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怒江行记(节选)
2019年03月28日 17:32 来源:文艺报 作者:孙茂 字号
关键词:村子;高黎贡山;怒江;黄瓜;傈僳族人民

内容摘要:在怒江的15天天气阴沉,我们走访了几个村子,路都是土路,农户家正在建设平房,怒江人建房热闹,但凡沾亲带故的人都自愿来帮忙农户自家种了很多芒果和黄瓜,黄瓜是用来招待客人的,我们去的时候,老乡热情地摘了家门前院坝里的黄瓜,那黄瓜不用削皮

关键词:村子;高黎贡山;怒江;黄瓜;傈僳族人民

作者简介:

  在怒江的15天天气阴沉,我们走访了几个村子,路都是土路,农户家正在建设平房,怒江人建房热闹,但凡沾亲带故的人都自愿来帮忙,个把月,房子就建好了。房屋一律用的是空心砖,依旧沿着山腰、山坡起房。途中我遇到一个割猪草的女人,竹篮不是用背来背,而是用脑门儿,我在想,她的脑门儿不疼吗?7月20日左右,走进福贡下面的另一个村子,鹿马登乡布拉底村。村子背靠群山,面临怒江。乘着面包车跨过怒江,一路蜿蜒,来到村委会时,见一群光脚嬉闹的孩子,清澈的眼神,红红的面颊。队友说,那叫高原红,像是刻在那里的孩子身上的印记。村长给我们介绍着村子的发展历史和草果种植。我无心听,转着头看这看那,再往远处望去,高黎贡山与碧罗雪山高耸巍峨,就像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傈僳族人民,骨子里透着倔强、朴实和坚韧。

  农户自家种了很多芒果和黄瓜,黄瓜是用来招待客人的,我们去的时候,老乡热情地摘了家门前院坝里的黄瓜,那黄瓜不用削皮,很嫩很甜。一个老乡握着我的手说了很多话,但大多没听懂,只粗略听了这么几句。“如果娃娃想要读书,我们会一直供他上学。”这是家访时一个母亲说的话。

  去鹿马登乡布拉底村时,村长告诉队员们。怒江有一个石头生成的月亮。我越听越对怒江充满好感。石头做的月亮会发光吗?在高黎贡山山脉中段3300米的峰巅,有一巨大的大理岩溶蚀而成的穿洞,洞深百米,洞宽约40余米,高约60米,沿着怒江北上,百里之外,就可看到这个透着白云蓝天的石洞,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石月亮”。它仿佛是开天辟地就耸立在那里,在傈僳族古老的大洪水神话中,它就已经存在了。像怒江的一个守护神,护佑生活在这片纯净大地上的子民。

  晚上回到住所,推开窗户眺望,漆黑的夜空,远山上闪耀着稀疏的灯光,不熟悉的人会以为那是挂于云端下的星星,事实上那不是星星,而是昏暗的灯光;房屋稀疏地散落分布在高山,他们是挂在云端的村寨。

  巍峨的青山托起美丽的山寨,美丽的山寨孕育一群可爱的孩子,天使般的笑容,水灵灵的眼睛,像一棵棵生机盎然的太阳树,植根在怒江两岸青翠的山头。红红的脸腮,清澈的眼神,散发出明亮的生命气息。

  青春时节,行路万里,在怒江,遇见巍峨的高山,遇见恬静的溪流,遇见一群美好的孩子。我想这所有的“遇见”都是青春岁月里的落子无悔。此行怒江,从一个外乡人的角度读写怒江,在纯美与善良之间见证怒江傈僳族人民的点滴生活,虽然山的那边还是山,但只要人的良善、纯美不变,在这青山秀水间,我相信,怒江会变得越来越好。很多年后,再回忆起来,自是别有一番心境。至少那年夏天,我遥走在怒江高岗上,领略清澈的风、甘甜的水。

  离开怒江,但自此,怒江就是我的了。

作者简介

姓名:孙茂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