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频道推荐
重造新闻学——网络化关系的视角
2015年08月26日 12:21 来源:《国际新闻界》2015年37卷1期 作者:黄旦 字号

内容摘要:就历史看,新闻学作为一个学科,总是显得有点底气不足步履蹒跚。新闻学和传播学的关系,始终剪不断理还乱,迄今仍是不清不白,尽管表面上像兄弟俩,和和气气在一个屋檐下吃饭。

关键词:新闻学;Publishing;视角;传播;Trans

作者简介:

  就历史看,新闻学作为一个学科,总是显得有点底气不足步履蹒跚。且不说似乎一直面对有学无学的质疑,甚至不得不为这无聊的伪命题做种种辩护,就足以显出对于自己合法性地位的紧张。上世纪八十年代传播学的引入,又增加了几分压力。新闻学和传播学的关系,始终剪不断理还乱,迄今仍是不清不白,尽管表面上像兄弟俩,和和气气在一个屋檐下吃饭。当然,说这些并不表示我要清理历史旧账,新闻学一路走来没有倒下,就说明它有着自己的根基和营养来源,没有必要回过头看。牵涉历史,是因为由此联想到新闻学的今天乃至未来。

  今天是一个什么情状?刺激一点,或许可以用得上 罗伯特 • 麦克切斯尼的“紧要关头”

  ——“旧的制度正处于土崩瓦解的阶段”。“新的传播技术革命摧毁了现存的制度”;“媒体体系的内容,特别是新闻业,其可信度逐渐下降或者被视为非法”,新闻业陷入美国“进步时代”以来的最低潮。 ( 麦克切斯尼, 2007/2009:11-12) 平和一些,则可以用卡斯特的“网络社会的崛起”: “各种沟通模式整合入一个互动式的网络中。或者换句话说,通过超文本和后设语言的形构,历史上首度将人类沟通的书写、口语和视听模态整合到一个系统里。经过人脑两端,也就是机械和社会脉络之间的崭新互动,人类心灵的不同向度重新结合起来”。 ( 卡斯特, 2000/2001:406) “紧要关头”与“网络社会”,表述不一,精神一致,在传播技术革命性变化的推动下,传播生态和社会形态发生了根本改变。“ 在人类历史上处于中心位置的,是各种相互交往的网络。塑造人类历史的,正是这些信息、事物、发明的交换与传播,以及人类对此所做出的各种反应”。 ( 麦克尼尔、麦克尼尔, 2003/2011:1) 如果说 工业时代最为关键的机器是时钟,并由此成了机器的代表和“典型符号”,那么,时钟也就是工业时代的最好隐喻, ( 芒福德, 1963/2009:15) 有一个机器人一样的自然理性主人, ( 普里高津、斯唐热, 1984/1987:83) 在主宰着世界的一切,想想“标准、规律、节奏、分工、统一、进步、因果”等等之类的现代词汇,即刻明白我们其实一直是生活在时钟所确立的生活节奏之中。然而,网络化时代变了,如果也选择一个隐喻,就不可能是再是时钟,用约翰•厄里 (2003/2009:79-80) 的说法应该是“因特网”,意味着是一个“高雅的、无等级之分的根茎状全球结构模型”;“而且,它还以横向的,以及纵向的‘超文本’链接为基础,从而使得文本文档中的物体之间的边界呈现出无穷无尽的流动态势”。本来似乎秩序井然中心边缘分明以线性因果逻辑运转的社会,突然间就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波浪式的涌动:没有中心,或者是互为中心,此起彼伏,前呼后拥,同声共享。“线性的隐喻”被“联系的隐喻所代替”,“既不存在‘结构’也不存在‘功能’、既不存在‘宏观’层次也不存在‘微观’层次、既不存在‘社会’也不存在‘个体’、既不存在‘系统世界也不存在‘生活世界’”,社会理论这些假定存在相互分离的实体和相互分开要素的概念已经失效,诸多网络所造成的“关系”,同时也只有“关系”,才是根本。 ( 厄里, 2003/2009:152-153 ; 25)

  报刊业呱呱坠地,恰好是“时钟”时代,且是“时钟”的威力渗透社会各个方面并慢慢确立自己独尊地位的时期,“随着钟表的更广泛的应用,人们对时间的意识就变得更普遍化了:时间与有机体的时间系列分开来了”,“到了 17 世纪,报刊杂志出现了”,甚至连衣着也每年变换着新花样,再不是几十年不变了。 ( 芒福德, 1962/2009:17-18) 传播革命所激发的第一次“紧要关头”就此来临,随之美国的“进步时代”催生了新闻专业主义, ( 麦克切斯尼, 2007/2009:13) 新闻人才遂成为一个重要问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时晓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