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品读
浆果和毛毛虫家族
2018年09月12日 10:55 来源:文艺报 作者: 字号
关键词:叔叔;浆果;蝴蝶;翅膀;毛毛虫

内容摘要:这时候,浆果刚刚睡着。她快8岁了,上小学二年级。浆果的眼睛很亮,牙齿很小,齐帘的刘海整齐得像一把尺子。越害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浆果的同桌打打,是学校有名的淘气包:上课说话,做小动作;下课疯跑,把老师都撞个大跟头。

关键词:叔叔;浆果;蝴蝶;翅膀;毛毛虫

作者简介:

  这时候,浆果刚刚睡着。她快8岁了,上小学二年级。浆果的眼睛很亮,牙齿很小,齐帘的刘海整齐得像一把尺子。浆果会背古诗,她背诵的时候,家里的猫咪都愿意跟着哼两声。可爱的浆果有个弱点——许多女孩都这样,所以,也算不上什么弱点——浆果胆小,最怕毛毛虫。就连杨花的穗子都让她害怕,因为长得有点儿像毛毛虫,所以春天的时候,浆果经常蹦蹦跳跳的,为了躲避脚下杨树掉落的花穗。

  越害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浆果的同桌打打,是学校有名的淘气包:上课说话,做小动作;下课疯跑,把老师都撞个大跟头。前两天,打打爬树时发现了一只绿色的毛毛虫,他可不管皱着眉头的毛毛虫愿意不愿意,就兴致勃勃地把毛毛虫带回来,给它搬了个新家,搬到浆果的铅笔盒里。

  准备取出铅笔做数学题的浆果,正好和抬起头的毛毛虫对视——离得太近,毛毛虫都快碰到浆果的鼻尖啦!“哇”的一声,浆果的眼泪就像从坏掉的水龙头里流出来,止都止不住。

  被吓坏了的浆果,不仅没有上好那天的课,晚上回家都忘不了毛毛虫。尽管打打在老师的督促下向浆果道歉了,尽管妈妈搂着浆果睡觉,可浆果想起打开铅笔盒的那一幕,还是魂飞魄散。

  没想到的事在后面呢。她不知道,小翅膀今晚要送来的,正是一个关于毛毛虫的噩梦。

  小翅膀飞过树梢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他:“喂,喂,请等、等一下……”声音不大,奶声奶气的。小翅膀停下来,没有看见谁。“我在这儿,在这儿!”这回,小翅膀发现啦,原来是条胖乎乎、圆滚滚的毛毛虫,他着急地从树叶背面爬出来,累得气喘吁吁、满脸通红。毛毛虫平时不爱运动,不,他惟一喜欢的运动是抬起头、低下头、不停地用牙齿咀嚼树叶,像个裁缝操作着一台小型缝纫机……他最讨厌体育活动了,除非是从一片树叶挪到另一片树叶的时候。所以,刚才急忙地赶出来和小翅膀见面,毛毛虫的呼吸都急促了,等了好一会儿,他才平静下来。

  “你要去浆果家,我知道!今天晚上的梦里,我是主角,那天制梦师专门给我拍照片了,是剧照!”小翅膀知道,所有的梦境被创作出来都不容易,有时制梦师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新故事。不过制梦师非常勤奋,经常背着照相机和素描本到处跑,在生活中寻找灵感去构思。没想到,小翅膀正好碰到今天梦境的主演。

  这条毛毛虫的脸上挺光滑,不像身上全是支棱棱的毛刺。他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哎呀,我还从没有过那么大的照片呢,有标准照,有特写,对了,还有全家福!住在这棵树上的毛毛虫,连远房亲戚带邻居都赶来啦,我们一百多条毛毛虫一起照的!”

  这个品种的毛毛虫每条都长得一模一样,绿脑袋绿身子,长满朦胧的毛刺,他身体的每个环节中都有一根橘红的色带,像是用很多条腰带才能捆住它的肉肉。毛毛虫之间根本看不出有哪里不同,他们就像几千几百个孪生兄弟。毛毛虫不知道,那天可把照合影的制梦师累坏了,有的毛毛虫说他眨眼了,有的说他的头发乱了,有的毛毛虫说位置站错了,要换,要挨着自己的妹妹……天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区别的好吗?

  毛毛虫回忆起来,满是自豪:“浆果能看到我们家族的合影,她真幸运啊!”

  “可是,可是……”小翅膀犹豫着该不该把事实告诉毛毛虫,怕伤害他的自尊心。

  “怎么啦?”毛毛虫迷惑地看着小翅膀,“是不是照片不是彩色的?黑白片会影响效果,美梦就没有那么美啦!”

  小翅膀支支吾吾,还是说了实话:“不是美梦,是噩梦。浆果害怕你们的样子,她会被吓哭的。”

  这条毛毛虫刚降生不久,从岁数上说,也是个小孩子呢。他没想到,连看起来脾气最温和的小姑娘都讨厌自己,这也太打击他的自尊心啦!毛毛虫有点儿难堪。

  “真是的,我们有什么让人害怕的地方?我们的身体软软乎乎的,我们五颜六色,每天都穿得像过节,不就是有点儿毛毛刺刺吗?”毛毛虫抱怨,“人类还有头发呢,有黑头发、黄头发、红头发,有的能从黑头发变成白头发,还有的昨天还是棕头发,今天就染成蓝头发;而且头发还会长,发型一会儿变成这样、一会儿变成那样,想想,不是更吓人吗?对了,有的人类还有胡子,听说比毛毛虫的刺硬多了,能把孩子的脸蛋扎疼,疼得让他们自己的孩子都哭起来。可我们的家族聚会,几百只毛毛虫拥抱在一起,只觉得温暖,像被毛毯裹起来,没有谁会不舒服!人类有什么资格讨厌我们?哼!我们多可爱呀!”毛毛虫不服气,可说着说着,他沮丧起来,“唉,就算是用人类的剃须刀,把我们身上的毛刺剃干净,他们也不会喜欢我们的。”

  小翅膀也很难过。本来给浆果送噩梦就够倒霉的,没想到,还惹得梦境里的男主角不高兴。今天一晚上,要伤害和得罪两个小家伙,小翅膀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

  这时,毛毛虫抬起胖胖的双下巴,对小翅膀说:“不行,我不同意你就这么把梦境送出去,那会破坏我们的家族声誉。我们才不在你的梦境里当坏人呢!早知道制梦师让我演的是反面角色,我才不让他拍照!难怪,有两张,我还没有准备好,制梦师就咔嚓咔嚓按了快门。原来,把我们照得越难看越符合恐怖片的剧情!”

  小翅膀看看月亮,月亮斜起来的角度已经不一样了——这说明,他跟毛毛虫的聊天已经耽误了一会儿工夫。小翅膀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也不愿意这么做,可没办法,我得走啦。”

  “难道你就这样对待你的工作吗?好像很认真,可我觉得,你一点儿都没有热情和爱心。”气愤的毛毛虫顾不得礼貌了,提高音量抗议道,“难道,我们就不能想想办法,改变一下结果吗?”

  毛毛虫的话让小翅膀愣了一下。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听我说,浆果是因为不了解你们才害怕的。她的爸爸和妈妈长着满脑袋张牙舞爪的头发,浆果为什么不害怕呢?因为浆果熟悉他们,熟悉他们的长相和气味。如果浆果也能认识和了解你们,也许她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毛毛虫的眼睛一下子变得亮晶晶的:“当然!可是,怎么才能让浆果了解我们呢?”

  小翅膀和毛毛虫又发愁了。

  只要肯动脑筋,所有难题后面都藏着的好办法,一定会被找出来的。

  毛毛虫决定去找一条能帮他们的毛毛虫,他的叔叔!

  找呀找,找呀找。这片树叶后面什么也没有,这片树叶后面是只七星瓢虫。这片树叶呢?哎呀,吓死了,是举着两把大刀片的螳螂!快跑!

  叔叔到底在哪儿,他藏在哪片树叶下呢?

  毛毛虫动作太慢,只好由小翅膀抱着,用自己的圆脑袋拱起一片又一片的树叶。小翅膀把噩梦背在身后,胳膊向前伸,两只手张开,拖住仙人掌似的毛毛虫。毛毛虫的刺的确有点儿扎,弄得他掌心痒痒的,真想拍手,或者使劲揉搓一下——得忍住,要不然会弄伤毛毛虫的。毛毛虫平时慢吞吞的,现在,他努力加快脖子的运动,晃得自己有点儿头晕。

  咦,什么东西?两头尖,中间鼓鼓囊囊的,像没有花边的饺子,又像刚刚形成的花苞,或者谁丢失的一个包裹。毛毛虫兴奋地喊起来:“叔叔,可找到你啦!”怎么回事?他和毛毛虫长得没有丝毫相似之处,而且,这家伙一动也不动。

  毛毛虫告诉小翅膀:冬眠的熊会睡觉,每只毛毛虫也要经过一场漫长的睡眠,最美的梦境才能变成现实。时间一到,每只毛毛虫都会自己缝制大小合适的睡袋,然后舒舒服服地钻进去,蜷起身子……被窝里真暖和,睡啦!这场最重要的觉本来是不能被打扰的,可事情紧急,他们顾不了那么多了。

  毛毛虫一边用头撞着茧衣,像个撞钟的和尚,一边大喊:“叔叔,醒醒,快醒醒啊!”

  许久之后,才从里面传来回应。因为隔着厚厚的帷帐,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的:“谁那么讨厌,门上明明贴着牌子,请勿打扰!难道没看见吗?”

  “牌子?好像被风吹掉了。”毛毛虫向叔叔解释,“不过就算是挂着牌子,为了家族荣誉,我还是会来敲门的。我们需要一位英雄……”

  睡着的浆果翻了个身,她还没有开始做梦,因为小翅膀迟到啦。等忙活了一晚上的小翅膀匆匆赶来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

  轻手轻脚,小翅膀把梦境放到了浆果枕边。

  浆果梦见自己走在丛林里,看见一头大象用鼻子淋浴,一只鸟晾干羽毛。她一路蹦蹦跳跳,突然,被一棵大树挡住了。顺着粗粗的树干向上看,浆果吓坏了:毛毛虫!身子肥胖的毛毛虫们拱动着,首尾相连,排队爬向高处的树枝。沿着这条歪歪扭扭的“直线”,顶端的树杈上,许多毛毛虫组成一个肉团,有毛线团那么大,有气球那么大!浆果害怕,想喊妈妈,发不出声音,想跑,迈不开腿。更可怕的是,毛毛虫们都把脸转向浆果,努力地笑,就像浆果的班级正在照集体合影一样。睡梦中的浆果,睫毛快速抖动着,手脚冰凉。

  快帮帮浆果吧!着急的小翅膀希望他和毛毛虫一起想出的主意马上见效。

  绕过树干,吓哭了的浆果发现,梦境突然从黑白变成了彩色,从照片变成了绘画。树上,有个心形信封,收件人写着浆果的名字。浆果不敢碰,因为树的背面全是毛毛虫,她没有勇气看是谁写的信,宁可快点儿逃走。

  就在这时,心形的信封打开了,像对称的门打开,透出明亮的光线。于是浆果看到那封毛毛虫写给自己的信:

  亲爱的浆果,每个小孩子都一样,样子有点儿奇怪。你像我们这么大的时候,是藏在妈妈肚子里的,别人看不见。不过我们的妈妈肚子太小了,装不下我们,所以我们是在妈妈肚子外面长大的。你不习惯看到这么小的小孩,所以会害怕。我们不是有意想吓唬谁,只是凑巧长成这个样子。其实我们喜欢自己的长相,我们为此骄傲!因为我们会变得非常漂亮,是昆虫界著名的大美人。不吹牛,这都是真的,我们不变魔术,我们会让你看到真正的奇迹。

  信写得歪歪扭扭的,字迹不好看,也不整齐——如果毛毛虫是自己的同学,班主任严老师肯定会批评他的——不过,浆果没注意到这些,她忘记了害怕,开始好奇。

  小翅膀当然没告诉浆果,这封信,是毛毛虫用自己绿色的唾液写的。他的话有点儿啰嗦。当勉强写完最后一个句号,毛毛虫累得口干舌燥,说不出话,马上大口啃着树叶解渴,都来不及跟赶路的小翅膀说声“再见”。小翅膀也没有告诉浆果,梦的颜色之所以改变,是因为自己手绘了几张图画。毛毛虫边写信,小翅膀边照着毛毛虫叔叔的样子画画——尽管,毛毛虫叔叔根本就没有从茧里探出头来,小翅膀还是希望能把他画得好看一些。最后,信件和画片一起,被塞进梦境。原本的黑白梦境就加上了彩色的尾声。读过毛毛虫的信,浆果马上就会欣赏到小翅膀的画了。

  浆果不认识图画上这枚奇怪的果实,比豆荚胖,比枣子瘦,像是挂在树上的风铃。说透明吧也透明,说不透明吧也不透明,浆果感觉里面有隐隐约约的图案,咦,外面还打着礼物的丝结呢。浆果凑近看,图画已自动翻到第二张,风铃一端正在裂开,包装被撕开了,露出里面发黑的蓝色。第三张图画呢,开裂的部分更大了,像花蕾正在酝酿着绽放……就在这时,小翅膀用针扎了浆果的额头一下——这根针,是毛毛虫忍痛从自己身上拔下来的刺。“听说,人类生下来就会打各种疫苗,疫苗里有一点点儿病毒的成分,但是一点儿也不厉害,打了疫苗的小朋友就再也不怕这种病毒了。”聪明的毛毛虫说,“我们给浆果也打一针毛毛虫的疫苗,她就再也不害怕我们啦。”

  浆果果然醒了,她的额头有点儿痛,还有点儿痒——不过,只有一点点儿,没关系,挠两下就好了。她记得刚才做的那个可怕又奇怪的梦:毛毛虫,逃跑,大树上的图画……虽然梦里受了惊吓,可是浆果还是有点儿遗憾,那朵像是风铃的花,打开会是什么样子呢?

  浆果揉揉眼睛,突然发现,梦里的那个“风铃”,现在就挂在自己的纱窗上,而且正轻微颤动,有双黑亮黑亮的眼睛刚刚从里面努力地冒出来。

  想不到吧?毛毛虫叔叔是个历险的英雄,是个有责任感的男子汉,他真的同意小翅膀把自己运送到浆果的纱窗上。他自己不能走动,就像是用担架抬来的。你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行动,如果浆果不把羽化后的叔叔放出去,叔叔喝不到蜜露,会活活渴死的。何况,毛毛虫本来是非常害羞的动物,所以才会编织厚厚的茧衣,独自躲起来变形,可现在离浆果这么近,在观众的眼皮底下,舞台上的毛毛虫叔叔会不会演砸呢?

  毛毛虫没有说大话,浆果真的看到了奇迹。

  从睡袋里探出身体的毛毛虫叔叔,身体先是微微后仰,像杂技演员那样悬在空中,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向上,虽然动作有点儿吃力,但他丝毫没有放弃。他在茧衣里不吃不喝、一动不动地睡了两周,现在终于离开梦境,从束缚他的茧衣里挣脱出来。毛毛虫叔叔用纤细的腿抓住纱窗,喘息着。浆果最初没有看出这只昆虫有多么漂亮。毛毛虫拖曳着的一团略有些皱巴的东西,像件湿雨衣似的挂在肩膀上。仅仅是几分钟后,恢复了体力的毛毛虫叔叔,像撑开伞骨般,“嘭”的一下,打开了优雅的翅膀!

  天哪,翅膀闪耀着幽蓝的光芒,就像浆果入睡时候的夜空;而翅膀上面,对称装饰着几枚鲜艳的眼斑,花朵也不能和它媲美。微微翕动,翅膀上波光粼粼,映照着早晨的阳光。蝴蝶叔叔是个男的,但他那么花枝招展,他的翅膀比浆果的连衣裙鲜艳多了。好在,他一点儿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非常骄傲——作为一只蝴蝶,他有无愧于声名的美丽。

  浆果和小翅膀一起屏住呼吸,观看着这场非凡的表演。

  上学路上,浆果还在想着那只蝴蝶,多么奇怪啊,他怎么跑到家里的呢?她推开纱窗,让蝴蝶像个梦境似的渐渐飞远,但那个蝴蝶叔叔的秘密,永远都会藏在浆果心里。

  毛毛虫长大了这么漂亮啊,或者说,蝴蝶小时候真难看。不过,浆果看自己小时候的照片,5岁的时候还行,两岁的时候脑门鼓得厉害,1岁时豁牙——浆果就像打开一组套娃,看到越来越小的自己。

  浆果问妈妈:“我再小的时候什么样呢?”

  妈妈拿出满月照,一脸皱褶,红通通的。那是什么发型啊?像浴室用旧了的刷子,长短不齐,还立着……嘻嘻,有点儿像毛毛虫的发型呢。如果妈妈不说,浆果都不认识自己。

  浆果问妈妈:“那我再小时候、再小时候什么样呢?”

  妈妈说:“那时候你在妈妈肚子里呢。”

  浆果歪着头:“我在妈妈肚子里什么样呢?”

  妈妈点着浆果的鼻子:“那时候呀,你就像条小毛毛虫……”

  8岁的浆果,自己也是从毛毛虫般丑丑的样子过来,长成现在人见人爱的小姑娘模样。她最喜欢一条蝴蝶图案的花裙子,穿上,浆果也像一只大蝴蝶。

  不错,那是个噩梦,梦境里的树上爬满毛毛虫,他们正在聚会。但浆果想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各自睡在织成的茧筒里,挂在枝条或者叶子上……那棵树,就变成了一棵挂满铃铛和礼物的圣诞树。直到有一天,睡醒的毛毛虫一起变成蝴蝶翩翩起舞,就像施放了一场节日里的焰火。

  浆果想着想着,咧开小嘴笑了。

  快到校园的时候,浆果在路边树丛里看到一张蛛网。平常,浆果最怕毛毛虫,第二怕的就是蜘蛛。无论蜘蛛把网编得多么晶莹,多么有数学和建筑学的天赋,一想起蜘蛛同时穿着八只黑亮的高筒靴子,浆果还是怕的。

  不过,浆果不能躲开,因为蛛网上,挂着一只正在挣扎的蝴蝶。可能是刚刚撞上蛛网,蝴蝶还有劲儿折腾,但蛛网牢牢粘住了他。虽然,这只蝴蝶不是浆果早晨放走的那只——这只很小,翅膀是豹纹图案的——但是浆果现在知道,每只蝴蝶之所以成为蝴蝶,都经过了艰难和漫长的努力。浆果找到了一根长树枝,小心地挑破蝴蝶周围的网丝——即使这个时候,网的主人——蜘蛛气势汹汹地赶来,勇敢的浆果还是没有放弃,直到蛛丝断掉,蝴蝶逃脱。浆果对蝴蝶挥手,说:“下次小心点儿哦。”

  浆果很高兴,她鼓起勇气对失望的蜘蛛说:“你那么胖,饿一顿没什么。我妈妈总是控制食量,她要减肥,说瘦一点儿更好看。你呢,也要少吃一点儿才好。”

  这天的课,浆果听得特别认真。她想,自己要向毛毛虫学习,无论从哪里出发,都让自己的每一天变得越来越美好;而且,以后要是毛毛虫遇到什么困难,自己都会帮助他,因为,那就是一只正在上幼儿园的蝴蝶啊,还是个小朋友呢,需要好好爱护。

  至于那只用自己绿色口水写信的毛毛虫呢,浆果不会再有机会跟他见面了。因为等小翅膀闲下来去找他,想告诉他浆果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时,那只毛毛虫已经不在原来的树叶上了。他像他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一样,像他那位英雄的叔叔一样,在安心的睡眠中,已经慢慢梦见自己变成蝴蝶。小翅膀知道,这是个必然成真的梦。

  (摘自《小翅膀》,周晓枫著,作家出版社2018年9月出版)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