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在开放的视野中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术体系
2020年05月29日 15: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9年第4期 作者:陈恒 字号

内容摘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只有立足我国实际,提出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理论观点,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只有立足我国实际,提出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理论观点,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关于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建设,尤其是学术体系的构建,我想提三个问题与大家一起思考:第一,当代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学术体系,我们构建这样的学术体系的目的是什么;第二,国外学术体系的构建经验有哪些是值得我们借鉴的;第三,结合历史学专业来看,目前国内的世界史研究可以为当代中国的学术体系构建做些什么。

  第一,我们今天讨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它的目的并不是要全面否定西方的学术体系,也不是要取代西方已有的学术体系,而是在植根当代中国发展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学术体系、原创思想。这些学术体系、原创思想不仅能解释中国的变化和发展,而且能解释世界的变化和发展,是对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基本规律的判断和把握,是对人类文明多样性、发展模式异质性的尊重和理解,终将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所接受。如果我们的出发点错了,认为我们今天要建设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是为了取代西方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我个人认为是误入歧途,结果也会南辕北辙。如果真有这个目的的话,也是很难实现的,这是因为,尽管每一个国家、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是不同的,但作为上层建筑的文明文化都蕴含着人类发展进步所依赖的精神理念和价值追求,这些精神理念和价值追求有相同相通之处。另起炉灶重新建构新的学术体系既无必要也不可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必须给西方学术充分的空间和足够的尊重,在更大的平台上平等交流、优势互补,而不能简单化、绝对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因此,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是对作为人类整体知识的哲学社会科学的丰富和发展,有利于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的交流、交融和交锋,有利于更好地解释自然发展规律、社会发展规律和人类自身发展规律,有利于更好地发挥哲学社会科学作为推动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的作用。当然,未来的一切都是难以预测的,因为有文字记载的人类历史刚刚五千年,未来的地球历史还有50亿年,这五千年和50亿年相比仿佛沧海一粟,人类任何民族都有机会在未来的几十亿年中赢得机会,甚至也存在其他生物进化到高等智慧生物的可能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在人类出现之前地球几十亿年的历史中,难道就没有智慧生物了吗?没有文明了吗?我一直表示怀疑,有可能我们都不是地球上第一批高等智慧生物,只不过那些生物不具备包容性,已经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了。因此,我们所要建立的学术体系除了需要具备原创性、民族性,也要具备开放性、包容性,积极吸收借鉴国外有益的理论观点和学术成果,不断推进知识创新、理论创新、方法创新,这样的学术体系才具有与时代同步发展的生命力。

  第二,西方哲学社会科学的形成过程,其实就是把每个国家和每个民族已有的文化系统化、理论化、制度化、价值化的过程。这些思想、学说、理论,既是西方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又反过来深刻影响着西方社会的发展进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人类社会每一次重大跃进,人类文明每一次重大发展,都离不开哲学社会科学的知识变革和思想先导。那么,人类精神成果系统化、制度化的过程是怎样完成的?在我看来,就是知识生产、知识传播和认同机制的问题,其中知识生产包括了生产什么知识、如何生产知识等问题,知识传播包括了传播路径、传播方式、传播载体等问题,认同机制则包括了如何形成思想认同、理论认同、情感认同等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性工程。高校人才荟萃、底蕴深厚、智力密集,是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重要阵地,但考虑到哲学社会科学的生成机制,我们有必要更加充分地认识学术出版对于三大体系建设的意义。中西方学术发展史表明,一门学科,一种理论,或者一个重要的思想观念、学术范畴的出现并为社会所认可和接受,往往离不开学术刊物等学术出版平台。

  举个例子,今天我们在座的诸位,可能都感受到,在教育部没有进行学科评估且学科评估没有与大学建设经费挂钩之前,大学老师的日子还是平静的。一有学科评估,所有的人,从校长到院长,再到所有的老师,都疲于应付,而且四年一次。学科评估毫无疑问会促使大家探索前沿领域,培养卓越人才,但也给我们带来不少问题。首先,在学科评估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国际化。知识生产的国际化,要与各国杰出学者联手解决问题;人才的国际化,不仅自己要走出去,还要把其他国家的优秀人才引进来;人才培养的国际化,要把学生送出去,同时也要想办法吸引更多国家的学生;等等。是不是只有高校才能通过国际化的方式完成中国学术国际传播的任务,继而助力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建设?我个人表示怀疑。为什么对中国的出版社不提出相应的国际化要求?假定中国大学所有的学术研究都已经国际化,也就是你的知识生产已经成为世界一流,但是你的知识传播没有实现国际化,那你还只是在中国范围的认同,那就还不是真正具有影响力的学术体系。整个知识生产、文化生产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应该对出版系统提出国际化的要求。我们在大陆做出版,不仅仅是整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发表国内学者的一些文章——当然这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应该面向全世界学者,吸引他们自愿到中国的出版社来出版他们的作品。中国如果有这样的出版社,能够出版全世界最顶尖学者、思想家的著作,我想,中国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构建很大程度上就更加容易完成。举个例子,牛津出版社几年前推出了一套“牛津手册丛书”,已经出版近八百种,分艺术人文、社会科学、法学、医学四大类,有一些已经翻译成中文版了。牛津出版社集合全世界顶级的学者资源来做这些书籍,不但在知识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而且打破了剑桥大学出版社在历史书籍出版领域的垄断地位。或许未来10年,我们所有的研究领域,都回避不了这套丛书。我们在学术研究方面已取得一些成绩,精品也不在少数,这是学术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如果在出版传播方面,不去花大力气建设,很难想象我们的人文社会科学在构建学术体系的时候,能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成功。所以,对于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术体系的构建,高校责无旁贷,但出版界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既要为中国学术走向世界构筑平台、创造条件,也要独具慧眼、打破国界、引进资源,为回答人类社会共同面对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作出贡献。

  第三,对近代意义上的历史学而言,其学科建制不过200年左右的时间。历史学的学术规范化发生在19世纪,整个学会制度的建立、期刊的创办、人才培养体系的形成、对外传播方式的确立,都是在这200年左右的时间内完成的。事实上,西方学术界从文艺复兴以来一直在探索构建学术体系。今天我们有些人说整个希腊文明是伪造的、罗马文明是伪造的,甚至整个西方文明是伪造的,我认为这是无稽之谈。乱语者不了解大势!什么是大势?从古希腊到现代西方都有造假的,在古代希腊就有伪亚里士多德、伪狄奥尼索斯,在文艺复兴时代,西方有大量的造假,比如考古造假,到了19世纪,艺术品非常发达,造假也更多。难道有了造假,你就说西方文明是虚构出来的吗?难道中国历史上就没有造假的现象了吗?如果有,中国历史也是虚构的吗?这些造假不是主流,不是大势。真正的大势是如何构建具有一定普遍性的学术体系,诚如布罗代尔所言:“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确实存在一种‘历史学’的不平衡。欧洲在发明了历史学家的职业后,便用历史学家为自己效力。欧洲自己的来龙去脉既已弄清,就随时准备提供证据和提要求。非欧洲的历史学才刚起步。在知识和解释的平衡尚未恢复时,历史学家将始终难以解开世界史的难题,即欧洲优先的起因。这正是中国史学家李约瑟的苦恼。他研究的科技史相对来说比较明朗,然而他为确定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位置也很费劲。我以为有一点可以肯定,西方和其他大陆间的差距是很晚才拉开的,把这归结为市场经济的‘合理化’,显然过分简单了,尽管我们今天持这种倾向的还大有人在。”费尔南·布罗代尔:《十五至十八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第2卷《形形色色的交换》,顾良、施康强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7年,第139—140页。 可见学术体系构建绝非一日之功。文化爱好者说西方文化是伪造的也就算了,可以置之不理,但有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学学者也说这种话,这是非常可怕的,我个人感觉也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你不能人云亦云,如果你能构建出这么完整的学术“造假”体系,那也是一种智慧。信仰中的耶稣本身就是一种形象构建,与历史中真实的耶稣并不一致,但问题在于怎么构建。耶稣形象构建得这么完整,对整个西方学术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影响,这是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西方学术之所以走到今天,构建这么精致、传承这么有序,我们一定要研究它各个方面的建制是怎么样形成的,这个搞清楚了,我们才知道我们应该怎样去做,因为我们做的目的不是取代它,而是给人类的发展提供多一种道路、多一种模式,只有这样,才能为我们未来的发展提供更多的途径、更优的选择。

  最后,简单说一下世界史学科。2011年世界史升级为一级学科,可谓是中国的开放包容、渴望了解世界的一个标志,从那时起,世界史学科发展走上了快车道。历史学科门类下面设有考古学、中国史、世界史三个一级学科,截至目前,全国共有31个世界史一级博士点,80多个世界史一级硕士点,几十个世界史博士后流动站,构成了完整的人才培养体系。但另一方面,历史学门类下设考古学、历史学、世界史、外国语言与外国历史、文化遗产、文物保护技术、文物与博物馆学等七个专业,教育部在全国布点这七个本科专业数为379个,其中世界史专业21个,外国语言与外国历史5个,共占比68%左右,而且主要布局在京沪这几个重点城市,无论从数量占比和地域布局来看都不甚合理。这与当前中国主动融入世界发展进程的行动是不相适应的,我们要了解外国,成为强国,就必须加强世界历史研究。中国究竟需要培养怎样的世界史专业人才,怎样去布局世界史学科与专业,是值得认真思考的。无论如何,世界史做到一定程度后就是大国研究和区域研究,研究大国的兴衰,研究历史发展的规律。毫无疑问,英国、德国、法国、俄罗斯、美国等大国,非洲、中东、东亚、拉美等区域,对我们的世界史研究而言都是重要的。培养了解这些国家语言、历史与文化的专门人才,没有十年甚至二十年是做不到的,这些事情如果不去做,我们今天在这里谈三大体系建设就是空中楼阁,水中月,镜中花,一种自我安慰而已。

作者简介

姓名:陈恒 工作单位: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世界史系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下载_副本 (4).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