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建设 >> 本网原创
忙年:春节童谣中蕴含的民俗传承密码
2022年01月24日 17: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杨旭东 字号
2022年01月24日 17: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杨旭东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教版小学教材中收录了民俗学家王文宝先生搜集整理的一首《春节童谣》:“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初一初二满街走。”与之相似的童谣各地都有,这类童谣反映了从腊月初八直到新年正月这一时段大致上约定俗成的年节内容。与此相对应,民间俗语有云“进入腊月就是年”“正月里来是新年”,类似的表述意味着民间对春节时长的理解不同于政府的制度安排,老百姓在时间上的前推和后延虽然各地长短不一,却都是为了保证与春节相关的民俗活动可以充分开展起来,这就是所谓的“忙年”之“忙”的原由。年前的准备和岁后的拜年共同构成了春节期间“忙”的主色调,与春节民俗相关的各种“忙”使得春节立体和丰富起来,因此,从传承的意义上看,童谣中的各种“忙”,恰恰是传承春节民俗具体而生动的实践。

  “忙年”的过程是对春节年味的营造。年前岁后的“忙”是一个持续性的劳动和社会交往过程,其目的不仅是为春节做物质上的准备,逐步把外显性节日元素和符号呈现出来,更为重要的是,忙碌还可以产生一种内隐性的力量和情绪,持续忙碌则持续累积,这种累积一直到除夕、正月初一才得到了释放和宣泄。外显的元素符号日复一日地增加,烘托出特殊时段内的氛围,营造出热闹、喜庆的外部环境,通过眼耳口鼻等感官均能感知到,这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年味”;而内隐力量和情绪的累积和酝酿,则构筑了节日时空中人的内在精神世界,疲惫而又亢奋、紧张而又喜悦、谨慎而又神圣等成为这一时段内心交替混杂的情绪。如此,年味所代表的情感、力量外化为春节民俗的各种符号,装扮着城乡社会的春节景观,而年复一年按照约定俗成的方式营造年味,正是一个古老民俗生生不息的传承。

  “忙年”的内容是对春节内涵的传承。春节是中华民族古老的传统节日,历经千百年来的发展演变,民众赋予其极其丰富的内涵,既有宏大层面上之于家国民族的精神内涵,也有微观层面上之于寻常百姓的意义。从食物制作、庭院扫除、春联张贴、祭祀祖先、走亲访友等,融合了技艺、礼仪、信仰、秩序等非制度性文化在内,“忙年”的一系列内容是对上述这些春节内涵的一步步具体化,每一代人每年在这一时段忙碌,既是农历时间对个体生活的约束和规定,也是代际之间对春节内涵的领悟、体验和无意识的习得和传承。与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所不同的是,春节习俗的传承并非是某种特殊技艺或者能力的传授与掌握,而是总体上基于一种内在接受和认同之下的自觉行为,并对此怀有深厚的感情和期待。虽然不同年龄对于春节的理解、参与、热情不尽相同,但“忙年”已经成为中国老百姓生命中无法抹去的“胎记”,转化为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炎黄子孙自觉、自愿传承的文化使命,海外华人欢庆春节的各种方式,其实也是对“忙年”的跨时空传承和发展。

  “忙年”的节奏是对节俗生活的敬畏。“快”已经成为现代城市生活的基本节奏,快餐、快递等现代服务行业无一不是把“快”作为服务社会的优长,并不断对“快”进行再提速,而且“快”节奏所具有的裹挟能力将社会生活方方面面都带入到“快”的车道上来,整个社会出现一种以快为标准、为追求的快生活潮流。这与脱胎于农耕文明的传统节日天然具有的“慢”似乎形成了无法避免的冲突,进而表现出对传统节日生活的轻慢乃至抛弃。除了因生产力水平低下之外,“忙年”的童谣中每日一事(理论上如此,现实生活中未必严格遵守)的慢节奏实际上代表着传统社会的民众对节俗生活的一种态度,正是因为敬畏,才审慎对待、精心准备,严格按照民俗的规定把每一个环节的准备工作做到极致。“忙年”期间禁忌多就是敬畏心理的一种反映,即使在科学昌明的现代,人们的基本素养已经完全可以不去相信禁忌的力量,但春节节俗中同时存在的趋吉、避祸、纳福的心理,与禁忌一样,依然具有不容小觑的文化影响力。可以肯定地说,春节的文化心理影响着“忙年”的节奏,并成为节俗传承中的一条难以言状的暗线。

  “忙年”的体验是对工业化的纠偏。对现代社会而言,“忙年”的每一项内容都已经被工业文明的产品所取代,“忙年”无需再忙,“忙”似乎也已经定格在童谣中,原本出于节日必需的“忙”演变成刻意而为之的“忙”,成为较之于机器生产的手工体验。在尽享工业文明所带来的便利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对年味稀薄、人情淡薄、意义感降低的春节表现出迷茫与困惑。与此同时,城市文明中诸如对“手工”制品的追求、儿童养育中对手工课程的重视等,本质上是对工业文明的纠偏乃至于反动,并日益成为城市生活的另一种潮流和趋势。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现代人对工业文明反思之后的一种选择,倘若日常生活中对“手工”“人工”的追求意识蔓延到节俗中去,那么,“忙年”的回归则正当其时,一方面,缓解了民众对于工业化产品的不满,实现对手工物品的满足,另一方面,则可以逐渐重塑春节的节俗品格。很多方面虽然不可能原样照搬,至少可以通过春节习俗的部分恢复,从日常生活到神圣节日,用各种身体实践、手工体验磨练现代人的心性,用春节节俗中的互动、体验所带来的仪式感,为常年流动的人们提供短暂的精神栖息之地。一定意义上说,让“忙年”重回春节,既是对工业化过度取代人工的纠偏,也是坚守传统基础上的一种再转身。

  在全球化的今天,向世界展示中国,讲述中国故事,毋庸讳言,春节是中国文化最有代表性的符号。2022年,当冬奥会这样的国际赛事与中国年相遇时,蕴含着几千年厚重的春节是充当中国文化使者的不二选择,饺子、春联、年画、中国福等尽可以在冰雪世界中组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展现中华文化的不老魅力与从容自信。

 

    (作者系浙江水利水电学院水文化研究院副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杨旭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