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公交车(组诗)
2016年12月26日 14:44 来源:文艺报 记得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什么时候,游荡的风动作能轻缓一点?

关键词:组诗;轻缓;毛巾;强奸犯;行李箱

作者简介:

  坐上28路公交车,靠窗

  并不知道要去哪里

  只是每一站的短暂停留

  都能让我一次又一次地爱上路人

  疾走的高楼成了见证者

  有人拖着行李箱,有人在调情

  有人一路上孕育着新生命,仿佛走了很久

  还有很多钟意的人都没有抬头看我一眼

  就匆匆离去,门瞬间打开又关上

  广玉兰在路边反复绽放和凋零

  我是这样多情,却羞于表达

  让滚烫的舌头

  总是,欲言又止

  沙漠之花

  月还是那么白,让人发慌

  华莉丝,我们的仇人正经历生老病死

  夜晚刮进沙漠,忽然不见了

  国家躺在火柴盒里,随意抽出一根

  愚昧就在人们的手里摩擦

  划出锋利的刀子

  阴部像一朵还没来得及绽放的花

  被割掉,雷雨来得急促而短暂

  天空中的鸟儿早已湿润

  战争躲在帐篷里

  索马里已穿上硝烟的雨衣,但是

  弄脏了鞋子,赤脚把羊放进城市吃草

  也顺便放牧了自己

  我们还在质疑什么?死亡如此廉价

  做一个强奸犯,杀人犯,伪文明主义者

  与被害者抱在一起

  累了就把头埋进她的乳房,在那里

  还可以做个孩子

  游荡的风动作轻缓一点

  很荣幸,向鹦鹉学舌

  不同国家的语言和爱情,都是色彩斑斓

  请你用一百种方式爱我一遍

  成为你的情人后,有那么多快活的日子

  沐浴后,不毛之地练习生长植物

  光滑的身躯有了遮蔽,野兽展示如何交配

  什么时候,游荡的风动作能轻缓一点?

  我有多少善良,就有多少凶恶

  轮子碾压过尘土,寺庙的钟声响了

  一声高过一声

  大扫除

  母亲用半辈子力气打扫一个家

  从不放过这个三室两厅的每一个死角

  那本来是条洗脸毛巾

  和时间一起越用越白

  薄并且毫无手感

  终于沦为抹布,把家具擦旧

  她一直在做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

  跪着,弯下腰,仿佛手里拿着

  实用而有力的工具

  对于劳动者

  轻重缓急是一门艺术

  也只有她知道

  那条毛巾

  还需要多久才能破个洞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