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英汉语“小句”语法地位再审视
2019年02月19日 11:10 来源:《外语教学与研究》 作者:何伟/王敏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Revisiting of the Grammatical Status of "clause" in English and Chinese

  作 者:何伟/王敏辰

  作者简介:何伟,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外语与教育研究中心(北京 100089);王敏辰,北京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北京 100083)。

  原发信息:《外语教学与研究》(京)2018年第20182期 第195-204页

  内容提要:“小句”作为必要的语法单位,是学界的重点议题之一。在英语学界,形式主义和功能主义对于小句语法地位的看法不同;汉语学界的观点较为统一,“小句中枢”思想被普遍认可。通过比较当代国外语言学理论和汉语语言学本土理论,本文发现系统功能语言学的“小句核心说”与汉语“小句中枢说”异曲同工,并且弥补了“小句中枢说”的一些不足。因而,本文认为系统功能语言学可为英汉语小句对比研究提供比较适合的理论框架。

  关 键 词:小句/形式主义/功能主义/“小句中枢说”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子课题“汉外对比及外语学习者语言研究”(16JJD740002)及教育部哲学社科研究后期资助重大项目“英汉语功能句法结构数据库建设及研究”(17JHQ008)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1.引言

  英语的clause通常译为“小句”,但同时也有“分句”“子句”等表述。该术语翻译上的差异反映了学界对“小句”(clause)语法地位的争议。当clause译为“小句”时,它一般被看作是语法分析的基本单位;如若被译为“分句”或“子句”,则“句子”被看作是基本语法单位,而clause只是句子的成分(参见吕叔湘1979:23)。这种争议也因此引起了学界对“小句”界定的差异。本文将分别梳理英语学界和汉语学界对小句语法地位及作用的看法,并比较英汉语学界的理论方法,在阐明小句语法核心地位的过程中确定适合英汉语小句对比研究的指导理论。

  2.英语小句的地位

  小句概念自传统语法时期已进入人们视野。这一时期的论著多以建构完整的语法体系为本,鲜有专门聚焦“小句”或“句子”(sentence)的论述。不过,一般的语法著作在谈到小句时,都给出了明确的界定或者阐明了小句与句子的关系。Jespersen(1924:103)指出:“小句是拥有句子形式的句子成分”。该表述涵盖了两方面内容:一是小句与句子的形式结构一致,二者皆具有限定性动词;二是小句单位不具有独立性,依赖于句子。可见,Jespersen以句子作为语法分析的基本单位,认为clause是一种主谓结构,具有限定性和非独立性两种特点。因此,此处clause指的是附属于句子的“分句”。相反,Quirk et al.(1985:50)对于clause的上述两种特点提出不同观点,认为根据动词的限定性特点,clause既可以是限定的,也可以是非限定的。该研究也表明clause代表“小句”,是一个独立的且比“句子”意义更加明确的语法单位。因为,在介入英语口语语篇后,Quirk et al.(1985)发现“句子”单位不仅难以辨别,而且一个句子在语法上的可接受性受制于语境、语体等多种外在因素。因此,Quirk et al.(1985)在具体的分析中,倾向于以小句为句法分析的起点,根据小句个数及作用划分简单句(simple sentence)和复杂句(complex sentence),并直接用independent clause术语代替simple sentence的表达。

  总地来说,传统语法认可小句以动词为中心的基本结构,但关于“小句”的语法地位,Jespersen(1924)与Quirk et al.(1985)观点不一。大体上,他们代表当今学界的两种对立观点:

  第一种以“句子”为基本的语法单位,clause是句子的构成成分,对应的汉语翻译应为“分句”或“子句”。这是形式主义语言学(结构主义语言学和转换生成语言学)的基本立足点。通常,形式主义学者采用二分原则,首先将句子划分为“主谓结构”(可表示为S=NP+VP),然后讨论名词短语和动词短语的内部结构。详细说来,结构主义认为“英语句子是按照二分原则由简单扩展到复杂的词语序列”(楚军2014:13)。因此,在句法分析层面,结构主义主要采用Bloomfield(1933)的“直接成分分析法”(Immediate Constituent Analysis,简称IC Analysis),将句子切分成不同的构成成分,从而讨论词/词组在句子中的分布情况以及词/词组之间的相互关系。

  类似地,转换生成语法也常采用二分原则,以词组为研究的出发点。例如,Baker(1995)从词组入手,重点讨论了充当主语、补语或修饰语的关系从句、补语从句、主语从句、非限定小句等一系列分句。但生成语法与结构主义的研究路径不同。Chomsky(1981)反对结构主义先语言再语法的研究思路,并指出语法具有第一性,存在于大脑中,是句子的基础。此处的句子是抽象概念,它包括一切可能的句子集合。基于此,转换生成语法致力于提出一套具有普遍性、合乎心理要求的语法原则,由此帮助人们辨别合格的句子和不合格的句子以及正确的句子描写结构(参见Radford 1981)。值得说明的是,生成语言学中还有一个与clause相关的特有术语small clause,它一般被生成语法学者翻译为“小句”(如Sybesma、沈阳2006;张素侠、满在江2007)或者“小句子”(邓思颖2002)。这种“小句”与传统意义上的小句不同,它特指“V+[NP+XP](X=N,A,V,P)”句法结构中的嵌入小句[NP+XP],例如Iconsider[John a fool]及I see[John in the garden]中的John a fool及John in the garden等。这类结构是生成语法学界的热点问题之一,相关著作颇丰(详见Stowell 1983;Bowers 1993;Rothstein 1993,1995,2004;Hoekstra 1995;Culicover 1997等),此处不赘述。

  第二种观点认为小句(clause)是基本的语法单位,是句法分析的基础,句子则倾向于被当成是书写单位。这是功能主义语言学(尤其是系统功能语言学)的基本立足点。他们摒弃了二分原则,而依据“形式与意义相结合”的原则,探究语言结构的交际功能或认知理据。

  在系统功能语言学框架下,语法单位自上而下共有四种:小句、词组/短语、词和语素。与此同时,这四种语法单位可通过从属或并列的方式成为更大的结构单位——复合体,如小句复合体、词组复合体等(参见Halliday 1994)。这里的“小句复合体”代替了传统意义上的“句子”。究其原因,主要是小句复合体可充分说明传统语法所说的“句子”的功能结构(Halliday 1994:214;Thompson 2004:22),而且小句复合体是语法成分,而句子只是书写成分(Halliday 1994:214)。Halliday(1989:66)指出,句子实则是标记小句复合体的一种书面语形式。凭借句首单词的首字母大写和句尾标点(句号),人们得以识别句子或小句复合体。因此,系统功能语言学将小句及小句复合体视为不可或缺的语言单位,并且认为小句及小句复合体是最大的语法单位。在句法分析时,系统功能语言学者也以小句为起点,这是由小句的特点决定的。一方面,在词汇语法层,小句建构了最具延展性的空间,为其他较低级别单位的进入提供了可能;另一方面,小句也是联结句法界面和语义(语篇)界面的纽带(Caffarel et al.2004:42,44)。此外,在系统功能语言学中,小句还有一个特殊的地位——“三位一体”的语义功能,即一个小句同时具有表征功能(clause as representation)、交流功能(clause as exchange)和信息功能(clause as message)(Halliday 1994)。换言之,小句的组成成分是多功能的。例如,在功能句法中,小句的必要成分有主语、补语、谓体等,它们都是小句的直接成分。就表征功能而言,前两者发挥参与者角色,谓体则决定小句过程;对于交流功能,主语属于语气结构中的一部分,而谓体和补语则属于剩余部分;至于信息功能,主语通常是主位,而补语和谓体属于述位(Halliday 1994)。总之,在系统功能语言学中,小句处于核心地位,既是句法研究的起点,也是语篇研究的基础。

  与系统功能语言学一样,认知语言学也把小句看作是语篇研究的基础。Langacker(2016:460)指出,小句的功能是指向某一事件(event),而事件的暂时性和不可预测性使小句在语篇中发挥重要作用。不过,与系统功能语言学不同,关于“句子”单位的去留问题,认知语言学界存在争议。目前,大部分学者持保守观点,在句法分析时,一方面以小句为单位,讨论主语、宾语、助动词等句法成分或者作格、时态、时体等句法性质,另一方面又把小句视为句子的主要组成成分,在句子层面讨论小句间的并列或从属关系(参见Longacre 1999;Langacker 2004;兰艾克2016)。但Miller(1995)对“句子”单位的有效性提出质疑。他发现,“句子”是一个不确定的概念,其结构分析受制于文化语境和修辞表达,而小句不受这些影响(同上:123)。因此,他一方面强调了小句的语法地位,认为小句是“句法成分分布和依赖关系的核心所在”(同上:118),另一方面弱化了“句子”的语法性质,强调其为语篇单位。该结论大致得到Lyons(1995)的认可,不过Lyons并不建议将“句子”排除在语法体系之外,他仍认为句子在语法中处于合理地位。关于这个“合理性”,他并没有给出解释。总的来说,小句在认知语言学中的地位比较明了,它既是一种语法单位,同时也是语篇分析的基础;“句子”概念虽被弱化,但仍被保留。值得说明的是,Miller(1995)的研究吸收了系统功能语言学者Matthiessen&Thompson(1988)和Halliday(1989)等人的研究成果,体现了认知语言学与系统功能语言学之间的相通性。

  综上,“小句”的地位在形式主义语言学和功能主义语言学中截然不同。形式主义的研究立足于句子,研究层面也局限于句子。在句法分析时,他们以句子为起点,依据二分原则,将传统意义上的主语和谓语视为句子的直接成分,而补语、宾语、定语、状语等只是句子成分的成分(即间接成分)。此时,小句仅被看作填充句子主语或谓语的成分。相反,功能主义将小句作为句法分析的基础,弱化了主语、谓语/谓体、补语、状语等成分间的阶层关系,而强调了这些成分的语义功能。此外,功能主义的研究上升到语篇层面,以小句作为句法和语篇的联结界面。因而,相对于句子,小句处于语言研究的核心地位。

作者简介

姓名:何伟/王敏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