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 >> 学术动态
【文萃】张卫良 何秋娟: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建设的“e带e路”向度
2019年02月22日 11:05 来源:《理论月刊》 作者:张卫良 何秋娟 字号
关键词: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e带e路;数字丝绸;互联网治理

内容摘要: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一样,其核心关切都是人类共同利益与命运,其最终目的都是构建自由人联合体。

关键词: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e带e路;数字丝绸;互联网治理

作者简介:

  2017年10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继十九大之后,第四届互联网大会于2017年12月3日在乌镇举行,习近平在大会开幕式上致贺信,再次强调了中共十九大关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网络建设的行动纲领和发展蓝图的重要论述。2018年11月7日-9日,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方案进一步明晰,“数字丝绸”成为大会的一大议题,也是“e带e路”作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实践路径正式面世的标志。

  一、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重要论述的演变逻辑

  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从理论酝酿到理论阐释、从理论阐释到理论成熟、从理论构思到实践探索等一系列过程是融入我国互联网建设由国内到国外、由参与世界网络治理到积极贡献中国方案、由提出中国方案到进行实践路径的探索等一系列过程之中的。

  (一)国内网络建设与理论构思阶段

  我国国内网络建设经历了由注重网络普及广度到注重网络普及深度的转变。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2014年11月19日在乌镇召开,习近平在贺词中提出了“中国正在积极推进网络建设,让互联网发展成果惠及13亿中国人民”等网络思想命题。2015年12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演讲中指出“中国将大力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国家大数据战略、互联网+行动计划,发展积极向上的网络文化。拓展网络经济空间,促进互联网和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等建设社会主义网络强国的互联网战略思想。

  (二)参与全球网络治理与理论成熟阶段

  我国网络建设的由大而强为我国参与全球网络治理提供了技术支撑和道义支持。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积极地参与全球网络治理,不断贡献全球网络治理的中国方案。即由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时期坚持“网络主权”的主张提升到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时期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呼吁。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向世界人民的公开阐释标志着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重要论述的成熟和体系化。

  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重要论述丰富和发展了其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

  2015年在以“亚洲新未来:迈向命运共同体”为主题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开幕式的主旨演讲中,就如何营造有利于亚洲和世界共同发展的亚洲地区秩序的演讲中,首次提出了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习近平总书记着眼于人类发展和世界前途提出的中国理念和中国方案。

  “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总书记将马克思自由人联合体思想与中国网络建设实际相结合而形成的具有独创性的全球互联网建设中国方案。

  (一)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秉承了相同的精神实质

  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一样,其出发点都是将中国梦与世界梦连接起来,以自身的发展促进世界发展,以自身的发展壮大世界和平力量,以自身的解放促进人类的解放;其核心关切都是人类共同利益与命运,其最终目的都是构建自由人联合体。

  (二)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网络化时代的精细化表述

  在网络化时代,以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要在各网络行为主体中寻求利益的最大公约数,促进网络领域的开放共享。网络空间如实际物理空间一样也存在着诸如网络信息安全、网络秩序的建立、网络黑客等全球性问题,这是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思想提出的背景也是其构建面临的主要障碍。这就需要集聚各个网络行为主体的力量来共同解决。

  (三)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对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2018年互联网数据研究机构 We Are Social 和 Hootsuite 共同发布的“数字2018”互联网研究报告指出,全球互联网用户数已经突破了40亿大关,全球有一半的人口“触网”。由此可见,网络空间已然成为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第五空间”。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形成具有越来越重要的影响。这一方面体现在网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形成提供了现实的路径、技术支撑,搭建了技术平台;另一方面也体现在网络增加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中的不确定因素,提高了风险性和不稳定性。

  三、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重要论述的实践平台

  (一)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实践平台的黏合剂: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当前全球互联网建设仍然深受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的影响,要推翻这个旧秩序,构建网络命运共同体,就必须合成共同的利益,即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形成的关键在于黏合剂的形成。共同利益的形成是一个博弈的过程,不是各网络主体利益的机械叠加,需要构建一个能够让各网络主体平等地参与、广泛地参与、民主地博弈的平台,以促进网络秩序向着多边、民主、公正、透明的方向发展,以求同存异,在多样化的利益之中获取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即共同利益。

  (二)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实践平台“e带e路”的生成

  首先,“e带e路”实践路径探索的发起。2016年第三届互联网大会习近平总书记在开幕演讲中提出了网络主权的概念,捍卫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网络权益,驳斥了西方国家“网络自由”的主张,中国开始积极地参与全球互联网治理,开始积极地探索全球网络治理的中国方案,积极发挥大国作用,秉承大国责任。

  其次,学术界对“e带e路”的探索和初步成型。2017年5月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之后,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对“一带一路”倡议精神的阐释,结合网络化时代背景,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教授杨学成提出了“e带e路”的概念,即“互联网经济带和21世纪网上丝绸之路”。 2017年9月5日,华侨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黄日涵和以色列海法大学博士后丛培影基于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四届互联网大会中提出的“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思想,进一步提出了“e带e路助力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主张。

  再次,“e带e路”正式面世。2018年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正式将“数字丝路”作为一大议题,以集聚各国政府、国际组织、企业、技术社群和民间团体互联网领军人物的智慧,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实践方案。

  四、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重要论述实践平台的搭建路径

  (一)网络人文交流是“e带e路”的感情纽带

  要将世界范围内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各网络主体凝聚成一个命运共同体,关键在于交流沟通,在于存同求异、达成共识、增进互信、达成共识。而网络在促进人文交流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因此,搭建“e带e路”平台,要充分利用网络信息技术促进网络人文交流,使得物理空间的“一带一路”倡议与网络空间的“e带e路”凝结成促进民心相通的合力,共同为网络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奠定情感基础,编织情感纽带。

  (二)网络技术合作是“e带e路”的利益基础

  网络技术是各国在网络领域的核心利益之一。网络技术发展上的差异也是导致网络发展中出现“马太效应”的首要原因。网络技术发达的西方国家对网络技术实施垄断,利用网络技术上的优势对广大发展中国家在经济上进行压榨、在政治上进行控制、在意识形态上进行侵蚀、在安全上予以攻击等都是网络行为主体难以达成共识、“e带e路”平台难以搭建的重要原因。由网络技术决定的网络经济利益和网络主权利益,在和平和发展依然是时代主题的大背景下,仍然是各国家网络主体在网络空间的核心利益关切。由此要想在各网络行为主体之间达成具有牢固物质保障和坚实根据的共识,就必须加强网络技术合作,促进互利共赢,共建共享网络发展的成果。

  (三)网络空间治理是“e带e路”的秩序保障

  网络空间相对于实际物理空间而言最大的区别就在边界的模糊性、空间的无限膨胀性。网络空间抽象性的特点决定了网络治理的高难度性。而网络空间能否实现治理的结果则是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能否形成的关键。由此,搭建“e带e路”平台,促进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必须确立网络治理的基本原则。习近平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中提出的“四项原则”和“五点主张”是中国为世界互联网治理贡献的中国智慧,体现了多边、民主、透明、共商共建的原则,因此以“e带e路”促进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我们必须坚持网络主权原则、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的秩序。

  (作者单位: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原题《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建设的“e带e路”向度——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重要论述的形成及其实践路径》,《理论月刊》2019年第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禹瑞丽/摘)

作者简介

姓名:张卫良 何秋娟 工作单位: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有冬)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