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语音学
“浴缸效应”与多音节词音节时长
2017年08月25日 10:22 来源:《汉语学习》 作者:陆丙甫/曹琳琳 字号

内容摘要:在语流中,不同位置其音节的发音长短和轻重存在差异。相关文献极为丰富,指出了制约音节发音长短、轻重不同的各种动因。本文提出:在所有这些动因之外,还有一个在各种文献中都没有注意到的动因,即心理学上的“浴缸效应”。文章运用“浴缸效应”,尤其是在结构体内部的“再次运用”,并结合近年来汉语节律研究的较新成果,解释了多音节词中的发音长短和轻重现象,以及汉语正反疑问句中的脱落现象。

关键词:“浴缸效应”;多音节词内音节时长;节律松紧;正反疑问句的省略

作者简介:

  【摘  要】在语流中,不同位置其音节的发音长短和轻重存在差异。相关文献极为丰富,指出了制约音节发音长短、轻重不同的各种动因。本文提出:在所有这些动因之外,还有一个在各种文献中都没有注意到的动因,即心理学上的“浴缸效应”。文章运用“浴缸效应”,尤其是在结构体内部的“再次运用”,并结合近年来汉语节律研究的较新成果,解释了多音节词中的发音长短和轻重现象,以及汉语正反疑问句中的脱落现象。

  【关 键 词】“浴缸效应” 多音节词内音节时长 节律松紧 正反疑问句的省略

  【作者简介】陆丙甫,曹琳琳,南昌大学人文学院(江西 南昌 330031)。

  【基金项目】本研究受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语法编码规律之研究”(项目编号:12BYY090)资助。

   

    零、引言

  科学分析往往从一些最简单的理想化的初始状态出发,然后观察不同条件所导致的对初始状态的偏离,再进一步分析偏离的动因等等。陆丙甫、刘小川(2015)认为,一致、和谐、对称是简单初始形式,不一致、不和谐、不对称的现象才值得研究,需要发现它们偏离简单状态的动因。因此,我们不妨假设:准确饱满地、平均地发出每一个音节是一种理想化的最简初始状态。这一点在汉语中尤其重要,因为汉语中音节的轻重、长短基本上没有区分语素的作用。沈家煊、柯航(2014)认为“一音一顿是各种诵法的最大公约数”,是最基本的底层模式。周韧(2016)也认为汉语中最基本的节律分析就是把所有音节都一视同仁地“数音节”。

  实际读法的长短差别,甚至一些音节的脱落等,都是对最简初始状态的偏离。这些偏离必然是由一些功能动因导致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基本动因就是“信息-重音原则(the Information-Stress Principle)”(端木三2007)。这条象似性原则表明,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语言中表达次要信息的内容倾向于读得轻些并容易脱落。

  张倩(2016)用语音分析软件Praat对大量自然口语录音语料进行分析的结果也显示:音节时长跟信息量有正相关关系。如果把音长看作汉语中音重的主要特征,那么这个观察也可看作“信息-重音原则”的落实形式之一。

  事实上,汉语中的重音主要表现为音长,这是汉语语音学界的基本共识。如王晶、王理嘉(1993)也指出,“语音实验中发现,重与长是相关的,即较长音节听来较重”。本文以下讨论中,为了跟有关文献保持用语一致,交替使用“音长、时长”或“音重、重读”等,实际上都可以理解为音重①。

  “浴缸效应(Bath-tub Effect)”(Aitchison 2012,Solso et al.2005)是指人们记单词时,单词的开头和结尾,特别是开头,比中间部分更容易被记住。因为两头在感知上比较凸显(没有来自前面或后面的干扰)。这好比人躺在浴缸中,露出的是两端的头和脚,头比脚露出得更多。“浴缸效应”表明人类认知对符号序列的两头最为敏感。有关实验非常多,试以以下一段文字为例:

  ①fi yuo can raed tihs,yuo hvae a sgtrane mnid too.Icdnuol't blveiee taht I cluod aulaclty uesdnatnrd waht I was rdanieg.The phaonmneal pweor of the hmuan mnid,aoccdrnig to a rseearch at Cmabrigde Uinervtisy,it dseno't mtaetr in waht oerdrthe ltteres ina wrod are,the olny iproamtnt tihng is taht the frsit and lsat ltteer be intherghit pclae.The rset can be a taotl mses and you can sitll raed it whotuita pboerlm.Tihs is bcuseae the huamn mnid deos not raed ervey lteter by istlef,but the wrod asa wlohe.

  以上这段文字,每个单词的首、尾两个字母没有变,只是把中间的字母打乱了顺序。但由于两端字母没有改动,一般英语母语者或熟悉英语的人仍然能读出来。其正确原文如下:

  ②If you can read this,you have a strange mind too.I couldn't believe that I could actually understand that I was reading.The phenomenal power of the human mind,according to a research at Cambridge University,it doesn't matter in what order the letters in a word are,the only important thing is that the first and last letter be in the right place.The rest can be a total mess and you can still read it without a problem.This is because the human mind does not read every letter by itself,but the word as whole.

  与“浴缸效应”相关的现象在语言学文献中经常被提到。如Cutler et al.(1985)指出,一个单词的开头部分是最凸显的,表达主要意义的词干应该有占据这一位置的优先权。表示次要信息的词缀相应地就倾向于出现在最后位置。Hawkins & Cutler(1988)在解释人类语言中后缀的使用远超过前缀的使用这一“后缀优势”时,引用心理语言学实验证明,在理解词语时,词内各段对理解的重要性呈如下等级序列:

  词首>词尾>词中

  Whaley(1997)在介绍并列复句内相同成分的缩减时提到一条跨语言共性:语言会尽可能避免删除开端或末尾的成分。这可看作是“浴缸效应”的延伸表现:重要的部分不容易删除。并且该观察也显示,“浴缸效应”在比词更大的单位中也能发挥作用。

  虽然文献中“浴缸效应”是指两端内容在感知上的敏感度较高,及其对记忆的凸显效果,但这也间接反映了两端信息的重要性。根据“信息-重音原则”,既然两端信息对于读者/听者(解码者)比较重要,那么在口语中,作为编码者的说话人为了便于听话者的处理和记忆,也会很自然地把两端内容说得重一些。在语言的编码和解码两个过程中,解码是更基本的,解码方式决定了编码方式(陆丙甫2012)。比如,由于解码者在解码的任何一个时刻脑子中记住的信息块不能超过7个左右,决定了人类语言中任何一个结构体的组成部分不可能超过7个左右的信息块。

  本文结合“浴缸效应”和近年来汉语韵律研究的基本成果,重点关注节律松紧问题,分别分析多音节词中各个音节的长短差别和正反疑问句的省略方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珊)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