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文字训诂学
文化深山里的野玫瑰
2017年09月07日 09:3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赵丽明 字号

内容摘要:女书溯源:南北文化交融的精华周有光先生曾说:“女书,是中国文化深山里的一朵野玫瑰,它长期躲避了世俗眼光,直到它即将萎谢的最后时刻,才被文化探险者发现。目前,女书溯源问题有待于从其记录的江永方言所体现的语言特征上寻得突破,即女书所反映的江永方言特征形成的下限,即是女书出现时间的上限。近年来,我国在加强语言立法、语言规划的同时,加强了语言文字信息化、标准化建设,并进行语言资源的调查与保护,特别是2015年启动的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已将以女书为代表的江永方言文化典藏列入2017年“语言文化调查”项目的在研课题之一。

关键词:方言;书是;语言;汉字;江永县;文化遗产;女性;书溯源;文明交流;妇女

作者简介:

   何为女书:

女性专用的音节文字

  女书以汉字为基础变形而成。其字符为斜体,呈“多”字形,流传在我国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东北潇水流域。当地有“一语二文”现象,即当地人说同样的话,却写两种文字:男人写端庄的方块汉字,女人写秀美的斜体女书。

  女书是一种音节文字,表达的是通行于江永县上圩镇一带的方言音,其基本字只有390个左右,每个女书字符代表一个江永方言的音节,代表一组与该字符同音或近音的字。因此,女书字符虽少,但基本可以完整地记录当地汉语方言。在现存女书作品里,可见到洪水传说的记载,或以此为载体,改写的《孟姜女》《祝英台》等宏大的长篇叙事诗,也有以此来转写的唐诗、宋词。

  女书是江永当地妇女的生活方式,也是她们的精神家园,是中华文明历史长河中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女书作品以韵文为主,主要形式为七言诗,可用江永当地的汉语方言来唱读,被当地人称作“读纸读扇”。女书的载体主要有布面纸本三朝书、折扇、手帕、纸片、花带等。可以说,以女书为载体的女歌、女红等,构成了独特的女书文化体系。

  女书体现了女性的自我意识和群体意识。在男尊女卑的旧制度下,江永的女性通过创造、使用特属于自己的文字,而拥有了话语权,她们既可以“我写”,也可以“写我”。当地女性用女书写自传述身世,写下农事歌谣、乡里逸闻、民间故事,翻译转写汉字诗文等,为研究当地语言文化留下了宝贵资料。

  在客观上,女书是汉字文化圈由“表意”到“表音”链条上的一个关键环节,甚至可以说,女书是汉字表音化的一个尝试,这是女书在文字学上的贡献和价值。而这样的学术价值或许是最初的女书创造者没有想到的。

  2004年,季羡林先生在给世界记忆遗产的推荐函中写道:“女书作为一种在旧制度下,被剥夺了学习文化的权利的民间普通劳动妇女,运用自己独特的才识,创造来的女性专用文字,实在是中国人民伟大精神的表现,足以惊天地、泣鬼神。女书文献以及相关的文化,具有语言文字学、人类学、社会学、民俗学、历史学、文学等多学科价值,其社会功能,至今为现代文明所运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珊)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