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化政策
伍庆:发挥文化对外传播力量 助推“一带一路”建设 ——访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伍庆研究员
2019年07月08日 13:59 来源:云南省社会科学院 作者:信息中心/念鹏帆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编者按:2019年6月12日至13日,第七届“中国—南亚东南亚智库论坛”在云南昆明举行。论坛期间,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采访了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伍庆研究员。访谈中,伍庆研究员基于文化传播的视野,为我们分享了“一带一路”背景下我国文化对外传播的现状、“一带一路”建设对我国文化对外传播的影响、我国文化对外传播需要处理好的四对关系、离岸文化中心理念在文化对外传播中的运用等内容,为发挥文化对外传播力量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提出了新的思路、新的办法。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伍所长,您好!“一带一路”背景下,我国文化对外传播的现状如何? 

  伍庆研究员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文化在更广范围、更高层次与世界密切交流,从传播对象、传播主体、传播内容等方面呈现出崭新格局,对外传播力度加大,取得了更加明显的成效,也为沿线各国推动文化交流合作,促进民心相通奠定了坚实基础。扩大了文化对外传播的对象,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开放与合作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内容。从传统的文化领域发展来看,发达国家在核心文化产品和服务贸易领域占据绝对优势,我国文化企业和文化工作者与发达国家的交流合作相对频繁。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文化产业各个环节的世界分工与合作日益密切,我们也不断加强了沿线发展中国家的文化传播、交流、合作与贸易,形成共谋发展的良性格局。联动了文化对外传播的主体,随着文化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化,对外文化交流的层次也愈加多样,在政府扶持的文化活动之外,不同行业和企业,乃至社会组织和专业人士的积极性都逐步被激发,在文化对外开放中发挥着越来越积极的作用。“一带一路”文化交流合作将形成政府与民间并举、多元化主体联动的格局,推动我国文化对外开放格局向多层次、立体化转型。丰富了文化对外传播的内容,文化对外传播正在从传统的单向的传播,向贸易、交流、合作等多种形式并重转变。尤其传播交流合作的内容正逐步从简单形式的活动和商品,转向资源、资本、人才等要素的全方位开放合作,中国也以更加开放的胸怀吸收和利用世界范围内的优秀文化资源要素,从单纯的文化商品进出口进一步拓展到文化内容、文化服务、文化资本、文化人才等文化资源要素的全面开发利用。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一带一路”建设对我国文化对外传播产生了什么影响? 

  伍庆研究员建设“一带一路”将进一步提升我国的国际影响力,增强中华文化的吸引力,其他国家对我国文化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也将不断增长,这也是加快我国文化对外传播,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历史机遇。“一带一路”为我国文化对外传播奠定了更坚实的基础,伴随着良好开局和顺利推进,“一带一路”倡议逐渐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可,日益密切的经贸领域合作和人员往来为文化传播提供了有力基础,也为我国文化对外传播、沿线国家交流更多优质文化产品、汇聚更多优秀文化资源创造了可能;“一带一路”为我国文化对外传播提供了更强烈的需求,中国正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着越来越令人瞩目的角色,也引发了世界对中华文化和中文文化产品的热情。以“汉语热”为代表的“中国文化热”在很多国家和地区成为普遍存在的现象。据国家汉办统计,目前海外约有1.5亿人在学习汉语,许多国家汉语学习的人数以每年50%甚至更高的速度在增长,越来越多的学校将中文纳入学习课程,甚至将中文作为国家考试体系的内容,如俄罗斯计划在2020年将汉语作为外语科目被纳入俄罗斯国家统一考试体系。“一带一路”将在中国和沿线国家之间起到交流中介的作用,为世界了解中国、获取中国文化产品提供重要平台和窗口;“一带一路”为我国文化对外传播打造了更健全的机制,“一带一路”推进以来,沿线国家文化国际合作机制化水平不断提升。截至2017年底,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订的政府间文化交流合作协定以及相关执行计划已经达到300多项,以《敦煌宣言》为代表的文化交流与合作机制化建设稳步推进。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文化部长会晤、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中俄人文合作委员会等国际人文交流机制,以及中国—中东欧国家艺术合作论坛、中澳文化对话、中国—东盟文化论坛等国际性论坛活动的推动下,中外双边、多边文化交流与合作成果丰硕,为推动我国文化对外传播提供制度化保障;“一带一路”为我国文化对外传播建立了更完善的网络,《文化部“一带一路”文化发展行动计划(2016-2020年)》中提出加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文化交流与合作机制化发展,推动成立丝绸之路国际剧院联盟、丝绸之路国际博物馆联盟、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联盟、丝绸之路国际美术馆联盟和丝绸之路国际图书馆联盟等五大专业联盟,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与合作更加深化;“一带一路”为我国文化对外传播提供了更丰富的活动,新形势下,国际文化交流合作的内涵与形式不断丰富,文化活动品牌效应持续增强。借助海外中国文化中心、“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西安)”、“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泉州)”等平台,打造“欢乐春节”、“丝绸之路文化之旅”、“丝绸之路文化使者”等品牌活动,中国与沿线国家文化交流内容形式与合作水平迅速深化。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我国文化对外传播需要处理好哪些关系? 

  伍庆研究员“一带一路”建设是一项长期、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程,其推进实施必然面临诸多不容忽视的风险和困难。“一带一路”在为国际文化交流合作带来有利机遇的同时,也可能因为沿线国家存在的制度差异、社会文化与宗教多样性等因素而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我认为我国文化对外传播需要处理好四对关系: 

  一是统筹国内国外两种文化资源的关系。中国对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统筹还远远不够,与我国的经济实力和大国地位不相匹配。在国际文化贸易领域,进口国外的文化商品非常多,但是较少开发利用国外的文化内容资源,甚至很多引进其实是交流活动,文化生产能力较低。从理论层面来看,现有的文化产业理论研究也较为集中在实物商品领域,对文化产业统筹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理论创新和支撑还远远不够。 

  二是保持历史文化传统与创新表现形式的关系。我国拥有丰富的传统文化资源,但大量的传统资源未能以现代化、国际性的方式和话语表现出来。因此,要大力推动表达方式和传播方法的创新,着力打造一批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运用国外民众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和表述方式传播中华文化。中华传统文化只有在“古今”“中西”之间,才能获得更大的张力和更持久的生命力。 

  三是展现本土特色与克服文化折扣的关系。由于文化背景的差异,普通观众理解和接受异国语言文字的文化商品会有一定障碍,因此文化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对其他国家受众的吸引力会有所降低甚至难以接受,这种现象被称为文化折扣。因此,文化商品也比普通商品的跨国贸易受到更多的限制,跨文化消费往往需要受众具有一定文化知识基础,也对跨文化产品的生产开发和传播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四是纯粹的文化交流与合理的商业利润的关系。当前文化领域的国际合作中更多的是旨在推动不同国家民众之间相互了解的文化交流活动,例如国际艺术节、文化节等,并不是真正从产业层面开展的合作,对市场盈利效果的考虑并不多。在“一带一路”框架下,需要转变思路、扩充内容,与沿线国家开展更多文化产业领域的合作,共同生产出优秀文化产品推向国际市场,满足各国民众跨文化消费不断增长的需求。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结合您的研究专长,请谈谈我们应该如何发挥文化对外传播的力量推动“一带一路”建设? 

  伍庆研究员伴随着全球化的深化,文化的传播国际化程度不断提高,为开发利用本地乃至本国以外的文化资源生产文化产品,再投向国际市场的离岸文化中心创造了条件,这种新的文化产业合作模式,在未来“一带一路”框架下对推进文化产业合作有着非常积极的作用。 

  离岸文化中心在文化产业合作中,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开发利用非本地或本国的文化资源。根据离岸文化中心利用国外文化资源的程度不同,也存在相应的不同合作形态。离岸文化生产的初级合作形态只是单纯地利用国外文化元素,主要面向国内市场生产文化产品。例如日本与中国在文化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日本文化创作者和厂商由此开发利用中国的三国等文化资源生产了小说、漫画、游戏等文化产品,返回到中国国内也受到欢迎。离岸文化生产的中级合作形态,出现了面向特定国际市场,利用国外文化资源生产文化产品并以外销为主。如美国迈阿密由于历史原因聚集了很多来自拉美国家的移民,发展成为主要面向拉丁美洲市场的文化娱乐产业的制作和传播基地,被称为“美东好莱坞”或“拉美好莱坞”。在离岸文化生产的高级合作形态,不再局限在合作开发特定国家的市场或资源,而是开发全球不同国家的文化资源生产文化产品,并能销往多个国家的市场。例如美国好莱坞的影视制作公司,积极开发利用世界各国的文化资源和元素,制作了大量的电影电视、流行音乐等文化商品销往世界各国。好莱坞的文化厂商在继承吸收其他国家文化资源的同时,也注入了大量美国元素,形成一种融合性的文化产品,从而在跨文化贸易中形成一种独特的优势。 

  一般的跨文化贸易主要是以本国文化资源为基础,生产创作满足本国市场需求的文化产品,同时推向国外市场,仅仅是产品销售阶段的“跨文化”。离岸文化中心的特殊性在于,不仅目标市场面向国外,更重要的是其利用的文化资源也来自国外,在产品销售阶段和生产阶段都需要“跨文化”,对于开发利用国际文化资源的要求相对较高。 

  文化资源的多样性决定了离岸文化中心需要克服的困难,包括语言的理解障碍,沟通中受众文化心理的差异等等,这些因素都会导致利用国际文化资源和开发国际文化市场中的文化折扣问题。离岸文化生产者并不仅仅是简单地翻译国外文化资源,而要根据自己的文化特长进行改编和再创作,使得各国丰富的文化资源能够传播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并以多样化的表现形式保持着生机和活力。 

  因此,离岸文化中心的内涵就是吸收和利用非本地、非本国的文化资源,生产出面向外地、外国市场需求的文化产品并实现对外传播输出。我们可以将离岸文化中心看作是资源开发和市场开拓相结合的文化产业合作模式,在“一带一路”框架下,资源开发型的文化产业合作模式,对于中国发展文化产业,促进文化“走出去”,密切与广大沿线国家的文化合作与交流,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有着特殊的意义。 

  伍庆简介 

  伍庆,男,博士,现任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广州城市国际化发展报告》执行主编,广州国际城市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研究领域包括全球城市,国际交往,国际文化交流与贸易。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Japan Foundation)访问学者。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全球化背景下离岸文化中心与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广州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立项课题4项,智库课题1项,“羊城青年学人”研究项目1项,其他各类课题十余项。出版专著《消费社会与消费认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广州离岸文化中心》,《全球城市评价与广州发展战略》,发表各类论文三十余篇。 

伍庆研究员接受官网采访照 张晓东/摄 
作者简介

姓名:信息中心/念鹏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