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文学小道 大路朝天
2019年02月28日 15:49 来源:文艺报 作者:陈 伟 字号
关键词:萝卜;太阳;老师;月亮;作家

内容摘要:持续了近半个月的高温,东西溪的温度每天都在40℃徘徊。吃过饭,我决定出去走走,刚出门遇见市里下派到村工作的郑局和秦总从老三线厂的入口进,穿过月亮湾作家村的核心区,再从太阳冲直插祈福树,开始天还是很热,汗水浸透了衣服,但一到横太路口

关键词:萝卜;太阳;老师;月亮;作家

作者简介:

  持续了近半个月的高温,东西溪的温度每天都在40℃徘徊。吃过饭,我决定出去走走,刚出门遇见市里下派到村工作的郑局和秦总,便决定与他们同行。两位队长经常散步,路线几乎固定,我对他们说,今天换条路线吧,总走一条路,景色都看腻了。走月亮湾的横太路吧!我一提议,他们立刻赞同。

  从老三线厂的入口进,穿过月亮湾作家村的核心区,再从太阳冲直插祈福树,开始天还是很热,汗水浸透了衣服,但一到横太路口,温度似乎立马下降了几度,虽持续地干旱,可溪涧里还有潺潺的水流。我告诉郑局和秦总,横太路大约4公里,从太阳冲连接到横冲,也是月亮湾的循环路,这里环境非常好,目前路基工程已近完工。我们一路走一路聊,天慢慢地暗下来,颇有“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感觉。“如此幽静雅致呀?当初是谁想到修这条路的?真是点睛之笔。”秦总突然问道。

  这一问,却把我的思绪带到了那年的年初时光。当时元旦刚过,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徐贵祥就在县领导的陪同下前来东西溪乡“作家村”考察指导,根据预先的路线,我们准备进太阳冲,也许因为徐老师是部队出身,走起路来足下生风,穿过作家村“大厂房”已然把一群人撇在身后。我们跟上步伐时,却已经进入了横冲,我们就建议走太阳冲,徐老师笑着说:“不要紧,走哪算哪,不预设目标。”同行中有人说:“两条冲可以从山上绕过去,但是好久没人走了,不知道路行不行。” “有人走过就行,今天我们就走走。”徐老师便带着一行人决定从横冲往太阳冲绕行。既然选择 “探险”,我们也乐意体验。在横冲里,一位老乡自愿给我们当向导,老乡说这条路虽是羊肠小道,但在以前也很重要,当年三线厂红火的时候,磨子潭镇好几个村的人都从这里抄近路来赶集,后来,三线厂搬走了这里人就越来越少,以致荒废,去年又发了一场大水,路基都冲垮了。徐老师一路走一路问,始终在最前头。路比想象中还要难走,但是景致却特别好,一路溪流相伴、叶草尤青。爬上一条山梁,老乡同我们道别,他说从这里下了山就是太阳冲了,路更不好走,叮嘱我们小心。下山其实不能说路不好走,因为几乎就没有路,我们在树林和草丛间穿行。此刻已近中午,阳光洒在一大片金黄的芦苇丛上。大家一起站在那里许久,默默眺望远方……天空一蓝如洗,身边远山相对。

  翻过山梁,进入太阳冲,偶遇一农妇在溪水边洗萝卜,看到我们一帮人围观,就热情地捧着洗干净的白萝卜递过来,她招呼着说这是刚从地里拔出的当地土萝卜。徐老师高兴地接过一个,咬一口,嘎嘣溜脆!大家站在溪头,品着甜脆萝卜,看着溪水里嬉戏的豚鸭和远处升腾的袅袅炊烟,好一幅生动的生活画面。此刻,徐老师深情地告诉我们:他一直有个梦想,在白云深处的半山腰,有一片隐约村庄,外观朴实而内设舒适,和外面的世界若即若离,以后住在这里,桌上一壶老酒,桌下一条老狗,桌边几个老友,远看朦胧,近看诗意……他说今天这一路看了老房子、欣赏了老景致、找到了老气息,以后作家入住了,可以把山路修好,文学小道、大路朝天!

  ……

  与两位队长一路漫步,郑局很有感触地说:“你看,以前三线厂在的时候,这里很繁华,西溪有‘小南京’之称,后来三线厂搬走了,一下子冷落了几十年,如今一定要把月亮湾作家村建起来,这既是大米亦是精神食粮!”

  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守望树位置,工地上还在加班加点的建设,此刻天边红霞似火,四周青山如墨,好一幅印象派的油彩画。

作者简介

姓名:陈 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