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前哨
新时代 新设计 ——改革开放40年艺术教育成果展之艺术设计篇
2018年08月27日 15:06 来源:《艺术教育》 作者:郭晓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的中国催生了中国设计,中国设计界的改革探索及实践精神也折射出改革开放的时代观念转变和中国文化艺术的新气象。40年来,中国艺术设计的发展既艰难曲折,又充满生机。“从最早期‘模仿的设计’,进入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美术院校出身‘画设计’,到真正意义上的‘用设计’,进入21世纪审视设计的‘管设计’,再到未来的‘智能设计’。改革开放40年,中国设计正是循着这样的发展脉络,从逐步崛起到推动现代化的进程。”中国文联副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这样概括中国设计40年的发展进程。 

  在艺术学学科门类升级和改革开放40周年的现实语境中,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设计学学科发展史尤为迫切和重要。本刊记者认为,从学术层面来看,作为艺术学一级学科存在8年之久的设计学学科,当前急需在三个领域开展研究:设计学学科发展史研究、设计学学科知识体系研究、设计学人才培养体系研究。

  始终站在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深圳,2008年成为我国首个成功申请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设计之都”的城市。新起点开启新征程,深圳设计已然成为推动深圳品牌构建、深圳质量提升的核心力量,成为深圳文化软实力、经济硬实力的重要保障。深圳设计在人才培养、产业发展等方面取得了腾飞式的发展。

  作为设计之都与特区大学,经过多年的发展,深圳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已经基本形成一支学有专长、结构合理、富有创新精神、朝气蓬勃的教学科研队伍。近年来,学院以高水平大学建设为契机,从制度建设、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和社会影响力等方面入手,致力于建设一所与深圳设计之都相契合、与创新型城市相适应,培养具有创新能力的实用型设计人才的艺术设计学院。2012年,学院的设计学学科被评为广东省优势重点学科;2014年,学院艺术设计教学实验中心被评为“广东省艺术设计实验教学示范中心”。

  此次深圳大学呈现的师生作品充满了对设计消费产业升级与变革的探索,集中展示了深圳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当前师生的设计理念与设计能力,既有后现代设计对情感与设计语义的表达,也有对新材料与新制作工艺的思考,充分体现了设计者对行业最新发展的敏锐感知和创新力。本期杂志对此予以特别关注。这也是深圳大学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具体行动,其对深圳国际创新设计之都、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以及产业融合、区域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构建中国特色设计学学科发展史 

  2011年,艺术学升格为学科门类,随之,设计学也作为一个一级学科被确立下来。但在艺术学五个一级学科中,设计学学科呈现出一种最为特殊的表述:可授予艺术学、工学学位。 

  这当然是源于原有的设计学学科所具备的工学与艺术学的交叉学科现实。在教育部1998年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生专业目录》及1997年颁布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中,设计艺术学是高等院校研究生学习阶段学科的专业称谓,而艺术设计学是高等院校本科学习阶段学科的专业称谓。 

  众所周知,设计学学科名称的确立经过了一个复杂的演进过程,也有相当多的学术成果聚焦于从工艺美术到设计艺术的概念内涵转变。但客观来讲,一门学科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从“工艺美术”到“设计”,更多体现了一种设计从原有大美术学科体系中分离出来,从而与更广阔的人文自然科学领域进行交叉的内在动力。这正是学科动力学的应有之义。 

  记者认为,从学术层面来看,作为艺术学一级学科存在8年之久的设计学学科,当前急需在以下领域开展研究。 

  一是设计学学科发展史研究。较为遗憾的是,目前学术界缺少从学科发展史的角度研究设计学的学术成果。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1979年以来的立项结果来看,尽管有研究设计史的课题,如《中国古代设计艺术思想研究》《六朝设计史》《中国汉字字体设计演进研究》《晚清至民国前期西方设计在中国的传播与影响研究(1840-1937)》《中国藏族传统设计史研究》《中国当代平面设计史(1979-2010)》《伪满洲国设计艺术史研究(1932-1945)》《中国古代室内设计史》等,但设计学学科发展史研究始终是空白。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设计学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许平在《中国高等学校设计学学科教程》的第一章第二节中,以“设计学学科发展简史”为题,盘点了设计学学科的历史渊源问题,虽寥寥数千字,尽管仍缺乏更为深入的论据支撑,但实际上已经浅浅地勾勒出设计艺术学学科发展史的基本脉络。 

  二是设计学学科知识体系研究。众所周知,设计学是一个非常大的概念体系,仅从学科设置中将其视为明显的交叉学科即可窥见一斑。正如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设计学学科评议组成员、景德镇陶瓷大学校长宁钢所言:“设计学主要还具有跨学科性,就设计本身来说,设计学目录上很难涵盖设计的实践。设计学应该是基于人文、自然、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艺术等研究于一体,以设计为主导的应用型学科群。”客观来讲,在众多艺术学科中,设计学在我国传统文化中有着极高的地位。从思想史的角度来看,设计学思想萌芽要早于舞蹈、美术、音乐等传统学科。另外,设计学所涵盖的实践领域要远远多于其他艺术学科,其综合性更为突出。 

  三是设计学人才培养体系研究。人才培养体系包括确立学科方向、制订培养目标、设置课程体系三个既相对独立,又相互联系的研究领域。但客观地说,我国设计学学科的人才培养体系目前尚处于单打独斗、各自为政的混战局面。各个培养机构的设计学学科基本上脱胎于原有学科体系中的工艺美术、建筑园林设计、平面设计等,并没有形成学科合力。很多拥有设计学学科的高校都声称自己是该学科的代表力量,但并没有将自身的学科力量向设计学一级学科进行资源整合。 

  在艺术学科门类升级和改革开放40周年的现实语境中,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所强调的“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高度重视哲学社会科学,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指示精神,构建中国特色设计学学科发展史显得更加迫切和重要。 

  学科史与设计学学科史  

  学科发展史,并非特指某一大学的某一具体学科的发展历程,而是泛指某一知识领域及其文化传播的历史。这一领域近年来受到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其原因是原有的属于某一具体学科的教育发展史、科学发展史乃至学术发展史在研究范围上的局限性,不足以描述一个学科的完整发展历程。新世纪以来,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会科学,几乎在每一个领域,都有专门研究学科史的成果问世。较为成熟的学科都有自身的发展史。学科发展史不同于科学发展史。这就如同“艺术学学科建设史”不同于“艺术史”一样,二者的区别在于:艺术史是艺术作品创作的历史,如贡布里希指出的,“实际上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而已。”他认为,艺术史不是简单罗列史实、介绍作品,也不是用抽象的“主义”来概括美术史,而是描述一系列的“问题情境”。他指出,艺术的发展是在艺术家不断解决由社会和艺术传统自身所提出的问题过程中形成的。实际上,记者认为,贡布里希观点的本质在于承认艺术史和美学史的相对独立。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法在《文艺学·艺术学·美学——体系架构与关键语汇》中针对该问题有专门论述,即艺术学和美学的相对独立源于二者有着不同的方法和目标:“美学是哲学玄思,艺术之学应当成为讲得清楚的科学”“艺术不是或不仅是追求美”…… 

  当我们把目光投向更加广阔的艺术世界,而非仅仅是西方艺术史所指的美术史之时,就会更加深切地感到,艺术史真正的落脚点在于艺术创作而非艺术的理论、批评、教育甚至学术等。但很显然,诸如艺术批评、艺术教育、艺术学术等与艺术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艺术学学科建设的内容就在于此。作为艺术学重要分支学科的设计学学科亦不例外,其学科发展史理当建立在设计历史、设计理论、设计批评、设计教育等厚实的学术土壤上。记者以为,要确立设计学学科发展史的起点,首先应该确立三个基本概念:设计、设计学、设计学学科。 

  设计  很显然,设计是一个较为普泛的概念,如果不限制在艺术或工程的范围内,设计的概念无边无际。设计是将一种设想通过合理的规划、周密的计划以及各种感觉形式传达出来的过程。人类通过劳动改造世界、创造文明、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而最基础、最主要的创造活动是造物。设计便是造物活动进行预先的计划,可以把任何造物活动的计划技术和计划过程理解为设计。记者认为,与艺术学学科一脉相承的“设计”概念,应该表述为:在计划与谋划基础上,所开展的一种旨在创造工业品和艺术品的社会活动。 

  设计学  许平在《中国高等学校设计学学科教程》一书中对设计学的定义是:“设计学是关于设计行为的科学,设计学研究设计创造的方法,设计发生及发展的规律,设计应用与传播的方向,是一个强调理论属性与实践的结合,融多种学术智慧,集创新、研究与教育为一体的新兴学科。”这一定义具有较强的概括性和较高的学术价值。 

  设计学学科  在此,记者首先反对“设计学科”这种提法,即将“设计”直接称为学科,这不符合学科产生的逻辑。因为学科是科学研究发展成熟或较为成熟的制度化产物,是在知识形成中发生的以获得和确立价值为核心的某种行为规则、模式得以确立和维持的过程。仅作为艺术创作或工业创作的设计行为,不可能直接作为学科被社会认知。因此,记者以为:设计学学科是设计学研究规范化分类的依据,是设计学知识体系单元化管理的方式,是设计学人才培养定向化的途径,是设计学社会服务专业化的平台。其基本特征是科学研究规范化、知识体系单元化、人才培养定向化、社会服务专业化。社会服务是大学的三大职能之一,也是通过一个个具体的学科来实现的。设计学学科是承载社会服务职能的平台。所以,设计教育质量和水平的竞争,归根到底是设计学学科水平的综合竞争。 

  那么,在确立了设计学学科建设的各种概念之后,该如何界定并撰写设计学学科发展史?探讨一门艺术从学科层面或知识体系的演变层面的发展变化,即是学科发展史的基本内涵。 

  实际上,没有学科发展史,何来艺术史?伟大的艺术作品的诞生与社会文化背景、地域、历史、教育都有密切关系,这些恰恰就是学科建设的研究对象。另外,学科史不同于学术史。关于学术的概念往往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学术特指科学研究,是通过系统的方法(归纳、演绎等),针对明确的研究对象和研究范围,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以获得规律性认识。广义的学术包括科学研究和高等教育,是对存在物及其规律的学科化。在具体使用时,我国学者往往用的是狭义的内涵。但需要说明的是,这个词对应的英文Academia更常见的意义是指进行高等教育和研究的科学与文化群体,在作为这个意义使用时,对应于中文的学术界或学府,和学科也就非常接近了。 

  设计学学科发展历史溯源 

  设计学学术的蓬勃兴起不等于设计学学科的水到渠成,但设计学学科的确立以设计学学术的成熟为前提条件。任何可以称得上学科的知识部门都不是一些相关知识的简单堆砌,而必须要有一定的条件,其中首要的一个条件就是这些知识必须形成以概念、逻辑、原理、命题、方法等元素构成的知识结构,结构可以说是学科存在的外在形式。其次还应该进入大学,登上大学的讲台,这是一门学科被认可的象征。对一门学科的追本溯源是一件很复杂的事,首先要界定设计学究竟何时被视为一门学科?或者按照学科成立的条件,设计学何时具备了这些条件?那么,该如何追溯中国设计学学科发展史呢? 

  首先,设计思想的诞生与发展过程能否被划入设计学学科发展史?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设计的历史几乎等同于我国5000年的文明史。如果从普泛意义的设计概念来看,黄帝受到草帽在地上滚动启发而设计“轩辕”,又进而设计司南车;尧帝设计围棋,更是根据日月星辰运行原理设计历法;春秋战国时期墨子创立了以兼爱非攻为主要思想、崇尚制造工具的墨家学派;先秦时工艺设计文献《考工记》、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明代文震亨的《长物志》、宋应星的《天工开物》等,中国设计思想可谓源远流长。然而,显然不能将设计思想的萌芽视为设计学学科的发端。 

  其次,现代设计观念在中国的传播能否被划入设计学学科发展史?现代设计始于1919年德国的包豪斯,通常也被视为现代设计教育的发端。而几乎是同期,清政府的洋务运动促使现代设计观念开始在中国传播,如创立于1864年的上海土山湾孤儿院手工绘制课。 

  最后,新中国成立之前的高等设计教育能否划入学科发展史?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一些归国留学生的推动下,我国建立起一批推行图案和工艺美术教学的专门学校。如民国时期,美术院校中首先开创工艺美术教育的是1912年成立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理论学科评议组成员、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夏燕靖曾在《上海美专工艺图案教学史考》一文中,考证了该校从1920年开始设置工艺图案课程,直至1925年经学科专业调整,工艺图案由最初的课程转化为系科,最终于1925年2月,结合社会需求正式成立了工艺图案科,以养成工艺界实用人才为主旨,学制三年。这是我国最早的设计学学科点。在此之后,武昌艺术专科学校于30年代初开设工艺图案与建筑图案两科。苏州美术专科学校于1933年增设实用美术科,开设印刷、铸字、制版、摄影等工场。国立北平美术专门学校30年代初设有实用美术系等。 

  据此,记者认为,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于1925年开设工艺图案科培养工艺美术人才最具标志性意义。首先,它是以人才培养为目标的教育活动;其次,它具有系统的人才培养方案;最后,它的教育主体——“上海美专”是民国时期一所得到官方承认的私立大学。那么,记者所倡导的设计学学科发展史的开端,即综合来看设计学作为一门学科独立存在的源头,应当追溯至此——设计学在上海美专作为单独的教学科目,并开展人才培养,其发展至今已有93年。如此算来,设计学学科在我国已经客观存在了近百年。那么,如何从学科建设历程的角度划分这百年? 

   “学科”学视野下的设计学学科发展史略 

  如上所述,中国的设计学学科肇始于1925年上海美专开展专科层次的工艺美术人才培养之时。在此之前,尽管有各种散乱的设计艺术教育,但都不存在于高等院校内,也不以培养高等专门人才为 目标。

  设计学学科发展史,既非设计学的科学研究史,亦非设计学的教育史。而是设计学学科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单一向多元的演变发展过程。不仅仅是设计学,任何一个学科都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从知识生产的角度来看,这是设计学在“学科”学的研究框架下的变迁过程。“学科”学是一门以学科为研究对象的新学科,主要任务是研究学科的定义、分类、结构、模型、形态、特征、更替、衍生、周期等的一般规律。 

  那么,设计学学科发展阶段的划分问题无非是对“学科”学所述主要任务的历史发生发展过程的记述。从大的方向来看,是形式和内容的关系问题:形式是“学科”学,内容是设计学;形式是采用什么依据和节点,内容是研究主题所指向的内涵问题。综观以上几种观点,思路大体一致。在回顾大量批评和研究文献的基础上,遵循时间分段的模式,从萌芽、起步、发展到成熟,把中国的“设计研究”建构为自然的、渐次成长的过程。各个阶段的划分以中国的社会、政治、文化嬗变为依据,基本上都认定,设计教学科目开始于20世纪之前,设计人才培养开始于20年代,丰富化于30年代,正规化于50年代,凋敝于“文革”期间,复苏于改革开放,蓬勃发展于90年代,成熟于新世纪。 

  因此,记者试图从学科建设和艺术发展的角度将设计学学科的发展历程分为五个阶段,即萌芽肇始期(1925-1955年)、缓慢成长期(1955-1977年)、积累发展期(1977-1998年)、力量整合期(1998-2011年)、膨胀反思期(2011年至今)。这种对设计学学科建设历史的划分方法,基于以下几个标志性节点: 

  人才培养肇始节点——1925年。1925年,被誉为“民国时期私立艺术专科学校中师资队伍最为完备”的一所高校——上海美专,正式建立工艺图案科,根据社会需要培养工艺美术人才。彼时的“科”相当于当今高校的“系”,已经具备了学科建设的基础设施。设计学(工艺图案)学科诞生了。 

  专业院校设立节点——1956年。1956年5月21日,国务院批准成立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当时,学院下设染织美术、陶瓷美术和装潢设计三个系;同时成立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研究所,下设美术委员会和科学委员会;另有理论研究室、刺绣研究室、服装研究室、家具研究室。之后,各地美术院校逐步开设工艺美术设计专业。这标志着设计学在新中国的教育体制下开始运行,而后学术著作不断涌现,社会需求不断增加,培养模式不断成熟,学术交流愈加频繁。 

  学科称谓节点——1998年。既然要撰写学科发展史,学科名称的变更显得非常重要。从1977年到1998年,分别有三个标志性事件,即国家进行的三次大规模学科专业调整。1998年,教育部在制定高校专业目录时正式确立了“艺术设计”这个名称,与现有的设计艺术已经非常接近。将以前的环境艺术设计、染织艺术设计、陶瓷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装饰艺术设计、室内与家具设计等专业合并,统称为艺术设计专业,客观上拓宽了原有的工艺美术学科领域,从而最终实现了从工艺到设计的转变,学科特征更加明显,学科建设更加顺畅。 

  门类变更节点——2011年。2011年2月13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将艺术学科独立为“艺术学门类”的决议。原属“文学门类”的艺术学成为新的第13个学科门类,该门类下设置包括设计学在内的5个一级学科。设计学尽管是一级学科,但其学科内涵已经发生变化。艺术学升为学科门类,必将使设计艺术创作在更高层次上繁荣发展。这一标志性事件客观上终结了设计学学科性质的争论。人们正式开始从艺术的本质出发,考察设计学从创立到发展的漫长历程,并将其放置在美学与哲学的高度进行体察,进而反思在过去一段时期所开展的学术研究的合理性问题,因此可以将之称为“膨胀反思期”。 

  综上,记者认为,梳理我国设计学学科建设的发展历程,开展设计学学科发展史的研究,其方法与路径很重要。应注重以下三个方面:学科体系与结构,包括设计学理论体系和专门方法的形成;学科组织与制度,包括在设计学学科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科学家群体、研究机构、教学单位、学术团体;学术成果与影响,包括设计艺术专著和出版物的问世等。 

  原文刊于《艺术教育》2018.8期上月刊 

作者简介

姓名:郭晓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