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原创之声
在纪念王朝闻诞辰11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9年05月23日 09: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仲 字号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王朝闻

内容摘要:王朝闻先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理论家,正如刚才许多发言者所涉及到的,他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家和美学家,是新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王朝闻

作者简介:

http://10.26.10.11:81/cppimage/img/2019/05/14/2bf643cc8d3e489db61e87679e5b5b55_B_BASIC.jpg 

  王仲发言 

  王朝闻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父辈那一代的长辈。在王朝闻先生面前,我有两种叫法,小时候叫他“王伯伯”,长大以后仍然叫他“王伯伯”,但在公共场合叫他“王老”。小时候对王朝闻先生没有太多认识,只知道他是《毛泽东选集》精装本封面毛主席侧面雕像的作者,是曾经到我们非常向往的苏联访问过的大人物。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还由于逐渐对文艺理论发生兴趣,才越来越对王朝闻先生有所了解。我在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上学时,父亲曾经推荐王朝闻先生的书给我看,他的《以一当十》我反复读了好几遍。后来自己也做理论研究写文章了,再加上父辈的亲密关系,因此跟王朝闻先生的接触就多了起来。之后我到《美术》杂志去主持工作,作为《美术》杂志首任主编的王朝闻先生又成了我的顾问,这种工作性质的接触自然就更加多起来。从小到大几十年,我对王朝闻先生当然有一个从感性到理性、全方位丰富的认识。随着岁月的推移,王朝闻先生虽然在时空上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但他作为理论家的人格形象却在我心目中越来越高大。 

  王朝闻先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理论家,正如刚才许多发言者所涉及到的,他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家和美学家,是新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定语很重要。在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的阶段,许多艺术理论界的朋友都纷纷表白自己是纯艺术理论家,生怕和马克思主义沾上边,唯恐躲闪不及。但王朝闻先生从来不模糊自己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的明确形象,他觉得自己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家还很不够,还要努力,还要学习。从他的语气中可以看出,他对于自己属于马克思主义理论阵营是感到无比自豪的。毋庸讳言,王朝闻先生实际上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有真才实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 

  他不是教条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更不是跟风跑的机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而是那种发自内心崇尚真理,实事求是研究问题,并充满人文主义情怀的辩证唯物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他始终坚持运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实事求是地面对各种问题。在当时侧重强调政治和阶级性的氛围下,王朝闻先生更多地是谈艺术创作、艺术欣赏等等有关提高艺术质量的问题。改革开放后,当各种西方文艺思潮涌进的时候,王朝闻先生更加关心的是我们中国的社会主义文化艺术如何更自信、更独立自主、更健康发展的问题。王朝闻先生在艺术理论上有一个自始至终坚持不变的观点,就是主张思想性和艺术性不断更高的统一。他曾指出,在任何时候要想成为传世的艺术精品,必须是思想性和艺术性高度统一的作品,这是颠扑不破的艺术真理。 

  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王朝闻先生研究问题和判断问题的根据是很明确的,那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王朝闻先生曾在90大寿庆祝会上发表生日感言时问大家:你们知道我能写出这么多书靠的什么理论方法吗?他回答道:我是从毛泽东的《论持久战》里学来的!在这本书里,毛泽东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矛盾论观点,通过对抗日战争中敌我双方各种要素的层层对比分析,从中找出发展演变的规律性,进而得出实事求是的科学的结论。王朝闻先生从中学到了辩证唯物主义的矛盾分析法,成为他研究各种文艺问题和美学问题得心应手的法宝。王朝闻先生不但善于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而且善于从中国古代哲学去汲取辩证法的营养,尤其是对立统一的辩证法精神。所以说,王朝闻先生是一位有着深厚辩证哲学方法论功底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 

  王朝闻先生在治学上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善于从感性的生活体验和艺术欣赏入手,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方法研究中国古典文化艺术和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从而不断丰富和充实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美学。今天,我来参加这个会,百感交集。非常感谢中国艺术研究院召开这个会议来纪念王朝闻先生,而且我注意到,主办方正式的邀请函里,称王朝闻先生为新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这就是说,我们今天是把王朝闻先生当成一位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和美学家来纪念的,而且还要探讨他的现实意义,我很赞赏主办方这种明确的立意。 

  最后我想说一点,就是王朝闻先生在晚年非常关心中国社会主义文艺的发展前途。作为担任了22年的《美术》杂志的老主编,作为《美术》杂志的顾问,他非常支持《美术》杂志开展关于后现代主义的讨论。王朝闻先生曾对我和梁江说:听说后现代主义在西方有170种定义和概括,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这个外国人都弄不清楚,都没有走到这一步的东西,在中国却有人盲目崇拜它,这点应该批评。(载《美术》2001年第6期)我们正是根据老顾问的意见,从《美术》2001年第7期开始,展开了对后现代主义的讨论,一直持续到2007年第6期我退休,总计讨论了6年共72期。王朝闻先生曾对我和李人毅、刘悦笛说:关于后现代主义的讨论抓得好,这个问题不搞清,是会影响中国文化艺术的大走向的。美术美术,不搞真善美,尽搞假恶丑,哪还叫什么美术?(载《美术》2003年第3期)。王朝闻先生讲此话时已经是95岁了,离他去世仅仅只差一年,可见这位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对他终生为之奋斗的事业的一片赤诚之心! 

  (发言人王仲,系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协《美术》杂志前主编)  

作者简介

姓名:王仲 工作单位: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协《美术》杂志前主编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闫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