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泥做的童年
2018年05月17日 17:13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包利民 字号
关键词:泥巴;泥土;太阳;游戏;墙根

内容摘要:我沿着东房山的背阴处,躲过太阳的热情,走过那只在阴凉里吐舌头的花狗,路过墙根那两头不停拱坑的白猪,来到房后北园的墙角。几个伙伴已等在那里,阳光在别处洒落,软软的泥巴在几双手里变形着,延续着古老的游戏。

关键词:泥巴;泥土;太阳;游戏;墙根

作者简介:

  我沿着东房山的背阴处,躲过太阳的热情,走过那只在阴凉里吐舌头的花狗,路过墙根那两头不停拱坑的白猪,来到房后北园的墙角。几个伙伴已等在那里,阳光在别处洒落,软软的泥巴在几双手里变形着,延续着古老的游戏。

  倚着的土墙,就像大地站了起来,长了些不知名的小小草株,泥土里掺杂的草沫散发着浅浅淡淡的味道。我们的笑声掠过身边的飞虫爬虫,攀上蜻蜓透明的翅,攀上蝴蝶多彩的翅,悠悠飞过墙上的短栅。我们坐在泥土上,快乐地玩着泥巴。比谁把泥巴摔得响,摔得爆出的孔儿大,泥沫飞溅中,仿佛有幸福不断地爆开来。

  摔够了泥泡儿,便用泥巴做玩具。小小的汽车只有苍蝇当乘客,而小小的房子,也只有蚂蚁进进出出。我们在八月的热风里,同大地上的精灵一起游戏。午后,屋里的人酣眠歇晌,我们和风一起,和阳光一起,和各种虫鸟一起,守着简单的快乐。

  家家户户开始出现声响。先是人们睡足起来,扛着锄头去田地里干活。不远处的小河清清流淌,里面融化着欢声笑语。这时我们转移到田边地头,坐在田垄上,拽下几根狗尾巴草,编成毛茸茸的小动物。

  屁股下的泥土越来越热,我们会跑到河边,脱光衣服,冲进那一脉清凉中。很是眷恋脚掌踩在河底软泥上的感觉,一种轻轻的痒,一种淡淡的暖,还有一种微微的滑,汇入心田。许多年以后,也会记得。就像记得那条浸满我们快乐的小小河流,不管身在多遥远处,回想起来,都会有着无边无际的流连。

  一场大雨不期而至。先是在村南的低而阔的遥远处,在无边的大草甸上,雨的脚步飞快地跑过来。接着,雨的脚步经过那些茂草,经过那些干硬的土路,经过没来得及避开的人或牲畜,迅速地闯进村子。伏在窗台上,隔着玻璃,隔着草檐的水帘,我看到歪脖二叔赶着羊群在小林中避雨,也看到前院大表哥急急地跑出来盖酱缸,看到远处大草甸子上一些熟悉身影。

  大雨倏来倏去,把人间洗得一片清凉清新。当房檐上的草茎切口处还在不断地渗出明亮的水珠时,院子里已经被小家伙们弄得泥泞不堪。两只白猪拱出的土坑里,满是泥水,它们并排躺卧其中,惬意地哼着。鸭子们伏低身躯,扇动翅膀,仿佛在水中嬉戏一般,从这头跑到那头。而几只小鸡崽儿,正好奇地用尖嘴去啄小水泡中那弯闪亮的虹。

  我们冲出院子,脚步压着泥泞。正赶上歪脖二叔赶着羊群归来,绵羊们的蹄声惊得泥水四溅。走过这一群已黑白不分的队伍,路面便已不成样子。我们来到低处形成的小溪或小池塘边,岸上的泥土湿润柔软,在我们的手上变成小桥,变成堤坝。它们等着太阳把它们变得坚硬,然后,身后的水洼就消失了,它们茫然站在阳光下,不知守护着什么。

  我们把快乐揉进泥里,哪一天泥已干了,不小心踩到,碎了,笑声便溜了出来,往事也溜了出来。我们就在一场雨的停落之间,在积水的盈涸之间,在泥巴的干软之间,把童年融进湿漉漉的岁月。

作者简介

姓名:包利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