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天盛长歌》:既观其美 更“味”其神
2018年09月12日 11:08 来源:文艺报 作者:陈 童 字号
关键词:天盛长歌;丹青;新古典主义;宁弈;天盛长歌;彰显

内容摘要:电视剧《天盛长歌》以传统文化为血脉,以“求新求真”为创作理念,以“新古典主义”为表现形式,彰显了新时代文化自信。一位是当朝逆境皇子宁弈,一位是前朝皇族遗孤凤知微。开篇时他桀骜狂狷、似傻如狂;她高冠束发、器宇轩昂。他誓为兄沉冤昭雪

关键词:天盛长歌;丹青;新古典主义;宁弈;天盛长歌;彰显

作者简介:

  电视剧《天盛长歌》以传统文化为血脉,以“求新求真”为创作理念,以“新古典主义”为表现形式,彰显了新时代文化自信。该剧着丹青未染、素雅本纯的画风色调,抒“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赤胆忠心,怜塞上牛羊空许约的旷世绝恋。观其美,“味”其神,对于理解该剧有重要意义。

  一位是当朝逆境皇子宁弈,一位是前朝皇族遗孤凤知微。开篇时他桀骜狂狷、似傻如狂;她高冠束发、器宇轩昂。他誓为兄沉冤昭雪,心中有天下万民,有守土开疆,还有家国永昌;她抛却一颗女儿心,有的是天高任鸟飞的壮志凌云,有的是以天下为己任的襟怀磊落。山以险峻成其巍峨,海以奔涌成其壮阔。宁弈为黎民苍生“不忧不惑不惧;即仁即智即勇;可以出生;可以入死”。同宁弈一样,凤知微也有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她自幼饱受欺凌,几经生死,然“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彼时的凤知微以魏知之名出仕拜将,巾帼不让须眉,平外戚、定南海,一具假面行四海,经天纬地太平开。

  他和她有相仿的经历、相通的心意、相似的抱负、相同的信仰,只是狼烟未平,无以家为。他有九死不悔的赤子之心,她有回肠九转的矢志不渝。宫墙廊下打马去,各赴战场无归程。他们拥有仁爱之心,践行忠恕之道,坚守立身之本,行大道以利天下。宁弈、凤知微二人都命途多舛,但胸有乾坤,心系天下。宁弈以惩治奸佞、整肃朝纲为己任,凤知微明公理正朝纲,有经世之才,有为国报效之心。

  本该是惺惺相惜的一对璧人,奈何二人中间横亘着无法逾越的国恨家仇。当真相大白时,凤知微选择放下心中的复仇执念,救天下苍生于水火。“行善者得善终,行恶者得恶报”是宁弈毕生所求公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是宁弈心中所愿的太平盛世与清白世界;“山河未定,不敢不殚精竭虑”是凤知微的石破天惊,“女性独立”“女性平权”是凤知微富有独立意识与抗争精神的进步思维。宁弈、凤知微等人具有蕴含于内的顽强力量、外化于形的坚韧气质,以及大任于公、天下承平的大义至善。

  《天盛长歌》如诗化境,沉抑笔酣墨饱,卷抒一腔胸臆。该剧“境生于象外”多维度诠释新古典主义:象外之象、境外之境、韵外之致、味外之旨。该剧色彩呈现淡墨轻岚于一体,既存水晕墨章,亦现如兼五彩的艺术之效。丹青主朝堂,水墨主江湖。“丹青不知老将至”谓宫城,前有刀光剑影,后乃雕梁画栋,宫苑深深,烛火通明,摇曳间明暗不定,而四周静谧无声,于无声处听惊雷,细嗅宫廷威严肃穆,呈现“新古典主义”美学。然显富丽堂皇的“金”、“碧”,取其深色调,倾向青黄之华。“寄远如开水墨图”谓天下,滴墨成流,灰白隐青。明度、纯度、色彩介于华实间渐变,对比鲜明,而不感失和。

  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天盛长歌》彰显“新古典主义”文化美学:宁弈虽身陷囹圄,但他面对严峻疫情,捐出八年牢狱织造的无价蜀锦,这是扶危济困的公德意识,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意识;太子不顾百姓疾苦,置民于水火,宁弈摧毁太子阴谋,这是舍生取义的牺牲精神,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政治抱负;凤知微女扮男装进入青溟书院识文断字,名扬帝京,这是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革故鼎新的创新思想;吏治济天下,凤知微辅助宁弈剿灭常家,这是精忠报国的爱国情怀,是“国而忘家,公而忘私”的价值理念等。

  此外,剧中彰显了天下为公的社会理想,以人为本、民惟邦本的治国理念,载舟覆舟、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儒法并用的治理思想等中华民族治国理政的思想渊源。《天盛长歌》画面质感如水墨丹青,以诗情直抒胸臆,将博大精深的优秀中华传统文化与中华民族深沉的精神追求寓于剧情,浸润了观众的心灵。

作者简介

姓名:陈 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