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观点·对话·访谈
冯唐和泰戈尔,谁玩坏了谁
2016年01月08日 07:50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陈可抒 字号

内容摘要:回到问题本身:冯唐对泰戈尔的译作,固然有其不妥,但是,如若只是单方面指斥冯唐的粗俗,无视泰戈尔原文的文学水平,甚至根本不能对泰戈尔进行充分解读,而只是一味神话,碰也碰不得,那就无异于穿着皇帝的新衣,却指责别人裸体。

关键词:泰戈尔;冯唐;诗歌;飞鸟集;闻一多;翻译

作者简介:

  冯唐老师的译作《飞鸟集》已经下架了,孰是孰非的争吵还在继续。

  泰戈尔先生,国际诗歌界的汪国真,这次能被冯唐老师译成这样,我觉得,是奇异而有趣的。

  因为泰戈尔的诗作——本来就不怎么样,和冯唐老师的译作配在一起,岂不相得益彰?

  泰戈尔老师这位诗歌贾行家,遇到了冯唐老师这位诗歌满不懂,那才真是金风玉露一相逢,美不堪言。

  说它是翻译界的一次事故,倒不如,说它是小清新界的一次崩溃。

  所以说,不懂诗的冯唐老师误打误撞,既脱了自己的衣服(内衣),也脱了泰戈尔的衣服(外衣),倒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有像冯唐这样极大地改变原作的翻译吗?

  有。泰戈尔本人就是。使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吉檀迦利》,原本是用孟加拉语写成的,泰戈尔在译成英文的时候,揉进去了很多个人的修饰,相当于二次创作。

  O take me, tear me away,

  don't wait any more

  Let me not drop in the dust——

  pluck me before!

  带上我吧,把我摘下

  不要再等待!

  不要让我萎于尘土——

  趁早将我采!

  Pluck this little flower and take it, delay not! I fear lest it droop and drop into the dust.

  摘下这朵花来,拿了去罢,不要迟延!我怕它会萎谢了,掉在尘土里。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婷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