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本网原创
唐弢书札与“重写文学史”的思考
2018年12月12日 08: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焦宝 字号
关键词:文学史;文学流派;学术;研究;写作;文代会

内容摘要:因此,在思考重写文学史问题时,从艺术风格角度切入,以文学流派分析为中心,便成为唐弢的研究路径。唐弢致田敬宝5封信札,完整记录了《艺术风格与文学流派》一文的发表始末,对于我们研究唐弢20世纪80年代关于文学史写作和研究的想法,有着比较重要的意义,尤其是为我们重新思考唐弢版现代文学史与他关于文学史写作的实际想法之间的差异,提供了一份重要文献。正如孟繁华所说,“唐弢先生是有自己写作现代文学史想法的,比如‘论从史出’,‘以文学社团为主来写,写流派和风格’等”,他的这些想法在当时未能实现,但却提醒着后人“如何写出一部切实客观的当代中国文学史,对我们来说,道路依然漫长”(孟繁华:《唐弢与当代文学史研究》)。

关键词:文学史;文学流派;学术;研究;写作;文代会

作者简介:

  唐弢是鲁迅研究和现代文学研究领域最具艺术感(张梦阳:《唐弢的艺术感》)的大家之一。汪晖在《“火湖”在前:唐弢先生杂忆》一文中,便曾谈到唐弢的学术有两块基石,一是史,二是诗。在唐弢看来,“一个从事文学工作的人,可以不写小说,不写散文,但倘不写点诗,那就不必搞文学了;而一个研究者,又必须多读史,从历史中总结出理论,所以他又一再推崇章学诚的‘六经皆史’”。因此,在思考重写文学史问题时,从艺术风格角度切入,以文学流派分析为中心,便成为唐弢的研究路径。

  唐弢关于艺术风格和文学流派问题的思考,发表于《社会科学战线》1983年第4期。时任《社会科学战线》文学编辑的田敬宝保存有唐弢先生此文的相关信件。这些信件不仅能使我们更清楚这篇文章发表的始末,而且能使我们更深入地理解唐弢从文学流派入手思考重写现代文学史问题的思路。唐弢致田敬宝信札手书共5封,其中第一封信如下。

  敬宝同志:

  12月10日信及《三十六计》收到,谢谢。

  我自文代会结束后,处理一些杂务,不料心脏病又发作了,至今未愈。短期之内,恐难执笔,有些早已改稿的文章,也待修改清理。第二期决难报命,以后如能执笔,当再寄奉。

  匆匆,即此

  编安

  唐弢

  1979.12.26

  1979年10月30日至11月16日第四次文代会在北京召开,周扬在会上做了《继往开来,繁荣社会主义新时期的文艺》的报告,这次文代会也成为当代文学走向新时期的一次标志性事件。田敬宝正是在这次文代会上与唐弢相识的,其间的经过相当有趣。多年后,田敬宝是如此回忆的:“在会场的过道上,迎面走来一位器宇轩昂、仪表堂堂的长者。我兴奋地认定这就是姚雪垠先生。于是,我趋步向前,开口便问:‘您是姚雪垠先生吗?’不想,对方回答说:‘我是唐弢。’然后,看了一下四周,向不远处指了指,告诉我:‘你看,那位就是姚雪垠。’我一时很窘迫,怔住了,觉得很不好意思。”唐弢之名,也是无人不晓,田敬宝便趁机向唐弢约稿,并在返回长春后,迅速给唐弢寄去了《社会科学战线》杂志社新编的《三十六计》,并再次约稿,这便是唐弢回复此信的背景。

  1982年5月,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第二届学术讨论会在海南举行。在这次学术讨论会上,现代文学思潮和流派问题,与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40周年的相关讨论成为两大核心议题。田敬宝与唐弢在此次会议上重逢并再次约稿,唐弢写给田敬宝的第二封信便写于此次会后。

  敬宝同志:

  惠寄《社会科学战线》收到,谢谢。

  早就答应为刊物写稿,总是忙忙碌碌,无法执笔。海南岛发言,又由《文史哲》捷足先得,十分抱歉。我在文学研究所召开的两次“中国现代文学思潮、流派问题学术交流会”上的发言,经李葆炎同志根据录音整理,由我修改订正,已经三易其稿,这一稿又经我略作修改。谈的比海南岛详细些,舒展些(略有重复,但大部不同),口吻也较接近,只是还留下一些发言痕迹,只得听其如此。

  稿奉上,用否可由编辑部和你决定,但不用退还我,交流会大概要出专集,那是明年的事。

  匆匆,即致

  编安!

  唐弢

  1983.6.30夜

  海南岛会议上,唐弢应是答应为《社会科学战线》写稿的,但写作此信时已过去一年。据傅小北、杨幼生《唐弢年谱》,唐弢在这段时间正在筹备写作《鲁迅传》。而在这封信中,唐弢提供的文章,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召开的两次“中国现代文学思潮、流派问题学术交流会”发言的基础上整理修改而成。这两次会议,对于推动现代文学思潮与流派问题成为20世纪80年代初的学术热点问题有着重要意义。在这篇综合两次发言而成的文章中,唐弢谈到了“重写文学史”的问题。他说:“我刚到文学所时,何其芳同志正领导写中国文学史。那时研究过文学史究竟如何写法……按我的设想,最好以文学社团为主来写,写社团、流派和风格。后来把我调去编教材……我个人的设想无法在教材里实现。我在文学研究所几次谈过,假使有人能写一本介绍中国现代文学社团、流派的书,那将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工作。”这为我们讨论唐弢此时期对文学史写作的想法,提供了重要资料。

  在稿件刊发的同时,按照当时《社会科学战线》的体例,还可以刊发当期作者照片,因此田敬宝在接到信件之后,于7月11日去信,请唐弢提供照片。唐弢于8月8日回信,这便是关于此文的第三封信。

  敬宝同志:

  我于7月19日动身去青岛讲课,今日回京。奇怪的是:七月十一日大函,我动身前竟未收到,今天才看到。

  拙稿承谬奖。这次谈到的问题稍为开展一点,但不够深。照片彩色的两张,单人一张是公园里摄的,背景似乎花藻了一点。另一张是家里照的,和老伴沈洁云一起照,可又是两个人了。你选一张吧。这两张照片我都无复张,用后尚乞掷还为祷。

  照的时间是去年(82年)。

  匆匆,即颂

  编安!

  唐弢

  1983.8.8

  这次通信,唐弢对这一段时间的活动做了说明,并提供了两帧照片。

  文章编校过程中,田敬宝于1983年9月7日给唐弢再次写信并寄去校样,唐弢对校样做修改后,回复一信,这便是第四封信。

  敬宝同志:

  7日手书及校样今天傍晚才给我送来,这几天北京放映五四以来电影,现代文学研究室的人和小刘都去看电影了。今日已是13日,信中说15日前,有点悬虚,我晚上立即看了,无大改,以免通版面。

  上次寄来的书及刊物也收到。谢谢。

  即颂

  编安!

  唐弢

  1983.9.13夜

  挂号也许更慢,就平寄了。

  校样16日收到。

  最后一封信件是刊物出刊,唐弢收到刊物后的回复。

  敬宝同志:

  手书及刊物收到,抽印本9册,先期到达,昨又接照片二张,多次麻烦,特此肃函致谢。

  匆匆,即颂

  编安!

  唐弢

  1983.12.22

  唐弢致田敬宝5封信札,完整记录了《艺术风格与文学流派》一文的发表始末,对于我们研究唐弢20世纪80年代关于文学史写作和研究的想法,有着比较重要的意义,尤其是为我们重新思考唐弢版现代文学史与他关于文学史写作的实际想法之间的差异,提供了一份重要文献。正如孟繁华所说,“唐弢先生是有自己写作现代文学史想法的,比如‘论从史出’,‘以文学社团为主来写,写流派和风格’等”,他的这些想法在当时未能实现,但却提醒着后人“如何写出一部切实客观的当代中国文学史,对我们来说,道路依然漫长”(孟繁华:《唐弢与当代文学史研究》)。

 

  (作者单位: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战线》杂志社)

作者简介

姓名:焦宝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