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古代文学
查慎行与《长生殿》案
2015年09月23日 20:40 来源:《兰州学刊》2015年第20155期 作者:李圣华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清代是一个寒士诗大盛的时代,查慎行不愧为康熙朝江湖寒士诗第一家。《长生殿》案虽起于黄六鸿攻击报复赵执信,但查慎行、洪昇、陈奕培等四门之员“同被吏议”,已决定了这场案事并非专对赵执信而发。在江湖载酒的人生重塑中,慎行养成“山野之性”,从而促成一代江湖寒士之调。关键词:查慎行/《长生殿》案/科举心态/江湖寒士之调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浙东学派编年史及相关文献整理与研究”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10&ZD131)。二、《长生殿》案与查慎行科举心态历来学者认为在《长生殿》案中,查慎行受到的冲击与赵执信、洪昇相比要小得多。三、《长生殿》案与查慎行江湖寒士之调《长生殿》案重塑了慎行的人生与心态,并对其江湖寒士之诗的形成起着重要的催化作用。

关键词:查慎行;长生殿;赵执信;黄六鸿;科举;江湖寒士;诗歌;案事;十八年;京师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清代是一个寒士诗大盛的时代,查慎行不愧为康熙朝江湖寒士诗第一家。追溯其江湖寒士之调的形成,《长生殿》案无疑是重要的“催化剂”。《长生殿》案虽起于黄六鸿攻击报复赵执信,但查慎行、洪昇、陈奕培等四门之员“同被吏议”,已决定了这场案事并非专对赵执信而发。将《长生殿》案比连于“南北党争”,悖于史实;将之归于纯粹的“个人意气之争”,虽揭示出事件的偶然性,但又不免将问题简单化。《长生殿》案与康熙中叶士风有着密切的关系,并对文学走向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南查北赵”及洪昇受案事牵连最剧。查慎行未曾进学,其国子生资格来之不易。在这场风波作用下,慎行科举心态、人生道路、诗歌创作都发生明显的变化。在江湖载酒的人生重塑中,慎行养成“山野之性”,从而促成一代江湖寒士之调。

  关 键 词:查慎行/《长生殿》案/科举心态/江湖寒士之调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浙东学派编年史及相关文献整理与研究”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10&ZD131)。

  作者简介:李圣华,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清代是一个寒士诗大盛的时代,明遗民诗毋庸论,即查慎行、黄景仁诸大家,即足以改变“朝”、“野”诗坛盟权转移的格局。慎行生前身后牵入三场狱案:《长生殿》案、查嗣庭案、《忆鸣诗集》案。此外,他还亲睹族伯查继佐受牵连的明史案、好友姜宸英受累瘐毙的康熙三十八年(1699)科场案。虽说顺、康、雍、乾四朝狱案酷密,但慎行牵入三案,自非偶然的现象,值得深入研究。笔者尝试就慎行所涉三案分撰《查慎行与〈忆鸣诗集〉案》《查慎行与查嗣庭案》《查慎行与〈长生殿〉案》三文。未尽刊出,即见张兵、张毓洲《清代案狱与查慎行的心路历程》一文,[1](P56-63)多有发明。今《查慎行与〈长生殿〉案》仍其旧题,汰其重复,略述不同之见,冀庶几有助于《长生殿》案的发覆与康熙朝士人心态及诗歌风气的探讨。

  一、查慎行并非《长生殿》案的小角色

  康熙二十八年(1689),《长生殿》案发。其严酷性相较明史案、查嗣庭案,自是微不足道,但对查慎行人生的影响则不下于二者。《长生殿》案的一些基本史实,学界已有所揭示,然仍存在不少有待澄清之处。兹仅就与慎行相关的几个问题略作辨析。

  (一)关于“同被吏议”

  周劭先生《敬业堂诗集·前言》谈及查慎行与《长生殿》案说:

  翌年,再度入都,就遭到了《长生殿》国丧演剧一案的牵连。据说原来被参奏预会的名单中并未列入慎行名字,而是洪昇因同舍生关系口供扳及的,因此同遭革斥,所以在《敬业堂诗集》中也找不到他和洪昇唱和往来的痕迹。当时朋党之风甚炽,有所谓南党、北党之争,《长生殿》一案,即是两党倾轧的产物。所谓北党的领袖,便是明珠和余国柱等人,南党则是徐乾学和高士奇等人。按理说慎行即在满族北党领袖明珠家里处馆,应该说是依附北党了;但是他和南党领袖徐乾学、高士奇辈却也有很密切的关系。[2](P5-6)

  认为《长生殿》案与当时南党、北党之争关联密切,慎行牵入案事恐亦然,而从其交游来看又颇多矛盾之处。周氏的困惑并非没有来历。所谓《长生殿》案必与党争有关,大抵沿袭章培恒先生《洪昇年谱》的说法。此说流行数十年,少有质疑者。今人陈汝洁在《从〈康熙起居注〉看“〈长生殿〉案件”》中提出案事起因是黄六鸿挟嫌报复赵执信,与南北党争关系不大。张中宇先生撰《“〈长生殿〉案件”新论》一文,更为详细地探究案事的原委和实质,指出此案打击的主要对象是赵执信,不必深求高士奇、徐乾学等人,案件中受处分的官员只有赵执信一人,康熙帝的处理态度是从轻从宽的。[3](P59-63)诸如此类辩说无疑更合于历史真实。

  《长生殿》案基本史实已明,问题是学者谈说此案仍常陷于一种逻辑,即据官职身份重其显者而疏其微者,由此不免轻视查慎行这类国子生身份的“小人物”,造成对案事认识的一些局限。

  查慎行《送赵秋谷宫坊罢官归益都四首》自注云:“时秋谷与余同被吏议。”[4](P287)查为仁以查氏后进从慎行游,《莲坡诗话》亦载:

  洪昉思以诗名长安,交游燕集,每白眼踞坐,指古摘今,无不心折。作《长生殿传奇》,尽删太真秽事,深得风人之旨。一时朱门绮席,酒社歌楼,非此曲不奏。好事者借事生风,旁加指斥,以致秋谷、初白诸君皆挂吏议。此康熙己巳秋事也。[5](P505)

  清人戴璐曾亲见黄六鸿原奏,其中无慎行之名。《藤阴杂记》卷二云:

  赵秋谷(执信)去官,查他山(慎行)被议,人皆知于国忌日同观洪昉思(昇)新填《长生殿》。……近于吏科见黄六鸿原奏,尚有侍读学士朱典、侍讲李澄中、台湾知府翁世庸同宴洪寓,而无查名,不知何以牵及。[6](P22)

  关于戴璐所疑,章培恒先生推测说洪昇下狱所供,大抵可信。国子生陈奕培同时受累,其弟陈奕禧《得子厚兄京师近闻志感》自注谓奕培等人“不列弹章,为昉思所供,故同时被斥焉”。尽管黄六鸿奏章非针对洪昇、查慎行、陈奕培,但吏议定罪重在惩治赵执信与洪、查、陈诸子。毛奇龄《长生殿院本序》因云:“言官谓遏密读曲,大不敬。赖圣明宽之,第褫其四门之员,而不予以罪。然而京朝诸官则从此有罢去者。”[7](P526)“四门之员”即慎行等国子生。所以,不应轻视“同被吏议”,片面强调《长生殿》案是针对赵执信的一场案事。换言之,案事始则由黄六鸿报复赵执信,而具体内容远大于此。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