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句法语义学
松紧象似原则与动宾饰名复合词
2021年09月30日 11:33 来源:《世界汉语教学》2021年第1期 作者:应学凤 字号
2021年09月30日 11:33
来源:《世界汉语教学》2021年第1期 作者:应学凤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松紧象似原则制约着动宾饰名复合词的生成。不同类型的动宾饰名复合词松紧不同,它们是短语紧缩为短语词、句法词、词法词过程中的不同阶段。在短语到复合词 的紧缩过程中,结构松紧和节律松紧的单用或叠用形成了各种类型的动宾饰名复合词:。句法词“”是从短语到词的过渡形式,一般会在结构松紧作用下紧缩为“”词法词形式,或在节律松紧作用下紧缩为“”词法词形式。“”也会进一步紧缩为“”。特殊的语用需求、表义作用会使有的动宾饰名复合词采用相对松的形式,以“”式常见,这是松紧象似原则的体现,该松松,该紧紧。

  关 键 词:松紧象似原则/动宾饰名复合词/结构松紧/节律松紧/陈述性 

  作者简介:应学凤,男,博士,江西南昌人,浙江外国语学院中国语言文化学院副教授。 

 

  “纸张粉碎机”之类的动宾饰名复合词的研究成果众多,相关研究普遍关注到音节数目和动宾是否倒序的关联(具体参见应学凤(2015)评述)。如:

  (1)纸张粉碎机——*粉碎纸张机 (2)碎纸机——*纸碎机

  以往的研究主要针对以上的事实提出解决方案,关于例(3)-(6)的情况分析不够。

  (3)征求意见稿 侵犯隐私案 走私文物犯 开设赌场罪 拐卖妇女罪

  (4)发放贷款银行 稳定物价措施 捐赠物品计划 占用耕地现象 倒卖文物团伙 招收研究生办法

  (5)抽油烟机 去死皮钳 降血压药 投硬币口 取行李处

  (6)配眼镜费用 腌茄子步骤 抗病毒胶囊 订报刊日期 画水墨画技巧

  我们认为,动宾饰名复合词的类型主要是由VO和OV组配的类型决定的。

  根据动词V、宾语O是单音节还是双音节①,VO和OV搭配有如下可能:

  

  这4类搭配再与N的单双组配,形成如下情况:

  

  例(1)(2)是动宾饰名复合词的两大基本类型,即:。与这两种类型相似的还有。如:

  (7)采煤厂 修车工 饮水机 吸尘器 品酒师 护手霜

  (8)审稿专家 避雷装置 养蜂技术 订票热线 供电公司

  (9)煤炭开采厂 汽车修理工 文物拍卖网 自行车存放处

  (10)环境保护计划 污水处理系统 烟草种植农场 吉祥物发布仪式

  由此可见,V、O的组配类型决定了动宾饰名复合词的类型,但它们典型与否、出现频率高低则由结构的松紧与凝固性决定。动宾饰名复合词的生成是松紧象似制约的结果,所有类型的动宾饰名复合词都可以在松紧象似原则下得到统一的解释。

  二、动宾饰名复合词的松紧象似阐释

  沈家煊、柯航(2014)指出,压缩音节的数目,如缩减定中结构的“的”是使之紧致化的方式。《汉语语法分析问题》作为文章标题或书名,用的是定中式黏合结构,在正文里,表达相同的意思却用了相应的组合结构(应学凤,2016)。如:

  

  2.1 松紧象似原则

  赵元任(Chao,1975)指出,汉人对音节的数目特别敏感,作诗和写散文都要“凭借音节数目来构思”。刘丹青(1996)揭示了汉语中词类和词长的相关性,指出汉语名词的典型词长是双音节,动词的典型词长是单音节,音节越长越可能是短语。

  汉语与英语的节奏类型不同,英语的节奏是轻重型的,而汉语的节奏是松紧型的(王洪君,2004)。沈家煊、柯航(2014)进一步指出:汉语的节奏属于“音节计数”或“音节定时”型,是松紧控制轻重,松紧为本。“汉语节奏的伸缩性就是音节组合的松紧度变化,节律的松紧虚实以扭曲对应的方式同时反映语法、语义、语用上的松紧虚实”(沈家煊,2017)。周韧(2017)也认为“成分之间韵律上的松紧象似它们之间语义语用上的松紧关系”。

  松紧象似原则是指语言单位的松紧与语义特征、语用环境之间存在象似关系。松、紧的语言形式各有各的作用,根据语用需要,该松松,该紧紧。语言单位的松紧有结构松紧和节律松紧之别(应学凤,2020:252),结构越紧、节律越紧的结构的指称性、称谓性越强,越紧的结构整体性越强,词义的透明度越低,词义一般不能通过语素义的简单加合获得。相对较松的结构描写性、区别性、陈述性强,整体性弱,词义透明度高。

  2.2 松紧象似手段

  松紧象似手段主要有结构松紧和节律松紧。结构松紧手段是指利用删减、移位、换序等促使短语紧缩为短语词、组合结构紧缩为黏合结构,松散的黏合结构紧缩为紧致的黏合结构,句法词去句法规则化,进一步凝固为词法词的过程。节律松紧手段是指利用压缩音节数目、调整音节组合模式等使得结构更加紧致。音节组合模式不同,松紧不同。吴为善(1989)根据上声连读变调的差异,提出2+1式紧,1+2式松。柯航(2007)根据音乐节奏XXO和XOO差异提出2+1式整合度高、整体性强,1+2式反之,前者紧而后者松。基于兰卡斯特大型语料库的统计结果也表明,1+1式、2+1式形名结构紧致的黏合式多,1+2式松散的组合式多。(应学凤,2020:37;应学凤、端木三,2020)

  结构松紧手段和节律松紧手段可以叠加使用,叠用的结构更加紧致。使用频率与松紧之间有关联,频繁使用会导致形式被压缩、简化、弱化(Zipf定律)。语序选择越少使用频率越高,越紧致。语序自由,导致松散。语序不自由,单一的使用频率高,从而使得形式紧致。

  2.2.1 结构松紧

  

  除了句法结构紧致手段外,还有压缩V、O、N音节数目的节律松紧手段。

  2.2.2 节律松紧

  节律松紧手段有缩减音节数目和调整音节组合模式两种。有同义单音节弹性词的(弹性词概念见郭绍虞,1938;Duanmu & Dong,2016),把双音节动词和双音节宾语压缩为单音节,这也是压缩音节数目的一种松紧手段。音节压缩是动宾饰名复合词进一步紧缩的重要松紧手段,从“”是常见的松紧方式。如:

  

  动词和宾语需要同时压缩为单音节才会使得结构更紧致。如果只压缩动词的音节数目,不一定紧致,因为1+2式是松散的音节组合模式。如:

  

  动词音节数目虽然缩减了,但1+2式音节组合是松散的节律,1+2式述宾黏合结构具有短语性质(王洪君、富丽,2005)。宾语同时缩减音节,述宾结构紧缩为1+1式音节组合,才是紧致的形式,如“配镜费用、降压药、投币口、去皮钳”等,黏合二字组具有词的性质(王洪君、富丽,2005)。

  单音节动词和宾语是黏着语素还是自由语素,会影响复合词的松紧度。周韧(2011:116)关注到“”式复合词的V、O多用黏着语素现象,不过他认为使用黏着语素,是“以便给人这个VO格式是词的印象”。如:

  

  中心语名词的单双会影响动宾饰名复合词的松紧。双音节中心语名词紧缩为单音节,也是压缩音节的松紧手段。与双音节相比,单音节中心语独立性弱一些(吴为善,1989),尤其是中心语名词为不自由语素时,单音节中心语名词的强依附性会使得修饰语和中心语更紧。赵元任(1968/2002:201)指出,两个成分如果有一个是黏着语素,或者两个都是,那么这样的结构就一定是复合词。陆丙甫(2015:46)也认为一个结构体的直属成分是不成词语素还是成词语素,对于判定该结构是词还是短语有重要影响。如:

  

  上例显示,“”式的复合词,中心语换为双音节弹性词的接受度更差。

  跟动词和宾语是否为单音节、黏着语素相比,中心语名词是否为单音节、黏着语素对整个复合词松紧的影响更大。中心语名词若为黏着的单音节语素,这样的复合词框架则是一个较为紧致的词模,有助于提高整个动宾饰名复合词的接受度。因此,中心语的单双不仅是节律松紧手段,还可以看作词法手段。

  2.2.3 两种松紧手段的叠用与动宾饰名复合词的生成

  动宾饰名复合词主要有八种类型:。根据松紧的差异,可以大体分为两组。前四类性质属于短语词、句法词,相对松一些;后四类是词法词,相对紧一些。与组合结构“VO的N”的松紧比较,前四类主要依靠音节数目缩减进行紧缩,后四类则在此基础上利用结构松紧和音节组合松紧手段进一步紧缩。多种松紧手段叠加使用的动宾饰名复合词更紧致。

  

  (17)捐赠物品计划——捐赠物品的计划 降血压药物——降血压的药物

  

  (18)捐赠物品计划——物品捐赠计划——捐物计划

  降血压药物——降血压药——降压药

  

  除了上述主要类型外,在科技术语等语体中还可能发现其他少见的类型。如:

  

  从动宾音节搭配看,2+1式述宾结构“”是接受度较低的形式,因此这类音节组合的动宾饰名复合词极少。“氨合成塔”“碘缺乏病”等例子只见于科技语体中。术语因为表意精确的需要,名词保持了单音节形式。我们注意到,“合成氨的塔”“缺乏碘的病”紧缩的过程中,不存在“VON”中间形式“*合成氨塔”“*缺乏碘病”,而直接生成“OVN”形式。再如:

  

  

  多种松紧手段的单用和组合使用,就形成了松紧各异的不同类型的动宾饰名复合词。

  

  

  

  

  3.1 “短语入词”现象

  这种“短语入词”现象,不是汉语特有的现象⑤。类似的短语复合词(phrasal compound),英语也有很多。(Richard,1996;何元建、王玲玲,2005;Duanmu,2007:109)

  

  汉语里“短语入词”的现象非常普遍,种类很多,除上文的例(3)-(6)外,还有很多:

  

  文章标题中,很多虚词经常省略,如“了”“的”(尹世超,2001:39、125),所以很多文章标题都由临时性短语复合词充当。如例(27)新闻标题用了一个临时性短语复合词,其正文是用同义的短语形式表述的。

  

  汉语典型的短语复合词都没有英语那样自由,英语的“引语”(quotation)可以直接作为修饰语。汉语的修饰语只能是黏合结构,即如果是定中结构作为修饰语的话,定中结构不能有“的”等,如果是述宾结构作为修饰语的话,述语要是单独的动词,宾语要是单独的名词(朱德熙,1982:112-150)。

  述宾黏合结构直接作定语(不带“的”)构成的“”式定中黏合结构也是“短语入词”现象。如:

  

  汉语短语复合词修饰语的动词性成分不能有时体态变化,述宾结构的宾语不宜有数量短语的修饰语,否则直接识解为短语。如:

  (30)救济难民问题——救济过难民的问题

  招收研究生办法——招收这个研究生的办法

  “短语入词”是有条件限制的。“的N”能否紧缩为“”受到动词动作性强弱、中心语名词生命度高低等制约(刘云、李晋霞,2002)。

  动词的动作性不能太强。根据张国宪(1997)的研究,动词的动性强度等级序列为:

  单音节>前加/后附>偏正>补充>陈述>支配>联合

  单音节动词一般不能由“的N”紧缩为“”,除非后面的中心语名词生命度很低或是单音节类后缀,如例(5)(6)。

  偏正式动词都不容易由“的N”紧缩为“”,如:

  (31)粉碎纸张的机器——*粉碎纸张机器

  上文例(3)-(6)几乎都是动作性最弱的联合式动词。

  从组合式定中“VO的N”紧缩为黏合式定中“VON”,对宾语和中心语也有要求,一般要求是生命度低的名词,尤其是中心语。如我们上文提到的“”的中心语几乎都是低生命度的名词,一般不能是高生命度的名词(如指人名词)。如:

  (32)招收研究生办法(策略、经验、经费、时间、地点、问题、方案、单位、技巧、条件、目标、规则、情况)——*招收研究生教师(辅导员、记者、校长、市长、演员)

  “招收研究生”后面是“办法、策略、经验、经费、时间、地点、问题、方案、单位、技巧、条件、目标、规则、情况”的话,可以比较顺利生成“”结构,如果把后面的中心语换为指人名词,则无法生成这一结构。

  如果动词宾语和中心语名词经常搭配,也不能省“的”,一旦省略,动宾的宾语和名词会优先结合,整个作为动词的宾语。如果中心语名词和动词语义搭配不合适,就会使得整个结构不合法。如:

  (33)描写爱情的小说——*描写爱情小说

  “短语入词”形成的“”是一种临时的紧缩结构,是不稳定的过渡形式。首先,整个结构是名词性的,而修饰成分述宾结构是动词性的;其次,整个结构是指称性的,而修饰成分述宾黏合结构具有陈述性、述谓性;再次,整个结构是重轻模式,而修饰成分述宾黏合结构是轻重模式;最后,整个结构是紧的结构,而修饰成分是松的结构。

  

  

  《刑法修正案(九)》以及两高《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六)》修订的刑法罪名468个,没有发现一例“”式。仔细分析这些罪名还发现,这些罪名基本都是以动词、动宾黏合结构等为定语的,有的只是在动词或动宾黏合结构前加了修饰成分。这类罪名的修饰成分都是动性强的成分。如:

  (36)分裂国家罪 走私假币罪 虚开发票罪 拐卖儿童罪 逃离部队罪 虐待俘虏罪

  (37)过失投放危险物质罪 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盗掘古人类化石、古脊椎动物化石罪

  之所以“罪”类动宾饰名复合词几乎都是“”式,跟它的用途有关。刑法中罪名不同,恶性程度不同。因此同一类“走私罪”,但具体情节不同,量刑差异很大。

  《刑法修正案(九)》中第三章第二节的“走私罪”列举了10类,这10小类的社会危害,量刑尺度都完全不一样。它们分别是:走私武器弹药罪、走私核材料罪、走私假币罪、走私文物罪、走私贵重金属罪、走私珍贵动物、珍贵动物制品罪、走私珍稀植物、珍稀植物制品罪、走私淫秽物品罪、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及走私固体废物罪。

  

  王洪君(2008:305)认为对于法律定罪、量刑来说,“走私毒品”与“走私计算机配件”根本不是同一种罪,宽泛的“走私罪”在法律上没有意义。这个看法是可取的。但在实际生活中,常见的罪名,如果没有特殊原因,动宾倒序的“”式在语感上也能接受,如“毒品走私罪”。“*妇女拐卖罪”不能说,更多的是由于倒序后生命度很高的“妇女”容易识解为施事,造成理解困难。

  石定栩(2002)、周韧(2006)提出,含有“罪”“案”“犯”这种语素的,几乎都采用“VON”式。周韧(2011:121)认为两者对立是因为含有“罪”“案”“犯”等语素的是表示负面的语义,所以不能类指,而以“法”为语素的法律术语是表示正面的语义,所以可以类指,因而采取“”式。我们认为与其说“罪”类多用“”式,是因为不能类指,还不如说它尤其需要特指、陈述具体情形。

  除了罪名外,很少只能采用“”形式的,除非有特殊语义表达需要。CCL、BCC语料库检索的数据显示,含有“案”“犯”这类语素的,也是“”式多见。

  

  

  “意见征求稿”虽然语感上可以接受,但CCL语料库几乎都是“征求意见稿”。为什么作为VON式的“征求意见稿”更常见?我们认为是特殊的表义需要的结果。“征求意见稿”凸显的是“征求意见”,强调文件还处在可以修改的阶段。“征求意见稿”多出现在文件名称末尾,起着补充说明的作用,这个位置需要凸显的是陈述的语义特征。更有意思的是,“征求意见”前面还可以加上其他修饰成分,进一步突出陈述语义特征。如:

  (38)商务部12月5日发布了,现再次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39)近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了关于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这里使用“征求意见稿”,而不是“意见征求稿”,根本原因不是定指和泛指的差异,而是陈述一个具体事实还是指称一类事物,如果还带有定指和泛指的差异的话,那也是由前者的语义特征带来的结果,前者是主要的。

  与之相对的是,CCL语料库中查到一例“意见征求稿”的用例,使用语境跟上文有很大的区分,它没有出现在文件末尾。如:

  (40)其实,早在四月中旬,证监会发布再融资的时,市场对定向增发的利好已初步形成共识。

  

  (41)华晨汽车董事长苏强认为,国家发改委的这个通知和征意稿表明,国家在积极地推动自主品牌的发展。

  由于“征意”不是一个常见的组合,所以“征求意见稿”紧缩为“征意稿”不常见,而多常用“意见稿”这种紧缩的格式。BCC语料库有100多条相关例子,例如:

  (42)就在此前不久,《包装饮用水》国家标准的征求意见稿出炉。意见稿指出,除了天然矿泉水,凡是人工水,以后都将叫“包装饮用水”。

  

  “审稿专家”很难确定是由“审阅稿件的专家”紧缩而成,还是由“审稿”直接修饰“专家”附加而成。“碎纸机”的“碎纸”凝固性不强,一般不会认为是由独立的“碎纸”跟“机”复合而成。由于“”是词法模式,在类推的作用下,“碎X机”也是常见的结构。由此可见,原生和附加式很难区分,但原生式的生成更为重要,因为一旦有了“词模”后,可以按照附加式生成无数的新词。本文讨论的就是这类原生式动宾饰名复合词的生成机制。

  

  (46)记得有一天,我科一位患者突然消化道出血,医生看过之后口头医嘱:盐水2ml,1支肌注。当时责任护士为我科新进护士。从备用药中拿取一支药,抽水,溶药,一气呵成。当他走到床边准备向患者注射药物时,被一旁医生看到并制止,阻止了这场血案。当这位同事回到治疗室,我才发现她错将当成了。看到这一幕,我不禁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凝血酶与血凝酶,一字之差,用法千差万别!》,搜狐网2018-06-10)

  两者是不同的药:“凝血酶”是由一种凝血酶前体形成的蛋白质水解酶,直接作用于毛细血管出血,局部外用。“血凝酶”是从巴西蝮蛇属毒蛇液中分离得到的酶性止血剂,有提高血小板聚集的功能,未出血前可以注射预防。“凝血酶”直接作用于受伤部位,“血凝酶”提高全身的凝血功能。前者使用相对松一些“VON”式,词义相对透明,就是指凝血的酶,后者采用更紧的“OVN”式,这是一种松紧、语义和语用的象似。

  

  语感上虽然也可以接受“滤水芯”,但“水滤芯”不是“滤水的芯”,“血吸虫”也不是“吸血的虫”,“吸虫”“滤芯”已经凝结成词,前面的名词性成分是起着分类的作用。

  “肉夹馍”是“肉夹于馍”还是其他方式生成不确定,但有了“肉夹馍”后,由于类推机制,随着品类的增多,还有其他“夹馍”,例如:

  (51)肉夹馍——菜夹馍——鸡蛋夹馍——辣子夹馍——土豆丝夹馍——花干夹馍

  

  动宾饰名复合词不是越紧越好,而是因语用需要,该松松,该紧紧。

  本文曾在《世界汉语教学》“青年学者论坛”(第7届)上报告,点评专家陆俭明先生、王洪君先生提出了非常中肯的意见和宝贵的建议。写作期间和成稿之后,先后得到陆丙甫先生、沈家煊先生、端木三先生和周韧先生的指点,《世界汉语教学》匿名审稿专家提出了细致的修改建议,特此一并致谢。文责自负。

  ①下文所指既包括双音节宾语和中心语名词,也包括少数多音节宾语和中心语名词。

  ②冯胜利先生(邮件交流)指出:“按照词法规则构成的词是词汇词,按照句法规则构成的词是句法词;句法词分两类,有一类凝固了,也就是词汇词了;如果还受句法制约的,就是句法词。”

  ③如果宾语O的生命度高,述宾倒序结构OV就可能重新分析为主谓结构,如“*研究生招收教师”。一旦重新分析为主谓结构,那么倒序后的OV比VO更为松散(陆丙甫、应学凤,2013)。

  ④这两个例子是沈家煊先生告诉笔者的。

  ⑤在香港中文大学“韵律语法系列丛书”学术研讨会上(2014年11月1—2日)和会后,冯胜利先生提醒笔者关注“短语入词”现象。特此表示感谢!

  ⑥沈家煊先生(邮件交流)提醒我重视“”类复合词,例(46)等部分例子是沈先生告知笔者的。他指出:“这些用例不但不应该排除不顾,而且应该作为你文章的一个重点(因为过去被忽视),因为它们更加证明‘松紧象似’的正确。”

  ⑦沈家煊先生(邮件交流)指出:“”大多是科学术语、缩略语或专名,在概念上更紧致。沈先生提示笔者,“”比“”紧致,在于“”被重新分析为定中结构,如果“”是定中结构的话,则说明“”具有名词性,汉语是“名动包含”格局,动词(包括双音和单音)属于名词(大名词),这样才能说明名性动性的相对性,单音动词具有名性才说得通。“名动包含”格局表明汉语里名词和动词的区别不像印欧语(名词分立)那么重要,在汉语里这种区别不是说一不二的,而单音双音的区别是说一不二的,而且对名词和动词都起作用,从而实现“松紧象似”,所以说单双区分比名动区分重要。由此可见,“名动包含”理论能对原生式“”紧缩动因提供合理的解释。关于“”的生成,需要另文详细讨论。

  原文参考文献:

  [1]董秀芳(2014)2+1式三音节复合词构成中的一些问题,《汉语学习》第6期.

  [2]郭绍虞(1938)中国语词之弹性作用,《燕京学报》第24期.

  [3]何元建(2004)回环理论与汉语构词法,《当代语言学》第3期.

  [4]何元建、王玲玲(2005)汉语真假复合词,《语言教学与研究》第5期.

  [5]柯航(2007)现代汉语单双音节搭配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博士论文.

  [6]刘丹青(1996)词类和词长的相关性——汉语语法的“语音平面”丛论之二,《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期.

  [7]刘云、李晋霞(2002)“V双N1的N2”格式转化为粘合式偏正结构的制约因素,《世界汉语教学》第2期.

  [8]陆丙甫(2015)《核心推导语法》(第2版),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9]陆丙甫、应学凤(2013)节律和形态里的前后不对称,《中国语文》第5期.

  [10]吕叔湘(1979)《汉语语法分析问题》,北京:商务印书馆.

  [11]沈家煊(2017)汉语“大语法”包含韵律,《世界汉语教学》第1期.

  [12]沈家煊、柯航(2014)汉语的节奏是松紧控制轻重,《语言学论丛》第50辑.

  [13]石定栩(2002)复合词与短语的句法地位,《语法研究和探索(十一)》,北京:商务印书馆.

  [14]王洪君(2004)试论汉语的节奏类型——松紧型,《语言科学》第3期.

  [15]王洪君(2008)《汉语非线性音系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6]王洪君、富丽(2005)试论现代汉语的类词缀,《语言科学》第5期.

  [17]吴为善(1989)论汉语后置单音节的粘附性,《汉语学习》第2期.

  [18]尹世超(2001)《标题语法》,北京:商务印书馆.

  [19]应学凤(2015)动宾倒置复合词述评,《汉语学习》第2期.

  [20]应学凤(2016)现代汉语黏合结构的正式语体特征,《汉语学习》第5期.

  [21]应学凤(2019)韵律与语义互动视角下的动宾倒置复合词的层次结构,《汉语学习》第4期.

  [22]应学凤(2020)《现代汉语黏合结构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3]应学凤、端木三(2020)组合式形名结构词长搭配量化研究,《汉语学习》第4期.

  [24]张国宪(1997)“”短语的理解因素,《中国语文》第3期.

  [25]韧(2006)共性与个性下的汉语动宾饰名复合词研究,《中国语文》第4期.

  [26]周韧(2011)《现代汉语韵律与语法的互动关系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

  [27]周韧(2017)汉语韵律语法研究中的轻重象似、松紧象似和多少象似,《中国语文》第5期.

  [28]朱德熙(1982)《语法讲义》,北京:商务印书馆.

  [29]Chao,Yuen-Ren(1968)A Grammar of Spoken Chinese.Berkeley and Los Angel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中译本《中国话的文法》,丁邦新译,香港: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2年)

  [30]Chao,Yuen-Ren(1975)Rhythm and structure in Chinese word conceptions,《台湾大学考古人类学刊》37/38:1-15。中译文收录于赵元任(2006)《赵元任语言学论文集》,北京:商务印书馆.

  [31]Duanmu,San(2007)The phonology of standard Chinese.2nd edn.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32]Duanmu,San & Dong Yan(2016)Elastic words in Chinese.In Chan Sin-Wai(ed.),The 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the Chinese language,452-468.London:Routledge.

作者简介

姓名:应学凤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