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句法语义学
层级结构和线性顺序之新探
2018年09月29日 09:49 来源:《外语教学》 作者:程工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 New Probe into Hierarchical Structures and Linear Orders in Language

  作 者:程工

  作者简介:程工,浙江大学外国语言文化与国际交流学院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比较语言学、语言结构研究(浙江 杭州 310058)。

  原发信息:《外语教学》(西安)2018年第20181期

  内容提要:语言中同时存在层级结构和线性顺序两种关系。本文对两者的来源和相互间的关系进行了探讨,梳理出如下看法:层级结构由句法的核心操作—合并—所生成,构成句法规则和语义诠释的基础,是成分间的基本关系;线性顺序则是为了满足发音—听觉系统的需要而出现,属于语言外化机制的一部分,因此其地位相对次要。层级结构在句法中生成,线性顺序则属于形态范畴。通常情形下,两者有映现关系,即层级结构派生线性顺序,亦即层级高的成分在底层结构中居于层级低的成分之前。然而,这种映现并不完美,也不完备。不完美是因为形态操作往往会改造句法计算的结果,导致层级结构和线性顺序的不匹配。不完备则是因为句法并不总能生成不对称成分统治关系,因此也就无法安排线性顺序。因此,当成分在层级上平等时,语序由非句法因素决定,主要是广义上的认知因素,也可能是交际或修辞方面的因素。

  This paper attempts to clarify issues concerning hierarchical structures and linear orders in language,in particular their relations.It proposes that hierarchical structures are generated via Merge,the core operation in syntax,and serve as the basis of syntactic processes and semantic interpretations.It is therefore the more fundamental relation.Linear orders emerge to satisfy the needs of the articulatory-perceptual system,as a result of externalization of language.It therefore plays an ancillary role.The hierarchical structure is formed in narrow syntax,whereas the linear order is in morphology,a postsyntactic component.Under normal circumstances,there is a mapping relation between the two,in that the hierarchically higher constituent,defined in terms of asymmetric c-command,precedes the lower one.Nonetheless,such a mapping is neither perfect nor complete.It is not perfect,as morphological operations such as Lowering and Local Dislocation are likely to disrupt the match between hierarchical structure and linear ordering.It is incomplete,since asymmetric relations do not always hold between terminals,which in turn deprives the ability of syntax to order the constituents.As such,cognitive,communicative,or rhetorical factors may also have a role,albeit a limited one,to play in arranging linear orders.

  关 键 词:层级结构/线性顺序/生成语法/分布式形态学  hierarchical structure/linear order/generative grammar/Distributed Morphology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基于汉语语料的词结构生成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7BYYO01)及浙江大学文科教师教学科研发展专项项目的阶段性成果。

 

  众所周知,语言是以语音流或语符串的形式呈现的,即词语按照一定的时间或空间序列逐次出现,形成所谓的“线性顺序”(linear order),也往往称为“语序/词序”(word order)。与之相关的概念主要有“居前、邻接”等,耳熟能详的VO型语言(如汉语)和OV型语言(如日语),以及“前置介词”和“后置介词”等术语都是依据语序命名的。从现有文献看,第一个对线性顺序做出深入研究的现代语言学者是索绪尔(1916/1966),他把任意性和线性并列称为语言符号的两个特性之一。这种对线性关系的重视在其后的研究中得到了继承,不仅体现在结构主义语言学之中,而且也影响到了很多其他学派的理论。出于不同的原因,在当代的自然语言处理学界,以大规模语料库为基础的概率路径也依据词语的线性顺序提取语言知识,它所采用的N元语法就是建立在相邻词语的共现关系之上的(袁毓林2004)。人们一度普遍认为,线性顺序是一种重要的句法形式,是语法的核心内容之一。例如,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语言类型学,有很大甚至主要的精力是放在语序相关问题上的(Greenberg 1963)。汉语研究界对语序更是高度重视,从黎锦熙(1924)开始至今,它一直是热点话题之一。赵元任(1968/1979:135)认为:“人们常说汉语中的语法是句法,汉语的句法全部是词序。”范晓(2001:2)也提出:“语序不仅是表示语法结构、语法意义的形式,也是言语表达或修辞的手段”。在汉语语料的基础上,戴浩一(Tai 1985)提出了“时间顺序原则”,意为两个句法单位的相对次序决定于它们所表示的概念领域里的状态的时间顺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然而,除了线性顺序之外,语言中还存在另一种关系,即“层级结构”(hierarchical structure)。它把句子里的词语组织成一个个单元,常称为“成分”(constituent),而成分又能以一个整体接受句法操作。在生成语法等当代理论中,层级结构常用树形图显示,相关的概念主要有“支配”(dominance)、“成分统治”(c-command)等(参见徐烈炯1988等)。它有两个线性顺序所没有的特点。首先,属于同一层级的成分具有一个标签(label),如名词性、动词性,等等,通常称为短语。其次,层级是组合性的,即成分可与其他成分结合,形成更高层级的结构,呈现出词项→短语→句子的结构安排。

  既然语言中同时存在线性顺序和层级结构,那么,至少有两个重要的理论问题需要解答:第一,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第二,它们是如何形成的?针对这两个问题,本文以生成语法的现有研究为基础,试图梳理出一个可行的解答,基本的观点是:层级结构是语言中的基本关系,线性顺序则是附加关系。两者有相当程度的相关性,但不完全匹配。线性顺序不是(狭义)句法计算的结果,而是在句法后,即在向音系式的推导中,经过一系列形态操作而形成的,是语言“外化”(externalization)的结果之一。影响线性顺序的因素较多,除了层级关系之外,形态、认知、交际或修辞等均有一定的作用。

  2.层级结构和线性顺序的作用

  生成语法学者认为,相比于线性顺序,层级结构是语言成分之间更为基本的关系。对此可从以下三个方面观察。

  第一,句法规则是以层级结构为基础运行的,即具有依存于结构的特性(Chomsky 1980)。例如,只有短语(即成分)才可以作为一个单元进行移位:

  

  同理,只有成分才能被代词替换。在下面的这组例子里,(1a)中NP “the customer in the corner”在(1b)中被替换为“he”,“the drink”被替换为“it”:

  

  上述现象还广泛存在于删除、连结、简答等语法过程之中(参见Chang & Corver 2014;Haegeman 2006;Ouhalla 1994等)。实际上,已知的语言里还没有发现任何一种不是按照层级结构进行句法操作的。

  与层级结构不同,线性顺序不构成语法过程和操作的基础。例如,在任何语言都找不到采用类似“把句中第2个词移至句首”这样的规则格式。下例显示,基于简单线性关系的规则,如“移动第2个词至句首以形成疑问句”,可能导致不合语法的句子,即(4)(见Lasnik 2000:6)。

  (3)a.Mary can cook the food.

  b.Can Mary cook the food?

  (4)a.The woman can cook the food.

  b.*Woman the can cook the food?

  其次,语义诠释也是依据层级关系而不是线性顺序的。例如,下页的两个句子都包含一组线性相同的序列(“the jury believed the defendant”),但意义却大不相同。(5)中的动词“believed”后接的是宾语,意思是“陪审团相信被告”,而(6)中后接的则是命题,意思是“陪审团相信被告是骗子”。也就是说,(6)中的“the defendant”不是“believed”的宾语,而是“a liar”的主语①。可见决定意义的是其层级结构,而非其线性顺序。

  (5)The jury believed the defendant.

  (6)The jury believed the defendant to be a liar.

  Chomsky(2016)多次指出,语义诠释不依赖,甚至忽略线性顺序。以下句(7)为例,其中的副词“instinctively”只能修饰在层级结构上相关的“swim”,而不能修饰在线性上更近的“fly”(参看下节的结构分析)。

  (7)instinctively birds that fly swim.

  在类似(7)的英语句子中,如果想让“instinctively”修饰“fly”,可以把该副词放在与“fly”之前或之后,形成下面两句之一:

  (8)a.birds that instinctively fly swim.

  b.birds that fly instinctively swim.

  表面上,(8)中决定语义诠释的似乎是线性关系,即当副词邻接“fly”时即可修饰它。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注意(8b)是有歧义的,“instinctively”既可被诠释为修饰“fly”,也可被诠释为修饰“swim”。这一歧义的原因是该句可做两种结构分析:“[fly instinctively]swim”和“fly[instinctively swim]”。换言之,决定“instinctively”修饰对象的归根到底还是层级结构。因此,Chomsky(2016:8)强调:“任何一个合格的语言理论都必须有某种方法,构造出大量的带有层级结构的表达式,同时忽略线性顺序。”②

  句法过程基于层级而非线性关系,这一事实也得到心理和神经语言学研究的证实。例如,Crain & Nakayama(1987)所做的心理实验证明,儿童对诸如疑问等句法规则的获得只受层级条件的限制,而与线性顺序无关。Musso et al.(2003)等人基于脑成像技术,证明基于线性的规则激活的脑区类似于非语言过程,而不同于基于层级的语言规则。

  第三,从比较人类语言和动物交际系统的角度,也可以窥测出层级结构和线性顺序在语言中的地位。目前已有众多的研究显示鸟禽类和哺乳类动物的交际系统运用了线性顺序,然而却没有层级结构。例如,Berwick et al.(2012),Miyagawa et al.(2013)等指出,斑胸草雀(zebra finch)等鸟类的鸣叫对居前和邻接的成分具有依存性,属于马尔科夫过程,可用有限状态转移网络加以描述。然而,人类语言中的层级结构,包括带有标签的短语、成分之间的不对称、内嵌、有意义而无声音的成分,等等,在鸟鸣中是完全不存在的。换言之,线性顺序是人类语言和动物交际系统所共有的,只有层级结构为人类语言独有,并且是其区别于后者的基本特征之一。

  从上面的讨论可以看出,层级结构是句法规则运行的基础,也是语义诠释的基础。与此同时,它还是语言区别于动物交际系统的主要特征。相比之下,线性顺序没有这些作用。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反映语言计算本质要求的是层级结构而非线性顺序。

作者简介

姓名:程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