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语音学
语音异变引发的今音歧异
2016年11月29日 08:51 来源:《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作者:范新干 张海峰 字号

内容摘要:汉语语音的发展大都具有以类相从的规整性,同时也存在一些“特立独行”的异变现象。异变问题给古—今音审注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加上注音工作中又存在径依同小韵之字类推今音的习惯,因此导致相关书卷字的今音误注,进而引发今音歧异。既有单重歧异也有多重歧异,既有正—误对立之类也有误—误并立之类;或歧在声母,或歧在韵母,或歧在声调,或歧在声母、韵母,或歧在声母、声调,或歧在韵母、声调,或声、韵、调俱有歧异。今音歧异现象种类多、数量大、分布复杂,已在书面语读书音系统中造成混乱,给有关文化的学习、研究、教学、交流等方面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和障碍。书卷字今音歧异整理既是学术需要,同时,对加强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对促进海峡两岸的统一,也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这项整理工作是一个浩大而又复杂的工程。

关键词:语音异变;书卷字;今音误注;今音歧异

作者简介:

    【摘要】

    汉语语音的发展大都具有以类相从的规整性,同时也存在一些特立独行的异变现象。异变问题给古今音审注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加上注音工作中又存在径依同小韵之字类推今音的习惯,因此导致相关书卷字的今音误注,进而引发今音歧异。既有单重歧异也有多重歧异,既有正误对立之类也有误误并立之类;或歧在声母,或歧在韵母,或歧在声调,或歧在声母、韵母,或歧在声母、声调,或歧在韵母、声调,或声、韵、调俱有歧异。今音歧异现象种类多、数量大、分布复杂,已在书面语读书音系统中造成混乱,给有关文化的学习、研究、教学、交流等方面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和障碍。书卷字今音歧异整理既是学术需要,同时,对加强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对促进海峡两岸的统一,也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这项整理工作是一个浩大而又复杂的工程。

    【关键词】

    语音异变;书卷字;今音误注;今音歧异

    【作者简介】

    范新干,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语言与语言教育研究中心。

    张海峰,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语言与语言教育研究中心。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书卷字今音歧异问题调查研究05BYY025)。

 

   联系古代的注音来看,现代汉语普通话口语字词的既成读音,大都合乎历史音变规律,但也存在一些不合律的情况。例如“祟、粹”二字,同属《广韵》虽遂切,其既成读音却是一为suì一为cuì。虽遂切为心母至韵合口,suì、cuì二音,韵母声调没有问题,声母歧异,则代表着两种不同的历史发展情况:sc之于中古心母,前者与原有音值是相承的关系,合于历史音变的规律,代表着中古心母发展史上的主流;后者则经历了由sc的跳跃,属于心母发展史上的罕见现象。进一步考察,“粹”与今为cuì音的字,不存在通假、异体或古今字之类关系,可见该字的今音cuì,不是因为字的同用、通用等缘故,舍弃本读而依就其他读音的改读现象,然而,该字除虽遂切之外,在古代韵书、字书等文献里,别无可与现代cuì音相应的音切存在①。考察至此不难断知:suì、cuì二音之于虽遂切,前者是历史语音正常演变的结果,后者则是不合律的变异现象——不妨分别称作正变音和异变音。

  还有这样一类今音,它们不合于中古音切而合于近代音切。例如“壻”字,今为xù音,古有苏(思)计切和“胥去声”二读,前者见于《广韵》(《集韵》),后者见于明代字书《正字通》。xù音不合于苏(思)计切而合于“胥去声”之读。

  这个“胥去声”之读,不见于《切韵》系音切文献,可见它不是共时性异读,而是后来发生的异变现象。“壻”字今音承接“胥去声”之读,“胥去声”逆接苏(思)计切之读,不管怎样看,苏(思)计切都处于源头地位,而“胥去声”这一直音现象,则只能说明“壻”的今音异变读法早在《正字通》时代即已产生,却不能否定现代xù音之于苏(思)计切的异变性质②。

  异变音现象的确认依《广韵》(《集韵》)音切而论事,而不以其他来源的注音为凭据。

  异变音指的是一种既成读音,从上面列举的例子来看,具体表现在现代普通话口语字词之中。除此以外,还有没有其他情况?关于这个问题,还是从有关实例说起③:

  鬖甲.[广韵]苏甘切sǎn(中文10-523

  褧jiǒng口迥切(辞源4-2833

  “鬖、褧”都不是口语词,其今音都与各自的音源不相合。进一步考察,“鬖”的sǎn音之注,只见于个别辞书,在多数字词典和其他注音文献中,都是与反切相合的sān音;“褧”的jiǒng音之注,则不是一家之言,而是一致性的认同——海峡两岸现行的所有辞书和其他注音文献,只要是收了该字的,一律以jiǒng音为注。显而易见,“鬖”的sǎn音,属于今音误注现象,不可能归入既成读音的范畴。至于“褧”及其jiǒng音,其性质的定位,则还要进一步考论。说到这里,有必要提起《国音常用字汇》这部经典文献。该书由国语统一筹备会编纂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④,以收口语字词为主,还酌收有一些较常用的书卷字;语音方面以“现代北平音系”为骨架,依“受过中等教育的北平本地人的话的音”而酌定⑤,从收字到注音,都具有规范性、权威性,对后来的审音注音等方面的规范工作颇有影响。上面提及的“褧”字,就是见收于《国音常用字汇》者,不合律的今音jiǒng,其所以能成为定谳,就与该字的这一经历有关。《国音常用字汇》的权威性和影响性,给这种不合律的今音提供了“合法”存在的外因条件,使之得以“积非”而“成是”,在现代汉语普通话中生根,这样的今音,不妨视之为既成读音。至此可知:所谓既成读音,包括纯粹的口语音和已有权威性认同的非口语之音,只有口语词和某些具有“特殊经历”的非口语词,才有既成读音可言,异变音现象指的就是这两类字的有关读音。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婷婷)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