物之又一参照准绳!故宜欣赏而惜扶之!这个态度可以帮助我们渡过浮躁、功利和各种自我中心观。故此,到了后相互作用论阶段,认知科学领域具有一些不同以往的基本特点。首先,在理论与实践的关系上,欣赏论可以表明了理论价值的实现途径,发展论可以表明了主体的知识的实现途径,成就论可以表明现实或者体系的功能。这样的认知系统和认知作为是认知科学当前需要优先考虑的认识对象。从行为主义的刺激—反应链到认知功能玄核算法—前沿视知觉特征的两端感应,认知科学在短短一个多世纪完成了人类的一个反思壮举,使心智从感觉和知觉的知识陷阱中解脱出来,揭示了广阔的人文前景,在欣赏之间完成了一场不动声色的思想和理论革命!理论与实践的这个特点就是相互作用论为认知科学带来的一个重要的理论特征。相互作用过程同样也需要以经验表征和内在心智过程为前提,但同时也为这些过程施加了良好的功能限制或功能价值分布的评判视野。其次,场合因素众多,非认知功能或者认知与外界的相互作用则难以有效解读出世界中的各种关系。这关乎心智水平对于主体认知渊源性的基本要求,因而也是相互作用论的交互干支主要贡献幅面。随着儿童的认知发展和语言发展,各种场合因素都会反复地在不同的主体条件下发挥不同的但却具有渊源性的作用。词语需要反复或者循环出现,原则需要一再或者循环地贯通,限制需要特定的主体和经验条件的场合对认知功能循环运用。因此,相互作用论的框架自动呈现了两个透露对象功能方式的问题:功能价值再分布问题;因应场合条件的变化的认知功能陀螺问题。两者可以是“大小多少”启发下体现认识推进的新问题。这就意味着,新的选题在于相对于认知功能以及知觉功能范畴化层级的场合条件的认定。既有假设和验证之法因此需要接受玄功能条件的严峻考验。在更为一般的意义上,西方古典哲学开启了话题的科学的知识学传统,李耳则因为面对的具体社会情形开启了一个玄功能体系传统。前者不轻易介入现实,而在实际介入时则必须施加大量的应用后效观察。后者貌似直接以现实为体,且经后来者如是诠释而在客观上引发了几千年的制度关切。然而,即便千百次刀枪相向,如果在制度上不充分考虑各种场合条件下的认知功能,或者说如果“玄”得不够,便不能取得实质性突破。这说明李耳实际渴望后来者搁置功利,深入而扎实地探究无为而无不为的那种认知系统或者心智构造的条件。两种认知思想体系可能出现的问题也因此昭然若揭,尤其是在语言教育和语言智能领域。从相互作用论框架下看,我们也似乎可以合理且合法地期待两个传统共同为世界关系带来的文明奇迹。这一基于相互作用的认知方法论的天然的来源性认识对象在当前就是认知发展和语言发展。换言之,相应研究得出的一般认知原则在世界关系总体中具有了首要的法定地位(legitimacy)。鉴于感觉功能这一古今中外具有多重意义的分歧点和分域点,拙作为了照顾知识学形实渊源尝试给出了一个体现玄论的交互干支,而该认识作为认知理论是否得人文与自然形实之要显然仍需检验。不过,相互作用论作为一种二元论解释进一步要求的“第二种参照”无疑可以提高新的研究的选题、破题和结论水平。拙作不妨就此勉力投出“功能价值分布”和“认知功能陀螺”这两块毛砖,一是权解先驱者的殷殷期盼,二是以关于相互作用论的一页又一页似无章法的文字投递出一个信息:由于认知科学家们过去、现在和未来移山填海般的努力,好好且有意义地活着正在悄然变得现实和长远,于我、于你、于天下之元元!邵俊宗2016年5月20日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6215697837573293467 拷贝.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