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建设 >> 本网原创
民族地区乡村振兴需要法治文化建设保障
2019年12月09日 09: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郝 彧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自从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以来,围绕“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目标要求,社会各界展开了有关乡村振兴的讨论,国家各级部门也在逐步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就少数民族地区而言,乡村振兴战略是否与其他地区无差别化实施,实施过程中应该考虑到哪些差别化因素等是需要仔细考量的环节,其中法制文化的建设是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保障。我国有55个少数民族,由于民族文化的差异,在法治文化方面有部分少数民族对自身的习惯法有较高程度的依赖性,以至于群众对国家法律不适应,影响到国家法律的普及实施,进而影响到乡村振兴战略的整体推进。因此,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需要法治文化建设作为先行保障。

  一、民族地区法治文化建设保障乡村振兴

  (一)法治文化建设有助于民族地区产业发展。目前民族地区进入脱贫攻坚战关键阶段,乡村振兴开始谋篇布局。没有良好的法治环境,就没有当地产业蓬勃发展。民族地区多是边远山区、革命老区、贫困地区,仅仅依靠第一产业的发展难以实现乡村振兴目标,必须实现多产业融合发展才能实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永续发展。作为一种软环境,法治文化为产业融合发展提供了保障,促使当地各项事业欣欣向荣发展。

  (二)法治文化建设有利于民族地区生态保护。民族地区是我国资源富集区、水系源头区、文化特色区、边疆地区和贫困地区,其生态环境保护的意义不言而喻。由于受传统生计模式影响,一些少数民族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产生重要影响。虽然国家建立了民族地区的生态补偿机制,但是要依靠这种方式来彻底解决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会与现实条件存在一定差距。如何在当地群众心中培养牢固的生态保护意识,如何完善生态补偿机制,如何协调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之间的平衡,需要综合体制机制,其中法治文化建设起到了基础性的保障作用。

  (三)法治文化建设能够促进民族地区移风易俗活动的开展。一些少数民族保存了古老的习俗,传承千年的民风民俗能否适应现代生活,如何协调民族文化与现代生活的冲突是渐进的过程,如果不加以干预会影响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质量和速度,如果干预过多则又会造成文化不适应带来的新问题。因此,如何引导民族文化的转型与创新,顺利开展移风易俗活动,除了促进民族交流、交往、交融等途径,还需要法治文化的建设来推动移风易俗进一步深入开展。

  (四)法治文化建设可以促进民族地区社会治理能力的提升。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强调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民族地区风土人情迥异,整齐划一的社会治理模式未必能够在民族地区取得良好的治理效果。少数民族习惯法有其历史渊源,在少数民族社会发展过程中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对少数民族地区的和谐稳定做出了贡献。但是部分习惯法有悖于现代法治精神和公序良俗的价值目标。民族地区社会治理能力的提升很大程度上依赖地方法律体系的完善,因此法治文化建设有利于群众适应现代化的法律文化生活。

  (五)法治文化建设能够促进民族地区增产增收。《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提出了“两不愁三保障”的扶贫目标,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民生的极大关切。2018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指出进一步加强扶贫扶志工作,从不同角度引导脱贫攻坚的同时,也对民族地区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发展生产、增加收入提供了指导性意见。

  如何实现“生活富裕”的目标,增加民族地区群众的获得感,在打完脱贫攻坚战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相对贫困问题仍然是摆在民族地区和发达地区的一个重要问题,法治文化建设搞得不好,民族地区与其他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差距不会缩小,而是在扩大。乡村要振兴,民族地区依靠转移支付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途径,应该尽快转换到依靠内生动力的基点上来,促进群众增产增收。

  二、乡村振兴进程中民族地区法治文化建设的主要途径

  (一)加快少数民族文化转型

  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是我们统一多民族国家的特色之一,也是保护我国乃至世界文化生态的重要对象。我国各民族都有传承和发展本民族文化的权利,但是有一部分民族文化是否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与现代生活相适应,需要用现代的发展眼光去审视,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批判地继承和发扬。随着少数民族社会转型的整体推进,文化转型成为必然趋势。乡村振兴需要市场经济、信息技术和人才资金等条件,也需要文化软环境,固守静态的民族文化已经不适应乡村振兴的新形势,民族文化如何传承其核心价值和适应现代生活不仅仅是自然选择,也考验着地方政府和民族精英对民族文化的引导。民族地区各级机构和民族精英应当审时度势,因地制宜推动民族文化转型,实现民族性与现代性相统一。

  (二)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国家法治体系在部分民族地区难以得到全面彻底实施,最为重要原因之一是各民族对自身民族文化有较深的历史记忆,对国家法治体系认知不足。民族文化在没有外来文化或主流文化冲击的情况下容易形成文化孤岛,群众坚守并认同自身的传统文化。在尊重民族风俗习惯,承认文化差异的前提下,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能够打破民族文化的藩篱,提升对现代文明的认知,让大众在不同文化场域中比较差异并做出合理抉择。乡村振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区结构建立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两者相互促进,扩大了民族交往、交流和交融的广度与深度,法制文化随之深入人心,国家法律制度成为大家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学习、工作、生活融合在一起,核心是文化在一起,这样方能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乡村振兴提供“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

  (三)丰富“移风易俗”的形式

  移风易俗不仅仅要在形式上改变落后习俗,更要在价值观念和行动能力上根治落后习俗。移风易俗活动的开展目标不仅仅针对民族地区,但是由于民族文化的多元性,民族地区移风易俗活动的开展任务会更加艰巨。落后习俗的相互效仿严重影响乡村振兴的进程,法制文化的建设不仅仅要依靠地方性法规政策的完善,还需要百姓群众的内化理解与广泛参与。从当前各个地方移风易俗活动的开展情况来看,主要是针对婚丧礼俗和道德风尚等方面的变革,而民族地区由于区位地理和民族文化等方面的特殊性,婚丧礼俗还具有民族性的特征,其目标不仅仅是要控制大操大办、浪费资源等弊端,还要考虑到尊重民族文化里面的特殊因素。因此,在移风易俗活动的推进上不仅需要刚性的地方性法规政策作为保障,还需要柔性的文化引导形式,实现民族风俗礼尚的渐进性变革。

  (四)拓展民族地区法治教育渠道

  目前民族地区法治教育主要形式是学校教育、宣传普法活动和知识竞赛等,但是一些地区在调解纠纷时传统习惯法更容易产生影响,甚至刑事案件也绕开国家法律而求诸于民族习惯法,这对“乡村振兴,法治先行”氛围的营造是不利的。目前学校教育是法治教育的主阵地,这对年青一代法治意识的培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年长一代,还需基层组织通过夜校、集中宣讲等方式进行补充教育。少数民族精英是民族的标杆,他们的思想和行为能起到引领和“上行下效”的示范作用,因此发挥政界领导、商界领袖和民间代表等“关键少数”民族精英的引领作用,是拓展民族地区法制教育的渠道之一。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除了广播、电视和报纸等传统媒体,微信和抖音等新媒体社交方式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利用好新媒体,引导宣传舆论导向,营造安定和谐的法制文化氛围,才能够为乡村产业发展、生态保护等铺平道路,促进乡村振兴。

  【本文是西南民族大学2019年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凉山彝族传统习惯法的现代转型研究”(项目编号:2019SQN25)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西南民族大学民族语言文字信息技术研发中心副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郝 彧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