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和平年代(组诗)
2016年10月07日 09:5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郁葱 字号

内容摘要:公元2016年的祖国大地上,青草和植物多了起来,孩子们的声音多了起来,鸟多了起来,色彩多了起来。红颜不在镜中,在金戈铁甲,红颜不留脂香,而烽火烟尘。《郁葱抒情诗》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

关键词:组诗;红颜;平山;名字;红松

作者简介:

  阳光的叙述

  公元2016年的祖国大地上,

  青草和植物多了起来,

  孩子们的声音多了起来,

  鸟多了起来,色彩多了起来。

  纪念碑耸立着,

  它的基座一定是花岗岩,

  它的深处一定是灵魂和血液,

  它的周围,一定是诗歌和花环。

  曾经的年代高树悲雨,

  劲风戾而吹帷,

  长天日隐,月圆月缺,

  岁月坍塌,历史凹陷。

  而烟尘已起,不思归去,

  黄钟毁弃,必有远行。

  那一代人为了得到阳光,

  挽起他周围的兄弟们启程,

  这片土地有多远的路,

  他们的脚印就一直铺了多么远。

  湘赣之畔,无尽烽火,

  太行以远,再死再生。

  最初点燃灯火的那些人,已经远去,

  但山河仍在,阳光仍在,

  岁月錾刻了那一代人的刚柔,

  ——柔付天地儿女,

  刚予鬼魅酋敌,

  气节如椽,微音似磬,

  天经地纬,力擎大道,

  不叹人生苦短,

  亦恋山远水长。

  那时山河悖乱,腥风血雨,

  终不掩大地普照的一片阳光。

  夜暗灯自暖,霞光拂青山。

  此时,我们能够静下来,听阳光的叙述,

  它让我们知道,千秋大业,

  大业是江山,也是百姓;

  它让我们知道,阳光照耀的每一棵草,

  每一片叶子和每一块石头,

  都是这片大地上的生灵和神灵。

  万千血色,烟火时光,

  看此时南北,流霞尽染,

  九天之下,俱是一树繁花。

  和平

  让我们写下一个名字,

  这是一个人的名字,

  一片土地的名字,

  这是雨滴和阳光共有的名字,

  ——和平。

  这个名字是萤火的一点光亮,

  这个名字是草叶的一丝颤动,

  是沉默的绿意,

  是浅浅的虫鸣,

  是我们哲思和想象的羽毛,

  是一滴泪,落在梦中的草坪。

  常常站在广场,

  想世界其实仅仅是在孩子们的怀抱,

  他应该很真纯,很童稚,

  有很小的年龄。

  他发出的声音,比我们写的诗含蓄,

  他会告诉你,

  手中的气球,和面前的博物馆,

  重量等同。

  这便是我们所说的那个名字,

  田野里的麦菽,总是多几分从容,

  它们随意晃动,发出沙沙的声响,

  几片羽翅,不知带走的,

  是浅薄还是深刻的鸟鸣。

  有时河流总用语言表述自身,

  路上没有了车辙,

  不知是否还会有古朴的纯净。

  我们有时会忘记一个匆匆的季节,

  万家灯火,在我们心中只亮着一盏,

  而仅有的这一盏,

  便足以点亮,我们的终生。

  在我们的感受里,

  所有声音都是朋友的声音,

  有时我们面对一道路轨,

  轻轻呼唤一个乳名。

  有些语言,是我们相同的语言,

  比如诗,比如音乐,

  比如我们相互凝视的眼睛。

  有些色彩那么相近,

  有些经历那么雷同,

  有时你的感受是许多人共同的感受,

  有时,我们为同一段遥远的故事,

  怦然心动。

  这种感受多么好啊,

  ——有时落雪,有时解冻,

  有时季节悄悄说:早晨了,醒醒,

  有时我们听到的,

  是另一个城市传来的鸡鸣。

  在一个名字的涵盖下,

  我们真实而平静,

  我们享受着水、空气、感情,

  所有的母亲,都陶醉于孩子们

  长大的身影。

  草真的很绿,有时,草也在黄,

  时间默默和我们散步,

  在地球这个村庄里,

  寻找自己的父兄。

  我想说,这个日子多好,

  像我们仰望的星辰,

  像我们的信仰、我们的注视,

  我们随意哼出的一阵歌声。

  让我们写下一个名字,

  ——和平

  我听到唯一的声音,便是这个名字!

  真的,和平是这个世界最小的孩子,

  孩子们在笑,

  那个名字,是他们与世界的对话,

  是我们所能感受的,

  最为纯正的黎明。

  绝世红颜

  ——在赵一曼故居

  我在川南,谒民国红颜。

  红颜可听雨落泪,赏花低头,

  红颜可枝附影从,柔若浅草。

  似花娇艳,如水清纯,

  飘若流风,蔽月回雪,

  红颜可气韵生动手余书香。

  然外寇之下,定见强者,

  屈辱之中,必似男儿,

  红颜一怒,瓦釜雷鸣,

  芳泽不染,铅华可弃。

  红颜不在镜中,在金戈铁甲,

  红颜不留脂香,而烽火烟尘。

  干戈满目,兵拏祸结,

  流血浮丘,龙战玄黄。

  红颜面对儿女情长也曾垂泪,

  红颜若遇敌酋倭寇傲笑三声。

  红壤侠女,宁折不弯,

  柔肠清骨,气节慷慨,

  滨江抒怀,横槊诗赋,

  不负黑水,无愧苍天。

  今秋的大雁,以冷以暖,之北之南,

  硝烟已过,世态平和,

  那岷水依旧深远依旧浩荡,

  莽苍苍留远去岁月的皱褶与刻痕。

  我等后辈俱已白发,

  而那红颜英女,必千载青春!

  平山

  平山是山。

  是山就不平。

  所以平山不平。

  平山的山,

  有早晨的颜色,

  秋天的颜色和初霞的颜色,

  那颜色,浸染岁月。

  岗南水库的水温润温暖,

  蕴藏着故事蕴藏着往事,

  旧时风或急或缓必成昨日,

  前代人东征西伐已成碑文。

  这山里有风云亦有智慧,

  滹沱河几千年静静流去,

  那时光亦近亦远邈若山河。

  平山水柔,水柔藏名仕,

  平山山巍,山巍有战神。

  周回峭壁,异境天开,

  千尺坠雪,百丈飞虹,

  平山,一径清风中有迟见的紫云。

  烛火微光,

  浮云过眼,

  坠绪之茫茫,

  而大道有人担承。

  蹄征马踏之时,百里烟岚,

  腥风苦雨一过,万籁俱寂,

  平山无战事,山河有风云,

  滩地肥美,地宽粮丰,

  千年风散,万世民安,

  这山中稻麦两熟犬吠鸡鸣,

  你呼喊一声山鸣谷应,

  远天远地依旧是青纱无垠。

  平山落雨了。

  山间的叶子,更显丰盈,

  待疾风八方后,星河浩远,

  就想,就是夜晚再黑,

  也总有灯会亮着。

  有些灯一直亮着,

  高天空阔,繁云如炬,

  天无片尘,极尽苍茫,

  灯光里曾有一些胸蕴峰壑的影子,

  在一个年代里,创造了另外一个年代。

  平山不平,平山不凡。

  滹沱河百里一泄,

  飞瀑之下,依旧如许青山。

  (郁葱,作者系诗人、编辑。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郁葱抒情诗》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