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文学的真相
2018年09月22日 05:28 来源:文艺报 作者:张二棍 字号
关键词:写作;原野;文学;读者;作家

内容摘要:我来自文化底蕴深厚的山西,是一个奔波在山野中勘察、找矿的地质队员。在原野和大地上,我行走了19个年头。而作家的使命,其实就是为所有可能存在的读者,为所有感觉到自己孤单、卑怯的读者,给他们不断松绑,让他们获得一些物质之外的自由与爱。

关键词:写作;原野;文学;读者;作家

作者简介:

  我来自文化底蕴深厚的山西,是一个奔波在山野中勘察、找矿的地质队员。在原野和大地上,我行走了19个年头。这19年风餐露宿,栉风沐雨,我历经过无数山河和草木,它们横亘在我从少年到壮年的生命中,成为了我的胎记、我的血脉、我的呼吸与心跳。这种近乎原始的生活和工作,会让一个人对大自然产生敬畏和尊重,会让一个人更加敏感,更加容易动情、动心。也就是在这段漫长而几近乏味的岁月里,我在懵懂中开始了对诗歌的阅读和写作。所以,我觉得我是携带着原野而来的一个人,我现在发出的声音,其实就约等于,大家听到了太行山上的风雪呼啸,某座森林里的松涛阵阵,一把榔头敲击一块山石的响动。

  是的,我们都在各自的生活之中,谁都无法避免时空对我们个体生命的塑造与修饰。我们身处一个日新月异无比美好的时代,但在这一切美好的背后,世界依旧充斥着许多别离、伤害、背信弃义、患得患失、争名夺利、心口不一……我们依然被生老病死等等这些无形的事物包围着、裹挟着,甚至吞噬着……对物质的过度追求,并不会带给自己无限的欢愉,反而可能是更大的限制。

  而作家的使命,其实就是为所有可能存在的读者,为所有感觉到自己孤单、卑怯的读者,给他们不断松绑,让他们获得一些物质之外的自由与爱。当他们茫然无助的时候,当他们消沉失落的刹那,当他们需要被理解和支持的那一刻……

  正是这个不圆满的世界和这些不完美的读者,促使我们拿起了手中的笔,我们愿意在文字中去恢复那些本该完整存在却越来越缺失的东西。我们要发掘人性中最单纯而耀眼的部分,我们要记录下泱泱众生,在他们生存中的那些坚强、宽容、救赎、彼此关怀的瞬间,我们要让大家的生命里拥有各自的尊严、勇气与理想。文学具有教化、安慰、鼓舞人心的力量。

  所以,越是在一个物质丰饶的时代,作家越要恪守真善美。我们要先行于大众,懂得感恩、感动、感怀……我们也许无法成为道德楷模、良心标准,但我们有义务擦拭自己的笔,让我们写下的每一页文字,都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味道。因为我们的文字,不仅是自我的,更应当是与大众相通的。生活在这滚滚人海中,我们看见无数晃动的人脸,他们是清晨4点钟马路上的清洁工、带着命令彻夜蹲守在街角的警察、烈日下两手空空的拾荒人、垂头丧气的小老板、满头大汗的外卖哥……这就是我们的现实,我们生活在他们之中,看见他们繁复庸俗的日常,感受着他们朴素的爱恨情仇。

  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还会写下些什么,但回望自己写过的那些作品,我看清了自己的渺小与不足。大地上的事物太多,而我们能够目睹的太少。谁也没有能力去穿越时空,去经历一切,阅读一切,所以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度过更加宏大的、深邃的、辽远的一生。而文学可以帮助我们成为一个拥有无数生命的人,我们可以在自己的笔下,自由穿梭,我们可以用一千张嘴、一千双耳朵、一千个灵魂,去抒发表达自我。所以,我期待与大家一起,用我们奇妙的语言,书写这个时代的浩瀚与博大,书写人民的朴实与勤劳。

  我个人的写作,其实就是在一遍遍的盲人摸象。在现实与自我之间,还存在一个“摸”的过程,以及摸过之后内心的理解,以及理解之后的表达的局限。经过这一番行动之后,那个“现象”或者说现实早已经消失了,它在我内心经过千变万化之后,在我试图理解之后,在我自以为摸清之后,在我说出口之后,它幻化成另外一种物体,甚至是一种变异的崭新的物体。这也许正是文学让人着迷与欲罢不能的地方吧。作家大概都是用自己的偏执与短视,用自己的无知和鲁莽,用自己的猛料和土药方,来写作、来求解、来误解。因而,作家也可能不是正确的、完美的、有答案的,而是一群在矛盾中寻找悖谬的人,应该是在貌似的完美中不断寻找破损的部分,然后告诉人们要修复的人;是在所有人的异口同声里,泪流满面摇着头说不,而给人以光的人。

作者简介

姓名:张二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