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语言应用
巧用概念整合理论创作影视剧语言
2018年09月11日 09: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姜晓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概念整合理论”源于“心理空间理论”(Mental Space Theory)。福康涅认为,心理空间即心理空间域,是多个概念彼此关联而构成的知识结构,是人们在言语交际过程中建立起的临时性在线动态概念。而言语就是建构若干有内部结构的域,用“连接词”使之连接起来,并在语境和语法的制约下产生一系列认知完形,使信息与不同的域关联,实现对信息的分割。

  福康涅在考察了心理空间结构投射的各个方面以后,于1997年出版了《思维与语言中的映射》(Mapping in Thought and Language)一书,较为系统地提出了“概念整合理论”。他勾勒出了一个“四空间”交互作用的自然语言意义构建模型。四空间模型包括两个输入空间(Input Space)、一个类属空间(Generic Space)和一个整合空间(Blended Space)。类属空间是各种输入信息成分的交集,反映了输入空间共有的角色、框架和图式。整合空间则既有各个输入空间共有的内容,又有各个输入空间专属的内容,还有一个不存在于输入空间的独特“浮现”(emergent)结构。

  “浮现”结构主要通过组合、完备、扩展三种途径产生。输入空间投射来的各信息元素在整合空间里进行组合,使彼此之间的联系变得明晰。由于心理空间与长时图式知识(如框架)紧密相连,组合后的结构便会立即激活人们长时记忆中的知识,使人们能够根据背景框架知识、各种文化认知模式逐步将它完善成整合空间内的“浮现”结构。最后,人们会根据整合空间自身的原则和逻辑,用模拟和想象等认知方法来扩展“浮现”结构的框架。至此,人们对言语的认知理解才得以完成。

  “概念整合理论”展现了人们是如何在常规化或凝固化的概念结构上进行认知操作和意义在线建构的。这为我们深入分析与构建影视剧语言提供了良好的认知工具。我们选取了几部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国产电影进行认知语言分析。我们发现,大部分优秀的影视剧语言都有意识或不自觉地采用了“概念整合理论”。

  比如,电影《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中有一段流传甚广的观音与唐僧的简短对话。观音责怪唐僧不用金刚圈来制伏孙悟空,唐僧却答说观音给的金刚圈“前重后轻、左宽右窄”,令孙悟空整晚失眠,差点害自己被官府误会虐待动物。随后,唐僧立刻向观音推荐了一个铁匠,说他“手工精美、价钱公道、童叟无欺”,干脆重新定做一个。

  根据概念整合理论的“四空间”模型,两人的对话中隐含了两个输入空间:“制伏”认知域与“制造”认知域。在“制伏”认知域中,典型的组织框架是“师父运用法器制伏不守规矩的徒弟”,包含的语言元素有“师父”“法器”“制伏”“规矩”“徒弟”等。在“制造”认知域中,典型的组织框架是“制造者用材料制造符合要求的器具”,包含的语言元素有“制造者”“材料”“制造要求”“符合要求”“满意度”“舒适度”“器具”等。

  观影者在认知语境中,通过联想和推理,根据相关性原则得出映射到类属空间的语言元素:施事者(唐僧),行为(制伏),受事者(孙悟空),工具(金刚圈),结果(金刚圈不符合要求,不能制伏)。同时,两个输入空间的共享语言元素“法器”(金刚圈)与“器具”(金刚圈)决定了这两个认知域可以形成跨空间的映射,并整合成新的心理空间,即“制伏”行为受到“制造”结果的制约。观影者根据认知背景知识,完善这一概念整合,得出“浮现”结构:唐僧不用金刚圈来制伏孙悟空的根本原因是观音制造的金刚圈戴着不舒服。进而,观影者还可以对此结论进行扩展认知:唐僧认为观音手艺不精,所以金刚圈不能制伏孙悟空。这段对话最终构建出的言语理解,与最初的“制伏”认知域已相去甚远,观影者在概念整合过程中对唐僧这一角色有了不同于寻常的认知体悟,不仅会对此全新角色产生认知的新鲜感,而且也会对这段台词印象深刻。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发现,影视剧语言要实现突出语效,必须使“四空间”模型中的两个输入空间的认知域存在差异,该差异类似于认知心理学上的“语义空间”落差。剧中角色在话语表达的动态过程中,有意搭建交叉的语义网络,人为地形成相关“语义空间”串联,最终可实现异于常态的概念“浮现”结构。经过考察研究,我们认为以下几种概念整合机制在影视剧语言的创设中最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

  第一,模糊语义空间焦点。在认知语言学的视野里,每个词语都可隶属于多个认知背景框架,即每个词语均可存在于多个语义空间之中。为了在言语解读过程中形成新颖的概念整合,可通过模糊几个语义空间焦点的方式来完成这一目的,如《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中的对话。

  第二,混淆具体语义空间与抽象语义空间。某些词语的认知背景框架既可属于具体语义空间,又可以属于抽象语义空间。如果在设计影视剧语言时,将词语的具体语义空间与抽象语义空间形成串联,则可能营造出出其不意的语义解读。比如电影《非诚勿扰1》里有一段常被人称道的台词。男主角秦奋到北海道的一座小教堂进行忏悔,他从早上一直忏悔到了傍晚。神父不堪其扰,只好对女主角说:“我们的教堂太小,已经装不下他的罪恶了。这附近还有一个更大的教堂,你们可以把你们的朋友带到那里去做忏悔吗?”“教堂”既隶属于抽象的“忏悔场所”认知域,又隶属于具体的“建筑场所”认知域。剧中神父便通过混淆“教堂”抽象的“忏悔容量”语义与具体的“场地面积”语义,委婉地拒绝了男主角的继续忏悔,希望女主角带其前往其他的大教堂。这样的婉拒言语比常见的委婉言语更彰显巧思。

  第三,违背或反转语义场的逻辑关系。每个词语都存在于不同的语义关系义场之中,且大部分词语都隐含于某种语义的顺序义场之内。尝试调转词语所处的语义场顺序,颠倒认知思维的定式逻辑,往往能产生意料之外的语义效果。电影《非诚勿扰1》里还有一段令人忍俊不禁的台词。男主角秦奋先评价女主角笑笑“不算长得顺眼”,令女主角又气又羞。然后,他话锋一转,表示“用‘顺眼’一词低估了你”,进而夸赞女主角是“秀色可餐、人潮中惊鸿一瞥、嫁到皇室去也不输给戴安娜的那种”,最后,用“仇人眼里你都是西施”的总结让女主角开心地展开笑颜。在言语交际的动态过程中,人们的认知活动是具有惯性的。该惯性就以常规的语义场逻辑关系作为基础,在具体语境的作用下引导人们的认知理解往固定的逻辑方向发展。上面的对话就是利用反转“顺眼”一词的语义场逻辑顺序,让女主角与观影者首先产生了语义理解的强烈落差,继而再领悟到对话中“欲扬先抑”的非常规赞美语义。这样的台词设计比直接夸赞女主角的美貌更机巧新颖。

  影视剧语言作为一种传播广泛的媒体语言,与认知语言学的研究结合得最为紧密。“概念整合理论”作为揭示语言认知过程与语义建构模式的一种认知理论,对影视剧语言的分析与创设起着推波助澜及锦上添花的作用。如何运用更多的语言学理论来构建匠心独具的影视剧语言,尚需继续展开深入的研究。

  (本文系江苏省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基于影视剧语言文字分析的媒体语言规范化研究”(16YYB01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姜晓 工作单位:苏州大学文学院

课题:

江苏省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基于影视剧语言文字分析的媒体语言规范化研究”(16YYB01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