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原创首发
从“怒赞”看“怒+V”格式中“怒”的虚化
2019年01月28日 10: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严霁雯 余光武 朱祖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基于网络新词“怒赞”的流行,本文探讨了和“怒”有关的词义、词性以及搭配问题,首次考虑将新词中的“怒”分析为正在虚化的程度副词。主要依据如下:首先,词典中关于“怒”现有的义项已无法直接解释“怒赞”的“怒”,但在形容词“怒”基础上引申的虚化义则可以,也即是将“怒”看作程度副词;其次,古代汉语中“怒”已存在副词用法的萌芽,现代汉语中“怒+V”结构能够纳入一些符合“怒赞”格式的新词,且该类新词都表现出了虚化的倾向;此外,“怒”的虚化路径和“暴”类副词极为类似,都是经形容词虚化出程度副词用法。

  总体而言,由于目前符合的新词数量有限、使用时间尚短,已经开始虚化的“怒”仍将处在持续虚化的进程当中。

  关键词:“怒赞”;程度副词;实义虚化;“怒+V”

 

  一、引言

  网络时代下,语言表达需求促使新词新语不断产生,其中“怒赞”一词以较高的使用频率、特殊的词汇特征引起笔者关注。下面是2012年至2018年以 “怒赞”作为标题内容的新闻数量趋势图(来源:百度新闻)。

 

  根据检索结果,“怒赞”一词最早出现在2012年1月5日一篇题为《川味十足:让人怒赞的霸气火锅》的微博博文,同年9月14日出现了第二例,也来自微博博文,这是“怒赞”作为新闻标题可追溯到的源头。但“怒赞”正式出现在大众视野之前,很可能已在社交平台上小范围地得到使用。

  就“怒赞”的兴起因素来看,首先与网络平台的“点赞”热潮密不可分,而后时效性更高、传播速度更快、影响范围更广的微博出现(新浪微博2009年推出,2011年逐渐流行),直接推动“怒赞”进入大众视野。

  就语言学范畴而言,“怒赞”在词义词性和用法搭配上表现出的特殊性值得关注,下文将通过两个板块分别讨论。一方面,通过“怒”的词典含义和当下变化考察“怒”的虚化是否具备必要性基础;另一方面,在“怒+V”格式下探究与“怒赞”相似的新词的使用情况,进一步考察“怒”做程度副词的搭配可行性。

  二、“怒”的词典义与虚化义

  (一)词典义层面

  据《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的释义,“怒”有两个义项:一是动词义表愤怒,其描述对象为具有生命性的人或物,如“怒斥”“怒吼”“怒火”“恼羞成怒”等;二是形容词义表示气势很盛的样子,修饰除人之外的事物,如“怒涛”“怒放”“怒号”“鲜衣怒马”等。而新词“怒赞”的“怒”均不同于以上两个义项,义为“狠狠地/坚决地”“很/非常”,强调人物浓烈的情感气势,如:

  (1)怒赞!军人路遇车祸,徒手撕车窗救人!(新浪新闻)

  (2)网友怒赞马伊琍博文背后的民意诉求。(网易新闻)

  (3)最年轻的亿万富翁,25岁赚3亿美金,巴菲特怒赞。(搜狐新闻)

  在词义上,“怒赞”的“怒”显然已和“愤怒”义无关,只能抽象为“气势很盛的样子”,这与“怒”的形容词词义近似。但形容词义中的“气势”,通常修饰除人之外的动物或事物的自然状态,而“怒赞”的使用主体是人,主要应用在文章标题或社交网站的点评互动中,与形容词“怒”所修饰的对象完全不同。此外,“词的意义并不等于词义”(周荐,1998),它包括了词汇意义和语法意义,即一个词的意义是词义和词性相结合的统一体。“怒”取何意,还要考虑词性作用。

  在词性上,形容词通常用于修饰名词、代词、数量词等体词性中心语,但仍存在“少量性质形容词可以直接修饰动词”(黄伯荣、廖旭东,2011),如“快走”“好吃”“痛斥”“险过”等。假如“怒赞”的“怒”是作为性质形容词来修饰中心动词“赞”,对于可修饰动词的性质形容词还要做进一步分析。

  总结这类形容词的共性,本文发现它们普遍具有兼类词的特征,即修饰语既是形容词也是副词。并非性质形容词修饰了动词,很可能是兼用了副词的词性,仍然是“状中结构”。这为验证“怒”存在由形容词向程度副词虚化的过程提供了可能性。因此本文推测“怒”的副词义“狠狠地/坚决地”,是由形容词义“气势盛大”引申而来,但还处于虚化的进程中。

  综上,“怒赞”的“怒”并非词典中的动词或形容词,它具有程度副词用法的可能。接下来本文从正面探究“怒”的虚化特征,考察其语法和意义是如何改变的,以及改变的程度,这也是判断“怒”虚化的关键。

  (二)虚化义层面

  词义虚化与词义引申类似,引申是由具体向抽象过渡,词义虚化通常会在引申义的基础上更加抽象化,例如“怒”存在虚化的趋向,却不改变或替换其它实义,是由于它自“怒”的引申义发展而来。判断“怒”的虚化情况,可参照张谊生(2000)关于确定汉语副词的基本原则:以句法功能为依据,以所表意义为基础。“怒赞”的“怒”在句法功能、词义变化和搭配方面都表现出了程度副词所具备的语法特征。

  在句法功能上,“怒赞”的“怒”不能单独成句,可与表评价、意愿、状态的动词搭配作状语表示被修饰成分的程度高,所构成的新词在句法位置上较为灵活,如例句(1)(2)(3),“怒赞”既能单独使用,在新闻标题中做独立语,也能在句中、句末充当谓语。除了“怒赞”,后来又出现的“怒赢”“怒胖”“怒夺”“怒收”等依托于网络环境的新词进一步体现了副词作状语修饰动词的特征。

  (4)大喜大悲!刘诗雯怒赢多拍后竟发球失误 (爱奇艺网)

  (5)《变形计》成“变胖计”,刘一鸣怒胖14斤(人民日报)

  (6)齐达内执教不到两年,皇马怒夺七个冠军(人民日报)

  (7)科幻巨制《明日边缘》正在热映,中国首周票房怒收1.6亿(爱奇艺网)

  词义演变主要包括词义的扩大、缩小和转移,词义变化上,“怒”意义的虚化正是第一种,即词义逐渐脱离原有实义产生泛化,达到一定数量和程度后词义范围便得到扩大。例(4)至例(7)中的“怒”和“怒赞”的“怒”一样均反映了“怒”的实义出现虚化,不再和愤怒义有直接关联,而是偏重[+狠狠地][+程度深]义项。

  相较于“怒赞”之“怒”强调“十分/特别”认同的主观态度,“怒赢”“怒胖”“怒夺”“怒收”中的“怒”更强调对客观时效性的凸显,即体现短时间内数量上的快速累积。一般此类“怒+V”格式后面会有数量名词或短语相接,从而与“怒”的高程度情感气势相呼应。另外,陈路遥(2014)已关注到“怒”的新用法,例举了“怒睡”“怒吃”“怒抢”三个新词,将该“怒”解释为“狠狠地/坚决地”。本文认为这类词语中的“怒”也是在强调短时间内数量的迅速累积,和“怒胖”属于同一类,因此可归入“怒adv +V”格式。

  在词义搭配上,和修饰词搭配的中心词也具有诱发其虚化的作用。表极度义的“怒”之所以最先和“赞”组合并流行起来,源于“赞”在近年的高频使用,是“赞”的频繁出现充分带动了“怒赞”的传播。单看“赞”的词法功能变化,也受到了来自社交网络的影响。现代汉语中“赞”作为不成词的自由语素,本不能独立运用,2010年之前,几乎无单独使用“赞”的情况,但在网络助推下,各大社交平台的点赞功能促使“赞”符号化,产生了“好赞”“超赞”“很赞”“赞一赞”“集赞”“赞一个”等一系列词,其中“赞一个”已被《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增录。因此,当“赞”的符号性被凸显,此长彼消,“怒”的实义功能就出现了相应的虚化。

  综合以上两个层面,本文认为“怒赞”的“怒”存在着向程度副词虚化的趋向,这是在反推“怒”的词典义和正推“怒”的副词义之后得到的假设。随着更多应需求而生的“怒+V”新词出现,到一定数量时便能够完成虚化,使“怒”在状语义位上成为真正的程度副词。为进一步探究“怒+V”格式的脉络与类型,下面结合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两个层面分别讨论。

作者简介

姓名:严霁雯 余光武 朱祖德 工作单位:江苏师范大学语言科学与艺术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