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品读
在庸常的生活中潜伏下来
2016年08月12日 16:06 来源:文艺报 作者:李振 字号

内容摘要:有些时候,我们阅读小说可能只是因为好奇,好奇别人的生活,好奇别人眼中的世界。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种超乎日常生活的怪异离奇的世界便一直吸引着刘星显不断探索与尝试,直到今天小说集《异人录》的出现。

关键词:生活;潜伏;异人;小说;刘星

作者简介:

  有些时候,我们阅读小说可能只是因为好奇,好奇别人的生活,好奇别人眼中的世界。大约是2003年前后,刘星显有篇叫做《肉》的小说就让我印象深刻。一个不知在什么地方的大明镇,一个不知姓氏的二丑,与一本从大板床下拖出的《康熙字典》和“杀春猪”鬼使神差地发生了关系。然而,当胡大壮、三彪、孟老太等一干人聚齐,死的不光有猪,还有人。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种超乎日常生活的怪异离奇的世界便一直吸引着刘星显不断探索与尝试,直到今天小说集《异人录》的出现。与此同时,我们也能够察觉其中某种奇妙的拧巴,当刘星显好奇于一个完全远离他的世界是如何运转并伺机讲述的时候,让我们感到好奇的可能是一个致力于理论法学研究的青年学者是怎样让文学创作占据了他的生活。也许他上一本小说集《夜夜声声》中的那句话恰恰说明了这个问题:“一半献给虚妄的痛楚,一半献给黑夜的孤独。”

  《异人录》中的小说以颜色为序,“蓝、褐、紫、赤、黄、黑、橙、粉……”的排列似乎有些门道,但细想可能会落入陷阱,毕竟我们很难去推断“异人”的逻辑。但它多少与小说的调子有关,正如《异人录》所呈现的世界,五花八门,让人似曾相识又一知半解。《异人录》中的小说不同于之前的《肉》或《夜夜声声》中的其他作品,这里没有一个未知的充满神秘感和江湖气的大明镇,一切都来源于最普遍、最日常的城市生活。可是,《异人录》所要做的,正是想尽办法把“异人”、“异事”注入到最平淡、最无趣的生活之中。

  《阿豆》开始于一场并不见成效的传讯。因为只是配合调查,欧阳看上去并不是那么严肃,可能相比回答有关老朋友是否有犯罪嫌疑的问题,他对一男一女两名警察的关系更感兴趣,他从对方眉宇间的青涩发现二者关系暧昧,又故意摆出一副滑稽和无奈的姿态引来女警会心微笑,他猜想着这两名年轻的警察在漫长的青少年时代一定遭受无数课文的摧残,被迫死记标准答案,活在一群弄墨文人的阴影里,“如今脱身而出,恰巧逮到一个作家,那感觉肯定与捕获个扒手不同”。两名警察试试探探想把欧阳的回答引向老朋友文阑的精神状况,但对于他是否会因为离婚而精神崩溃,以至把一条狗当成自己的情人,当这条狗被小孩踢打而爆发出一系列疯狂的举动,欧阳对此打起了“太极”。小说仿佛在进行着一场心理上的争夺战,无论对于警察还是欧阳,每一步都是进进退退,而对这种微妙心理颇具分寸感的描写又与一个看上去十分荒唐的案件裹缠在一起。可是,文阑一篇名为《阿豆》的手稿的出现又让事情再次陷入迷局。“阿豆是我豢养的一个女子。这么说也许有点不敬,也可能遭人误解,但的确如此。”小说由此转入了“异人”的世界:阿豆如何被从水中救起,怎样在雪中与“我”热烈地拥抱,她的内心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不安与恐惧,读者又是如何理解文阑的创作……手稿并非要破解文阑的迷案,相反,这个案件对于欧阳来说越来越不重要,“或许某天他真的能见到传说中的阿豆,或许阿豆只是一条狗,抑或文阑真的疯了”。欧阳永远不会成为侦探,不会揭开小说的谜底,他所能做的就是完成两则故事的镶嵌,为“异人”的存活撑开一个空间,如同打开阴阳两界的大门,没人知道将会遇见什么,却会满怀心事地怀揣一个隐秘的世界并将其视为记忆的珍宝。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