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我的继母
2017年03月20日 16:56 来源:文艺报 作者:黄国光 字号

内容摘要:我两三岁时,妈妈突发急病,走了。”我放下继母,大步向前走,走出去好远一回头,继母还站在那里,风吹散了她渐渐花白的头发,摆得僵直的手臂还伸向空中。

关键词:继母;后娘;弟弟;爹爹;孩子

作者简介:

  我两三岁时,妈妈突发急病,走了。我成了没娘的孩子,没了母爱。村里的小孩们见到我就唱:“小白菜呀,地里黄啊,两三岁啊,死了娘啊,跟着爹爹倒好过呀,就怕爹爹娶后娘啊……”

  还真像歌里唱的那样,后来爸爸离开了农村,到城里上班,娶了后娘——我的继母张云英。她个子不高,人很清秀。我上初中时也进了城,和爸爸、继母一起生活。那时,继母已经生了小弟弟和妹妹。我想起那首歌中的“娶了后娘三年整啊,生个弟弟比我强啊,弟弟吃面我喝汤啊,端起碗来泪汪汪啊……”心里就较着劲儿,吃饭时,常和弟弟抢好菜吃,每逢这时,继母总是用筷子敲着小弟弟的头说:“别和哥哥抢。”我心里说:别假模假式的。可继母的筷子从未落到我的头上。

  有一回,我在外边和别的孩子打架,人家家长找上门来告状、叫骂,爸爸不在家,继母怎么赔不是都不行。人家骂得越来越难听,继母气得浑身发抖。也巧了,这工夫我跑回来,人家立刻说,你这个当后妈的,得好好管管这臭小子!继母说,等会儿我狠狠地揍他!我梗着脖子,把整个脸伸到继母面前,带着哭腔说:“你打吧,打吧!”来告状的家长和不少看热闹的人起劲地撺掇:“打呀!打呀!”他们想,后妈打孩子,肯定轻不了。继母抡圆了胳膊,大巴掌带着风声向我脸上扇来,我闭上眼,等着脸上留下血手印。疾风突然停下,只听继母小声地对着我耳朵说:“傻孩子,还不快跑!”我睁眼一看她那停在我脸边僵住了的巴掌,心里一机灵,赶紧撒腿跑开了。

  当天晚上一到家,继母便反复叮嘱我,往后别跟人家打架了,让人家找上门来骂,多丢人哪!爸爸下班回来,继母啥也没说。

  过了几年,我高中没毕业要应征入伍。临走前,我向蹲在地上烧火做饭的继母说:“妈,这些年,老惹你生气,等我将来出息了,一定好好孝敬你!”她“嗵”地站起来,瘦瘦的身躯紧紧地抱着我,热泪夺眶而出:“儿子,你咋不早说!到了部队好好干!”

  到了部队,上了军校,提了干,头回探家时,继母领着我到附近商店购物,见人就说,我大儿子回来啦!我大儿子回来啦!好像我是打了胜仗、凯旋归来的英雄。继母买回好多东西,给我做了一大桌子菜。以后我每次探亲回来,继母都变着法儿地给我做好吃的。回部队时,她总是一送再送,直到我把她抱起来说:“妈,您再送,我就一直把您抱到车站。”继母急忙地说,“那不中,傻儿子,还不把你累坏喽!”我放下继母,大步向前走,走出去好远一回头,继母还站在那里,风吹散了她渐渐花白的头发,摆得僵直的手臂还伸向空中……

  前几年,继母得了绝症。我请假回去和妹妹妹夫、弟弟弟媳轮着陪她做化疗。继母已经瘦得脱了形,我们问她:“妈,你疼吗?”她直起腰,吃力地说:“有你们在,妈,不疼!”

  几个月后,她还是被病魔夺去了生命。遗体火化后,当医生的妹夫有他的价值观,拿了个价格不贵、样子一般的骨灰盒说:“人走了,骨灰放哪都一样。”本在痛哭中的我一听,更加悲涌心头号啕大哭,哭得喘不上气来。亲友们都关切地问:“大哥,啥事?别哭坏了身子!”

  我睁开眼,站起身,指着殡仪馆骨灰盒陈列处最精致、最贵的小叶紫檀的盒子,喃喃地说:“妈,到了另一个世界,您住最好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