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人 >> 长廊漫步 >> 杂谈
经典是如何写成的
2014年12月23日 09:25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徐远 字号

内容摘要:重读张培刚先生的《农业与工业化》一书,再次为作者70年前的洞见叹服。早在1945年,作者就看到工业化是“一系列基要的生产函数连续发生变化的过程”,这是把工业化定义为一系列的技术进步,比后来的经济增长理论早了至少十年.工业化“不仅包括工业本身的机械化和现代化,而且也包括农业的机械化和现代化”,“不但要建设工业化的城市,同时也要建设工业化的农村”,这比把工业化仅仅当作是发展工业的见识,不知要高明多少倍.“(农业生产比重的减少)并不是说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有所减少,而只是表明在工业化的进程中,农业的扩张率,比起别的部门,特别是制造工业部门,要相对较低而已。

关键词:工业化;先生;研究;传世;武汉大学;著作;张培刚;农业生产;观察;机械化

作者简介:

  重读张培刚先生的《农业与工业化》一书,再次为作者70年前的洞见叹服。早在1945年,作者就看到工业化是“一系列基要的生产函数连续发生变化的过程”,这是把工业化定义为一系列的技术进步,比后来的经济增长理论早了至少十年;工业化“不仅包括工业本身的机械化和现代化,而且也包括农业的机械化和现代化”,“不但要建设工业化的城市,同时也要建设工业化的农村”,这比把工业化仅仅当作是发展工业的见识,不知要高明多少倍;“产业革命以后,工业发展对农业的影响显然大于农业对工业的影响”,这在后来发展中国家的经验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当工业化进入到相当成熟的阶段,如果让市场规律继续起作用,就必然会引起农业生产结构上的变动”;“(农业生产比重的减少)并不是说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有所减少,而只是表明在工业化的进程中,农业的扩张率,比起别的部门,特别是制造工业部门,要相对较低而已。”

  可惜了这些70年前的见识,因为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后来理论发展与政策实践都走了不少弯路。超越?有些基本道理,是难以超越的。按照张五常的标准,经济学文章30年后还有人看、有人引用,就是有斤两的成果;50年后有人读、有人引证,应该就是传世之作了。对我这个经济学后辈而言,70年后研读这些文章,依然觉得犀利,说是传世之作,当是不过分了。倘若中外的政策制定者能抽一点点时间好好看一下培刚先生的著作,可能要少走一些弯路的。

  惊讶叹服之余,不禁要多问一句:这么好的著作是怎么写出来的?拜书中的英文版自序、中文版自序,和培刚先生口述、谭慧女士(培刚先生夫人)整理的《农业与工业化的来龙去脉》一文,我们可以窥得端倪。

  英文版自序的第一句话就是:“这项研究开始于10年前,当初是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关于中国农业经济的一个系列研究项目之一。”原来,这本书写了10年。准确地说,这本书构思了10年,写作的过程,大约花了9个月。俗话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培刚先生这本书是“十年怀胎,9个月分娩”,怪不得如此精彩。不禁想到,现在的很多文章,如果能花上个把月跑数据,再花一个月写成,就已经算是很多的努力与投入了,怎么可以相比?

  实际上,中文版自序中,作者写道,“本书写成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期,但思想上的酝酿,却早在三十年代初当我在武汉大学经济系学习时。”也就是说,这本书的酝酿,其实不止十年。想想我们现在的学者,哪里会一门心思钻一个问题十年?即便想要这么做,大学和科研机构的运作方式也不允许。学问本是呕心沥血、心无旁骛的产物,岂是“短平快”能做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名家也见过一些,从来没见过哪位说过学问是有捷径的。

  英文自序接着写道:“但是中日战争结束以后的事态发展,带来了关于中国实现工业化的整个问题,特别是像中国这样一个农业国家实现工业化,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和具有哪些主要内容,更是问题的核心。”原来如此,怪不得培刚先生可以呕心沥血钻研十多年。中国自古不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文士,培刚先生恰好是其中之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秦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