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艺学
资本、现代性批判与文化研究
2019年04月25日 09:15 来源:《东岳论丛》2018年第5期 作者:万娜 字号
关键词:资本;现代性批判;文化研究;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

内容摘要:《资本论》的副标题“政治经济学批判”表明马克思的批判矛头指向十九世纪政治经济学对社会生活或牵强或表浅或粉饰的解释,而他要做的是揭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掩藏的秘密,对世界史的发展历程给出切中肯綮的解释。二、资本现代性批判视野的渐次深入与文学批评范围的拓展以资本现代性批判的目光注视文学,由于唯物史观的引入,文学批评实践得以在立体多维的社会历史关系中展开,因而呈现出迷人的深广度。三、片面的资本现代性批判视野与漂浮的文化研究二十世纪初期,卢卡奇作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路径的开启人之一,提出了西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新的历史时期的新变化,“人的关系不是人对人的直接关系,而是典型的被生产过程的客观规律中介了的关系。

关键词:资本;现代性批判;文化研究;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资本”具有对资本主义社会实践各个层面的渗透性,因而呈现出这一范畴在阐释上的复杂性。与之同根共生的文学批评,借助“资本”的现代性批判视野,有助于将目光真正地落在“一定的”社会实践中,从而获得更贴近文学现实处境的理论表述。而如若对“资本”做片面的理解,则有可能使资本现代性批判视野中的批评主体实际上从事着漂浮的文化研究,丢失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本来的实践维度。

  关 键 词:资本/现代性批判/文化研究/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的中国形态研究”(11&ZD078)阶段性成果,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自主科研项目CCNU12A03022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万娜(1980- ),女,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湖北文学理论与批评研究中心成员,主要研究领域为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文学理论基本问题等。

 

  将“资本”与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联系在一起,难免让人产生经济决定论的揣测。然而,“资本”并不等同于经济——马克思和恩格斯终其一生揭示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秘密所在,并不是将批判的武器和武器批判的希望寄托在一个抽象的“经济”概念或是某一时段内含混驳杂的经济表象之上。“资本”具有对资本主义社会实践各个层面的渗透性,因而呈现出这一范畴在阐释上的复杂性①。与之同根共生的文学批评,借助“资本”的现代性批判视野,有助于将目光真正地落在“一定的”社会实践中,从而获得更贴近文学现实处境的理论表述。而如若对“资本”做片面的理解,则有可能使资本现代性批判视野中的批评主体实际上从事着漂浮的文化研究,丢失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本来的实践维度。

  一、“资本”范畴的复杂性

  马克思在《资本论》将“资本”置于多重关系中在多处进行了描述。在“货币转化为资本”这一篇中,他是这样理解“经济”和“资本”的关系的:

  如果撇开商品流通的物质内容,撇开各种使用价值的交换,只考察这一过程所造成的经济形式,我们就会发现,货币是这一过程的最后产物。商品流通的这个最后产物是资本的最初的表现形式。②

  “货币”是商品流通过程中发生的各种关系也就是前资本主义经济的最后表现形式,但却是“资本”的最初表现形式,显然“经济”与“资本”的涵盖范围并不一致。关于“经济”,英国文化唯物论的倡导者雷蒙·威廉斯说在现代社会一般意义上去理解指的是对于生产、分配和交换等一系列为人熟知的系统,而在此之前,“经济”的指涉范围基本局限在对于家事或社区事务的管理层面上③。

  法国第二代年鉴派的代表学者费尔南·布罗代尔对“经济”与“资本”做了很明显地区分,至少在布罗代尔看来,“经济”更多地与致力于建立商品交换关系的市场经济联系在一起,而由“资本”驱动的生产关系不同于市场经济,它另有深意:“资本主义并不涵盖全部经济,并不涵盖进行劳动的全社会……物质生活、市场经济、资本主义经济(及其附属物)——现时仍然具有对事物进行区分、对问题进行解释的非凡价值。”④此外,布罗代尔也曾详尽地考察过“资本”一词的来历:

  资本(源自后期拉丁语caput一词,作“头部”讲)于十二至十三世纪出现,有“资金”、“存贷”、“款项”或“生息本金”等含义。当时没有立即下一个严格的定义……它(指“资本”一词——引者注)于1211年肯定已经问世,于1283年以商行资本的含义出现。在十四世纪已普遍使用……

  该词含义逐渐发展为某家商号或某个商人的资金,意大利往往还用corpo一词,即是“本钱”,十六世纪的里昂也用corps一词。经过长期而混乱的论证,在整个欧洲范围内,脑袋(capitale)终究比躯干(corpo、corps)稍胜一筹。资本一词于是从意大利出发,接着在德意志和尼德兰广为传播,最后到达法国,在那里与caput的其他派生词chatel、cheptel、cabal等发生冲突……⑤

  “资本”一词的含义和用法历经五、六个世纪的流转不停地发生变化,才逐渐趋于指称一个模糊的领域,意义与“资金”、“本钱”等一类概念相近。而与“资本”这个词关系紧密、几乎被认为是马克思主义批判对象的“资本主义”一词,布罗代尔的考察结果是:

  多扎提到,资本主义一词出现在《百科全书》(1753年),但其含义十分特别:“富人的地位”。这个说法似乎有毛病,因为引文的出处至今无从找到。该词见诸J.-B.里沙尔的《法语新词典》(1842年版)。大概是路易·勃朗在与巴师夏的论战中赋予资本主义一词以新的含义;他写道:“我所说的‘资本主义’,是指一些人在排斥另一些人的情况下占有资本。”但该词在当时很少被使用。蒲鲁东曾用过几次,而且用的完全正确……但在十年以后,即在1867年,马克思还从未用过资本主义一词。

  其实,只是到本世纪(指二十世纪——引者注)初,该词才作为社会主义的天然反义词,在政治论证中猛然冒了出来……尽管马克思自己从未用过,该词却相当自然地被纳入马克思主义的模式,以致人们常说: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制是《资本论》的作者为社会划分的几个重大阶段。

  资本主义是一个政治术语,这也许正是它交上好运的奥秘所在。⑥

  在布罗代尔的检索中,“资本”是一个切实存在于古典经济学研究中的术语,而“资本主义”则并不是为政治经济学家们(包括作为批判者一方的马克思在内)的研究视野所青睐的“一个新近出现的词”⑦,它反而更靠近政治论争。尽管布罗代尔对“资本主义”的理解还留有可以商榷的余地⑧,但通过他的考察,我们可以看到“资本”和“资本主义”作为术语的出现本身有着明确的历史界限。而它们含义的不断变化,尤其是“资本”含义的不断变化,则表明在相应历史阶段内由概念所指称的现象的领属范围是变动不居的。换个角度理解,变动不居的领属范围也可以看作是“资本”对社会关系多层次渗透和重组的必然结果。人们对这种渗透、重组现象的认知程度和反之这一渗透、重组现象对人们认知行为的塑造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资本”和“资本主义”有着天然的历史规定性。

  马克思当然早已发现了“资本”以及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历史规定性这个问题,他从批判资本逻辑的角度更新了看待西方历史甚至世界历史的历史观:“只有当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占有者在市场上找到出卖自己劳动力的自由工人的时候,资本才产生;而单是这一历史条件就包含着一部世界史。因此,资本一出现,就标志着社会生产过程的一个新时代。”⑨面对这部被“资本”推动并续写至今的世界史,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立场很鲜明,用批判的眼光看待它。《资本论》的副标题“政治经济学批判”表明马克思的批判矛头指向十九世纪政治经济学对社会生活或牵强或表浅或粉饰的解释,而他要做的是揭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掩藏的秘密,对世界史的发展历程给出切中肯綮的解释。

  利奥塔(Jean-Francois Lyotard)说“资本主义是现代性的名称之一”⑩,这句话对,但又不完全对。说它对,是因为“资本”的确是西方现代社会发展至今的驱动力量,尤其在现代化的层面上“资本”直接孕育了现代性的各种成就和问题;说它不完全对,是因为“资本”并不应当被看作是现代性表现出来的诸多侧面之一,而应该是现代性在线性时间观念、有别于封建社会的生活方式、现代美学观念、飘忽不定的心理体验以及怀疑一切否定一切的批判精神等各个侧面将自己表现为“现代性”的现实原因。自从西方社会生活的格局开启了有别于封建社会的变化以来,就有不少学人对相关现象加以体验、展开思考和尝试做出解释,其中被马克思在1873年《资本论》第二版的跋中直接指认为自己思想导师的黑格尔应该是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位,后者在古典政治经济学视野的辅助下对由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主导的西方社会(黑格尔称之为“市民社会”)进行了哲学层面的抽象,其所携带的历史哲学的宏观视野和严密逻辑,使他看待西方现代社会关系的眼光比同时代的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者们要深邃得多。“市民社会是在现代世界中形成的,现代世界第一次使理念的一切规定各得其所……在市民社会中,每个人都以自身为目的,其他一切在他看来都是虚无。但是,如果他不同别人发生关系,他就不能达到他的全部目的,因此,其他人便成为特殊的人达到目的的手段”(11)——现代世界与西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同体共生,市民社会中的每个个体一方面是特殊的,因为每个人都以自身为目的,另一方面又是受到他人束缚的,否则每个人就“不能达到他的全部目的”,其中每一个特殊性与规律的普遍性之间存在着没能彻底执行的意志自由。而由于“意志是自由的”(12),所以没能达到自觉自由的市民社会的存在,几乎完美地印证了黑格尔关于“绝对理念”异化为“第二自然”之后进一步向着自我否定螺旋上升的必然性,因而也就在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上表达了黑格尔对现代性的批判。

  资本、资本主义和现代性批判在现代西方社会历史进程中紧密关联。在这部由“资本”驱动的现代世界史的形成过程中,文学也在用自身独特的方式书写着,既是记录者也是亲历者、参与者,更是被推动者和反抗者,文学批评因此得以与“资本”相遇。

作者简介

姓名:万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