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百家争鸣
文艺创作“乱象”丛生 别让市场绑架了作品
2015年04月15日 14:3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文艺创作“乱象”丛生别让市场绑架了作品。

关键词:文艺;创作;作品;绑架;原创

作者简介:

  正如黎巴嫩著名诗人纪伯伦所言:“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我们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千篇一律、有数量缺质量、机械化生产、抄袭模仿、有“高原”缺“高峰”、快餐式消费等,是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总结当前文艺创作“乱象”的几大关键词。近年来,中国的文艺创作虽然取得斐然成绩,却在高速发展过程中逐渐催生出一种虚火过旺、“唯金钱论”的业界生态。在市场化、产业化的道路上,艺术从业者应该如何自处?优秀作品的标准究竟是什么?艺术与市场、社会效益和经济利益之间的关系到底该如何把握?越是在高速前进之时,越应该正本清源,我们只有对文艺事业的现状和问题准确把脉,正确认识,才能使今后的发展之路走得更加长远、更加顺畅。

  市场繁荣和文化贫瘠的悖论

  当前,国内电影市场空前活跃、资本滚烫、票房高企,国产影片数量、观影人次和银幕数不断打破纪录,尤其是今年前9个月的电影票房已超过2013年全年票房总数,“十一”黄金周全国票房超过10亿元人民币,创国庆档历史新高。文学领域也空前活跃,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网络文学等文学样式满足读者的各种需求,带动着图书出版行业迅猛发展,尤其是首家“24小时不打烊”的三联书店的出现,为倡导全民阅读点燃了城市灵魂之光。此外,动漫、美术、舞台艺术等艺术门类也产量丰沛,源源不断地为人们提供丰富的精神文化食粮。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文学艺术行业迎来了大发展大繁荣的时代。

  然而,高速发展难免泥沙俱下,文艺界被资本“绑架”的案例频频出现,市场繁荣背后暗藏着文化粗俗浮躁、价值观念歪曲、灵魂空洞冷漠的隐忧。比如,艺术行业的资本跨界融合风生水起,但能获得业界和市场双重好评的精品却为数不多;一些从业者在金钱面前步步妥协,将文艺创作无保留地交付给了市场,制造出一批失去文化内在肌理,无诚意、无水准、无品位的“三无”产品;一些知名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感和文化底线也在商业裹挟中节节失守,异化为消费主义时代的螺丝钉;美术界也受到投机性资本的利诱,包装某位不入流的所谓艺术家,创作水平低劣的“伪作”以次充好,扰乱了整个行业的秩序……这些简单以GDP论英雄、用金钱主导一切的逐利行为,与其说是在为文化产业添砖加瓦,不如说是在破坏文艺的纯洁属性,必须引起我们的警示。

  原创精神和投机心理的博弈

  文艺之本性崇尚的是个性化创造、差异化呈现其百花齐放、独立卓越的精致之美,但时下有些从业者却反其道而行之,使文艺界盛行一种热衷于抄袭模仿、跟风扎堆、快餐式消费的不正之风,其中影视行业可谓重灾区。

  由于缺乏原创力,一些电视综艺节目或热衷于引进海外版权,或靠放大娱乐要素、放松伦理底线、恶搞低俗趣味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电视剧创作受到一窝蜂赶潮流的“从众”心理影响,扎堆现象屡现,历史剧、谍战剧、抗战剧、宫廷剧等风潮此起彼伏,导致行业处于产量不低、精品不足的尴尬局面。一些国产影片质量欠佳,缺乏新意,却能“反弹琵琶”,靠审丑、掐架的病毒式营销手段制造卖点,利用与当下热点贴近的“话题战术”,无孔不入地轰炸观众的眼球和耳朵,实现其票房飘红的终极目标。

  对原创的追求、对现实的观照、对人性的思考,才是文艺作品的要义。然而,由于走锁定一群狂热粉丝、制造一堆花边话题、跟着别人成功范例之后模仿等捷径就能轻松赚大钱,长此以往,文艺创作将变得越来越不需要原创力和专业性,“赚了钱就跑”的投机者和“一锤子买卖”将越来越多。到那时,“非职业化”的玩票行为将比比皆是,很多作品会只有制作,不见创造,坚守文化艺术的理想和情怀将被人慢慢遗忘。可见,通过不正当的竞争手段以掠夺方式攫取的所谓成功不仅不值得炫耀,反而容易透支公众的信赖和对优质作品的期待,不公平的竞争最终将使那些有诚意、负责任和有文化坚守的文艺工作者越来越少,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

  这些年,在“泛娱乐化”的资本市场高歌猛进,中国文艺事业很容易把作为其核心价值的社会教化功能抛之脑后。世界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尼尔·波兹曼曾警示,在这个时代里,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这种说法并非耸人听闻。如今,社会生活压力大,公众需要寻找有效途径放松解压,易被以快餐作为注脚的娱乐文化遮蔽双眼,而渐渐失去对历史的理性观照和理解比较复杂的文化的精力和意愿。

  无论是孔子、老子的画像被穿上西装、打起领带,成为服装品牌“代言人”;还是一些影视剧、戏剧对经典名著不负责任地翻拍和戏说;抑或一些城市以历史人物和事件为背景,将其恶搞后,变成低俗卖点……近年来,戏谑、审丑、颠覆等与主流价值取向相背离的“娱乐秀”屡见不鲜,暴露出公众对“崇高”“伟大”等精神要素缺乏基本尊重和价值判断的社会不良趋势,所以更需要健康正面的文艺作品站出来,发挥引领功能。然而,囿于资本的裹挟和对金钱的盲目追求,一些文艺作品不但不能引领文化,反而唯迎合市场的消费心态马首是瞻,只顾传播、不顾接受,只顾文化符号、不顾文化内核,只顾集合外力、不顾修炼内功,只顾商业价值、不顾艺术品质,奇观化、庸俗化和碎片化的创作理念导致作品精神矮化、内涵空洞,着实令人忧心。

  人们不禁要问,在这种环境下,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文艺作品?我认为,创作者应坚守对美的向往与追求,对心灵的抚慰和对生命终极意义的追问,把追求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努力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好作品不仅仅是健康无害的,还应具备较高人文积淀和思想内核,能启迪智慧、催生情感、引发思考,激起观众内心的共鸣,唤醒灵魂深处的某种能量,甚至能与这个伟大的时代相呼应,具备高贵的思想灵魂,并能成为伟大的精神文化遗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