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传媒经济
中国众筹新闻的萌芽之路
2014年09月19日 15:41 来源:《编辑之友》(太原)2014年3期第65~68页 作者:沈阳 周琳达 字号

内容摘要:众筹新闻作为一种小众新闻生产模式的新尝试,它的萌芽引起了新闻行业的关注。文章归纳了目前众筹新闻的运作平台、筹资方式、发布载体,选取美国的Spot.us、台湾的weReport以及中国大陆的众筹网为样本,对比分析选题、作者、发布以及筹资的异同。展望未来,众筹新闻在更为规范的运行环境下,要增强垂直领域机构对众筹新闻的认知,以最终实现传统媒体和自媒体的信息回流。

关键词:众筹模式;众筹新闻;众筹网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沈阳,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博导;周琳达,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众筹新闻作为一种小众新闻生产模式的新尝试,它的萌芽引起了新闻行业的关注。文章归纳了目前众筹新闻的运作平台、筹资方式、发布载体,选取美国的Spot.us、台湾的weReport以及中国大陆的众筹网为样本,对比分析选题、作者、发布以及筹资的异同。展望未来,众筹新闻在更为规范的运行环境下,要增强垂直领域机构对众筹新闻的认知,以最终实现传统媒体和自媒体的信息回流。

  【关 键 词】众筹模式;众筹新闻;众筹网

  2013年11月29日,众筹网发布国内首家“新闻众筹”平台,“众筹”这一新鲜的名词从互联网金融领域,走进了新闻媒体领域。众筹新闻(crowdfunding journalism),指记者通过公开报道计划,向社会公众募集新闻报道项目启动资金并执行报道。[1]这种运作模式自2008年以来,在美国、法国和台湾地区等地的新闻组织机构得到扩散与运用。新闻众筹在中国萌芽,对我国的新闻行业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未来的发展趋势如何,这些问题值得新闻行业共同探讨。

  一、众筹模式的崛起

  众筹的概念源自众包(crowdsourcing),《连线》杂志主编杰夫·豪在2006年《众包的崛起》一文中,创造了“众包”这个术语。众包描述的是一种新商业模式,即企业利用互联网将工作分配出去、发现创意或解决技术问题。他区分了4种基本的众包应用类型,即集体智慧(crowd wisdom)、集体创造(crowd creation)、集体投票(crowd voting)以及众筹(crowdfunding)。众筹就是面向大众集资,它“集资开发的是大众的钱包,让人数众多的群体代替银行和其他机构,成为资金的来源”,其实也就是对资金来源进行众包。[2]

  众筹作为一种通过互联网向网友募集项目资金的模式,最早在美国的Kickstarter网站进行实践,该网站主要进行艺术类创意项目资金募集,资助者不能通过投资赚钱,但可获得募捐人的实物或体验,如图书作品或新产品的试验机会等等。而Kickstarter在募集资金中收取5%为佣金。至2012年,Kickstarter吸引了200多万名支持者,提供了3.19亿美元的资金,而发起项目中,只有约43%的项目最终运作成功。2011年,众筹模式在中国迅猛发展,艺术、娱乐、营销等项目和产品上多有尝试,点名时间、大家投、追梦网等多个众筹网站成立。

  2008年11月Spot.us的上线,标志着众筹模式走向新闻行业。众筹和新闻报道的结合有其特殊的背景。受到社交媒体的影响,传统媒体的广告收入不断下滑,导致新闻业务投入的下降,引发广告再次收入下跌,传统媒体的资金链陷入恶性循环。[3]新技术的产生也对传统媒体产生了冲击,公民记者、公民新闻分食了内容生产工作,调查显示,37%的互联网用户以评论或转发的方式,参与了新闻生产。[4]相似背景下,2013年众筹新闻在国内发展初露端倪。

  二、众筹新闻在中国

  1.发展现状

  众筹网的“新闻众筹”平台,被视为国内众筹新闻起步的标志性事件。实际上2013年7月2日刘建锋在博客、微博发起“独立记录者诚征后援”活动,10月10日宋志标微信公共账号“旧闻评论”、博客均提供小额阅读支付,均是媒体人早期试水众筹模式的有益尝试。

  (1)个体和联盟式的运作平台。就国内现有的众筹案例来看,媒体人主要采用个体式、联盟式众筹平台。个体式众筹平台指媒体人以独立个人身份,借助自媒体平台进行报道项目的说明、宣传和筹资。联盟式众筹平台主要指媒体人借助第三方平台或网站,进行信息登记、审核后,进行报道项目的说明、宣传和筹资,筹资过程中,需向平台支付佣金。个体式众筹平台突出自媒体的品牌效应,媒体人可长期贯彻特定类型新闻写作,形成品牌影响力。在新闻选题、采写角度、作品发布及投募双方互动方面有更大的自主性。联盟式众筹平台能够发挥集群效应,短时间内吸引更多的投资人,在媒体人信息权威性、支付可靠性以及内容生产的监督方面均有更高的可控性。(2)预付和阅后付费的筹资方式。众筹的本意是以团购或预购的模式,为特定项目募集资金。首先公布项目内容、选题原因、采访对象、所需经费等具体信息,获取投资人足够的关注和资金,然后进行调查采访和新闻作品的撰写,最终公开发布作品,并以实物或虚拟体验回馈投资人。众筹网、刘建锋的新闻报道项目均采取这种形式。而在国内落地发展过程中,众筹模式也发生了一些“变异”,宋志标的“旧闻评论”是由媒体人自行选题、撰写并且发布,读者在阅后按照个人意愿支付一定费用。预付模式中,媒体人发布项目信息是一种推广营销,而出资人的支付行为则是对项目“用脚投票”,受到出资人认可的项目可募资成功,而不受认可的项目则会募资失败,反映出的是市场决定新闻选题的思维模式。而在阅后付费的模式下,这种市场投票的机制缺失,依旧是媒体人设置议程,受众扮演的是捐助人角色,这种情况下捐助人对内容质量有可控考核。宋志标也在募资标语中表明,这是一次实验,“你赞助的是一项写作实验,支持的是更多写作的可能性”。[5](3)自媒体为主、传统媒体为辅的发布载体。募资成功的新闻报道项目中,多以博客、微博、微信以及豆瓣等社交媒体为发布平台,少部分通过媒体人供职单位的官方账号发布,极少数通过图书、杂志等方式发布。而部分的时间均较为随意,并未作出严格限定。不少项目在截止日期内,未能提交新闻作品。由于处在发展初期,对于项目进展的控制、项目经费的投放以及投资人的回馈均缺乏一定的监督和公开机制。

  2.影响

  (1)改变新闻生产话语权。众筹模式改变了新闻生产资金链的流向。传统新闻生产由上而下的资金链条使得话语权落在了新闻机构。而众筹的模式使得出资人和记者紧密联系。出资人通过投放资金的方式,认可特定的报道策划,而记者则需对投资人的资金负责,按计划执行报道方案。话语权一定程度上落到了出资人手中。某种意义上,出资人成为新闻报道的“把关人”。(2)凸显新闻生产的长尾效应。众筹模式弥补了部分小众选题资金不足的现状,将新闻生产直接推向市场,由市场决定报道选题。众筹新闻模式将受众放到了新闻运作过程中的核心地位,如果得不到受众的认可和支持,整个新闻报道计划将无法启动。[6]部分选题由于时效性、资金或太小众等问题难以见刊于传统媒体,而众筹新闻则解决了这个难题。[7](3)保护自媒体新生力量。众筹新闻生产模式是对自媒体内容生产的一种保护和促进机制。网络中经常出现不署名转载或篡改文意等乱象,自媒体缺乏版权保护和资金来源。众筹新闻为自媒体人从事新闻生产提供一定的资金保障。(4)公开新闻生产流程。对传统媒体的记者、编辑而言,众筹的模式更是生产流程的变化。众筹前期的新闻选题介绍,既是项目的说明,更是针对读者的一种推广和营销,更好的选题方案和执行方针才能使得读者出资。而在采访、撰写、发布的过程中,记者也须向出资人负责,定期公布进展情况。新闻生产流程变得公开、透明。

  三、中外众筹新闻网的对比

  笔者选取美国Spot.us、台湾weReport以及中国大陆众筹网的“新闻众筹”平台作为样本,对比分析三者之间的异同。以下分析数据统计时间截至2013年12月10日,来源Spot.us网站抽样选择的20个项目、weReport网站现有全部项目,共16个,以及众筹网的“新闻众筹”平台现有全部项目,共12个。

  1.网站概况

  2008年Spot.us成立后获得“奈特新闻挑战奖”,至今已有超过22350位出资人,110位自媒体人参与各种各样的项目。2011年weReport上线以来,完成9个项目,另有4个进行中,3个募集中。而众筹网的“新闻众筹”平台首批上线12个项目,在规定时间内全部完成资金募集任务。

  2.选题类型

  Spot.us新闻选题多元化,涵盖民生、政治、环保、文化、司法、教育、劳工等领域,在垂直领域也有涉及;weReport和众筹网的选题较为集中。众筹新闻的关注焦点是民生问题:在Spot.us和weReport网站中分别占36%和50%。众筹网首批上线的项目则主要集中在时尚娱乐和文化领域,均占33.33%,如《揭秘金钱左右的时尚圈》《奢侈品鉴定,时尚圈的新行当》等选题在公布后,受到较多投资人的关注。国内的众筹项目在新闻选题上存在一定的风险性,因此众筹网站的选题较为谨慎。而个体式的众筹项目相对开放,刘建锋于2013年10月6日发布《平度超限战——政法记者陈宝成家乡七年拆迁战调查》,详细记录了记者陈宝成在家乡平度抗拆的起源、经过及结果。

  图1 Spot.us、weReport以及众筹网新闻项目选题类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