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学术争鸣与学术期刊:人文学科发展的基础
2020年06月19日 09:43 来源:《中国编辑》2019年第12期 作者:蔡基刚 字号
关键词:学术期刊;学术争鸣;人文学科发展;

内容摘要:新中国成立70年,学术期刊为我国学术发展和学科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但是在人文学科尤其外语学科就学术期刊开展学术争鸣似乎还存在改进之处。

关键词:学术期刊;学术争鸣;人文学科发展;

作者简介:

  摘 要:新中国成立70年,学术期刊为我国学术发展和学科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但是在人文学科尤其外语学科就学术期刊开展学术争鸣似乎还存在改进之处。这些年,学术期刊上很少见到有展开观点针锋相对的争鸣文章,这和期刊人的一些担心有关,如争鸣文章会影响引用率和影响因子、指名道姓的批评会伤感情、尊重同行审稿人的意见等。但是,学术争鸣对于学术期刊意义重大,因为学术期刊责任重大,其不仅肩负推动学科发展的使命,也承担推动一代人的思想进步和文化发展的责任。

  关键词:学术期刊; 学术争鸣; 人文学科发展;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大学生学术英语能力及素养等级量表建设和培养路径研究”(016BYY027F); 国家语委科研重点项目“汉英学术语篇阅读效率及信息加工对比研究”(ZDIII125-57)研究成果;

  2018年11月,《文汇报》发表了笔者一篇讨论关于英语专业学科危机的文章,引起了外语界乃至社会的关注。接着《文汇报》又分别在2018年12月22日和2019年1月21日发表了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金雯和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查明建的对英语专业理论体系发展的不同看法的文章。一时间,圈内人士惊呼:怎么《文汇报》成了外语教学改革的论坛了?还有一些同行在问:这一涉及我国外语第一大专业何去何从的大讨论本应在学术期刊上展开的,尤其是在重要的外语核心期刊上进行争鸣,但为什么都集体失声了?学术期刊的学术批评功能为什么难以实现?

  这个问题的确引发了我们对学术期刊应担当的使命的思考。新中国成立7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的人文期刊尤其外语期刊为我国的外语教学和外语研究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其传播和引进西方语言文学理论及外语教学先进理念,结合中国实践指导我国在这些领域的教学和研究,从而推进了我国这些领域的发展。人文期刊已成为我国各领域教学与研究发展的极其重要的一部分,但是问题仍然存在。我国人文期刊如何再接再厉,是期刊人都在思考的问题。本文拟从学术期刊是否可以为学术争鸣多作一些贡献展开讨论。

  我们认为,学术的本质或科研的本质应该是一种自由探索的行为。学术争鸣是学科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只有学术争鸣才能推进学科的发展,只有学术争鸣才有可能创新而不是简单搬运西方理论。而在这种学术争鸣中,学术期刊起到了学术共同体进行交流和交锋的平台的作用。反过来,只有学术争鸣才能提升期刊的生气和活力。但是,具体到现实,情况就不是如此了。人文期刊尤其是外语期刊的学术争鸣气氛似乎不如其他一些领域,甚至与前些年相比,这种不同观点的学术争论文章见得少了。原因是什么呢?这是否和期刊人的编辑理念有关呢?

  一、文章之于学术刊物的影响力分析

  笔者经常遇到编辑部对退稿或拒稿这样的解释:我们这个刊物主要以实证研究文章为主,或我们这个刊物主要刊登语言文学理论性文章。也有的这样回信:您的文章属于观点性文章,不是学术性文章,建议到报纸等媒体刊登。

  这个解释是否可以这样解读:只有实证性的研究文章,只有纯理论语言的文章才是学术文章,才可以在学术期刊上发表。而除此外,如观点性文章或教学改革性文章不是学术性文章。我们认为所谓学术文章可以分两类:一类是实证性的或理论性极强的文章,可以称之为纯学术文章;另一类是缺少上述明显特征的观点性甚至政策性学术文章,但依然有证据支撑(如有理论或数据的引用)和逻辑严密的论述。这两类文章都是构成学术期刊的主体。

  笔者调查了国际上一些著名期刊,基本上都是“两栖型”期刊,既刊登实证性或纯学术文章,也刊登观点性非严格性学术文章,而且后者比例普遍高于前者。如《自然》杂志中这两大类的比例,前者即纯学术性文本只占1/3。有些人认为《自然》和《科学》是跨学科的通用学术期刊,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专业类学术期刊不是如此。情况是这样吗?《柳叶刀》和《新英格兰医学》这两本纯医学专业期刊,它们的纯学术文本只占约1/4,大多数是所谓的“非严格学术类文本”。

  我国学术期刊可能主要担心刊登观点性“非纯学术文章”会影响期刊的引用率,继而导致影响因子下降。但这似乎没有根据。例如《柳叶刀》在1997—1999年的三年里,纯学术性研究论文刊登比较多,结果影响因子并没有增加,反而大幅下滑,从1996年的17.9降到了1999年的10.0。在同类学术期刊的影响因子排名中,从第20名下降到第56名。但这之后,《柳叶刀》大幅度消减学术文本数量,大量刊登通用性观点性文章,影响因子随之一路回升,2000年为15.0,2005年升至23.8,到了2014年高达44.0。

  这个情况至少表明,纯学术文本并不是提高影响因子的唯一来源,非严格学术性文章尤其是观点、见解、评论和展望性文章对提高引用率和影响因子的作用是很大的,而且还超过前者。国际顶级学科期刊越来越意识到某一领域专业性很强的理论性和实证性文章只能影响很小一个范围,作用非常有限,但涉及某一学科发展和改革方向甚至与之相关的国家经济科技发展的宏观性观点文章可以影响整个学科乃至整个社会。这也就是说国际期刊非常重视观点性非严格学术性文章,重视学者的社会责任或专业知识的社会化。而中国的顶级科学期刊,90%以上的影响因子都低于3.0。原因之一恐怕是大量刊登纯粹实证性研究论文,很少刊登非严格学术性文章。

  二、学术期刊避免指名道姓不利于学术的健康发展

  除了考虑影响因子外,人文期刊还有一种担心,即观点性学术文章往往涉及指名道姓的观点交锋,这样做是否会伤感情。如英语专业的危机与发展、外语人文性与工具性关系、通识英语和专门用途英语发展等方面,共同体内有比较主流的看法,但笔者有时会有不同的理解。一个期刊能否给予不同意见进行学术争鸣的园地或专栏呢?

  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曾经为我们介绍了爱因斯坦与玻尔的“世纪论战”。这两位物理学家在1921年和1922年分别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按理说应该是“相互尊重”,但针对量子力学完备理论问题他们却爆发了指名道姓的论战。1927年第五届索维尔会议上,玻尔在会议上发言,点名批评爱因斯坦,认为量子力学的物理和数学假设是不容许进一步修改的,并于1929年在《自然》发表批评论文。1930年秋天,第六届索维尔会议上,爱因斯坦指出玻尔的实验上的漏洞。然而,玻尔没有放弃,经过反复研究,终于找出反驳爱因斯坦的方法:他们是用广义相对论,爱因斯坦则用狭义相对论来批评。1935年,爱因斯坦和其他两位科学家联名发表文章,再从量子力学的完备性上反击玻尔。尽管这场争论最后很难分出胜负,但其意义在于推动了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发展。而后,玻尔写信给爱因斯坦说:“自己能取得一些成绩,是因为爱因斯坦作出了奠基性的贡献。因此,爱因斯坦在他之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这是莫大的幸福。”爱因斯坦在前往日本的旅途中收到玻尔的信,立即复信说:“我在启程日本不久收到了您热情的信,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像诺贝尔奖一样,使我感到快乐。”两位大家不计较名声,用不懈追求真理的精神给后世树立了光辉的典范。

  在我国,科技界更注重不同意见的争论的重要性。这里要提到我国著名构造物理与构造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地震地质》主编马瑾。她发现在构造地质方面,国内科学家有不同理论和声音,便在《地震地质》专门设立《学术争鸣》和《问题讨论》两个常年栏目。她不仅将意见针锋相对的稿件放入《学术争鸣》栏目中发表,而且顶住压力,将匿名审稿专家有争议的或没有通过同行专家审稿的文章,放在《问题讨论》栏目中发表。这些有争议的、有新意的文章引起了国内外相关专家的关注、讨论和争论,从而促进了地震地质学的发展,《地震地质》期刊的国内外学术影响力也大大提升。

  现在,我们在人文学科尤其是外语学科期刊上看到的往往是一边倒的观点。有时形成一种很不公平的局面:一个主流观点和理论可以在刊物上连篇累牍,但不同的观点却无法获得机会刊出,仅仅因为“与主流观点不同”。这也就是最近几年“商榷性的文章”越来越少;有点新意或“真知灼见”的文章,尽管应该在外语期刊上发表和争鸣的,但却到了综合期刊或非核心期刊甚至到报纸上寻求发表自己声音。有时候,一些有胆识的主编接受作者稿件,但在稿件里,却要求把指名道姓的被批评者改用“有人认为”“有人说”的模糊指称来替代。这是一种不符合国际通用学术规范的做法:在引用他人观点时应指名道姓,必须给予出处。实际上,用“有人认为”这些模糊指称,所反映的根本问题是一些学术期刊不敢培养不同学派的学术争鸣。

作者简介

姓名:蔡基刚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ooo.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