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表示心理安慰的“有NP呢”构式
2021年01月11日 10:49 来源:《语言科学》2019年第3期 作者:唐贤清 张言军 字号
2021年01月11日 10:49
来源:《语言科学》2019年第3期 作者:唐贤清 张言军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有NP呢”是现代汉语中一种使用频率较高且表达功能较为多样的构式。在对话语境中,针对受话人所表现出来的担忧或焦虑情绪,说话人常常使用“有NP呢”去安抚受话人。这一构式的形成是在言语交际中由于表达的需要从传统的语法构式中逐渐发展而来的。在表达中,“有NP呢”构式具有“言简而意丰”和“委婉而含蓄”等语用特征。

  关 键 词:心理安慰;构式;“有”;“呢”

  作者简介:唐贤清,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汉语语法;张言军,信阳师范学院文学院副教授,湖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字学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研究方向为汉语语法。 

  基金项目:本文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15ZDB105)及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17BYY141)资助。

  1 引言

  从语用学的角度看,安慰(或劝慰)是人们言语交际中一个重要的功能项目。当受话人由于忧愁、痛苦或某种不顺心、不如意的事件而表现出消极情绪时,说话人往往会选用安慰话语来减轻受话人的消极情绪,使其心情舒畅或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看,伴随着人类物质文明的发展,人类在其他动物面前已经表现得十分强大,但是人类性格中软弱的一面并没有完全消失,在面对不如意或不幸的遭遇时,不管多么强大的人都会需要社会或他人的关心以及安慰。不同语言中,安慰话语的表现形式并不完全一致,如汉语中经常会利用谐音表达来对受话人进行心理安慰(“岁岁(碎碎)平安”),而这一点在其他语言中就体现得并不明显。“有NP呢”是现代汉语中一种使用频率较高且表达功能较为丰富的句法结构。但对于这种结构的心理安慰功能,目前学界还未给予充分的关注,也未见有深入的分析。基于此,本文将在已有相关研究文献的基础上,对“有NP呢”结构的组合特征及其心理安慰功能做进一步的详细分析。

  2 “有NP呢”心理安慰构式的限制条件

  “任何语言表达式,只要其形式、语义或功能的某些方面具有不可预测性,就可以称之为构式”(张谊生2015)。我们认为“有NP呢”已经完全具备了作为一个独立构式的资格。例如:

  (1)小得接过烟说:“那我可不敢,别做出来不合日本人的口味,他们打我!”

  孙毛旦说:“不怕,!”(刘震云《故乡天下黄花》)

  “有我呢”是“有NP呢”构式的一个实例,小得担心被打,所以不敢给日本人做菜,而孙毛旦安慰小得的话是“不怕,有我呢”。“不怕”是一个显性的安慰用语,而“有我呢”的安慰功能又从何而来呢?具体而言,“有”表示存在,“我”代表一个具体的人,“呢”为引起受话人注意或表强调的语气词。但是它们都不具备表达安慰的功能,也就是说,安慰的话语功能并不是构成成分简单组合的结果,而是在组合中浮现出来的整体意义。

  不过正如前文所言,“有NP呢”是一种表达功能十分丰富的结构,并不是在所有情景中都具有安慰功能,为了下文分析的方便,我们有必要厘清哪些条件下该结构表达心理安慰功能,哪些条件下不表达心理安慰功能。例如:

  (2)他夜里去查营,视察大家,唉声叹气,喝酒,睡觉,可是,就是大将军吴汉,他在擦这个枪,在准备下一次的战斗。(北京大学CCL语料库)

  (3)但是,回族有回族的文化,哎,语言是一样的,啊,哎,,就是说呀,汉族哇,他不懂回族的语言特特特特殊语言,啊,哎……(同上)

  (4)今天不去也好,晚上还。(北京语言大学BCC语料库)

  (5)他真签了,再商量。他不签,。(北京大学CCL语料库)

  (6)素云说:“他在部队正忙,家里的事。”(北京大学CGL语料库)

  (7)秀丫哭了,秀丫哭着说:“……这是干啥呢?”呼天成忽然改了语气,他和缓地说:“秀,你不用怕,。”(李佩甫《羊的门》)

  虽然从句法结构上看,上面语句中划线部分都可码化为“有NP呢”,但所表示的意义并不相同。例(2)-(4)中的“有NP呢”每个成分都有独立的意义,它们的组合并不产生字面之外的用法,换言之,它们并未产生整体的语法意义,因此,并不属于本文讨论的心理安慰格式。它们跟例(5)-(7)中的“有NP呢”有着显著的区别。概括地说,“有NP呢”须满足以下条件才会表达心理安慰功能:

  1)“有NP呢”须出现在对话语境中。“交互性”是言语表达的一个重要维度,而最能体现互动性的语体就是对话语体(朱军2013)。因为安慰是说话人针对听话人的某种忧虑而言的,所以只有在对话(或拟对话)的语境中,“有NP呢”才有可能表达安慰功能。在叙事语体中,由于发话者对听话者/文字阅读者没有言语、行为反馈的预期(李延波2018),所以“有NP呢”就是简单的陈述或报告一个消息。如例(2)和例(3)中的“有NP呢”之所以不具有安慰功能,就是因为它们并未出现在对话语境中。

  2)“有NP呢”须出现在合适的语义背景中。根据我们对语料的观察和思考,“有NP呢”一般不能出现在首话轮中,即不能作为话题直接出现,而是说话人“甲”(即下一话轮的听话人)针对眼前的某一事件或某一现象,表现出过多的担心、担忧,正处在一种负面的情绪或处境中,此时,说话人“乙”提出“有NP呢”这一有利因素的存在来缓解或减轻听话人的心理负担,即说话人是针对听话人某种忧伤、痛苦的心情而使用该结构的。例(4)虽是用在对话语境中,但因为缺乏合适的语义背景,所以也不具有心理安慰功能。通过对语料的考察发现,表示心理安慰的“有NP呢”经常出现在下面两种语义框架中:

  A.不怕/怕什么?/有什么可怕的?+有NP呢

  B.有NP呢+不怕/怕什么?/有什么可怕的?

  “有NP呢”表达心理安慰时,因为跟“不怕、不用担心”等词语的话语功能具有一致性,所以可以共现,如例(7)在句法结构中本就出现了“你不用怕”,而例(5)和例(6)则在“有NP呢”的前后可以自由添加“不怕”“不用担心”等。而如果“有NP呢”不表达心理安慰时,则在其前后插入“不怕、不用担心”等词语就会显得比较突兀,难以接受,如例(2)-(4)。

  3)在现实世界里,“NP”的存在能够成为改变某种困境的有利条件,“NP”成为有利条件的可能性越显豁,“有NP呢”表示心理安慰的功能就越凸显,否则,就需要比较充足的语境支撑方能实现心理安慰功能。例(7)因为“我”的存在可以保护听话人,所以“我”成为有利条件的可能性就比较显豁,而例(4)“课”的存在一般不会为听话人的困境提供某种帮助,所以其成为有利条件的可能性就低,也就较难构成表心理安慰的“有NP呢”构式。

  3 “有NP呢”构式的话语功能及其语用特征

  3.1 “有NP呢”构式的话语功能

  对于特定构式的分析,除了分析构式的构成及构式义外,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分析内容就是构式的话语功能,因为“特定的构式具有特定的话语功能,体现了说话者对特定语境的识解”(吴为善等2011)。“有NP呢”在对话(或拟对话)语境中,具有明显的心理安慰功能。

  从言语交际的角度看,为了安抚受话人忧伤、痛苦的负面情绪,说话人可以选取不同的表达策略去实施自己的交际意图。如说话人可以选取消解受话人担忧根由的策略来安抚受话人,即为当事者寻找理由,替听话人开脱责任,从而减轻其自责与抱怨心理(王永娜和李军2003);说话人也可以选取淡化、弱化受话人所面对的困境的策略,即在说话人看来,受话人所面对的困境并不算什么事儿,只是一些小问题,从而使受话人可以减轻自己的焦虑情绪。而本文所讨论的“有NP呢”构式则是说话人选取了另一种不同的表达策略,即说话人以外在的帮助、援助或有利条件来提醒受话人在困境面前他并不是孤独的,从而减轻、消除受话人的负面情绪,这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来自亲人或朋友的关心和帮助,也许是最为贴切的安慰。

  由例(5)-(7)可以看出,“有NP呢”并不是为了表达存在NP这一事实,而是为了向听话人传递一种不用担心、不用担忧、不用犯愁的信息。如例(6)的背景信息是素云的婆婆胃病发作住院了,而就在这期间她的亲生父亲也生病(肺癌晚期)快不行了,面对忙里忙外的素云,婆婆很是担心儿媳是否能够承受得住,因此建议把在部队当兵的儿子喊回家来帮忙。面对婆婆的担忧或忧虑,素云对婆婆说的话是“家里的事有我呢”,这一话语并不是要向婆婆说明她的存在,而是在向婆婆传递更为丰富的信息,即您老人家不用担忧,也不用犯愁,因为家里的事有“我”来处理,而且“我”有能力处理好,因此也就没有必要喊丈夫(效武)回家来。这样,婆婆的担心或忧虑也就没有多大的必要了。再如:

  (8)村里有德顺爷和玉秋、兰子他们就行了。姜同志,我不是不疼俺妈,她是需要帮忙。可是他们也可以照顾些呀!再说,还有俺大兄弟呢。(冯德英《苦菜花》)

  例(8)的背景信息是,说话人“秀娟”作为共产党员,想像其他人一样拿着枪杆子上前线打鬼子,但是秀娟的提议遭到了“姜同志”(即姜永泉)的拒绝,因为姜永泉有着更为综合的考虑,他担心的是这个家在此时是离不开秀娟的。正是面对姜永泉的担心“就算你能行,可是大娘谁照顾呢?这么多的孩子,她身子又不好,冰天雪地的,怎么能行呢?”秀娟才说出了上面一段话来安慰姜永泉过度的担忧。在这些安慰话语中,秀娟提到了两个有利条件:一是村子里有德顺爷和玉秋、兰子他们,他们可以帮助照顾自己的家人;二是自己还有大兄弟呢。不过,秀娟说的有利条件“还有俺大兄弟呢”,其意图并不是向姜永泉介绍她的家庭成员,而是要告诉对方,她的大兄弟在她离开家时可以承担照顾家人的重担,这样一来,姜永泉也就无需过度的担忧了。

  一般而言,常见的安慰的对象都是受话人(如以上诸例),而有的时候,安慰的对象也可以是说话人自己,即当说话人感受到来自外部的压力或处于某种不利的处境时,说话人自己也可以提出一种有利的条件,来抵挡他人或外在的压力。例如:

  (9)宁琴告诉记者,今天的表现有瑕疵,第二个跳台下落时有点后座,速度过快没控制好,但动作完整性还行,没有出现停顿、失误。“没事,下次发挥好点,我还!”(《“小小鸟”宁琴:飞上奥运领奖台上是我的“中国梦”》新华社2014.2.7)

  对于宁琴而言,在冬奥会这样的国际比赛中发挥欠佳,遗憾地未能跻身前十直接闯入决赛圈,这对她个人而言肯定会产生情绪上的失落或自责。而如果她带着这样的负面情绪继续参加比赛,又肯定会影响后面的成绩,所以面对记者的采访,宁琴采用了“没事,下次发挥好点,我还有后天呢”来进行自我安慰和调节,以使自己保持或恢复平静的心态。

  3.2 “有NP呢”构式的语用特征

  “有NP呢”构式主要包含以下两个方面的语用特征。

  1)言简而意丰。说话人为什么要使用“有NP呢”这一构式来对听话人做出心理宽慰呢?从表达效果看,这一构式具有言简而意丰的效果,即表达形式短小,但所包含的信息量却十分丰富。如例(5)“他不签,有党纪校规呢”并不仅仅是向听话人强调党纪校规的存在,而是在告诉听话人我们不用或犯不着担心、担忧,因为有党纪校规的存在,所以他不签的话,也会受到党纪校规的约束或处理。但是这些信息都是在后台进行处理的,并没有在句法表层中显现出来。这样,从句法结构上来看,就显得形式很短小,但所传递的信息却很丰富。

  2)委婉而含蓄。一般说来,说写表达应该明白清楚,但是有时在特定的语言情景下,对于特定的交际对象,为了达到特定的交际目标,我们是要讲求“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表达效果的。为此,我们就得建构具有婉约慰藉韵致的修辞文本(吴礼权2006:30)。“有NP呢”构式从表达效果看,正具有这样的委婉含蓄的表达特点。一是受话人此时正处在忧虑、担心之中,并不希望被人喋喋不休的打扰,所以说话人应该尽量使用简洁的词语来对受话人进行心理安慰;二是说话人也要给自己的话语留有回旋的余地,换言之,说话人既要安慰受话人的心理恐慌或忧虑,同时也不能把对未来不可预测的事情说的太过绝对,因为很多时候未来的结果带有很大的不可预知性,如果自己将来没有完成或实现前期的承诺,那么有可能会对受话人带来第二次的心理创伤。基于这两点考量,说话人使用“有NP呢”也更符合交际的策略。

  4 “有NP呢”构式的形成机制

  薛宏武(2006)指出,动词“有”、“有”字结构及“有”字句是汉语语法中甚为复杂的问题之一,研究至今尚在进行。那么,表示心理安慰的“有NP呢”构式是从何而来,其形成机制又是什么呢?徐阳春(2015)指出,“有+NP+VP”结构可以分化为A式和B式两类,A式的特点是可以独立成句,但是由于其中的NP可别度较低,必须借助“有”的标记才能成立;B式的特点是不能独立成句,但其中的NP可别度较高,去掉“有”反而可以独立成句,这一结构经常用作条件分句。例如(转引自徐阳春2015):

  (10)a.*有老王做向导。

  b.有老王做向导,我们顺利地找到了出口。

  例(10)a不能独立成句,但可以在例(10)b中以条件小句的身份出现,与后续小句一起构成一个因果复句。换言之,在B式中,“有+NP+VP”在前段出现,后段一定会出现一个与之相照应的结果小句。这样一来,随着这种组合使用频率的提升,其组合框架也就逐渐规约化,对话语的理解也会变得自动化或机械化。在对话的语境中,当说话人说出“有+NP+VP”时,即使不说出与之相照应的结果小句,听话人也可以根据语境在理解中自行补充出后续的结果小句。例如:

  (11)山里道路曲折,你们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可能找得到出口呢?

  a.有老王做向导,我们一定能顺利地找到出口。

  b.有老王做向导呢。

  c.有老王呢。

  我们认为,“有NP呢”正是在对话语境中,由于背景信息的充裕,在不影响交际的前提下,说话人会在经济原则的驱动下把在语境中已经蕴含的信息省略掉,如例(11)。具体来说,“有NP呢”的形成大体经历了两个阶段:首先是省略后续句“我们一定能顺利地找到出口”,因为说话人的回答就是针对“怎么能找得到出口呢?”这一提问而来的,当他说出“有老王作向导呢”,就是在肯定他们具备顺利找到出口的条件,所以后一段信息在交际语境中省略之后也并不会影响到交际方的理解。再进一步来看,在这一交际情景中,说话人所强调的“老王”对听话人而言也基本是定指的信息,“老王”可能是一个经常在山里行走的人,也可能是一个熟悉当地地形的人,所以,当说话人提出“有老王呢”时,听话人也可以补充出所蕴含的信息,即说话人认为他们有“老王作向导”或“有老王的帮助”,因此他们有能力顺利找到出口。当然,为了适应后续句的省略,前小句中语气词“呢”的出现便变得不可或缺,说话人正是通过语气词“呢”的添加来强调他们所占有的有利条件,进而可以推导出相应的结果。而在完整的“有+NP+VP,S”句式中,由于表意内容都已在句法表层出现,语气词“呢”并不是必有的组构成分。

  因此,我们认为“有NP呢”构式正是在对话语境中,从“有+NP+VP,S”这一常规的语法构式中逐渐衍生发展出来的一种修辞构式。“有NP呢”是说话人以最简单的话语形式向受话人传递了一个条件小句,并且说话人通过语气词“呢”的使用向受话人重点强调了这一条件小句,而说话人也认为受话人在听到这一小句之后,有能力分析出这是一个对受话人有利的条件,并进而会推导出这一有利因素将会带给受话人有利的结果。这样一来,受话人所表现出的过度焦虑、过度担忧就显得没有太多的必要,受话人应该放松心情,不应该太过于恐慌。以例(1)来看,说话人说“有我呢”实际上是向听话人传递了一个条件小句,而说话人完整的话语信息就需要受话人通过语用推理来获取:前提是“有我呢”,推理是“我是会帮助你的,是不会让你挨打的”,结论是“你是没有必要担心的”。而说话人也认为受话人听到“有NP呢”之后,也会根据语境的提示,有能力自行解读出话语所包含的完整信息。由此,受话人的焦虑情绪就可以得到解除或化解了。

  “有NP呢”构式的形成除了受到语用推理的影响,语境吸收也是不可缺少的机制。“语境吸收”是指某个句式所具有的语法意义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会诱发句式中的某个词语或结构吸收句式的语义,并在脱离上下文语境中,该句法成分仍保留此语法环境所具有的语法意义(胡清国2017)。本来是“有+NP+VP,S”整个句式提出一个前提,并引导出一种较为有利的结果。而后由于对话语境的支撑,这些语义都可以聚焦在前提信息“有+NP”中,并被其吸收。当说话人在对话中刻意强调“有NP呢”时,就不再是仅仅指出NP的存在,而是其还可以引导出一种有利的结果,对于受话人的焦虑、担忧而言,这种有利的结果自然具有心理安慰功能。

  5 结语

  本文讨论的“有NP呢”构式,是从常规的语法构式“有+NP+VP,S”中逐渐衍生发展出来的一种修辞构式。在对话(或拟对话)语境中,“有NP呢”针对受话人所表现出来的担忧或焦虑情绪,可以发挥心理安慰作用。这是因为说话人通过对有利条件“有NP呢”的强调,相信受话人在特定语境中通过语用推理,有能力解读出话语中所包含的对自己有利的信息。由于受话人需要借助语境在后台对构式进行语用推理,所以在表达中,“有NP呢”构式具有“言简而意丰”和“委婉而含蓄”等语用特征。

  此外,在现代汉语中,能够对他人进行心理安慰的话语表达方式还有许多,它们的形成机制是什么?与本文讨论的“有NP呢”有哪些共性与差异?这些问题是我们的后续研究将持续关注的内容。

  文章初稿曾在“汉语句式问题国际学术研讨会”(武汉,2016.10)上宣读,承蒙与会学者批评指正;在写作和修改过程中,牛利博士、朱敏霞博士,以及《语言科学》编辑部和匿审专家也提出了宝贵的修改意见,谨此一并致谢。

  原文参考文献:

  [1]Hu,Qingguo(胡清国).2017.Xiandai hanyu pingjia goushi "NP yige"现代汉语评价构式“NP一个”[On the evaluation construction "NP+yige"].Hanyu Xuebao汉语学报[Ghinese Linguistics]2017.1:66-73.

  [2]Li,Yanbo(李延波).2018.Qianhouwei "wang" zi goushi de gongneng chayi前后位“往”字构式的功能差异[The Functional differences of "wang" construction between front-position and back-position].Hanyu Xuexi汉语学习[Ghinese Language Learning]2018.1:60-67.

  [3]Luo,Yaohua(罗耀华),Ghenlei Zhou(周晨磊)&Ying Wan(万莹).2012.Goushi "xiao OV zhe" de goushiyi、huayu gongneng jiqi liju tanjiu构式“小OV着”的构式义、话语功能及其理据探究[The meaning,discourse functions and formation of the construction "xiao OV zhe"].YuyanKexue语言科学[Linguistic Sciences]2012.4:359-366.

  [4]Wang,Yongna(王永娜),&Jun Li(李军).2003.Anwei de huayu moshi he xiuci celüe fenxi安慰的话语模式和修辞策略分析[The discourse modes and rhetorical strategies of comfort].Xiuci Xuexi修辞学习[Rhetoric Learning]2003.3:48-49.

  [5]Wu,Liquan(吴礼权).2006.Xiandai Hanyu Xiucixue现代汉语修辞学[Modern Ghinese Rhetoric].Shanghai:Fudan Daxue Ghubanshe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Shanghai:Fudan University Publishing House].

  [6]Wu,Weishan(吴为善),&Fangfang Xia(夏芳芳).2011."A budao naliqu" de goushi jiexi、huayu gongneng jiqi chengy in “A不到哪里去”的构式解析、话语功能及其成因[Gonstruction analysis discourse function and the formation of "Adj+budao naliqu"].Zhongguo Yuwen中国语文[Studies of the Ghinese Language]2011.4:326-333.

  [7]Xu,Yangchun(徐阳春).2015."You+NP+VP" jiegou kaocha“有+NP+VP”结构考察[On the construction of“有+NP+VP”].Yuyan Jiaoxue yu Yanjiu语言教学与研究[Language Teaching and Linguistic Studies]2015.2:45-53.

  [8]Xue,Hongwu(薛宏武).2006.Xiandai Hanyu "You" zi Jiegou yu "You" ziju现代汉语“有”字结构与“有”字句[The "You","You" Structure and "You"-sentence in Modern Ghinese].Wuhan Daxue Boshi Xuewei Lunwen武汉大学博士学位论文[Ph.D.dissertation,Wuhan University].

  [9]Zhang,Yisheng(张谊生).2015.Fei kuangjia liuxing goushi "X naxie/dian shi" yanjiu非框架流行构式“X那些/点事”研究The study on the non frame popular construction "X those things"].Dangdai Xiucixue当代修辞学[Gontemporary Rhetoric]2015.2:29-40.

 

  

  

作者简介

姓名:唐贤清 张言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