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频道推荐
回到田野:新闻生产社会学的路径与转向
2017年06月06日 09:54 来源:《南京社会科学》 作者:王敏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2000年之后,随着数字化技术的日新月异,新闻生产方式正在经历全方位的变革,促使研究者再度深入转型中的新闻编辑室,在承继“第一波浪潮”成熟的理论框架基础上,也试图从核心议题设定、研究方法、研究路径等各个方面尝试突破。进行与网络化的新闻生产相适应的“多地点民族志”或者“网络民族志”研究。虽然此类研究还处在刚刚发端、尚未定型的阶段,但其因对新媒体环境下的新新闻生态系统提出了很多有价值的新问题,这无疑对新闻生产社会学的学科走向产生了极具创新性的影响。

关键词:民族志;新闻生产;研究方法;定型;新闻生态系统;生产方式;数字化;关键词;学科;发端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2000年之后,随着数字化技术的日新月异,新闻生产方式正在经历全方位的变革,促使研究者再度深入转型中的新闻编辑室,在承继“第一波浪潮”成熟的理论框架基础上,也试图从核心议题设定、研究方法、研究路径等各个方面尝试突破,进行与网络化的新闻生产相适应的“多地点民族志”或者“网络民族志”研究。虽然此类研究还处在刚刚发端、尚未定型的阶段,但其因对新媒体环境下的新新闻生态系统提出了很多有价值的新问题,这无疑对新闻生产社会学的学科走向产生了极具创新性的影响。

  关键词:新闻生产社会学/新闻室民族志/田野/新新闻生态系统

  作者:王敏

  简介: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副教授,博士。

 

  新闻生产社会学(Sociology of News Production)作为媒介社会学的一个重要分支,主要聚焦于对新闻生产过程的研究,呈现出相对独特的研究范畴、理论框架与路径取向。迈克尔·舒德森(Michael Schudson)提出新闻生产主要有三种研究路径:一是“政治—经济”路径,二是“社会—组织”路径,三是“文化”路径,并认为“社会—组织”路径可以说是新闻生产各种研究视角中最值得提倡的,即考察新闻机构内部、新闻机构之间以及新闻机构与其他社会机构的关系对新闻生产的影响。①潘忠党认为,新闻生产社会学侧重于对传媒内容的制作过程的社会学分析,其研究是以“个人和组织的实践活动作为理解新闻体制及其结构的构成因素,由小至大、以微观构成宏观的分析过程”。②研究取向上,新闻生产社会学弥补了传统大众传播学以传播效果为研究的终极关怀的“传播中心论”的局限,凸显了对媒介这一特定社会组织的社会学考察,呈现作为复杂的社会化生产过程的新闻生产。

  纵观新闻生产社会学的发展历程,从1950年代的发端,到1970-1980年代呈现异军突起之势,将人类学民族志研究方法植入社会学的组织研究框架之中,出现了一系列已被公认为这一领域经典的重要研究,被称之为新闻生产研究的“第一波浪潮”(First Wave),到1990年代这一领域研究相对沉寂,再到2000年之后,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整个新闻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新闻生产社会学再度迸发出强劲的研究势头,“第二波浪潮”(Second Wave)蓄势待发。虽然与“第一波浪潮”相比,“第二波浪潮”还处在刚刚发端、尚未定型的阶段,并未能够对“第一波浪潮”所确立的框架、范式、研究方法等形成根本性的挑战,但其因对新媒体环境下的新新闻生态系统(New News Ecosystem)提出了很多有价值的新问题,这无疑对新闻生产社会学的学科走向产生了极具创新性的影响。

  一、第一波新闻室研究浪潮:社会政治背景与学术脉络

  一般认为,新闻生产社会学发端于1950年代中期对新闻编辑室“社会控制”(social control)的研究,这一针对小规模的、特定对象间的互动关系的研究深受芝加哥学派传播研究的影响。其中比较突出的是怀特(David Manning White)的“把关人”研究(Gatekeeper),通过对一个报社编辑的个案研究,分析其一段时间内的新闻选择。怀特惊异地发现,在所涉及的423件“被抛弃的”新闻个案中,只有18例有政治或其他方面的明确缘由,怀特最后得出结论:新闻选择主要取决于“把关人”自身的观念、感受、态度等,因此我们看到的新闻其实是不那么“客观”的!③与怀特的研究聚焦于在新闻组织中对新闻选择和审查新闻起重要作用的个体不同,沃伦·布里德(Warren Breed)在对新闻编辑室进行参与式观察(Partiicipate Observation)的基础上,开始从组织研究的视角来分析新闻运作,尤其是那些决定新闻生产的权力因素。

  怀特和布里德第一次将研究视角放到新闻媒介的组织内部,这种研究取向相对中观,侧重将媒介作为社会组织来进行分析,“主要试图理解新闻从业者的工作努力如何受行业和职业要求的牵制,以及新闻生产过程中的各种规范和社会关系的制约,并在这个基础上展开对新闻产品的意识形态意义的考察”。④因此,其更直接地适用于研究编辑部组织层次的新闻生产方式和过程,以及探讨这种方式和过程中组织内外部各种因素的制约和影响。

  在1960-1980年代,一些没有受过专业新闻学训练的社会学家不约而同地投入新闻生产研究,形成了学术史上的一个奇观。他们深入新闻编辑室内部,借鉴人类学田野调查的方式展开民族志研究(Ethnography),出现了一批重要的优秀著作,形成了“新闻室观察研究”的第一波浪潮。

  民族志研究常被用来泛指一系列的质化研究方法。民族志方法最早被运用于人类学田野研究,通常研究对象是那些非西方区域,其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通过参与、体验式观察,获得局内人的视角。同时,这样一种深入的、感性的、细致的观察访谈,纠正了以往一些完全基于文本分析的关于新闻生产动机的可疑推论。芭比·泽利泽(Barbie Zelizer)用“新闻室民族志”(Newsroom Ethnography)来描述“第一波浪潮”中的一系列代表性研究。⑤

  1973年,爱泼斯坦(Edward Jay Epstein)出版《来自乌有之乡的新闻》(News From Nowhere),该书来自于他在1968-1969年间对一些全国性新闻机构进行的田野调查。⑥1978年,盖伊·塔奇曼(Gaye Tuchman)在对CBS进行的民族志考察基础上出版了《做新闻》(Making News:A Study of Social Construction of Realily)一书。⑦1980,马克·费什曼(Mark Fishman)对加利福利亚一家发行量4.5万份、拥有37个全职员工的中小型日报进行参与式观察,写成《制造新闻》(Manufacturing the News),揭示新闻人高度依赖官方信息来源的“建制倾向”(bureancratically oriented)。⑧赫伯特·甘斯(Herbert J.Gans)前后花了十年的时间,观察CBS夜新闻、NBC夜新闻、《新闻周刊》和《时代周刊》,研究机构对新闻人的组织约束和压力。在《什么在决定新闻》(What's Deciding the News)一书中,甘斯总结出新闻媒体所遵循的恒久价值观(enduring values):民族的优越感(ethnocentrism)、利他的民主(altruistic democracy)、负责任的资本主义(responsible capitalism)、小镇田园主义(small town pastoralism)、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中庸主义(moderatism)、社会秩序(social order)及领导素质(national leadership)。⑨这些研究尽管异彩纷呈,但都呈现出如下一些大致相近的研究框架与理论支撑,共同形成了“第一波浪潮”的繁荣景观。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时晓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